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17 認清內心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二篇第十七章認清內心(第一更) 山風呼嘯,千萬人聚集的山脈上卻是一片寂靜一只有裴三的聲音不斷回蕩。 生之世界之力聚集成的白云之上。 滕清山站在云端,和遠處山巔之上重傷染血的裴三相視,面對輩三這一席話,滕青山卻沒有回話。 “心存害怕?”滕青山心中問著自己“我害怕了嗎?我現在在遲疑!為什么遲疑?” “我心存不舍。” “心存擔憂!” 滕青山瞬旬認清了內心“對,剛才我看到秦十七和裴三一戰。那秦十七后來突破。實力已經比我還要強。然而就是突破后的秦十七,和裴三一戰。最后秦十七還是死了!秦十七都死了。現如今的我,如果和裴三一戰。除非像那黃天勤一樣逃避,否則,必死方疑!” “我若死了,爹娘,小珺他們還有形意門” 心中有了太多的牽樣。 滕清山放不下! 在滕清山沉就沒回應,心中諸多念頭浮現的時候。而清龍山周圍山頭、峰谷中那大量的九州子民們則是響起了潮水般的議論喧鬧之聲。都對裴三這股兇悍之氣而驚嘆,同時不少人也議論起了滕清山。 “滕清山會不會真怕了?現在天下間只有滕青山,有資格和裴三一戰了。” “滕青山怎么會怕?他可是不下于四大至強者的真正天才。” “怕世不奇怪,滕青山才修煉多少年?裴三又修煉多少年?” “滕門主一定能殺了那魔頭!為我佛宗報仇雪恨。”一些于涼州、戎州的子民,幾乎個個信佛。對于滅掉摩尼寺的“裴?”他們是恨之入骨。就想要有人來滅掉這個毀掉佛宗的魔頭。可是當世四大強者已經死掉兩個只剩下滕青山有資格和裴三一戰了。他們的希望都完全寄在滕青山身上。 “滕門主,一定能贏這個魔頭。” 下方此起彼伏,各種各樣或是詆毀滕青山,或是支持滕青山的聲音,滕青山本人并沒有在意,他只是在問著他的內心。 “哼多。”在滕清山身側,洪武卻是怒哼寧道“這裴三真是卑鄙,在無數人聚集下,竟然這般直接大聲和我爹說這樣一番話。這樣一采,天下人都知道了。距離白馬湖一戰還有三年,這三年當中,天下人一定會期待此戰,期待萬分。” “如果我爹三年后,不去應戰的話,肯定會被天下人嘲笑、辱罵。名聲大跌!”洪武氣的雙拳緊握。 洪武話音一落,醒悟的洪霜也洗然點頭,氣急道:“這輩三,竟然挾天下人大勢,來壓爹你。” “洪武,霜霜,不必多說。”滕青山淡然道。 只見前方青龍山山巔廢墟巾,一道流光飛了過去,正是贏氏家族的虛境強者,贏海桐,帶著那秦十七的親傳弟子,只見那青袍青年一落到廢墟當中,就迅速沖到已經倒下身死的秦十七尸體旁。 “師傅!”青袍青年一下子跪了下來,在他師父尸體前痛哭流涕。 “海陽。”旁邊的贏海桐,嘆聲道“別太難過,你師傅他追尋著至強之道,窮畢生之力,都在追尋著。可是,要達到至強者實在太難口能夠和裴三此等強者生死一戰,在決戰中還能略有突破,也已經夠了。” “死者已矣,海陽,你要做的就是將你師傅的劍道發揚光犬。”贏海桐低聲道。 “嗯。” 這青袍清年跪伏著,而后將他師父,秦十七,的尸體直接給抱了起來,憤恨地看了一眼已經飛離清龍山,朝天神宮一方李朝、裴雪蓮等人飛去的裴三。 滕青山看著那青年抱著秦十七的尸體,和贏海桐一道離去,心中卻是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三年后一戰,我若是戰死。恐怕洪武、小珺他們也會抬走我的尸體!不過我若是成,便能達到至強巔峰。” 掙扎。 滕清山心中的確在掙扎。 “為什么我要遇自己?”滕清山心中忽然升起一種明悟“裴三是急著欲要達到至強者之境,可是,我和他不同。我還有著極為長的生命,可以再活四百多年。就算沒有他裴三,就算不和他一戰,我同樣,有希望達到至強者之境!” “我一定,要在三年后,達到至強?” “或許三年后我不參戰,天下人都會說我滕清山怕裴三了,瞧不起我滕青山。可是我何必在乎天下人!” “難道真為了天下人的說辭,而逼自己去一戰。實力相差過大,若是身死。”