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8 一年之后

九鼎記第十二篇第十八章一年之后(第二更) 滕青山一家人抵達大延山形意門當飛入東華苑后,洪武、洪霖、雷小茹以及滕青山父母,都從不死鳳凰上躍下。 “洪武,你盡管看著。”洪霜正自信對洪武說道“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別看這裴三現在這么不可一世,可是等三年后和我爹交手,我爹肯定打的他滿地找牙!爹,你說是吧?”洪霜看向滕清山嬉笑道。 滕青山忍不住笑了起來。 “青山,跟我來一下。”滕永凡突然說道。 “爹,娘?”滕清山心存疑惑,可還是跟隨父母,去了父母居住的地方。 一進入堂屋,滕永凡便詭道:“阿蘭,關上門。” “吱呀!”常屋屋門關開。 整個堂屋內只有窗戶的光亮照射進來,滕永凡小袁蘭一個坐下一個站著,都看向滕青山。 “爹,找我來,是?”滕青山心中隱約鋒到幾分。 “青山,你是爹看著長大的。”滕永凡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不過你這孩子從小,聰慧,跟個小大人似的。到如今,你也是這九州大地上的大人物。說一句話都能令九州震上幾震的。不過那天神宮的宮主丑輩?”今天我和你娘都看到了,強大的不像人,好像神靈、魔頭。” “爹,你放心。”滕清山剛開口。 “聽我說。”滕永凡打斷滕青山的話。 滕清山立即乖乖聽著。 “我只想問問,以你爹的身份問你,你也別跟我打馬虎眼!你的實力,和這裴三相比。如何?”滕永凡盯著滕青山“你娘也在這。我們老兩口就這么問你,你也別蒙我們老兩口。” 滕青山一怔,看向旁邊的母親,袁蘭也是看著滕青山。 滕清山心中為難的很。 本來想哄哄爹娘就算了,可是爹和娘,這般認真地問,而且如此態度,滕清山也不好隨意撒謊。 “爹。”滕青山鄭重點頭道“我的實力,的確不如這裴三!和他正面一戰,我沒一點把握。” 滕永凡一驚,旁邊袁蘭更是身體忍不住一晃。 “娘,…小心。”滕青山連攙扶住。 “我沒事。”袁蘭握著椅把子,坐了下來。 滕清山又連道!”爹,娘。我現在是沒把握,可是還有三年!你們也知道,孩兒的進步速度。我沒有師傅專門教導,可是。十一歲就達到虛境。比四大至強者都要快!我的三年,比普通人一百年還有用,現在我也僅僅是比裴三差一些而已,我煎一不信,整整三年,我就沒一點進步。只要略微進步一些,我和他一戰就有把握了。所以,爹娘,你們不必擔心。” 為了哄父母,滕清山也拼命地夸自己,吹噓自己了。 實際上滕青山很清楚 越是往后就越難,否則歷史上至強者就不會這么少了。那秦十七,也是在生死極限,才略作突破。而裴三已經無限接近至強者,可就這么那么一絲,卻如天塹般攔住了他。這突破的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自己爹娘對這些都不懂,應該能哄住。 “清山…,滕永凡看著滕青山,凝重說道“你是我滕永凡的兒子!是我滕家莊有史以來最了不起的人物。我這個做爹的,做事情想事情可能沒你周到。但是我只想說一句三思而后行!別莽撞。至于你做什么決定,爹不攔你。” “你這個老頭子怎么說話呢?” 旁邊的袁蘭氣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連抓住滕青山手臂,看著滕青山“青山啊,聽娘一句話,你沒把握就千萬千萬,別和那個叫輩三的決戰。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娘也沒辦法活下去了。”說著袁蘭眼睛就紅起來。 “別哭了。”旁邊滕永凡皺眉喝斥一聲。 袁蘭卻是眼中滿是霧氣,沒理睬滕永凡。 滕青山很清楚。 父親和母親,都不是那種看過多少書,經歷過多少風浪的人物。父親就是一個打鐵匠,經歷過一些挫折。而母親更是一個樸素本分的鄉下女人,這一對夫婦這輩子最驕傲地,也就是有這么一個兒子。 當年滕青山失蹤,這一對夫婦就不知道流多少眼淚。 若滕青山真死了,白發人送黑發人,這夫婦。人恐怕還真承受不了。 滕青山心中有的,是對父母濃濃的感激,開口道“爹,娘。” 滕永凡、袁蘭都看向滕青山。 “孩兒向你們保證,若是三年后,沒有一定的把握,絕對不去送死。”滕青山鄭重道。 滕永凡和袁蘭這才略微松一口氣。 兒子敢說這番話,他們也就放心了。 