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0 人世間

靠著一雙腳,滕青山走過田地,踏過河水,想要去哪就去哪,完全隨心所欲。 沒人能看到他! 他也不說一句話,就這么默默看著九州大地上的諸多事情發生。 …… 轉眼已經是炎夏,揚州楚郡郡城內。 一身白袍的滕青山,依舊赤著腳行進著,楚郡郡城的街道上來往行人不斷,可是沒有一個人碰到滕青山,就算有人朝滕青山走去,也會無意識的自己拐個彎,而他們自己卻認為自己的路是直的。 “嗯?”滕青山驀地轉頭,朝旁邊一座深宅大院看去。 一邁步,滕青山就進入了這座深宅大院內。 在這座豪奢府邸的后院當中,一名穿著錦衣的肥胖老爺,正追逐著一名穿著布衣,身上還有著補丁臉色蒼白的婦人,嘴里還怪笑著:“我說,李家媳婦,你就從了老爺我了吧。從了老爺我,你就不必再補衣服,洗衣服這等苦活了。” “老爺,請你自重。”那布衣消瘦婦人,慌忙連躲避。 然而這后院的院門早被這老爺給鎖了。 她沒地方跑。 “嘿,我看你能跑到哪兒去。”這肥胖中年人也饒有興趣地不斷追逐著。 一身白袍的滕青山站在旁邊的屋頂上,俯瞰著下方庭院當中,發生的這件事。 “呼,呼。” 這肥胖老爺也喘息了起來,摸了一下腦袋的汗,甩甩頭,反而大笑道,“李家媳婦,還真是能跑。老爺我就喜歡你這樣夠辣的!來,來,再跑,再跑!”這肥胖中年人說著,還猛地竄出,一把抓住了那貧窮人家婦人的衣服。 嘶啦! 衣服被撕了一塊,這婦人露出了白皙的手臂、半邊身子。這頓時令肥胖中年人雙目一亮,更加興奮。這貧窮人家李家媳婦,雖然生活不好,臉色蒼白,可卻愈加顯得嬌弱,仔細看,的確很有幾分姿色。 雖然看起來,年齡也不小,怕有三十,可卻多了幾分少婦的風韻。令這肥胖中年人精蟲上腦,也是難怪。 “老爺,饒了我吧,讓我走吧。我不要補衣服的大錢了。”這李家媳婦眼睛都紅了,雙手捂住殘破衣服,拼命跑著。 “錢?老爺,老爺我有的是!”這肥胖中年人氣喘吁吁,“從了我,我給你一百兩銀子!” 一百兩銀子,可是個大數字。 “我不要銀子,老子,放我走吧。”這李家媳婦滿臉淚水。 “呼,呼。” 肥胖中年人停在原地,不斷的喘息著,“你這浪蹄子,夠,夠能跑的!”一個富家大老爺,出則做轎子、馬車,在家也有人服侍。這奔跑起來哪能和做各種活計的貧窮人家婦人相比?這富家大老爺顯然跑不動了。 “來人。”肥胖中年人猛地喊道。 嗖! 那關閉的院門突然打開,立即沖進來兩個精悍的漢子。 “老爺。”這二人恭敬行禮。 “她。”肥胖中年人喘息著,還指著那衣服殘破的女子,“你們,你們……”邊說邊喘息,“你們給我將她給抓住,捆住,送進旁邊屋子里去!” “是,老爺。”這兩名仆人連應道。 這兩名精壯漢子,顯然懂得內勁,雖不是什么高手,可也靈活迅速。二人一左一右,迅速地朝那李家媳婦包圍過去,那李家媳婦急地發瘋一般連奔跑,可是僅僅眨眼功夫,“蓬”的一聲,就被其中一個精壯漢子直接給一把撲倒。 “放了我,老爺,求你了。”這李家媳婦凄厲地喊道。 “放了你?”腆著個大肚子,肥胖中年人走過來,在李家媳婦臉上摸了一把,賊笑道,“等會兒老爺跟你來上一火后,會放你的。別急!” 說話間,李家媳婦已經雙手被捆縛起來。 那殘破的衣服下露出了洗的發白的肚兜。 “你們都退下吧。”肥胖中年人吩咐道。 “是。” 兩名精壯漢子彼此相視一眼,迅速乖乖退去。他們對他們老爺的脾氣,可是清楚的很。“吱呀”一聲,院門又再度關閉。這肥胖中年人一把抱住雙手被困住的李家媳婦,這婦人較為瘦弱,也不重。 任憑這少婦掙扎,可那繩子扎的很緊。 抱著這少婦,肥胖中年人賊笑著就進了旁邊屋子。在屋頂上,從頭到尾,滕青山都默默看著,他的眉頭微微皺著。 “又是這種事。”滕青山心中暗嘆。 自從離開大延山,行走天下開始,滕青山就見了人世間很多事情。偶爾一些氣憤的事,也令他忍不住想要出手。可一想到自己是要當一個旁觀者,如果自己不在,許多事依舊會發生。有這樣的想法…… 也令滕青山大多時候都忍住沒插手。 只是有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滕青山實在忍不住,才插手:“侮辱非禮一個婦人。既然家財萬貫,妻妾成群,為何還要非禮一個婦人?” “救命啊!” “救命!”忽然屋內傳來凄厲的喊聲。 滕青山掃蕩的世界之力,輕易發現,此刻那肥胖中年人已經開始撕這李家媳婦的衣服了。 “出手?” “我是一個旁觀者。若我今天不在,事情一樣會發生。” “可是……” 滕青山眉頭皺著,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可是依舊感到棘手。 