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24 白馬湖上(大結局中)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二篇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二篇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 “裴三長長舒了一口氣,微笑道:“仇怨報了,天神宮根基已成。我已經沒其他要做的,只剩下一個……要在武道上達到巔峰。”裴三看向身側的滕青山,目光前所未有的凌厲,其中蘊含著無盡的戰意。 “滕青山,后天臘月十八,白馬湖一戰!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裴三說道。 滕青山明白裴三的意思。 如今自己的實力,自然是不會令裴三失望可是如果到時候滕青山故意的避戰,學那“黃天勤,。裴三可就一點辦都沒有。對付黃天勤,裴三可以殺死。可是如果滕清山避戰,裴三根本沒有可能殺死滕青山。”我也期待那一戰。”滕青山看著裴三。 “很好。” 裴三原本嚴肅的臉,頓時浮現了笑容,倒下了一杯酒。而滕清山也倒下了一杯酒。 “今天,我們彼此笑談飲酒。可是臘月十八,便是生死決戰了。”裴三舉杯“滕青山,我裴三很是佩服你,來,干一杯。” “來,干杯。”滕青山也舉杯。 二人一飲而盡。 隨即裴三便暢快大笑著,飄然而去。 臘月十七這一天,天氣陰沉沉的。 永安郡,歸元宗的塔林內。 這塔林內的一座座塔樓,里面擺放的便是不計其數的大量骨灰盒,而此刻一道灰色流光從天空迅速的飛到一座塔樓前,落下。正是手持著竹籃的滕清山,竹籃中有著香燭,酒,傅頭等諸多祭品。 雖然塔樓中有逃邏的兵衛,可是這些兵衛從滕青山身邊走過,卻根本沒看到滕清山。 “在這!” 滕青山的世界之力一掃,便發現了那特殊的用,冰凌玉石,打造的骨灰盒,在這座排序為十一的塔樓的三樓當中,滕青山靜靜站在第一塊石碑前,石碑上有著大量密密麻麻的名字,第五排第十七個名字”諸葛清“。 滕清山目光落在,那用近乎透明玉石打造的非常顯眼的骨灰盒上,骨灰盒上有著三個子“諸葛清”而在骨灰盒右側角落上還有著,父諸葛元洪留字,幾個小字。整個塔樓內氣息很是陰冷,只有墓碑前留有一些香燭之類的。 “清青“滕青山蹲下來,親手擺放了祭品,點燃了蠟燭。”我明天,就要和裴三一戰了。”滕清山一邊擺放祭品,一邊輕聲說著“等大戰之后,我還會來看你的。如果如果我沒來,也好,我們就可能見面了。” 滕清山做好一切后。 默默站在諸葛青骨灰盒前,看了許久,直到蠟燭燃燒了近半,滕清山才離開塔樓。 臘月十八! 一個足以令整個九州大地沸騰的日子! 也是整個九州大地,無數武者們做夢都期待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臘月十八之前,就開始瘋狂地朝白馬湖趕去,如今白馬湖周圍異就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其中就包括形意門本身的不少弟子。 隨著一片漆黑的夜空出現一絲蒙蒙亮,整十形意門開始逐漸喧嘩了起來,數十萬弟子們都知道今天是滕清山和裴三決戰的日子,一大早就有無數的弟子們在彼此談論著,即將到來的一戰會發生什么。 東華苑,滕清山的居所。 這里卻寧靜的很。 “秀秀,多吃點。”堂屋內,滕青山一大家人正圍著桌子吃著早飯,滕青山將一塊甜餅放到秀秀面前。 “謝謝爺爺。”秀秀清脆地喊道。 滕清山不由一笑。 “以后我都要和爺爺一起吃飯,娘她總是不準我吃甜的。”秀秀鼓起小嘴,這一句話頓時令桌上不少人都笑起來,旁邊李珺更是摸了摸秀秀腦袋說道:“秀秀說的對,以后天天和爺爺一起吃飯。