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5 九鼎輪回(大結局下)

裴三的雙手微微彎曲,成雙爪也形,雙豐微微合攏,就仿佛是天地都被他這雙手給包容進去。 滕青山的回槍槍尖”則是鋒利到極限,就算是天地攔截,都會被刺破。 “嗬!”滕青山所有戰意都凝聚在這一槍之上,這一瞬間,槍尖過處,下方的湖水就自然而然分開,無盡的水浪洶涌滾滾,就仿佛臣子一般擁護著滕青山這一桿回槍,而滕青山體內大量的世界之力,也旋轉著加回槍的度,回槍的氣勢不斷上升,不斷的提高! “呼~~”裴三雙眸瞇起,他身后那高大的神猿虛影微微躬身,神猿雙手也同樣成合攏架勢,無盡的世界之力朝那雙手中央聚集。 最強一招! 滕青山和裴三,一動手,就施展出瞬間攻擊力最大的一招!真正強者交戰,可不會說從弱的招數一招招往上慢慢來,既然實力相當,那么就拿出真正的絕招來,一招將對手打垮。將對手給擊敗! “噗哧!” 回槍槍尖攜帶著無盡的穿透力,和裴三合攏的雙爪正面碰擊! 槍尖剛好刺入裴三的雙手合攏中央。 “嗯?”滕青山面色一變,他感覺到自己這一槍仿佛刺入了無盡的棉絮當中,絕對的柔! 裴三這一招,可不單單是柔! 那是剛柔并濟,柔是防御”攻擊則是剛! “給我破,破,破!!!”滕青山心底怒喝著,這一槍走水行毒龍鉆的形式,蘊含的卻是生死結合之力。 生與死就仿佛兩道相輔相成的力量,這一槍威力不斷疊加”生積蓄力量,死則出強大毀滅之力。 “撒手!”裴三面色猙獰,怒吼一聲。 “哐!” 裴三的手指,狠狠彈在滕青山的回槍槍面之上”強大的碰擊之力令周圍空間猛地扭曲,不管是回槍蘊含的力道”還是裴三手指蘊含的驚人力道,彼此正面撞擊。 這聽得響徹天地的一聲巨響,白馬湖上掀起了足足百丈高的湖水浪潮,就仿佛數百條白浪巨龍,朝四面八方迅俯沖了過去,一時間整個白馬湖湖面都猛地上下跌宕了一下,就算在岸邊”都猛地升騰起近一丈高的水。 “噗。”被水澆得透心涼的湖畔旁的成豐上萬人一個個瞪大眼,朝湖中央看去。 “這太厲害了吧。” “一個交手,整個白馬湖都震蕩起來了。不愧是九州大地最強的兩個人啊。” “這一戰,我看懸了。誰贏誰輸,可真難說了。”湖畔旁觀看的人激動不已。 湖面上。 滕青山和裴三,足足相距一里遠。 滕青山微微瞇起眼,握住槍桿的右手忍不住松了松,又握緊:“這裴三手上夫果真厲害,竟然能夠硬接住我這一槍。那一招先是用柔勁卸去我的攻擊力,而后用剛勁攻擊。真是了得,我右手都麻了,看來用最強攻擊擊敗這裴三的方,是想不通了。” 而對面,裴三的雙手不由微微握緊了兩下。 “這一槍,威力還真強,手指、手掌都疼了。”裴三也感覺到,用雙手在這種防御上,還是略微吃虧的,我這一擊,竟然沒震掉他的回槍。”雙手同時彈射”詭異交錯的力道,就算是滕青山也是被震得手掌麻。 第一次交手………………兩大強者都意識到一點,用最強招式,傻乎乎的硬碰硬,怕是不行了。 滕青山雙眸寒光一閃。 裴三卻是咧嘴一笑,雙眸兇光閃爍:“很好。” 嗖! 嗖! 二人都是猛地朝對方沖去,度都極為驚人,這一刻不管是滕青山,還是裴三。都不約而同的使用了同一招快招!所謂天下武,無堅不摧”唯快不破!一旦快到對手都來不及防御,自然可以一招擊中對手。 正常兩個攻擊力相當的對手,都是不敢硬抗對手攻擊的。 畢竟一般身體承受力,是不及攻擊力可怕的。 “快,快,快!只要我比他快一點,一槍刺中他,他便受傷。到時候我便處在上風。”滕青山在湖面上飛竄的同時,雙手中的回槍也是猛地攪動,一瞬間整個回槍就仿佛活過來一樣,充滿著無盡的生機。 一道怪異高亢的叫聲響起! 只見裴三的身后,神猿虛影消失,出現了一妖狐虛影,頓時裴三整個人氣質都變了,雙眸中的血光也消失,而變得陰冷。裴三整個人化作一道道模糊的殘影,迅的朝滕青山撲來。論小范圍的急移動、度”裴三明顯占優! “比快,不是比移動度快,而是比攻擊度快!”滕青山雙眸凌厲“你跑的再快,比得上我的出槍快嗎?”兩道模糊的影子,瞬間碰撞! “哐當當~~” “咔咔!” “呼~~” 各種各樣的聲音,不斷出來。只見整個白馬湖上掀起了沖天的水浪,而在水浪中央,滕青山和裴三正在迅交手,并且不斷的移動。 滕青山的一桿回槍,就仿佛春天到來不斷生長出的一株株小草,充滿著無盡的生機,連綿不絕。一槍連著一槍,時而就出現一記狠辣的極為凌厲的攻擊一槍。而后又迅轉為充滿生機的猶如弓箭似的一記記刺槍。 生死轉換,完美無缺。 