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21 蛻變感悟

第二十一章蛻變,感悟(第二更) 九鼎記第二十一章蛻變,感悟(第二更) 東北方幽州,深夜!! 如今已經是初春時分,不過北方幽州還是極為寒冷,官道兩旁都能看到積雪。 在官道上,正發生著…場血腥地廝殺。 “兄弟們,殺啊。殺光了,好酒好肉好女人!” 那群劫匪強盜們,雙眸泛著兇光,瘋狂地攻擊著這一支小型商隊,而這商隊的人也拼命反抗。…時間鮮血淋漓,染紅地面。而在不遠處的荒丘上,一身白袍的滕青山正靜靜地站在,俯瞰著下方…切。 現在,已經是離開大延山后的第。年春天了。 “搶劫殺戮?”滕青山看著商隊中的男人小女人被殺死,心卻沒有一絲波動。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我現在怎么會這樣?”滕青山眉頭皺起,這…年來,看遍了人世間的各種喜怒哀樂,加上不斷地勸說自己保持,旁觀者,身份,時間一長,滕青山已經變得麻木了。許多讓人氣憤的事,他看了卻…點感覺都沒有。 “我現在怎么變得如此麻木?” “看人世間,一切一切事情,都仿佛看著白骨骷髏似的。” 本來,滕青山以為,以,旁觀者,的身份,觀看這九州大地,或許能對感悟,至強之道,有所益處。可是長期壓制真性情,讓自己變得麻木,變成絕對地“旁觀者,后。滕青山卻發現,自己的內心根本再也沒有觸動。 沒有憤怒! 沒有驚喜! 自然,對這九州天地,也沒了感動。看了這人世間千千萬萬,…切都仿佛過眼云煙。 官道上恢復寂靜,尸體遍布,幸存的人早已經離去。而滕青山依日站在旁邊的荒丘之豐,他不斷地責問著自己:“我現在看什么,都變得麻木。游歷一年了,我到底領悟了什么?什么都沒有!” …年來,滕青山沒感覺到自己有任何的領悟。 唯一的變化,是讓自己變得麻木,變得,非人,。 站在荒丘上。 滕青山一站就是整整六天六夜,期間更是下了…場大雪。 第七天清晨。 太陽升起,一直如雕塑般的滕青山,豁然驚醒。 “我,我到底在千什么?” “普通人、先天小虛境小洞虛小至強者口都是人!是人,就有感情。” “沒了各種感情,自然就沒了感動感悟,沒了感悟,怎么去領悟至強之道?”滕青山的眼睛,從之前的平淡冷漠,變得亮了起來。整個人似乎充滿了生機“要感悟這天地,知道這天地運轉,應該深入地,用自己的內心去感受才時!” 滕青山想通了后,整個人心境似乎都蛻變了。 “哈哈!” 滕青山大笑一聲,收回世界之力,頓時寒風吹到身上,滕青山的雙腳也陷入冰雪當中。 “用冉心去感受!” 滕青山伸手抓起一把冰雪,冰雪迅速融化。 “哈哈……,…………” 滕青山仰頭大笑,隨即大步前行。 又又又又又又 農田旁邊的田埂上,滿臉灰塵的滕青山趴著,盯著…棵小草,深深吸一口氣:“這是泥土的味道,還有生命的味道!” 一條江河中,滕青山直接扎進濤濤江水當中,片刻后,便在岸邊吃起了烤魚。 “這點碎銀子,你帶你娘去看病吧。” 滕青山在涼州的六座小城貧民家里,將十數兩銀子遞給…名少年,而那臥病在床的婦人連要下床感謝,少年更是要磕頭。 滕青山卻突兀地消失。 “神仙?”少年和婦人都怔住了。 而在數里地外,披頭散發宛如苦行者的滕青山,卻是一臉笑容,喃喃道:“幫人的感覺,真好。” 九州大地,每一座城池,每一條江河,每…座大山,都留下滕青山,的足跡。 一切都率性而為。 或是蹲在大山里,看著一窩剛出生的小狼們喝奶。 或是混入強盜窩里,看這強盜內的快意小狠辣生活。 或是呆在青樓當中,看青樓賣笑女子背后的辛酸。 或是當一個商隊的護衛,感受不同人的辛苦。 或是遇到想要拜名師的少年,指點一…… 在這過程中,滕青峰有時候很開心,有時候很憤怒,有時候卻只能低嘆…聲,可有時候卻莫名臉上浮出微笑……他完全讓自己沉浸進去,感受別人的生活,感受動物的感情,乃至草木的性情。 轉眼已經是深秋,距離滕青山和裴三一戰,只剩下三個多月時間。 “鞋兒破,帽兒破,身上的袈裟破?呃……我沒袈裟。”獨自…人,衣服破爛,滕青山卻是一路哼著前世常聽到的調子。如今滕青山的精神,和剛離開大延山時,有了明顯的變化,就仿佛一顆冰冷的內心,洗去了表面的灰塵,融化了內心表面的堅冰。 