“ 滕清山微微一笑。 看著一旁的父母,妻子,兒女,以及剁女心中不由蕩漾起濃濃的溫暖。 這是家! 他滕青山的家! 這一頓早飯,吃的許久。 “好了,該出發了。”滕青山第一個起身,外面此時已經有不少人在等著了,三大徒弟,滕獸,薛辛”楊冬,和他們的家人,還有滕家莊的表哥滕青山,以及外公滕云龍等等一大群人,大家都在創面等著,沒來打擾滕青山一家人吃一頓早飯。 六足刀篪,也在一旁等待著,甚至于旁邊還有著狂風鷹。 見滕清山走來。 “師傅!”滕獸,薛辛、楊冬三人都恭敬行禮。 “你們等一下。”滕青山轉身就去了書房,片刻后,就捧著厚厚裝訂好的三本秘籍過來了。 “阿獸,你們三個聽好了。”滕清山鄭重道“這三本秘籍,分別是《生之道》《死之道》以及《三體式詳解》,秘籍到底起什么名字,我也沒時旬好好想。不過這三本秘籍,乃是我所悟之道的精華所在。” 滕獸、薛辛,楊冬三人不由屏息。 他們早知道……… 三體式是形意拳的本源,他們師傅竟然敢寫出這《三體式詳解》,這本秘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這三本秘籍,你們分別拿回去一本,進行抄錄一份。抄錄的放進形意門當中。將這原本,暫時交給你們師母保管。”滕青山鄭重道“記住,你們務必要親手去抄錄。不得假手旁人。” “是,師傅。” 三人鄭重的分別接過一本秘籍。 耗費了滕青山近兩個月,寫就的三本秘籍,也代表了如今形意門秘籍的一個巔峰,是為鎮門之寶。 “外公。”滕青山看向一旁不遠處的外公,微微一笑。 “青山。”滕云龍雖然已經過了百歲,可是精神卻很不錯,拍了一下滕清山肩膀,“外公也去觀戰,可得打的漂亮。” 青山點頭。 隨后,浩浩蕩蕩的形意門一大群人在滕清山的帶領下,近乎上萬人都騎著馬朝白馬湖方向趕去。白馬湖就在大延山邊上,距離大延山并不遠,以形意門上等戰馬的速度,大概半個時辰即可趕到。 白馬湖畔,這白馬湖雖然方圓數十里,可是如今這四周湖畔卻是聚集了九州天南地北無數的人,還有不少人直接了大船在白馬湖上,直接在船上觀戰。雖然白馬湖湖中央有一座小島,可是沒人卻敢上去。 因為……… 大家也怕,被兩大超級強者戰斗給波及。 “今天天陰沉沉的,不會下雨吧?” “誰知道呢。” 已經在這等了好幾天的兩個清年正彼此交談著,忽然其中一個灰色皮襖青年遙指遠處喊道:“快看,那邊是形意門的人馬哇,好多人。一眼看不到頭呢!”只見遠處的官道上一條蜿蜒的騎兵迅速趕來。為首的還有著一桿飄揚的形意門血狼軍軍旗。 在這騎兵隊伍上空,還有著六足刀篪飛行著,以及一頭狂風鷹。 一身白袍的滕青山正背負著一桿回槍,和一旁妻子李珺,一邊趕路一邊談笑著。 “是滕青山!” “那就是滕清山!!!” 頓時一些早就趕到白馬湖湖畔的,九州各地的不少人立即驚呼起來。 “在哪呢?滕青山,在哪呢?”有人激動之極。 “滕青山!。 無數內心當中崇拜著滕清山的武者,或者九州大地的許多有著夢想的少年們,一看到滕青山,個個激動若狂。在他們心中,早就將把滕清山當成,神靈,一般崇拜。許多人都夢想著能和滕青山一樣。 “看,那個背負著一桿長槍的,白衣服的,就是滕清山。”一名頭發花白,身體壯碩,臉上有著一道疤痕的老者激動得吼道,“這滕青山,可是和我稱兄道弟過的。” “你就別吹噓了。”有一胖子嗤笑道。 “吹噓啥?”這疤痕壯碩老者一瞪眼,頓時他身后十余名壯漢立即瞪向那胖子,嚇得胖子一跳。這十余名壯漢其中一個,自豪道:“這位,乃是我們白馬幫大當家劉三爺。當年滕家莊就在咱們宜城。滕門主當年和咱們劉三爺,可是喝過酒,稱兄道弟過的!、, “白馬幫劉三爺?”周圍不少人看過來。 這疵痕老者劉三爺,爽朗一笑,拱手朝周圍道:“在下正是劉三,此次滕門主能和裴宮主,在我白馬湖上一戰。