而裴三的雙手十指,就仿佛彈動琴弦一般,迅而又充滿著奇異的魅力,就算是虛境強者恐怕也不敢盯著裴三的雙手看,那雙手舞動的旋律足以令虛境強者的精神受到致命的魅惑,而洞虛強者雖然不至于完全被迷住”可一定還是會有點影響的。 所以滕青山完全內斂守神,盡力出一記記槍刺。 槍時而短促凌厲,時而充滿毀滅性。生死轉換,用的完美之極。 “蓬蓬蓬~~”、但凡滕青山裴三交手過處,百丈高的水浪不斷掀起,整個白馬湖就仿佛被一個巨人在肆意攪動一般,就算在邊上的一些船只都被整個顛地翻掉。特別是滕青山、裴二二人一路殺到湖心的那座小島的時候…… “不!”在遠處觀戰的劉三爺之前還激動的很,可陡然面色大變。 “轟隆。六果然不出意料,滕青山和裴三這瘋狂的兩大強者,所過之處,將那座小島攪得天崩地裂,大地裂開,被湖水侵蝕,僅僅幾個呼吸的夫,滕青山和裴三,就已經殺出了小島范圍。可是整座小島就已經消失了一小半。 劉三爺瞪大眼睛看著:“我,我的島啊!” “大當家,大當家。”白馬幫跟隨在劉三爺身后的那些漢子們,連喊道。 劉三爺欲哭無淚。 本來以為,就算是滕青山、裴三這等絕世強者,能將小島給打的一片廢墟。那樣他也不怕,回頭照樣重建。可是現在整個小島就消失了一小半,那可沒重建了。 “滕青山,我的大兄弟。那可是我的老巢啊,你給點面子啊。”劉三爺在心底喊叫。 …… 嘩啦~ 隨著那水浪下降潰散開來,水花四濺,天空中的雪花肆意飄灑,人們總算看到了,那站在湖面之上的滕青山和裴三二人。就算經歷剛才一戰,滕青山和裴三身上都是沒有一點傷勢,完好無缺。 只是二人雙手都是青筋暴徒,臉上微微泛紅。文。學。迷。小。說。網 剛才那以快打快,的確很耗費心力,也耗費力量。一旦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對手抓住機會重傷。 不過二人的狀態都近乎完美,竟然都沒有犯錯。 “滕青山,你夠厲害。”裴三雙眸中泛著精光。 “你也不錯。”滕青山也感到對手的難纏。 最強絕招,以快打快。二人都沒能分出勝負。 “滕青山,還記得前天夜里”我們把酒夜談說的話吧。”裴三氣勢在緩緩改變“若是我死,記住我的囑托。”裴三整個人身后再度浮現那頭神猿虛影,同時氣勢則是變得瘋狂暴虐,蘊含著無盡的攻擊性。 滕青山雙眸微微瞇起,雙手持著回槍。 二人都清楚…………,下面該如何! 最強絕招、以快打快都分不出勝負,那么只有一個辦了————近身生死戰!一旦兩個人近身瘋狂廝殺,那么就很難預測結果了。當初摩尼寺的黃袍僧人‘了原’和裴三,就是在近身生死戰中分出結果———— 裴三重傷,而了原則是被一記手刀群掉頭顱。 “近身生死戰!”裴三雙眸中泛著血紅,整個人瘋狂起來“滕青山,這是我最擅長的。” “我豈會怕你!”滕青山雙眸中有著狼的瘋狂。 前世滕青山就是靠著一雙手,近身殺戮。 畢竟他可是學內家拳的,內家拳就是近身戰厲害!而現在有著一桿回槍,滕青山完全可有遠戰、近身結合,在近身戰技巧上,滕青山自問………………放眼九州,無人可與自己相比! “吼~~”裴三出一聲神猿的嘶吼,仿佛暴怒的神猿,沖向滕青山。 “喝!” 滕青山咬著牙,手持一桿回槍,也是瘋狂竄去。 “嘶啦~~”裴三整個人撲擊而來”雙手就抓向滕青山。”開!” 滕青山厲喝一聲”回槍仿佛有靈性一般的猛地朝左右兩次探頭” 狠狠的撞擊在裴三的雙手之上。可是裴三卻是瘋狂得揉身就朝滕青止,近身處靠過來,滕青山咧嘴一笑,手中的回槍猛地往回一收。 “鏘!”“鏘!” 回槍槍尖再度抗住裴三的兩次撞擊,而裴三那陰險的膝蓋撞擊猛地而來。 “轟!”“轟!” 滕青山的膝蓋同樣撞擊而過去,用的比裴三更加熟練。 二人撞擊分離一瞬間,滕青山撞擊的右腿竟然仿佛沒有骨頭一般,仿佛風一般的小腿猛地旋轉,狠狠提在裴三的腰腹上”將裴三整個人踢得暴退近乎一里地”狂猛的世界之力更是令周圍湖水猛地震蕩開。 “噗!”裴三猛地吐出一口鮮血,掠愕舟看向遠處滕青山。 這一幕,驚呆了半空中觀戰的裴雪蓮等人。 “師傅,近身戰竟然受傷了?”李朝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沒人近身戰能贏我爹的。”裴雪蓮沒看清之前交戰一幕,卻看到她爹吐血了“爹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 天神宮這一方震驚擔心,而形意門一方,卻是驚喜若狂。 “那裴三吐血了。”洪霖忍不住驚喜喊道。 “是在吐血。我爹一點事沒有。”