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15 戰斗中的突破

九鼎記第十二篇第十五章戰斗中的突破(第三更) 這深冬極為的冰寒,可是清龍山周圍卻仿佛陷入火爐一般,成千上萬的武者以及許多普通人,都聚集著,期盼著看到那驚天動地的一戰。 “有人到了。” “是劍光,應該是劍神,秦十七,!” 關于劍神的稱呼,還是當年秦十七年輕時候,數百年前名震天不時的稱號。 若非此次萬象門出了《巔峰之戰》這本書,九州大地上,恐怕還真沒多少人知道秦十七的過去。 一道劍光,極速射在青龍山山巔之上,劍光消散,化為一穿著布衣的冰冷孤傲,背負著一柄紫劍的絕世劍道強者,秦十七,。而此時清龍山山巔之上僅僅只有他一人,他的對手,裴三,還未到。 秦十七閉上眼睛,仿佛山巔上的一境石頭就這么默默站在那。 山風吹,卻吹不動他的布衣,他的頭發。 “裂三來了。” 在遠處云端之上,滕青山眼睛一亮,只見遠處一道灰蒙蒙的流光破空而來,在半道之上,天神宮的‘李朝”獸王烏侯,和,裴雪蓮,都停在半空。而裴三則是絲毫不停,直接落在了青龍山山巔之上。 周圍的其他山頭、峽谷上頓時傳來潮水般的聲音,無數的九州子民激動不已。 秦十七突兀地睜開眼睛,仿佛黑暗的天地中一抹光亮亮起一般,秦十七直視遠處的裴三。 樓三卻是微笑著閉著眼,竟然一步步的,從山巔較遠處朝吞十七走來。這看似簡單的走路,蒙三卻走的有著種奇異的節奏,每一步都引起山巔微微震顫。隨著這種節奏的越加明顯,整個山巔都開始“轟”轟,的震顫起來。 劇烈地震顫聲,令青龍山大量的山石滾落下去。 裴三依舊這么走著,每一步地動山搖。 “哼!”一道冷哼聲,硬生生地突兀響起,打斷了那種奇異的節奏。 秦十七冰冷地盯著裴三。 裴三終于微笑地睜開眼,看著眼前的對手,秦十七”見到秦十七目光中的冰冷堅定,輩三笑容愈加強烈,終于開口道:“秦十七,我約戰的三人中,我知道。你是肯定會和我真正一戰,不會像那黃天勤一樣,嚇得都不敢和我交手。” “你還沒資格,讓我怕。”秦十七冷漠道。 “很好。” 裴三升了個懶腰,笑容更盛“其實我一直期待著,能遇到一個可以真正生死一戰的對手。你就是一個!只有這樣的對手,才能讓我達到極限,在極限中,才能有最后一絲突破,達到至強者之境!” “結果,秦十七冷聲道“達到至強者的,會是我!” “你愈是有信心,就愈好。”裴三微笑道“其實,能以你為腳踏石,達到至強者。我也不必和滕青山再交手。若是連你都不行,我只能再去找滕青山。”說著裴三看向遠處,那云端之上的滕清山。 裴三忍不住感慨:“這滕清山,的確是我見過的最可怕的對手。他比上一次,又有了進步。” 秦十七也看向遠處滕青山一眼。 滕青山則是看著即將對戰的2人。 這一刻九州大地上,三大洞虛強者都感到彼此的戰意,三大強者,就算是最年輕的滕清山都已經洞虛大成。三者之間,實力相差都不算大。 裴三和秦十七,將目光又轉向對方。 條三的眼神緩緩變化,變得冰冷。 2者的戰意也不斷升騰,2人強大的“神,都令周圍的天地之力震亂不安,一時間周圍空氣震蕩,狂風呼嘯,山石滾落。而在遠處無數在觀看著的武者們也都安靜下來,沒有一個人愿意錯過最重要的時刻。 “轟~”天地之力猛地震蕩,一道龐大的龍龜虛影出現在裴三身后,裴三手中也戴上了那雙白色泛著金光的手套。 “鏘!”天空中雷電閃爍,紫劍落入秦十七手中。 瞬間,兩大強者同時劃過兩道流光殘影。 “訝!” 怪異地仿佛要剌破人耳膜的叫聲猛地響起,普通人乃至先天強者根本看不清,而遠處滕青山清晰看到,雙眸血紅的裴三發出怪異的吼聲,雙臂都微微彎曲,就仿佛螃蟹的兩個大鉗子,而裴三的雙手則是虛握爪型。 整個人便是這種模樣猛地朝秦十七沖去。 秦十七整個人身體周圍黑白氣流環繞,紫劍上更是仿佛兩條蛟龍一般,黑白光線纏繞凝聚在紫劍上,在紫劍的劍尖上則是黑白光線不斷彼此撞擊,周圍空間都不斷震蕩出道道蔑漪一般的波紋。 “好精妙的,控制陰陽之力手段。”滕青山心中暗道“這秦十七走的是陰陽之道,我走的是生死之道。他顯然也沒有將陰陽融合,不過,卻是能如此精巧地運用。” 滕青山心中有了判斷。 經過神仙玉璧參悟突破后,自己和秦十七,實力已經接近。 “哐~~~” 地動山搖的一次撞擊,當那凌厲一劍和裴三整個人撞擊一瞬間,裴三原本好似螃螃蟹的兩個大鉗子猛地一合,虛握的雙爪竟然一怪異姿勢抓住秦十七那可怕一劍。隨即裴三便是一聲瘋狂地嘶吼,猛地要將秦十七的紫劍給奪過來。 “撒手!”秦十七臉色發紫,暴喝道。 “嗤嗤~” 裴三第一招是奪劍,可奪劍不成的一瞬旬,裴三整個人就仿佛一頭大烏龜猛地一個橫沖,那微微彎曲的右手犬肘子,狠狠地砸向秦十七。 秦十七只來得及用空閑的左手略一抵擋,只聽得咔嚓骨頭碎裂聲。 蓬~秦十七整個人倒飛出去,左手骨頭裂傷,同時胸口神甲裂開,一口鮮血從秦十七口中噴出。 “呼!” 裴三突然氣勢一變,身后的龍龜虛影消散,竟然出現了一妖狐的虛影,那嫵媚的妖狐一出現后,裴三整個人身影似乎都變得模糊,一晃身極為鬼魅地就追殺向秦十七。而裴三的攻擊招式也變得陰冷凌厲。 “哈哈”隨著一張狂的笑聲。 本來倒飛出去的秦十七,整個人猛的一蹬清龍山山石,將山石給蹬的龜裂開,整個人則是持劍化作一道劍光,這一刻一秦十七本人都仿佛成了一柄劍,雙眸中也隱隱有著一股拼死地瘋狂,不惜一切! “嗯?”裴三巧妙地一晃身,那利爪輕輕在紫劍上一彈,立即借力整個人躲開,避開秦十七的鋒銳。 遠處觀戰的滕青山眉頭微皺:“這裴三的小范圍閃轉騰挪,比我還要強不少。這裂三,這萬獸之道,到底是什么?怎么現在一下子,比之前靈敏那么多?”對于裴三的道,滕清山也根本不清楚。 “秦十七,糟糕了。”滕青山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裴三避開秦十七的拼死一劍后,一晃身又迫身殺來。 “轟隆隆~” 在成千上萬的,九州大地子民眼中,他們只看到青龍山上流光閃爍,世界之力肆意波及震散,周圍的山石不斷震碎,或是滾落,或是直接化為備粉。一刻天地崩塌的模樣,不少人激動地眼睛放光。 “這么強,人能這么強?”在云端上的滕永凡,也是看的心驚肉跳,不敢相信他的兒子滕青山要和如此對手一戰。 滕清山平靜地看著遠處的青龍山。 “秦十七,還是比裴三弱點。”滕青山搖頭。 “雖然能堅持好一會兒,可結果,最多令裴三受傷。”滕清山暗自嘆息,那秦十七顯然是不想退縮。 青龍山上兩大洞虛強者僅僅十數個呼吸時旬,便已經令周圍成千上萬人屏息,此刻沒有人敢出聲,都死死盯著。這乃是九州大地上,最巔峰的對決!人這~輩子,能看到一次這樣的對決便已經無陜。 “秦十七,你真讓我失望。”裴三的聲音在秦十七耳邊響起。 只見裴三雙眸血紅,背后龍龜巨大虛影懸浮,雙手成利爪便要來撕秦十七。 “嗬~” 秦十七也是雙眸泛赤,身上的神甲碎裂了好幾處,鮮血淋漓,左臂更是近乎被廢掉了。可是他的右手是完好的,這是他用劍的手!所以,他依舊有一戰之力。 “不突破,就死!!!”秦十七心中怒吼著。 “哐!” 暴狂的裴三,和秦十七再一次正面交鋒。 “嗤嗤~~”這次秦十七的紫劍劍鋒上,那黑白。色世界之力,卻仿佛親人一樣彼此纏繞旋轉,甚至于有部分黑白。色之力融合,形成灰蒙蒙的力量。 這一次,裴三沒能抓住秦十七的劍鋒。 隨著地動山搖的撞擊聲漸漸消散,灰塵消散,清龍山上恢復了平靜,同時,成千上萬人親眼看到,被世界之力環繞的兩大超級強者。 裴三身體周圍環繞著灰蒙蒙的力量,隱隱有電光閃爍。而秦十七,同樣環繞著灰蒙蒙的力量,夾雜著黑白2色……人默默看著對手。 “哈哈…………” 裴三仰頭發出了激動地大笑之聲“痛快,痛快。秦十七,你真的沒讓我失望。這樣才有意思,這樣才能讓我感到威脅,才能讓我接近死亡,才能讓我更接近至強者之境。哈哈”裴三激動若狂。 “我說過,達到至強者的,會是我!”秦十七聲音冰冷,卻隱隱有著一絲激動。 他已經感覺到了只差一絲,只差一絲!就是至強者之境,甚至于他隱隱地感受到至強者的氣息。如今,他已然和裴三站在司一層次,都是無限接近至強者。 “突破了。”遠處云端之上的滕清山,仔細觀看,“秦十七現在的實力,比我要強。他和裴三相差無幾,到底,誰會贏?” 這是一場生死較量。 目的只有一個在生死廝殺中,極限戰斗中,達到至強之境!不成功便是死! 頂... 201042100:26117.82.0.4樓 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