我臉上也倍有光啊,我那白馬湖中的島嶼所有兄弟都已經撤出來了。滕門主畢竟當年和我劉三稱兄道弟過,別說一個島嶼,就算奉上全部身價操辦此次大戰,我劉三也愿意啊。” “原來這白馬湖,是劉三爺的地盤啊。” “哈哈,以后,白馬幫可就名聲大震了。”周圍一片議論聲。 周圍頓時不少人和劉三爺打招呼。 劉三爺,本是宜城白馬幫一個大當家而已,說破了就一個土匪頭子。可是現在和九州大地巔峰強者,滕清山”扯上關系,地位立即不一般了。加上白馬湖又成了滕青山,裴三的戰場。白馬幫以后也自然有了特殊性。 “看,在滕清山身后的那個漢子,就是滕青山他爹滕永凡,那可是滕家莊有數的好漢。還有那個,白發的老頭,就是滕云龍。滕家莊的老族長啊,當年和我也是有不少交情的。”劉三爺哈哈笑著。 在白馬湖一戰,劉三爺倒是開心的很。 畢竟等戰后,那島嶼還是歸他的。 在成千上萬無數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滕青山一家人卻是在形意門早就準備好的一處湖畔胖樓閣當中。 “天神宮還沒到。”洪武看了看外面。 而滕清山身側放著回槍,他則是靜靜坐在桌旁,端著茶杯,輕輕飲茶,平靜的等待。此時滕青山的心境漸漸平復,逐漸得開始調整。要為即將開始的一場巔峰對決而準備。 “小青今天怎么沒出現?” “不知道。” 后面傳來議論聲音。 在滕青山默默等待的時候,九州大地上,不少虛境強者也趕來了。 “這滕清山和裴?”要拼死一戰,想達到至強者?這至強者豈是這么好得到的?自從釋迦祖師之后,已經兩千多年沒人達到至強者境界了。”禹皇門的“柳夏,站在半空云層當中,俯瞰下方,在他身側便是禹奉。 “柳長老,你說此戰,誰死誰生?”禹奉詢問道。 柳夏冷笑一聲:“那裴三害死師伯,這滕青山也不是什么好人。此戰,不管誰死,對我禹皇門而言都是好事。希望他們兩個同歸于盡口巴。” “嗯?…”禹奉驚訝看向遠處。 “妖龍?”柳夏看的大吃一驚。 只見遠處半空云層當中,正蜿蜒盤旋著一頭神龍,正是大延山的那頭妖龍,紫淅”那黑紫色龍鱗在云層當中也反射出冰冷的寒光,令下方不少看到妖龍的九州人們一陣陣驚呼。不單單如此 “看那邊。”白馬湖畔,無數人們抬頭看去。 只見遠處,兩團巨大的火焰飛行而來,仔細一看,正是兩頭巨大的不死鳳凰。 “兩頭不死鳳凰。” “竟然有兩個。” “是形意門的不死鳳凰……無數驚呼生響起,在萬眾矚目當中,這兩頭不死鳳凰飛向了滕青山暫時待的那座樓閣當中。 兩頭不死鳳凰,妖龍的現身顯然令在場不少人激動。 “看那邊,還有一頭妖龍。” “對,就在南邊,黑色的。” 無數人在朝天空仔細塊看,果然發現了云霧當中正有著一頭純粹黑色的妖龍,這頭妖龍的背上正盤膝坐著一名干瘦老者,正是蠻荒的蠻族神廟夫長老,這老者低頭俯瞰下方白馬湖:“滕清山和裴三一決生死?過去,他們不是聯到我神廟嗎,這次竟然又彼此自相殘殺。外界果然是混亂啊。” 而在白馬湖畔,一眼看不到盡頭的人水當中,更是混雜了不少強者,乃至于虛境存在。 “青山,此戰你的對手可是裴三,希望你能贏。”虎背熊腰,一頭銀發的云夢戰神,也混在人群當中默默看著。 在離云夢戰神大概只有三里地的人群當中,其中一處卻是空蕩蕩的,空蕩蕩的地方中只有一個人站著,此人一身銀灰色長袍,背負著一柄紫劍面容冷酷。就算站在那都仿佛一柄巨劍在那。讓人畏懼不敢靠近。 此人正是明月島”皇甫玉江“。 自從第二次被滕青山打擊之后,皇府玉江深感坐井觀天,因為滕青山朝南飛離,所以他離開明月島,也一路朝南方趕,終于來到了九州大地。 來到九州大地似才知道什么叫做繁華。什么又叫彈丸之地。 “在我的領域之內,方圓三十四里內,就足足有十六位虛境存在。”皇甫玉江心中震顫“這就是九州嘛?” 達到虛境,在明月島就算無敵了。 可虛境,在九州大地上,卻遠算不上無敵。 “滕青山。”皇甫玉江遙看遠處湖畔的那座樓閣“原來,你已經是這九州當中的最巔峰強者了。