洪武也連喊道,一瞬間旁邊的滕永凡、袁蘭等人個個瞪大眼睛看去。 而李珺則是和旁邊的不死鳳凰交談。 “剛才他們是在近身戰。”李珺說道“不過,裴三中了青山一腳。” “哈哈,比近身戰,也敢和我師傅比。我師傅可是內家拳祖師。”楊冬不由哈哈笑道。 天神宮、形意門這兩方情緒相反。 而在白馬湖畔成千上萬觀戰的人,卻是激動不敢相信。 “這裴三竟然吐血了。之前他連殺黃天勤、秦十七。我以為他這次還要占上風。沒想到被踢得吐血。”是吐血了,滕青山一點事沒有。” 不少觀看的人,議論紛紛。 湖面之上,裴三看著滕青山,有些不相信。他的“萬獸之道,本就是近身極為瘋狂的手段。 “裴三,你不用震驚。”滕青山自信一笑道“我內家形意拳,基礎就是形意十二形,這十二形,取得便是萬獸當中比較特殊的十二種。對于各種近身戰,早就研究透徹。論近身戰,我還真不懼任何人。”這內家拳近身戰手段,可不是滕青山一人所創。 這乃是滕青山前世,上千年的一代代天才人物創造,而后積累出來的。豈能比裴三獨自一人創出的差? “誰勝誰負,換一定。”裴三身形一個模糊,再度沖了過來。 而滕青山手持回槍,在原湖面上留下一個殘影,便和裴三再次交手。 “龍翻身!” 只見滕青山一會兒就鉆進湖水當中,就仿佛一條生活在水中的蛟龍,而后很快地竄出,神出鬼沒。而且滕青山的一雙腿更是柔弱無骨,實戰出一招招精妙的讓裴三根本想象不到的攻擊。雖然說裴三的身體也可以實戰這些攻擊。 可是………他根本想不到。 比如閃躲翻身的時候”滕青山的小腿還會勾一下,可那一勾,卻仿佛利刀一般。 “關節技!” 滕青山可不像裴三那般,用拳頭、膝蓋、頭等各種部位攻擊一些部位,而是非常精妙的,回槍槍桿時而就震在裴三的一些關節上,而且滕青山所用的力道也很是奇特,每一次一碰觸,都令裴三關節欲要被卸下一般。 “人體竟然也能如此精妙?”裴三在和滕青山廝殺當中”完全震撼了。 他從來沒研究出,如此玄妙的對身體的攻擊。 咻! 在滕青山一槍刺來的時候。 “關節技嗎?”裴三雙眸厲芒一閃,他竟然不全力防御”而是使用一只左手去擋。而右手則是猛地斜身朝滕青山抓來。 “找死?”滕青山一咬牙。 回槍威力陡升,以滕青山槍威力,一般實戰全力一槍,裴三是必須靠雙手才能攔住,一只手是根本闌住的。而這一次裴三的托大顯然惹惱了滕青山。 嗤! 回槍的槍尖,直接震開裴三的手指,而后微微一震便刺穿裴三的左手手臂。 “噗嗤!”槍尖從裴三手臂另一端伸出。 “呼!”而裴三的右爪也到了滕青山身前。 滕青山右手拉槍,左手則是攔截,憑借滕青山的近身手上技巧,是有把握攔住這一爪的。 “啪!”二人的手瞬間交錯。 滕青山只感覺左手一疼,裴三的右爪便狠狠抓向滕青山胸縛,滕青山立即一運勁,體內肌筋骨妾幻,胸縛硬是凹陷下去”“嘩啦心”裴三鋒利的一爪,依舊撕裂滕青山穿在體內的內甲,抓走一大塊血,鮮血淋漓。 嗖!典! 滕青山和裴三都迅分開。 安靜!白馬湖周圍成千上萬人都安靜下來,而天神宮和形意門兩方”卻都是震驚了。 “青山。”師傅。” “爹。” 李珺和滕獸、楊冬等一群人,還有洪武、洪霖他們都看到滕青山腰縛鮮血淋漓,而在滕青山對面遠處的裴三,身上則是破破爛爛,更是有多處受傷。左手臂更是呈現怪異的扭曲,手臂顯然廢掉了。 滕青山深吸一口氣,控制肌,腰縛鮮血停止流出,可是這么大的傷口,也完全讓滕青山的力、近身戰受到影響。不過還好,達到滕青山這一層次,近身戰靠的是世界之力,身體力量幾乎可以忽略。 所以攻擊力,影響并不算大。 “裴?”你,你竟然學會關節技?”滕青山震驚看向遠處裴三。 “哈哈……”重傷的裴三”反而大笑“滕青山,我得感謝你,感謝你啊。你讓我知道,這近身廝殺,可不單單像野獸那般。”說著,左手臂已經無使用的裴三,竟然大笑著再一次朝滕青山殺來。 “裴?”認輸吧。”滕青山不認為,自己會輸給只能用單手的裴嗖!嗖! 湖面上兩道殘影瞬間消失,而后在中央交錯在一起。 “撲哧!” “嗤!””嘶啦……” 裴三的攻擊血腥之際,根本不顧他已經重傷的身體,甚至于有時候以傷換傷。可是詭異的是,裴三的眼睛卻是越來越亮,整個人精神上卻是越來越興奮二“對,是這樣。哈哈”太精妙了。”轟隆。蜘滕青山和裴三兩人再一次分了開來,此時裴三滿身染血,右手也重傷的沒用了。 女喜歡我的嗎?支持我!請到千載中文網閱讀最新章節吧!女“裴?”換認輸,求死不成?”滕青山身上雖然有著傷”可是卻占據絕對上風,畢竟此時的裴三,雙臂都沒用了。 “爹,爹。”在半空中的裴雪蓮,雙目含淚。 “怎么會這樣,師傅,師傅要敗了?”看在下面露出癲狂笑容的裴三,李朝和獸王“烏侯”以及一旁的裴三弟弟“裴浩”都覺得不敢相信。 “滕青山要贏了!” “裴三要輸了,都快被廢了。”在白馬湖湖畔,九州大地各地的成千上萬人們都驚嘆唏噓不已,他們都認為,他們在看一個絕世魔頭人物的隕落。此時的裴三也的確很狼狽,雙手都舉不起來,身上更是傷勢處處”夫都在一雙手上的他,還用和滕青山打嗎? 白馬湖上。 雪越來越大,遠處觀看的人都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白馬湖上站著的兩個人影,只有強者們才能分辨清楚二人的傷勢。 “裴?”認輸吧。”滕青山手持回槍。 “認輸?” 裴三出古怪笑容“你在說笑嗎?滕青止,……接我最后一招吧!”話音剛落,裴三整個人的氣勢大變,就仿佛開天辟地的神人一般,整個人猛地躍起,隨后右腿高高揮起,就仿佛劈開天地的巨斧。 嗡。觸。天地在這一腿面前,都戰栗起來。 “什么。”滕青山面色大變。 整個天地一瞬間都消失了,變得一片黑暗。黑暗中只剩下這劈來的可怕廣腿!滕青山想動身體”可是感覺身體移動太慢太慢”根本無閃躲開裴三這不可思議的一腿,他想要刺出回槍”竟然覺得刺槍度還是不夠”太慢! 自己的動作似乎一下子慢的太多。 閃躲來不及,抵擋也來不及! “我……” “快,快啊。”滕青山手持回槍,拼命要讓回槍變快,攔住這可怕的一腿。 可是回槍度就是不夠。 “轟隆隆~~~” 這一腿未到,可是其中蘊含的強大力量引起的空間戰栗已經傳遞到滕青山身上,滕青山都感覺整個人都顫起來,就好像被巨人戲的一個嬰兒一般,那般無助,那般的無反抗。 末日! 死亡,如此的接近。 “我不想死,不想死!爹,娘,小裙……洪武,琳琳……“滕青止,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親人的影像,他不想死,可是裴三這一腿已經讓他根本無抵抗。 “太慢,太慢。”滕青山只感覺回槍太慢。 絕望! 前世的時候,自己和神國三大巨頭之二生死一戰”那一次自己死,是欣慰死去。至少,自己救下了弟弟。前世的自己已經無牽無掛”、貓早死了,自己沒什么眷戀了。 而這一次………………自己真的不想死! 前世,今生…… 仿佛泡沫一般破裂! “又要再死一次?”滕青山絕望了”黯然了。 滕青山仿佛感覺,就好像前生死去的感覺一樣,這一次自己又要死了,那種生命離去,死亡到來的感覺。 裴三在施展出這一腿的同時,也在觀察著滕青山,見滕青山臉上都露出死色,不由遺憾的嘆了一口氣。可就在滕青山整個人仿佛陷入死亡的時候,他右手的回槍卻瞬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度。 “彭~~“回槍、長腿交擊”這一次交擊令整個天地猛地巨震,而后嘶啦就仿佛有一個巨人,猛地撕開天地一般。 整個天地突然被震裂開一個足有十余丈寬的巨大黑洞,白馬湖邊上觀戰的成千上萬人一個個呆滯的瞪大眼睛,看著白馬湖上空出現的巨大黑洞,而后這黑洞迅的不斷修復,洞口不斷縮小,只是最終消弭。 “破碎虛空!”文。學。迷。小。說。網 “破碎虛空!!!” “是破碎虛空!” 整個白馬湖隨著第一聲驚呼”而后成千上萬的人們都出了潮水般的歡呼聲音,聲音震天動地。所有人都歡呼著,就算是對滕青山、裴三有著仇恨的禹皇門人,也是一個個呆滯了。完全震傻了。 所有人都知道,破碎虛空代表著什么! 至強者!!! 最可怕的是,二人交擊,能破碎虛空,代表著什么? 二人都是至強者! 兩個至強者!!! 前所未有! “生和死,死和生,這最后一步原來是這樣。”滕青山喃喃道,看著不遠處的裴?”露出了一絲笑容“我這最后一記槍,便為‘回’吧。”在最后一刻,滕青山悟通生死為一體的奧秘所在。生死相合,即為回。 無盡回,本為元始。 “我也一直處于迷惘中。”裴三微笑著“萬獸之道,萬獸之道這萬獸之靈”乃是人!這萬獸之尊”也是人!不管是蛟龍,龍龜,神猿等等,最蘊含天地奧秘,自成圓滿的,乃是人的身體。人的身體”才是萬獸中最精妙的。”二人在說完這番話后,都閉上眼睛。 泥丸宮中。 “轟隆隆~~“滕青山的泥丸宮在生著劇烈的變化,世界之力完全化為混沌灰色之力,所有的力量不斷凝聚,整個泥丸宮本身的色彩也在改變,最后化為一個灰色的‘蛋’形,而這蛋內,則是無盡的水銀般流動的混沌之力。 混沌一體,歸為元始。 一切都回歸本源! 無生惡死! “這就是世界的雛形。”