滕青山的內心,變得清澈,宛如晶瑩玉石。 赤子之心! 此時滕青山的內心,在經歷前世今生,加上之前先是看九州各種事情變得麻木,之后再讓自己融入進去……,這種出世小入世,讓滕青山的心靈變得前所未有地赤誠! “還有三個多月就要和裴三一比了?” 滕青山臉上微笑著“可惜啊,這一年多了,我都沒一點突破。看來三個多月后,到時候只能認輸嘍。”想到這,滕青山卻沒有一點不滿小不甘心口感受人世間這么多后,單單認輸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過這一年多的游歷,側是值得。” “這些年,我一心撲在修煉上,可是忘記了,人生在世,修煉到底是為了什么?” “修煉的目的,是要保護親人,是要讓自己能夠在這世界上立足,是要傳承內家拳…脈。” “而現如今,我的實力,完全能保護親人,內家拳一脈也傳承了。既然我修煉目的達到了,我就該好好地享受這世間快樂,好好的和妻子,和兒女在一起。”滕青山這…年多,完全讓他醒悟了。達到至強者,他滕青山是有這個目標。 人的野心是無窮盡的,時間卻是有限的。將有限的時間花費在無盡的野心上,臨死自然會后悔莫及。 知足常樂口自己既然已經達到了足夠的高度,接下來,就不必為了野心,而讓妻子兒女擔心。 “這里是楚郡地界了,就這么一路走回大延山吧。”滕青山微笑著。 在滕青山看來,這一年多的游歷,整個人思想的蛻變,比對,天道,感悟突破,更讓他欣喜。 滕青山聽到前面官道上隱隱約約,傳來各神廝殺聲。 “強盜匪徒。”滕青山搖頭道“有時候也是無路可走,在被逼,走共這條路。然而商人們更是拼著命去賺錢,更是無辜。”滕青山這一年多,進入過強盜窩,知道強盜當中也有不少是無路可走才如此。 也不管前面殺戮,滕青山反面快速朝前面走去。 “饒命!” “各位好漢饒命,這貨物金銀,都給各位,饒了我等性命。”此刻殺戮已經停止,商人一方的某個大商人正在惶恐地求饒。 滕青山眼睛一亮:“咦,這不是當初那位,周老爺,嗎?” 當初那周老爺,欲要強辱了李家媳婦,而后被一李家少年攔住,那次。滕青山可是親眼看到:“可惜,當初這,周老爺,暗中命人去殺了那李家少年。我當時心境八了魔,羊沒有去援手一把。” 此時,這位肥胖的周老爺…頭冷汗,正在求饒。 “周老賊,看看我是誰?”…道厲喝聲響起。 周老爺抬頭…看,疑惑仔細看去,不由臉色大變:“是你,李亮?不………” “當初天不絕我,今天,周老賊,我就送你…程。”這叫,李亮,的精悍青年,手中尖刀猛地刺進周老爺那大肚子內,噗哧,周老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他這…輩子竟然會死在這個李家小賊手里。 噗哧!安刀猛地拔出。 頓時鮮血噴濺。 “各位兄弟,我有幸宰掉這仇人,謝眾位兄弟了。” 滕青山身形…晃便已經走過去,可是那死去的周老爺不廿的眼神,那個叫李亮的青年的暢快,滕青山都看在眼里。 “果真奇妙不可言。” “這周老爺,最終竟然命喪這李亮之手。”滕青山臉上微笑著,可忽然心中升起一絲明悟“這叫天道循環,報應不爽嗎?” “天道循環?”典! 滕青山不由破空朝高空飛去,一口氣飛了足足過千丈,而后才停下。在高空當中,滕青山俯暇下方無邊大地,腦海中瞬間浮現一抹抹場景,他親身去感受的一件件感人的事情,以及他麻木心態看到的各種事情。 滕青山的心境,瞬間陷入一種奇持心態。 處于一種超然的,腦海中掠過一件件花草襯木,飛禽走獸以及人類的諸多事情,可是神種感情也在心中不斷滋生。仿佛有一條無形的,線”將一件件事情都給聯系起來,形成…個完美的循環。 “天道循環。” 滕青山緩緩降落,落到一座山林當中,一棵高大古老的桂樹旁的空地上,順著心中那莫名的感悟,滕青山盤膝靜坐。 “生長,老去。” “在天地間中的一切生命,都有巔峰和低谷,也都有生,和死的時候。老人死去,嬰兒降臨。” 靜坐在接村下,滕青山閉上眼。腦海中不斷浮現神神感悟…… 而在泥丸宮當中,那原本涇渭分明的黑色充滿死氣的黑色水銀般液體,和白色充滿生機般的雨露液體,都延伸開道道氣流。黑色氣流和白色氣流,漸漸纏繞,只見產生了一絲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