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3 又是一年臘月

九鼎記VIP第十二篇第十三章又是一年臘月(第一更) 生和死,彼此對立“可是按照這李太白前輩的劍,法,生死應該盡皆化為一劍。”滕清山清晰感應著這神仙玉璧中蘊含的無敵劍道,一道清色身影正在他眼前施展著玄奧莫測的劍法“生和死,如何彼此相生,乃至合為一體?”滕清山腦海中浮現一種種拳法。 “不對,不對。”滕青山猛地起身,便在這昏暗的密室當中開始練拳,只見拳影如濤,滕青山整個人猶如八了魔一般。 “還是不對!”“三體式,起手式、出手勢,一為生,一為死。彼此按理說,應該彼此相生,彼此促進。可是,這生之世界,和死之世界,如何彼此相生?”滕青山雙眸中時而兇光閃爍,時而好似蘊含無盡地生機。 整個,人氣質不斷變化。 這么久來,滕清山完全癡迷于神仙玉璧,并且不斷琢磨。而且,將,生之世界之力,和,死之世界之力”都修煉到一個極致。如今的泥丸宮當中,只剩下無盡地白茫茫好似雨露般的液體,以及黑油油地充滿死氣的黑色水銀般液體。 一黑,一白。 一充滿死氣,也充滿無盡的生機。 一讓人心顫,而一個卻讓人心生喜忖。 絕對的對立! 如果說對生死,看的不夠深的時候,滕青山還能讓生死彼此促進。 可是當如今,將生和死,都研究到一個極為高深境界時。滕清山卻驚愕地發現,生和死,完全對立!不管從哪一個方面,都是絕對的對立。 明明從神仙玉璧的步,道那,知道要想更提高一層,就,必須將生死轉換,化為一體。 可是,做不到! 已經知道了答案,可滕清山完全無法解釋。 “為什么,為什么?生和死,完全對立,絕對的對立!怎么才能彼此化為一體,怎么才能做到那一步?”滕青山猶如瘋魔了一般,其實這個難題,司樣田擾了九州歷史上無數的豪杰英雄人物。 真正能將生死合一,化為一體的。 九州歷史上,就算加上北海大陸的,端木玉”也才五個人!五大至強者! “砰!”“砰!”“砰!”忽然外面傳來敲打石門的聲音。 這敲門聲不大,可是在安靜的密室當中,卻讓滕清山心中一顫,瞬旬就從瘋魔癡迷狀態,完全清醒了過來。 “呼,呼”滕青山額頭滲出冷汗,喘著粗氣,這才緩過勁來。 “可惜!”滕青山看了一眼那神仙玉璧“還是沒能突破這重要關卡。”如今滕青山早已經達到洞虛大成,生死世界之力,已然趨近于完美。型」 在要做的,就是如何讓生和死,融合起來。 “如果我能跨出這一步,就算沒能生死合一,成就大道。可是只要融合部分,就有和裴三一拼之力了。”滕清山暗道。 隨即滕清山走到一旁,抓起水瓢,舀了那水缸中的冷水,直接朝上面澆灌。 嘩~~嘩~這含著碎冰渣的冷水沖洗全身的時候,滕青山全身肌膚也瞬間震動,將全身的灰塵污垢等全部震散,并且全身冒起霧氣,將這些冰水直接化為水蒸氣,全身蒸干。隨后滕清山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 “。裂嘎~~”石門打開。 只見石門外站著一名很拘謹的清袍清年,恭敬道:“前輩,距離前輩前一次出關,已經有一個月零六天。按照前輩吩咐的,到這一天來叫醒前輩。”“嗯。”滕青山微笑點點頭,這青年是自己閉關期間,劍樓安排來專門服侍自己的。 “一個4月零六天。”滕青山沿著山洞,一直走了出去。 剌眼的光亮照過來,這山洞的出口,正半山腰的絕壁之上,滕青山環視天空地面,只見下方無盡的大地上已經蒙了一層銀裝,那刺骨的寒氣彌漫在處處。顯然此時已經是極為寒冷的時節了。 “一個月零六天,那今天,應該就是,臘月初一。”“好快,一晃,就又是一年臘月了。”滕青山看著無限銀裝的大地。 “該回去了!”“一年多沒見小珺他們了。”滕青山這一年多來,絕大多數時旬都是處于癡迷救態,一心就撲在神仙玉璧的劍道,和他自己所悟的道上。 當即滕青山轉身走向密室。 “不知道前輩要吃些什么?”這清袍清年恭敬道。 “不用了。”滕清山進入密室,將輪回槍拆卸放進槍套包裹后,看了一眼這青袍青年“小兄弟,這一年多,麻煩你照顧我。雖然我也零零散散指點過你幾招劍法。