滕青山心中緩緩道“九州大地,就好比一個成長的巨人。而至強者的泥丸宮形成的世界,現在則是一個蛋。還未孵化的蛋。可是已經回歸混沌,回歸元始,看似死寂,卻有無盡生機。” 同時無盡的混沌元始之力,迅得遍及滕青山全身。 “嗤嗤……” “噼里啪啦!”滕青山全身的筋骨爆香,從身體內部細微深處乃至于皮膚等都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身體的力量不斷的躍升,一次次躍升,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單單靠一巴掌的力量,就足以打死洞虛強者。 而且身體筋骨皮膚也在不斷變化,變得更加堅韌,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滕青山身上的神甲,手中的回槍,同樣生著變化。可相比較而言,兵器的變化,是不如身體變化劇烈。 許知…許久…… 一切變化終于停止。 雪已經停下。 滕青山和裴三,二人幾乎同時睜開眼,彼此相視,都笑了起來。 此時的裴三原本幾乎被廢掉的雙臂已經完好無損,身上也再無一點傷勢。滕青山身上受傷的部位也同樣被完全修復,連疤痕都看不到。 “至強者,竟然如此的強大。”裴三忍不住,感嘆一聲”一握拳頭,空間都戰栗起來。 “是很強大,達到至強者后,我們的世界雖然還只是雛形,可也和九州天地一個層次了。”就好像九州天地是一個生靈,至強者泥丸宮就是未孵出的蛋,同樣是一個生靈。至少在生命層次上,是一個等級。 滕青山微笑道:“九州天地,已經無壓制我們。” 所謂的生命大限。 所謂的身體極限,都是九州天地,給生活在其中生靈給的一個枷鎖。令人類最強力量也就八十萬斤。其實按照人類修煉”身體力量完全可以更強。可是,這是天地限制。而達到至強者,便脫離了限制。 滕青山和裴三的身體力量,都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難怪至強者”都將至強戰甲留下。”裴三一笑。 滕青山也是一笑:“我們這樣,還需要至強戰甲?”滕青山在握著回槍的同時,都有一種感覺只要猛然力,就能握碎了已經是“至強兵器,的回槍!至強者的身體”是越至強戰甲的。 自然,子強者不在乎戰甲、兵器。 “嗯?” 白馬湖湖畔四周潮水般的歡呼聲,可是滕青山和裴三幾乎同時眉頭一皺,二人相視一眼,他們都感覺到了這九州大地給他們傳來了一個指示,雖然很模糊”可是他們都市明白了……九州大地讓他們二人在壽命達到五百歲之前,破碎虛空離開九州。 若是不然,九州大地會直接將他們排斥出去! “我總算知道,為什么九州大地上,至強者最多存在那么多年。”裴三笑道。 “沒辦。”滕青山一笑“我們不走,到時候,九州大地直接將我們趕走。”老天是有靈的。 它有它自己運行的一套規則,達到至強者,已經過它的限制,那么它只能讓至強者在壽命五百年到來之前離開,不離開,天地規則會直接將至強者給移送出去。 “滕青山,你準備什么時候,破碎虛空離開?”裴三笑道。 滕青山微微一笑。 達到至強者境界后”他能清晰感覺到,這方天地已經約束不了他,甚至于一”即可破碎開一個洞口出來。 “我還沒想離開。”滕青山說道。 “我是準備,讓我女兒成親之后,我就,破碎虛空離開。”裴三微笑道“這九州大地”對我已經沒什么吸引力了。破碎虛空之后,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很好奇,這才是我裴三該去的地方。滕青山,你我二人作伴,一同走吧。”破碎虛空之后的路,沒人知道,裴三也很想滕青山和他一起走。 “你對九州沒眷戀”我可是還有很多眷戀的。我不想走。”滕青山搖頭否定道。 裴三遺憾搖頭:“也好,不過此次一戰你我盡皆受益,都達到至強者之境。哈哈,也算是圓滿了。” 滕青山開心笑了。 至強者,能達到至強者,那種脫離九州桎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九州無限制的感覺,的確很美妙。 二人相視一笑”而后分別朝各自親人所在飛去。 嗖!嗖!文。學。迷。小。說。網 幾乎一閃身,二人就出現在各自親人旁邊,度之快”比之不死鳳凰的極限度,還要快上一大截。而且這還是二人并沒有盡全力的緣故。這就是至強者!已經脫離九州大地限制的無敵般存在。 難怪能夠想統一天下就能統一天下! “破碎虛空!” “至強者!” 