他們最擔心的是,兒子會為了什么,武道”為了追求極限,而不顧性命。 “爹,娘,你們先歇息,等會兒一起吃午飯。孩兒就先告退了。”滕青山說道。 “嗯,去吧,你忙你的。”袁蘭連說道。 待得滕清山離去。 袁蘭忍不住回頭看向滕永凡:“你這老頭子,之前還和我說,死也得攔住孩子。怎么剛剛你又………… “你一個婦道人家,你懂什么。清山的腦袋瓜子,比咱們的大!想事情也比咱們清楚,別說太多,略微提一句,青山他就全懂了。”滕永凡連說道。 安慰好父母后,滕清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安慰好公公婆婆了?”李珺端著茶水走過來說道。 “你倒是猜到了。”滕青山不由一笑。 “都這么多年了,哪能猜不到。”李珺坐在滕青山一旁“恐怕不單單是公公婆婆,看了此次一戰。連洪霜、洪武這兩個孩子,心底恐怕也是擔心的很。” 滕青山看了看妻子李珺,不由伸手握住李珺的手。 季珺不由看向滕清山,夫妻。人都感覺到彼此心中隱隱的想法。 “這三年,恐怕很少能陪你了。”滕青山開口道。 “我沒事。”李裙搖頭微微一笑。 和李裙在一起,滕清山也覺得自己的心前所未有的寧靜。 自從天神宮裹三,和贏氏家族秦十七,于秦嶺山脈清龍山一戰之后。整個九州大地對于這一戰的議論更是達到一個極為狂熱的地步。還有不少人去靠自己的想象,以及當時能勉強看到的一些情景肆意評異。 不過九州大地上,有一個共識! 能夠跟這魔神一般的,裴三,一戰的,只剩下一人“滕青山”! 而滕青山和裴三,三年后一戰,誰會贏?更是引起天下人爭論。 裂三代表著無敵、霸道,滕清山代表著不可思議、奇跡! 在整今天下為之瘋狂的時候,形意門數十萬弟子也不可避免的經常議論此事,既然是形意門弟子,他們一個個自然為滕青山說話,只是經常也為他們的門主丑滕清山”擔心,畢竟裴三實在太強。 三次巔峰之戰,進行了兩次,死兩人。都是對手死,裴三活下。 第三次呢? 沒人有十足把握,認定滕清山一定贏。 同樣的 滕清山本人也沒把握,所以,自從那第。次巔峰之戰結束后,滕青山居住在東華苑,就一心潛修,認真努力地去研究至強之道。 沒人知道,滕清山是否突破。 因為滕青山經常性閉關。 轉眼,第。次巔峰之戰過去了一年。 東華苑內。 現今滕清山的女兒,滕洪霜,半步崩拳功成,已經成為內家拳宗師級,下一步便要練罡勁了。既然是宗師級,滕洪霜現如今在形意門內自然也有了少數幾個弟子。 “爹這次閉關已經兩個,多月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出關。”剛剛教導弟子歸來,一身黑衣的滕洪霜眉頭微皺。 滕洪霜,長得挺漂亮。 可是在形意門弟子面前,經常冷著一張臉,加上她是滕青山的女兒,令不少人自認配不上,不敢追求。這幾年來,滕洪霜并沒有喜歡上第。個男人。 “嗯?”滕洪霜耳朵一動。 旁邊不遠處傳來聲音:“師兄,你胡說。門主他自出道以來,所做的事情哪一樣不是不可思議,奇跡般的?在做出之前,沒人相信!可是門主最后還都做到了。這次和裂三一戰,就算贏不了,也能打個不相上下。” “師弟,你也是練內家拳的,難道不知,這愈是往上愈難?門主是厲害,可是當初在秦嶺山脈,裴三可是公然說出那,番話。門主根本沒回應。你知道這說明什么?” “說明什么?” “門主沒回應,那我問你,如果我實力和你相當,我敢這么囂張地說這番話?你會忍氣吞聲不回應?裴三敢說這話,就是因為裂三認定他絕對比門主強。而門主沒回應,也是的確是實力上差一籌。我是敬仰門主,可是這事實,很容易猜出。” 這兩道議論之聲,令滕洪霜身體微微一震。 一直以來,形意門弟子沒人敢在滕洪霜面前談論門主,加上滕清山,本人更是盡量避免談這些,滕洪霜一直沒想透。 可現在一聽 對啊,裴三敢說那話,肯定是自持比滕清山強。 滕青山沒回應,自然是實力不如人。 “轟~~”練功房的石門轟然開啟。 一身寬松白袍的滕青山,走出了練功房,深呼吸一口氣,在閉關進去的時候,外面還只是秋天,現如今都已經是深冬了,氣溫明顯低了一大截。 “嗯?”滕青山耳朵一動。 滕清山直接消失在原地。 隨后出現在另外一座園子的池塘邊,女兒洪霜正蹲在那低聲哭泣著。 “別哭了。”一道聲音在洪霜耳邊響起。 洪霜轉過頭一看,滕青山正微笑看著她。 “爹,你出關了?”洪霜泛紅的眼睛中露出一絲驚喜之色。 第2更到,繼續寫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