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6 天塹(有沒)

瀏覽貼子吧主:轉貼次數:0 一直都挺放松的天神宮的一方虛境人馬,此時卻緊張起來了! “不好,這秦十七突破了,師傅麻煩了。”李朝雙眸中有著一絲 焦急之色,旁邊的裴雪蓮一聽,更是面色大變:“師兄,我爹他不 會…………” 天神宮一方緊張,而贏氏家族一方略微松一口氣。 而在周圍無數人群當中,也混雜著一些虛境強者。 “這裴三和秦十七巔峰一戰,若裴三死,那就沒有三年后和滕青山 一戰了。”在人群中,一頭銀發的云夢戰神微笑看著這一戰。自從 不需要在永安郡郡城坐鎮,云夢戰神就很自由地可以在九州大地各處閑 感受九州大地各地風情,能在大限到來之前,過這般悠閑生活,云 夢戰神也很自在。 “待得大限到來之前,便回家鄉端木大陸。”云夢戰神異就有了 計劃。 清龍山山巔上的秦十七和裴三,哪還顧得了觀戰的人,他們的注 意力都在對手身上。 “秦十七,我的萬獸之道,最強一道便襲神猿之道,你有資格讓我 使用神猿之道。”裂三戰意不斷升騰,自然而然地就使用最強絕招, 只見一高大的黑色神猿虛影出現在裴三身后,這頭黑色神猿兇眸寒光閃 爍,兇厲之氣彌漫開。 秦十七雙眉如劍,而眉心的紅痣更是隱隱滲出血珠。 戰意不斷上漲。 “裴三,受死!” 秦十七厲喝一聲,臉部發紫,一顆顆血珠從眉心紅痣滲出都染紅了 臉部,只見秦十七手中的紫劍瞬間化作一道道劍影,就仿佛箭矢一般, 形成一串,逆蒙的一串灰蒙蒙隱隱有著黑白之色的劍影,瞬間劃破長空。 嗡~~天地仿佛都被這一串劍影給切害開。 “破!” 雙眸滿是兇光的裴三怒喝一聲,整個人就仿佛一頭大猿猴猛地閃電 般竄來,那靈活的十指迅速地彈射在一道道劍,影之上,只聽得一連竄 天崩地裂般的轟鳴聲,一連竄的劍影竟然被裴三一口氣靠十指給盡皆破 秦十七面色微變。 “啊~~”秦十七驀地仰頭怒吼。 只見大量的灰蒙蒙力量彌漫開,化作一道道劍影迅速的將條十七 整個人給籠罩住了,這數百道密集劍影在包裹秦十七的司時,也凝結成 了一柄模糊的巨劍,而秦十七右手所持的紫劍則是這柄巨劍的,劍 尖,。 裴三兇眸寒光閃爍,雙手陡然成拳,直接沖過來。 咻!秦十七同樣也飆射過去,一柄模糊的巨劍中,那數百道劍影 也是不斷閃爍,道道世界之力旋繞著不斷融入秦十七手中的那柄紫 劍”這一刻,秦十七身體所在的,巨劍”當中就仿佛一個小天地。 而這個“小天地,的核心,就是那柄紫劍。 “轟隆隆~”裴三就仿佛一顆外來隕石,無盡的沖擊力盡皆在一雙 拳頭上。 拳頭和巨劍劍尖! 撞擊! 整個天空就仿佛水面猛地一個抖動,沉悶的撞擊聲宛如悶雷緩緩傳 播,整個清龍山表面足有十丈高度直接被震成了粉碎,矮了一大截。 這一幕令成千上萬地觀看者們完全屏息,一個個都驚呆了。 一次撞擊,而震散到兩邊的秦十七和裴三,都是被震得一口鮮血 噴出,隨即仿佛入了魔一般,竟然再次朝對方殺去。 “受死!” 秦十七這,次眉心紅痣處竟然有著一股無形的波動融入紫劍當 中,這一幕令滕清山大驚:“這秦十七不要命了,將神這么融入劍 中?”達到先天的時候,就能通過神,進行控制飛刀轉向等二而對于 洞虛強者,神的捧控力更強。 一般,是無需將神,這般直接灌入兵器當中。 而且這樣對泥丸宮傷害很大。可顯然秦十七要發出他最強的絕 招,要拼命了! “吼~~” 藜三兇眸中滿是瘋狂,這一次左手成爪,右手成拳。而他身后的 黑色神猿虛影竟然縮小一些,更加凝聚,就仿佛真正的一頭神猿虛影似 的,而且這神猿虛影的尾巴也縮短一些,變得愈加凝練清晰。 “嗡嗡嗡“ 秦十七手持紫劍,就仿佛一個普通人般迅速剌向裴三,只是速度比 普通人快上千萬倍,最詭異地是,秦十七手中紫劍尖端以一種非常驚人 的頻率不斷地變幻著方向,讓人根本無法琢磨到底會攻擊哪一處。 瞬間。 兩道流光撞擊! 若是放慢了千百倍,便可發現,秦十七滿臉鮮血,雙眸死死盯著 對手裴三,這一刻,他施展出了他這輩子最樸實的一劍,也是最強的一 “咻!”劍出一瞬間。 裴手那鬼魅般的右拳,一瞬間爆射而出,好似充斥了天地一般。 這天地都被這一個拳頭給堵住。那紫劍和裴三的拳頭正面撞擊。 “咔!”紫劍本身微微一顫,劍身上竟然出現了裂痕。 “嗤~~”裴三右拳手套上竟然也裂開。 哐當! 轟~~ 兩道人影一個交錯! 煙塵彌漫,可是這二人面色都是煞白,裹三的右手手套完全裂開, “啪!”啪!”一滴滴鮮血正透過指縫,滴落到地面上,濺在山石 上。而那秦十七則是握著一把斷劍,捂住胸口,低沉地道:“裴三, 若是我左手不受傷,輸的不一定是我。” “我不甘心!” “不甘心!!!”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啊,四百多年了。四百多年了啊”!” 秦十七腦海中浮現出一幕幕場景,從當年在贏氏家族學地劍術,從 那時候他就癡迷于劍術,他就將劍當成他的第二生命,一直追求者劍, 的極致,妄圖有一天,仗劍刺破虛空,破開九州大地的桎梏,達到至強 之境。 這一生,因為劍,他舍棄了很多 “只差一點。” “只差一點!”秦十七身體微微發顫著,待得煙塵消散,成千上萬 人持別是在遠處山頭上的,更是一片嘩然。 仿佛一座山倒塌一般,秦十七的身體緩緩倒塌,而后重重砸在山石 上,這時候才發現,被他捂住的胸口正有一個大窟窿,他的心臟已經沒 有了。 “為什么,為什么一” 裴三右手鮮血淋漓,胸口更是有一個大的傷口,則是被紫劍短劍刺 破,鮮血染紅了體表。此時的裴三面色蒼白,他神經質地不斷低聲喃 喃道“為什么,沒突破?我為什么沒有突破?我已經感受到死亡了? 為什么……”” 只差一點! 蓑三和秦十七的境界,離至強者之境都是只差一點。可是,就這 么一點,卻是無情的天塹!令他們依舊只是九州天下壓制下的人類,而 無法打破九州的狂柑!這最后一步,難如登天! 兩大超級強者生死一戰。 死,自然是失敗了。 可是即使活著,也不代表就達到至強 至強之境,不是這么容易就能達到的。古往今來,歷代的洞虛強 者,有不少都已經無盡接近至強者。可這最后一步,卻無情地攔住他 們。讓他們最終在大限面前,只能死去。 云端之上的滕青山默默看著,心中一陣悲涼。 又一個超級強者隕落! 裴三和秦十七都是想要達到至強者的,寧可用生命去拼。可是有 時候,不是拼命就行的。 “師傅!” 遠處觀戰的,站在贏海桐身側的青袍青年猛地一聲凄厲嘶喊,無力 跪了下來,身體顫抖著痛哭。 秦十七,死了! 第一次巔峰之戰,裴三對戰黃天勤,黃天勤身死。 第二次巔峰之戰,裴三對戰秦十七,秦十七身死。 無數觀戰的人群中,出現了潮水般的議論之聲。”個個都驚嘆議 論著剛才一戰。 “哈哈,哈哈哈……”一道張狂之極,卻響亮地足以震動天地的笑 聲,在每一個人耳邊響起,仿佛在人心靈中都回蕩起來。不知道為何 聽著這笑聲,那些普通人一個個都感到心中悲憤欲要痛哭一般。 所有人都看到 大笑的,正是全身染血重傷的裴三,裴三仿佛發瘋一般仰頭大笑 云端上,滕青山沉就看著這一幕。 他通過這笑聲,感覺得到裴三心中的悲憤、悲涼!裴三同樣渴望 達到至強者,而這一次更是經歷了生死之境,可是他還是沒有成功。 突然,笑聲停歇。 裴三雙眸血紅,心中怒吼著:“九州,我一定會破開虛空,一定 會!!!你攔不住我,攔不住我!!!”那股強烈地,不知道積蓄了多 少年的,欲要達到至強的信念不斷地在腦海中響起,讓輩三心中的渴望 達到極限。 青龍山一片廢墟。 而青龍山周困的山頭上,無共的人們,都看著青龍山上站著的,身 上染血的裴三。在眾人眼里,裴三幾乎就是如今九州大地上的第一強 者。或許……只剩下滕青山有資格和他一較高下。 “滕青山!” 一道冷厲的聲音響徹天地,只見裴三抬頭,遙看著遠處云端之上一 襲白袍的滕青山。 “黃天勤和我一戰,他死了。秦十七和我一戰,也死了!”裴三 盯著滕青山,雙眸宛如有著火焰“想要成為至強者,很難。必須全 力以赴,必須心無雜念,不顧一切拼死一戰。才可能在全身心極限之 下,能得以突破!” “三年后,滕青山,你與我一戰。結果,我們中或許會是你死, 或許,會是我死!” “你若是害怕了,怕和我裴三一戰。可以不來!” 心存害怕的人,是沒資格和我生死一戰的。”裴三冷視著滕青 山“三年后,臘月十八,揚州白馬湖上,我等著你。來不來,由 你!” 宛如天神怒喝的聲音,回蕩在秦嶺山脈上空,回蕩在成千上萬人 的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