忽然—— “蓬!”的一聲,院門猛地打開。 只見一名精瘦少年,乍一看也就十五六歲,正彪悍地持著一柄殺豬刀,一沖進來便嘶吼道:“周老賊,周老賊!”他身后則是迅速跟著三名護衛,可是這精瘦少年卻是紅著眼,猛地就竄進了屋子內。 “啊!你個小賊。”一聲痛叫之聲。 隨即只見肥胖中年人捂著鮮血直流的手臂,就連逃了出來。而沖進來的護衛們慌忙連道:“老爺,老爺你沒事吧。”“快,快去喊大夫。” “你們做什么吃的?”肥胖中年人喝道,“快,給我將那個小賊抓住,我要扒了他的皮!” 就在這時,那手持殺豬刀的精瘦少年,正拉著那婦人的手:“娘,我們快走。”這李家媳婦眼睛通紅,她沒想到她兒子一個乖乖少年,竟然能在關鍵時候沖進來。 “抓住他。”肥胖中年人連喝道。 頓時三名護衛上前。 “滾開,誰來,我砍死他。”精瘦少年雙眸發赤,仿佛一個瘋子一樣猛地朝外沖,刀尖直接朝前,而且迅速地亂刺。一時間這些實力并不算高的護衛們,根本不敢近身,只得朝一旁避讓開。精瘦少年憑著悍勇之氣,硬是拖著他娘逃出后院。 “廢物,廢物。”肥胖中年人氣的直叫,而后又捂著手臂。 “老爺,他逃不掉的。還有人在外面堵住。”其中一名護衛連說道。 的確,外面的確還有更多的人。 滕青山站在屋頂上,俯瞰著前方,只見那精瘦青年手持殺豬刀,正拼命拖著他娘。那李家媳婦這時候也快速跑著,不拖自己兒子的后腿。然而這周家府邸內護衛有不少,而且護衛當中也是有高手的。 “誰攔我,我殺了誰!”精瘦青年嘶吼著。 滕青山在旁邊屋頂上低頭俯瞰,他看的出來,這精瘦青年應該學過《虎形拳》,在如今九州大地上,《虎形拳》應該算是最流行的,許多窮苦人都能學到。畢竟青山會館雖然賣一百兩銀子一本,可是一些窮山村內,卻是會抄錄成更多份。 對此,青山會館并沒強行阻攔。 這也令《虎形拳》流傳極廣。 “小賊,還想逃?”一名彪悍護衛暴喝一聲,手中一柄大砍刀猛地劈來,精瘦青年剛閃躲開,這彪悍護衛一翻手,那砍刀就猛地拍擊在精瘦青年身上。 蓬!這精瘦青年連退三步,而后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亮兒,亮兒。”那婦人慌了。 “大老爺,大老爺,求求你,放了我家亮兒。”這李家媳婦連向,被簇擁著的肥胖中年人求道。 肥胖中年人臉色冰冷,眼眸中有著一絲兇光,怒道:“這個小兔崽子,敢對老爺我揮刀,不要命了。給我打,往死里打。不扒了他一層皮,老爺我這心中惡氣難消。” “是。” 那些護衛們齊聲應道。 亂棍之下,那精瘦少年再次被打得吐血倒在一邊,那婦人一臉淚水。 “周老賊,周老賊!!!”精瘦少年咬牙切齒,死死盯著那肥胖中年人,可是他已經傷重的爬不起來了。 “哼。” “給我亂棍打死。”肥胖中年人惡狠狠道。 “周老爺,你這是要打死誰啊?”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頓時一片寂靜。 只見數名穿著城衛軍軍服的男子,已然闖進府邸里來了,其中領頭的一個國字臉男子,嗤笑道,“在我們歸元宗地界,這城內可是有規矩的,是禁止打死人的。我在大街上可就聽到周老爺要殺人了,沒法不管。” 這肥胖中年人有些尷尬、難堪。 “小子,還不走?”這城衛軍領頭人物,眼皮一掀,說道。 那婦人連去扶起自己兒子,向那城衛軍領頭人物連連感激,而后離去。 “周老爺,以后可別再這樣,否則,兄弟我可要拿你下大牢了。”這城衛軍領頭人物說道。 這肥胖中年人連陪笑著,去說好話。 “兄弟我還有事,不多留了。走!”一揮手,這幾名城衛軍軍士便大搖大擺離去。 看著城衛軍離去后,這肥胖中年人臉色難看,低罵道:“那個小兔崽子,難道有當城衛軍的朋友?”憤怒地周老爺,對旁邊的一名精悍護衛吩咐道,“你,今天晚上帶幾個人,直接將那李家小子給打死,扔進河里去,要做的干凈!” “放心,老爺。” …… 滕青山在半空中默默看著,許久低嘆一口氣,便消失不見了。 這只是人世間其中的一面。 滕青山繼續開始他的歷程,在這大地上,每天都有好事、惡事、喜事、慘事發生。滕青山盡力地讓自己當一個旁觀者,觀察著一切。 離開了揚州,進入青州,而后又直接進入東海,去東海諸多島嶼一一游歷…… 隨著時間推移,滕青山也終于做到,不插手任何事。 看嬰兒誕生。 看老者死去。 看喜事降臨。 看悲劇發生…… 而一切的一切,在這九州天地中,只是一朵不起眼的浪花而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