不過,臨走之前,我再仔細地施展一套劍法給你,你能學多少就,是多少。”清袍青年大驚,前輩要走? 服侍滕青山這一年多,滕青山出關歇息時候,偶爾指點他,便讓他受益無窮,也令他對這位神秘地一連臺上長老都奉為上賓的存在愈加感激、崇拜。 “看仔細了。”滕青山食指、中指并起成劍指。 一道白光從滕青山劍指冒出,就仿佛一柄光劍。 只見滕清山當即開始了一套劍舞,整個,人就仿佛劍中的神靈一招招美妙的劍法,不斷施展開來。一共是十八招劍法。詭異地是這十八招劍法,滕青山一共施展了三遍,第一遍青袍清年就記住了。可看第二遍時,卻覺得疑惑。看第三遍時,整個,人都不懂劍法了。 “這,這”清袍青年一眼速惑。 “這一套劍法,一共五十四招。”滕青山看了一眼清袍清年“一共分為三篇,每篇十八招。每一篇都有所不同,你好好悟吧,就算咱們相交一場的謝禮。”滕清山說完便背負著槍套,飄然出了洞口。 “吼~~”一聲響徹天空的聲音。 頓時遠處一道金光射來,滕青山也滕空而起,直接落在了六足刀篪的背上。 “滕兄。”一道爽朗聲音響起“這就走了?”“皇甫兄,神仙玉璧已對我無用,若是有緣,或許以后還能再見,告辭了。”滕青山聲音傳來,可是滕清山的身影卻和六足刀篪一道,迅速消失在南方天際當中。 皇甫玉江的身影,落在這山洞門口,而此刻那清袍清年卻站在原地有些發愣。 “師祖。”青袍清年驚醒過來,連道。 “你剛才想什么呢?”皇甫玉江問道。 “師祖,州才那位前輩傳我一套劍法,弟子琢磨不透。”青袍清年搖頭道“那位前輩說,那套劍法分三篇,每篇十八招。可是弟子怎么覺得,說是三篇,弟子卻感覺,是同一篇,反復施展了三次?不過弟子看劍法的時候,卻越看越不懂。好怪。”皇甫玉江皺眉:“你覺得三篇,是同一篇?卻越看越不懂?”“對。”青袍青年連點頭。 “好好參悟這套當法吧。”皇甫玉江看了這弟子一眼“若是你能悟透出十之一二,踏入先天絕無問題。若是全部悟透,你的成就,定是極高。”皇甫玉江很清楚滕清山的境界,滕青山都說,神仙玉璧與他無用,。 如此境界,留下的一套劍法,豈是兒戲? 坐在六足刀篪背上,在九天之上,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不得貪心,這次我的收獲已經很大。” “《清蓮劍歌》,我已經悉數明白。只是最后幾當,我雖然看懂怎么施展,可是奇妙奧妙,蘊含的,道”我卻是沒悟透。”滕青山,很清楚,神仙玉璧對自己已經無用,畢竟再看,還是那些劍招。 并不是說,有至強者指導,就能達到至強的。 想要達到至強,很難,極為地難! 還是要靠自己,那神仙玉璧,只是有一個,借鑒作用。 九州東南,揚州”那大延山,形意門東華苑內。 “凡哥,你說清山,怎么還不回來啊?”頭上已經有銀絲的袁蘭,懷里抱著嬰兒,朝天空張望。 “你急啥!”滕永凡一瞪眼“別急,清山說在那個,什么裴三和秦戰前回來,就肯定回來。我的兒子我不知道?”“你跟我發什么火。”袁蘭有些不滿“我看你這個老頭子,還是去族里,教導那些小輩打鐵、練拳吧。”,哼。”滕永凡沒說,只是時而看看天空。 對于兒子,滕青山”這滕永凡夫婦二人心中都有著一絲焦急擔心。 忽然一道金光從遠處射來,極速俯沖而來。 “凡哥,清山回來了。”袁蘭忽然驚喜連道。 “你肯定又看錯了,上次你喊清山回來了。那次卻只是那頭鳳凰”忽然滕永凡聲音噶然而止,猛地站了起來。 只見一身白袍的滕清山,披散著頭發,微笑著站在父母面前。 “爹,娘。”滕清山笑著喊道。 “清山。”袁蘭連跑過去,此刻在另外一個,庭院的李珺,以及洪霜、洪武等人也趕過來。 “爹,沒去族里教導小輩練拳打鐵?”滕青山問道。 滕永凡搖搖頭,不在乎道:“那些小輩太煩人,什么都不懂。還是來你這東華苑,安靜,沒人來煩我。過過清凈的日子。”袁蘭瞥了,眼自己丈夫一眼,明明是擔心兒子,才趕過來的。可她這個丈夫,就是嘴硬。 滕清山見爹娘如此,不由一笑。 “這是……”滕青山看母親懷里的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