今天,你的對手同樣是強大的。不過我相信你應該會贏!”皇甫玉江心中默默道,被滕清山連打擊兩次,皇甫玉江早認定滕清山是奇跡般的存在。 所以對滕青山很有信心。 九州大地上,或是普通人,或是厲害武者,或是虛境強者,乃至不少得到消息的虛境妖獸都一個個齊聚在白馬湖畔,一時間白馬湖畔人山人海,聚集了整個九州過半的絕頂強者。 “是天神宮。” “天神宮的人來了。” 不少人驚呼起來,只見遠處那雷電神鷹飛行而來,而一襲明黃色長袍的裴三則是牽著女兒的手緩緩飛來,在旁邊也有著裴三的弟子蘇蒙特,李朝,烏侯,還有他的兄弟&qt;裴浩‘。至于裴三,顯然白馬湖畔,不少人都見過裴三。 半空中。 裴三轉頭看著身側的女兒裴雪蓮,裴雪蓮看著她爹。 “爹,我等你回來。你回來,我就在三年內嫁人。”裴雪蓮說道。 裴三不由一笑:“你總算肯嫁人了。”裴雪蓮自從年輕時候經歷一次感情上挫折后,一次沒談婚論嫁,雖然說她年紀大。可是對于強者而言,一旦達到先天,身材容貌等等幾乎都能保持沒什么變化。 所以,對先天強者而言,談婚論嫁,年紀便不是問題。 雪蓮點頭,看著他父親。 “哈哈阿朝。”裴三看向身側的徒弟,笑道:“要不,等此戰結束,我就跟你們倆成婚如何?” 李朝和裴雪蓮,頓時有些發愣,彼此相視一眼。 李朝雖然年齡很大,可卻是一直孤身一人。 至于二人感情還真說不清,畢竟二人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哈哈&qt;裴三不由大笑“那等我回來,為你們倆完婚。”說完裴三轉頭就朝白馬湖飛去。 白馬湖畔樓閣內。 原本平靜坐著喝茶的滕清山,看到那裴三朝白馬湖飛去,不由朝旁邊的李裙看了一眼,伸手握住李珺的手。 “我要去了。”滕清山輕聲道。 “我等你回來。”李珺輕聲說道。 滕青山點點頭,站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父親滕永幾和母親袁蘭,都看著他。兒子洪武,女兒洪霜,包括那換怎么懂事的秀秀丫頭,也看著他。面對親人們的關心擔憂,滕清山只是微微一笑:“等我回來!” 說完滕清山一邁步,便飛出了樓閣。 “呦~~” “吼~~” 只見樓閣上方,那不死鳳凰……小青,和鳳凰之母,還有著六足刀篪,乃至于那頭狂風鷹,都看著滕青山。 滕青山朝他們露出一絲笑容,便落到白馬湖湖面之上。 此時,整個白馬湖畔迅速安靜下去,很快變得沒有一絲聲音。只見滕青山在白馬湖湖面的南邊,而裴三則是在白馬湖的北邊,二人都踏著湖面,一步步朝中央走去。兩人走的速度都不快,可這種步伐卻蘊含著奇異的魔力。 “嗡哦~” 湖面上蕩漾起波紋,波紋不斷變化,令不少觀戰的人感到似乎整今天地都消失了,只剩下這復雜的波紋,以及在緩緩而行的裴三、滕清山二人。 “好厲害的手段。”皇甫玉江驚呆了。 “這就是,接近于至強者的實力?”半空中的禹皇門禹奉不由喃喃道,旁邊柳夏雖然想要反駁,可是張張嘴巴卻沒說出話來。 整個白馬湖畔,除了虛境強者以外。 其他虛境以下的先天,普通人,精神上都受到了影響,他們的眼睛中只剩下那蘊含魔力的”水面波紋“。以及產生波紋的兩個源點滕青山和裴三。天地似乎都變得沒有了顏色,變成了虛無。 呼~~呼~ 滕青山聽著風聲,手持一桿回槍,默默行走著。 “戰!” 滕青山雖然沒有刻意去看對方遙遠處的裴三,可是精神上卻能感應到對面相應的那股強大氣息,在這種踏著湖面緩緩而行當中,滕清山的心境在緩緩的變化,變得平靜,變得沒有一絲旋漪,而情緒也完全平靜下來。 一步步行走 二人都是如此! 他們都知道,彼此實力相當,那么戰斗時候的心境,狀態就非常重要。所以前選擇了靠走路來不斷調整,不斷得磨合,直至達到最佳狀態! 只有在面臨真正的對手,二人才會這么做。