整個白馬湖好似沸騰了,無數的人們激動的歡呼,九州大地已經很久很久沒出現至強者了,自從釋迦祖師往后,兩千多年了,一個都沒出現。這一次白馬湖一戰,竟然出現了兩大至強者,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青山。 “爹。”但滕青山出現在白馬湖畔的樓閣當中時,李珺、洪武、洪霖都跑過來”抱住滕青山。一家人緊緊相擁。 “青山。”旁邊的滕永凡瞪大眼,看著滕青山。 “爹,娘。”滕青山一笑。 “你,你、“滕永凡有些結巴“你成為至強者了?” 旁邊的袁蘭,也有些結巴:“和禹皇、秦嶺天帝一樣的至強者?”滕青山點了點頭。 滕永凡和袁蘭”這老夫妻二人彼此相視,袁蘭愣愣道:“老頭子” 我兒子和禹皇、秦嶺天帝一樣了?”這一對鄉下夫婦咋都沒想象,自己兒子竟然一下子達到了九州大地傳說中的至強者境界。 禹皇、秦嶺天帝、釋迦祖師那是何許人?那是被人當神靈拜祭的存在。 滕青山有內家拳一脈傳世,又達到至強者境界,將來同樣會被無數人當做神靈拜祭。 “這兒子,達到這地步了?”滕永凡摸了摸臉“老天爺,我滕,我滕永凡,竟然有這么厲害的兒子。”旁邊的滕獸、楊冬、薛辛等人也是激動若狂。 而樓閣外聚集的大量形意門弟子,更是歡呼不斷,歡呼聲響徹天際。他們的門主,他們的內家拳祖師達到了至強者境界。這注定了內家拳一脈,將會再度提升,達到一個極度強大的地步。 “爺爺,你是至強者?”秀秀清脆聲音響起。 滕青山低頭一看,不由笑著抱起了秀秀丫頭。 “可是爺爺,什么叫至強者啊。”秀秀瞪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滕青山。顯然她這個年紀根本不懂“至強者”的含義。 “哈哈。”頓時屋內一片笑聲。 臘月十八白馬湖一戰已經過去很久了,可是在整個九州大地上,關于這傳奇性的一戰,議論是經久不消。在許多酒樓茶肆,都能看到不少說書的,不斷的敘說著白馬湖上,飛雪之戰。畢竟這可是兩大至強者誕生的一戰! 就算再過去萬年,十萬年,這白馬湖之戰,也會永遠被世人記住。 不單單如此一萬象門,還特地撰寫了一本書《白馬湖上,簸峰之戰》。 揚州大延山形意門”東華苑中。 “爹,你看這書中寫的,還真有意思。”洪武拿著一本書籍,走進書房,笑著對滕青山道。 “這書中,是怎么寫的?”滕青山放下毛筆,笑著說道。 “是這樣的。”洪武笑道“這書上說,六千多年前禹皇成為至強者,五千多年前,秦嶺天帝成為至強者。四千年前,詩劍仙李太白成為至強者。兩千多年前,釋迦祖師成為至強者。現如今,一次性誕生兩位至強者。按照時間算,平均一千多年,就該誕生一位至強者。而釋迦祖師之后,足足兩千多年”沒一個至強者誕生。所以說……一次性累計到現在,一次性誕生兩位。”滕青山啞然失笑:“累計?這至強者,還能累計?” “不過爹,這說的,還真有點道理。”洪武笑道。 滕青山點點頭:“對,還真的一千多年,誕生一位至強者。” “好了,你去練拳。我將這本秘籍寫完再說。”滕青山笑道。 “是,爹。”洪武立即乖乖離去。 滕青山則是繼續書寫著秘籍,自從達到至強者境界后,悟通那混沌元始的道理后,對于這內家拳,早就成竹在胸。略微花些心思,便是一本秘籍出來。他總算明白,為何摩尼寺有那么多的秘密。 蓋因為,至強者創造秘籍,的確比較容易。 成為至強者后,滕青山倒是悠閑。陪陪家人,偶爾寫下一本秘籍,或者將形意門的一些真正精英挑出來指點指點。那些面對滕青山的內家拳天才們,個個忐忑激動的很。滕青山已經成了內家拳一脈的“神靈”般人物。 一晃,白馬湖一戰已經過去了一年。 青州,天神宮內,正月十八這一天,天神宮內處處張燈結彩,喜慶萬分。因為今天正是裴三的女兒‘裴雪蓮’和裴三的大徒弟‘李朝’成親的日子。當日裴三也就那么一說,回頭促和促和,竟然還真成了。 這二人成親,可是天神宮的大事。 天神宮本身麾下的一脈脈的上層人物,個個帶著重禮趕過來。而禹皇門、嬴氏家族、歸元宗、雪鷹教等也都收到請帖。畢竟“裴三,乃是九州大地上的一位至強者,他女兒要成親,誰不給面子? 禹皇門就算過去和天神宮有點冤仇,也會當沒生。 “嬴氏家族嬴海桐”到”外面迎客處的聲音,響徹整個天神宮。 “海桐兄弟。”虛境強者到來,今天的新郎官李朝親自去迎。 “李兄,今天你可是大婚啊,怎么能在這呢。”一時間,這天神宮內笑聲不斷,先天強者在這并不奇怪,虛境強者都有不少。那些在各地稱霸一方的人物,在這里倒是乖的很。 “形意門滕門主,到————”迎客處的人,聲音都顫抖起來,他更是不敢直接喊出滕青山的名字。 “滕門主來了。” “是滕青山。”在天神宮那空曠的大殿中,不少人彼此小聲議論,顯得有些期待。 “是青山兄弟來了?” 一道爽朗聲音想起,其他賓客來,都沒出現的‘裴三’親自現身,笑著朝大殿外走去。只見一身白袍的滕青山,和同樣一身白色羅衫的李珺,就仿佛神仙眷侶般飄然而來。裴三老遠便拱手喊道:“青山兄弟。” “裴老哥。”滕青山也是笑著拱手。 在九州大地上,如今只有他們兩個至強者!自然有一種強者之間惺惺相惜的感覺。而且說起達到至強者,那裴三也是受滕青山啟才悟出最后的一步,而滕青山也是受裴三那一腿威脅才領悟出來。 “滕門主。” “滕門主。” 當滕青山和裴三并肩走入大殿的時候,整個大殿內各方賓客都連站起來行禮。滕青山也是微笑著點頭,在大殿當中,一些陪父母來的年輕人看到滕青山更是激動得很。想要上去和滕青山說話卻又不敢。 “滕門主好年輕啊。”大殿角落上,一名陪父親來的少女激動的滿臉通紅。 “滕門主是十七歲踏入先天,自然顯得年輕。”旁邊她爹,笑著道。 滕青山自然坐在主座上,親眼目睹了那裴雪蓮和李朝拜天地的場景。這一次裴雪蓮成親,滕青山和李珺是必須得來的,畢竟李毋是裴雪蓮的徒弟”這一次來”也是緩和雙方的關系。既然滕青山和裴三都已經成了朋友”裴雪蓮和李珺,自然更沒什么隔閡了。 “入洞房!”隨著一聲響亮的聲音,李朝便牽著裴雪蓮的手,離開了大殿。 “哈哈”哈哈。”裴三不由出一陣陣笑聲。 “裴老哥,可很少看到你這么高興。”滕青山笑道。 “雪蓮成親,我也算了結了一份心思。”裴三看向滕青山,二人談話,直接將周圍空間隔絕不讓別人聽到,“青山,我準備明天就破碎虛空,離開九州天地。” “明天?”滕青山大吃一驚,這么快? “如果不是我女兒成親,我恐怕,達到至強者境界后,就很快離開了。現在女兒已經成親,我再無牽掛,真的很想知道,九州天地之外,到底是什么地方。大禹、嬴政、李太白這些人,都是去了哪里。”裴三雙眸中有著一絲向往。 滕青山心中也升起好奇。 對啊,破碎虛空后”會是哪里呢? 當天晚上,滕青山和李珺并沒有回形意門,而是住在了天神宮。 畢竟冉天裴三就要破碎虛空,離開九州天地了。滕青山自然要送行。 “青山。”李珺和滕青山正躺在穿上,李珺詢問道,“這裴三破碎虛空,離開九州天地。你,你不會也離開吧?”“別胡思亂想。”滕青山輕輕擁住李珺“逼我走,我都不想走,九州天地之外,可沒有這么好的妻子,那么好的兒子。”李珺噗嗤一笑:“都是至強者了,還這么油嘴滑舌。”滕青山笑了笑,沒多說。 “對了,青山。你說……”李珺微微皺起“這破碎虛空之后,至強者又會到了哪里呢?” “我也不知道。”滕青山搖頭“我看過李太白留下的一塊石碑,他同樣不知道。這是一條未知的路,如果不親自走走,根本是不知道路通往哪里。可是,一旦走了這條路。可就沒回來了。” 李珺點點頭。 歷史上的至強者,沒有一個能回來的。 “睡覺吧,別亂想了。”滕青山輕聲笑道。 黑夜過去,天亮了。 在天神宮的后院外的空地上”滕青山等人,也包括剛剛成親的裴雪蓮、李朝都呆在這。可是要破碎虛空的“裴三,卻不在。 “那是爹的禁地,禁止任何人進去。”裴雪蓮看著后院門口“我只知道那是一陵墓,卻不知道是誰的陵墓。” “你才多大。”旁邊李朝一笑道,“在你出生之前,收我為徒前,師傅肯定經歷過什么。人都有秘密的”不用多想了。” 旁邊的滕青山和李珺,只是靜靜等待著。 片刻,一身黑衣的裴三從后院院門中走了出來,朝外面眾人笑了笑:“青山兄弟,讓你久等了。” “不急。”滕青山笑道。 “雪蓮。”裴三看著自己女兒,裴雪蓮忍不住就撲講了父親的懷里,她知道……她爹這一走,將永遠不會再回來。抱著女兒,任憑女兒在懷里哭”裴三自己眼睛也隱隱有些濕潤。畢竟這是他親手帶大的女兒。 “阿朝。”裴三看向李朝,笑道“雪蓮就交給你了,你可別讓我失望。” “放心吧,師傅。”李朝自信笑道。 裴三滿意點點頭,他是看著李朝長大的,對李朝的性格很清楚。 “嗯。”裴三看向旁邊的弟子蘇蒙特、獸王“烏侯”以及自己的兄弟“裴浩”“老五”我就先走了。”裴浩微微點頭,慨嘆道:“大哥他們一個個都走了,如果他們知道,三哥你能達到至強者境界,一定會很開心的。”裴三點點頭,心情也復雜的很。 畢竟他的一個個親人,都接連去世。 “好了,不多說了。”裴三看向李朝、裴雪蓮“阿朝,我的兵器、至強戰甲都留下了。這至強戰甲,就交給你保管了。”李朝點點,頭。 “爹,你破碎虛空”到底去哪,我,我……”裴雪蓮想說什么,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你問青山兄弟,就算是至強者,也是不知道,這一步跨出后,到底是去了哪。”裴三笑道“好了,諸多秘籍、至強戰甲等等,我都留下了。我就帶著這一身布衣,還有一直陪著我的這個小鼎。”裴三從胸前拿出那和滕青山幾乎一模一樣的黑色小鼎“前世今生,它一直陪著我。寶物有靈,給你們,它也會走。既然我要破碎虛空,它也沒離開。就和我一道走吧。” 滕青山點點頭。文。學。迷。小。說。網 他聽懂了裴三的意思”裴三前生乃是項凡塵”就有這黑色小鼎,轉世后,黑色小鼎還是跟著他。 “青山兄弟,我要走了。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可愿意和我一道,離開這九州天地,同闖蕩?”裴三看著滕青山。 旁邊李珺不由面色微變。 滕青山笑看著裴三,隨后轉頭看向妻子,看著妻子擔憂的面容,滕青山卻是握著妻子的手”隨即才笑看向裴三:“裴老哥,對我而言……不管什么地方,都沒有家更重要!我的家在九州,我不會離開。” “不管什么地方,都沒有家更重要?”裴三搖頭一嘆“算了,等五百年到,你還是要離開的。青山兄弟,我就先走一步了。” 隨即轉身”右手高高舉起,那混沌元始之力立即灌輸右手”猛地一劃! 嘶啦~~~~頓時前方出現了一個足有三丈高的巨大黑洞豁口,這空間豁口里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見什么。 “人家是赤條條來,赤條條去,我是帶著九州鼎出生,帶著九州鼎離去”哈哈……”裴三大笑著,一步跨出,便直接進入了黑洞窟窿當中。而后這黑洞窟窿也迅的收斂,直至化為一個黑點,最終完全消失。 “爹!”裴雪蓮頓時痛苦喊出一聲,跪了下來。 “師傅。”李朝、蘇蒙特、獸王烏侯也都跪了下來。 滕青山和李珺二人站在那。 “青山,裴三剛才走,說五百年到,你也要離開?”李珺連聞到。 “嗯,對………………” 滕青山點頭,“至強者是不可能永遠呆在九州的,最多活到五百歲,就必須離開九州。否則,就算我不離開,九州天地也會將我趕走。這就是天地規則。到時候我也要和裴三一樣,離開九州。恐怕到時,我也是帶著小鼎一起離一” 滕青山表情立即大變。 “青山,怎么了?”李珺被滕青山的表情驚住了。 滕青山一揮手,輕易的就在旁邊劃出一個黑洞豁口,黑漆漆的。 滕青山死死盯著這黑洞豁口,神秘的,根本看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的洞口,喃喃道:“我一直不知道,九州鼎怎么出現在那個世界”現在我知道了………………” “青山,青山?”李珺被滕青山表情嚇住了。 滕青山看向李珺,微微一笑:“小珺,我恐弄道,至強者破碎虛空后,到底是去哪里了。” (全書完)。 《九鼎記》結局! 這是番茄的第五本書,繼《星峰傳說》《寸芒》《星辰變》《盤龍》后的第五本書,回顧這本書情節,中間出了一點岔子,不過番茄又將它給拉了回來。整本書寫到大結局,回顧整本書情節,番茄還是很 九鼎記的世界……………… 滕青山的世界……………… 就寫到這了。 當然滕青山的故事還沒結束”他會在九州陪著家人,更加揚光大形意門。待得覺得九州無所眷戀時,便會同樣破碎虛空,離開九州。 不說了。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這本書寫完。 番茄整個人都想好好休息一場,按照計劃,番茄會休息大概三個月,到7月21號的時候,在新書! 新書先預報一下,其實番茄休息三個月,其實也是主要為了新書資料準備等等。 新書,將會是番茄寫書有史以來背景最浩廣的一個,單單自己準備寫出的一些資料就要過十萬字。所以準備工作必須很充分。 新書類型,是未來幻想類! 主要講述的是未來的故事。 嗯。 不多說了,番茄給大家講述的第五個世界,一個關于九州的世界《九鼎記》,就這么結束了。大家等待番茄講述的第六個世界吧。一個比九州大地,要浩瀚百倍的世界,一個未來幻想的世界! 21年7月21號! 大家等著這一天,番茄的新書登場吧。也感謝這一年大家對番茄的支持,謝謝!讓我們在7月21號再相會! 番茄,寫于揚州家中。 4月25號夜1點1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