小珺、洪武和霜霜,還有我爹娘他們”滕青山終于認清了內心,他也不由感嘆“眾口鋒金”一旦整今天下億萬人都在說你,那么無形中產生的壓力之大,都能令一個超級強者內心亂了。 滕清山認清自己。 “我是想達到至強!” “卻不是,一定要仔三年內達到至強,所以,我何必給這裴三當踏腳石?秦十七四百多歲了,可是我卻相反,還有四百多年壽命可以琢磨“至強之道”滕青山心中完全做出了決定。 “三年,還有三年!” “在這三年中,我將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武道之上。若是我在這三年,能夠生和死,開始部分融合。能和裴三實力相近,到時候我便和他一戰。若是我三年都沒一點突破。到時,大不了認輸就是” 滕青山給了自己兩條路。 人生在世,活著是為自己活著,是為親人活著。而不是為這天地旬億萬人的眼光而活著。 不必將自己給逼死! “不過,裴三,我不會放棄,輕易放棄的。”滕青山不至于明知道不是對手,還死拼,可是,他依舊存著,三年后能和裴三真正一戰的渴望“三年,三年內我若突破,便足以和你一戰。” 當滕青山心中堅定的時候,裴三已經到了天神宮一群人旁。 “爹,你沒事吧?”裴雪蓮擔心道。 “沒事。”裴三捂著胸口“那秦十七的勉,沒刺到我要害。回去歇息數月便能完全恢復。”嘴上說的輕松,可是以他的恢復力都要恢復數月,這,次的傷根本不輕,特別是他拳頭上的可怕傷勢。 那可是一柄利劍刺穿拳頭,筋骨斷裂,肌撕裂。 要恢復完好,很難。 “師婷,你剛才說那番話,這滕清山一點反應都沒有,會不會?”旁邊李朝皺眉說道。 “哼多。” 裂三淡漠道,“滕青山這人性格我知道,我現在這番話讓天下人知道,是用天下人的說辭,無形中影響他的,神,。這天下間最可怕的就是人的嘴。眾口鋒金、積毀銷骨。若是一般人,被天下人說,恐怕自己都會崩潰,乃至氣的吐血而死。” 眾口銅金、積毀銷骨的道理,李朝當然懂。 人活在世上,那就無避免地要受到其他人說辭的影響,就算心靈堅定如督石,可是一旦遭到天下億萬人的詆毀,恐怕也要崩潰。 “有了這一番話,以及無形中,天下人給他的壓力。那滕青山就,算不想和我一戰,可也會拼命地在這三年當中去努力修煉。一旦有所突破,這滕青山就肯定會和我一戰。若是沒有突破卻因為天下人壓力,寧可一死卻和我一戰。我倒懶得和他一戰。” “為什么?”裴雪蓮疑惑道,“爹,他拼死一戰,你禱高興?” “信心,是基于實力。” 輩三淡然道,“若是他沒突破,實力明顯不夠。卻因為受悠悠之口無形中的壓力,而和我拼死一戰。說明,他的心換夠堅定凸連自己都沒有認清,沒戰勝自己。還想去追求至強之道?” 旁邊幾人聽得點頭。 他們都懂, 比如戰場之上,一旦周圍成千上萬人都瘋狂沖殺,就算冷靜的人也會頭腦發熱,完全懵了,也會高聲嘶吼這一道去廝殺了。這就是眾人那無形中形成的一種壓力。 而滕清山所受的,是整個九州億萬人的議論壓力。 能抗住壓力,認清內心,走自己的路。如此,才能有大成就。 可若是炕住壓力,頭腦一熱,欲要粉身碎骨一戰,換得死后名聲,最多算是不怕死,卻算不上真正的強者。沒有一顆真正的強者之心! 下方山脈當中千萬人議論紛紛,可是云端之上,滕清山依舊平靜的很。 “爹,那裴三說那一番話,你不回應?”洪霜明顯一肚子氣。 “何…必回應?” 滕青山淡然一笑“這一戰結束,秦十七身死。我們也看完了,該回去了。爹,娘。你們到旁邊小青背上。”滕清山立即安排,滕永凡和袁蘭夫婦,以及洪武、洪霜、雷小茹三人都上了不死鳳凰背上。 滕青山牽著李珺的手。 “清山,三年后,那一戰你”李珺忍不住低聲詢問道。 “我會去。”滕清山輕聲道。 “嗯?”李珺一驚,握住滕青山的手都不由一緊。 滕清山看了看李珺,微微一笑,他的笑容具有莫大的感染力,李珺都不由得放松了緊張心情,滕青山輕聲說道:“小裙,你放心。若是連一點把握都沒有,我也不可能去送死的。” 李珺松了”口氣,可隨即擔心道:“那天下人到時候”此時李珺都聽到下方無盡的議論聲音。 “當他們都是浮云吧。”滕青山微笑著。 流光破空而去,滕青山一家人朝大延山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