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滕青山和裴三,在彼此相距大概半里地的時候,都停了下來,彼此遙遙相對。 而因為踩踏產生的波紋,也隨著滕清山,裴三的停步漸漸凌亂消散開去。一直精神上受到盅惑影響的成千上萬的人們,也都清醒過來,似乎一瞬間,原本消失在虛無的天地,圍觀的人都回來了。 大家一個個震驚的彼此相視。 “剛才,你有沒有發現,周圍天地沒了,就剩下他們和那湖面波紋。” “對,我以為我是錯覺呢,你也是這樣。” 在交談中,成千上萬的人震驚的發現,原來是所有人都受到了影響,一個個都感到不可思議。這“魅惑,之力達到如此境地,太不可想象了。 白馬湖上。 風吹著,滕青山和裴三的心境,都已經達到了通明,圓滿的狀態,精神上再無其他牽掛,他們只剩下一件事情 遠處觀戰的滕青山一家人,擔心著滕清山。而在半空中的天神宮一方,裴雪蓮以及其他幾人也都擔心著裴三。他們都知道雖然自己的親人,都是九州大地上最巔峰存在,可是,二者卻都沒把握擊敗對手。 此戰,將會非常艱險。 “不知道為什么,滕青山。”裴三踏著湖面,遙看滕青山,微笑道“我現在雖然心境圓滿,可是我卻有一種特殊感覺就…仿佛我上一世,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摩尼寺選內室弟子時一樣的激動,忐忑。” “這一戰,雖然還未開始可是我真的很期待,很忐忑。”裴三微笑道,話是這么說,可是他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 “我也是一樣。除了你裴三,九州大地上再無一人能讓我感到忐忑。”滕青山說著這些話,精神上無限放松,周圍方圓數里范圍的區域一絲一毫都在滕青山的詳細感應當中,連那風吹的軌跡,都感應清晰。 呼一~隨著風吹,雪花飄蕩下來,漸漸的雪花便洋洋灑灑,不斷的飄下,滕青山和裴三,就仿佛雪中的兩尊神靈。 “哩!” 裴三的雙手瞬間戴上了手套,微笑說道:“滕清山,這雙手套名為屠佛!是我走遍天南地北,搜集大量珍貴材料煉制,隨后用世界之力煉化過百年,才得以達到如今層次。”被世界之力煉化的兵器,都有靈性。 就算破損,擁有的主人,用世界之力煉化也能修復。當然若是主人死,別的人得到卻是無修復的。 “我這桿長槍,名為‘回,’本是我爹和我外公親手煉制,隨后有所破損,由我好友云夢戰神“穆濤”幫忙,重新煉制。而后經過我世界之力煉化,達到如此這番地步。”滕清山緩緩說著,同時輕輕撫摸著回槍。 回槍的紅纓土,還有著淡淡的一絲血腥氣。 在這桿槍下,虛境強者青湖島瞎子劍圣“鐵五”射日神山“申公伏”都接連殞命,有著虛境強者的血跡。 話音落下,二人不再說話。 呼~呼~~ 整個白馬湖畔成千上萬人一片寂靜,雪花飄落,而滕青山、裴三二人都已經手持兵器飛雖然未出手,可是觀戰的人卻感覺那種屏息感越來越強,甚至于讓人無呼吸似的。二人的體表甚至于不受控制的漸漸逸散出絲絲世界之力。 當世界之力剛剛逸散,滕青山和裴三雙眸瞬間凌厲如閃電。 “吼~~” 一道高大的黑色神猿虛影出現在裴三的背后,宛如真實的神猿,連那神猿的面孔都清晰刻意辨別,那大嘴之下的顆顆牙齒也能看見。此時這頭神猿朝滕青山發出咆哮聲,而后裴三整十人雙眸血紅,就仿佛一頭絕世兇獸瞬旬撲來! “轟隆隆~~”狂猛的氣勢令周圍的湖水瞬間攪起數十丈高,無盡的浪花和雪花交雜。 滕青山在裴三動了之后,才猛然爆發! “昂~” 滕青山手中那桿回槍,發出剌耳的聲音,一瞬間整今天地都仿佛被鉆破,周圍的無盡湖水猛地洶涌分離開,滕青山手中的回槍,就仿佛這白馬湖當中的一條出水巨龍,嘶吼著朝襲三撕咬而去。 第二更七千字到! 還有最后的大結局,一個長章節。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