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11 玉璧消失

九鼎記第十二篇(最終篇)九鼎輪回第十一章玉璧消失玄幻小說玄幻天空 第十二篇(最終篇)九鼎輪回第十一章玉璧消失 九鼎記第十二篇(最終篇)九鼎輪回第十一章玉璧消失 山風凜洌,滕青山坐在六足刀篪背上,直接朝禁地高山,當年詩劍仙“李太白,悟道達到至強的洞穴飛去。xhsky.net 嗖!千狗載比她媽一下死了 滕青山體表的黑色氣流波及到洞穴穴口,那劍樓樓主親自安排人堵住的洞穴穴口,再一次被滕青山給撞開,碎裂石頭亂飛,砸在洞穴深處的處處山壁之上。緊接著滕青山本人和六足刀篪,已經到了洞穴內。 “嗯?”滕青山目光一掃。 這洞穴,當年他可是閉關苦修許久,自然不會認錯。 可是如今這洞穴黑漆漆的,洞穴的洞壁處處光禿禿的,過去那,神仙玉、劈,位置,也司樣光禿禿的。 神仙玉璧,消失了! “里面有聲響!” “好大的聲響,哪個來禁地學劍法的常子,膽敢破壞禁地!” “還在里面。” 滕清山清晴聽得密集腳步聲迅速靠近過來,雖然神仙玉璧消失,可是這禁地內也有著劍樓數千年來一代代弟子的精英留下的劍法,所以依舊非常重要。而之前滕清山轟開堵住洞穴的亂石,這么大的動靜,自然引起眾人注意。 一名名背負著利劍的或是青年男女,或是年老的劍道高手,一個個沖到這。 “什么東西!” 這群人一眼便看到,洞穴當中有著一頭血紅色眸子的怪獸,那刀臂,鱗甲折射出的冷光,更是讓這群人心寒。單單看這妖獸模樣,這群劍道高手就知道…這絕對是極為可怕的一種妖獸。而此時這頭厲害的妖獸卻是站在一名白袍青年身后。 “你之誰,竟然膽敢擅闖我劍樓禁地!”立即有一名灰袍中年人怒斥道。 “諸位師兄,我們一道將這人擒下。” 雖然感覺白袍青年是高手,可是劍樓在明月島一家獨大,習慣了。 “鏘!”“鏘!”…,一柄柄利劍出鞘,已然蓄勢準備將這陌生白袍人給擒下。“住手!”。忽然一名白發駐背老者猛地喝道。 “長老?”頓時在場的劍樓高手們都疑惑看著駭背老者,擅闖禁地,就算是劍樓弟子那都是死罪!更何況外人闖入禁地。他們動手將來人擒下難道有錯? 當這群劍樓高手們疑惑看著駐背老者時,這駝背老者卻是從側邊上前幾步,仔細看清白袍人面容。 “你是………” 恥背老者眼睛瞪得滾圓“是魔頭!” “魔頭?” 原本還疑惑之色的劍樓一群高手頓時面色大變,在當,樓獨霸明月島的歷史上,唯一最丟臉的事情,就是在大梭三十年前,一個乘坐神鷹的使用一桿神槍的強大神秘男子,以一人之力震住整個劍樓。玄幻天空 獨占禁地,而劍樓卻只能乖乖忍著。 背地里,劍樓的人都稱那使用神槍的男子,為魔頭!一個個談之色變,不過三十年過去,關于魔頭的事情早就成了傳說。如今劍樓年輕,代更是沒人見過,魔頭,。 畢竟當初也只有少數人見過滕青山真面容。 “這神仙玉璧,是被皇甫玉江給藏起來的吧?”一道淡漠的聲音傳乘,而后白袍男子轉頭,目光掃過在場一群人。 在場的劍道高手,個個意志堅定,才得以進入禁地研究劍,法。然而被這明月島中傳為,魔頭,的人物一個眼神掃過,個個都感到心神驚顫,就仿佛陷入死亡絕境,時刻都可能死去。那種恐懼感讓一個個劍道高手臉色煞白。 “沒聽到我的話?”滕清山看著駐背老者,收回精神上的壓制。 這一群人才驚醒過來。 當年滕清山逃亡到夫草原的時候,面對天神山天神,蘇豪特”對方的眼神就讓滕青山受到影響。那時候滕青山可是媲美先7749小游戲天金丹層次的強者了。現如今,滕清山乃是一只腳跨入洞虛大成的超級強者。 眼前的人呢?幾乎都是后天,先天更是只有一個。 滕青山的一個眼神,自然可以影響他們的,神,。 神散,則死。 像滕清山泥丸宮都已經形成自己的世界,如此強的,神”一個眼神的確可以殺死一般高手。 “前輩。”恥背老者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心底恐懼“這神仙玉小劈,說丟失恐怕前輩不信,不過晚輩是真的不知道,這神仙玉璧到底在哪。”在駐背老者眼里,超級強者的年齡是無法從外表看出來的。 更何況地位高低,是按實力判定,自然一口一個,前輩”自稱,晚輩,。 “你不知,那皇甫玉江知。”滕青山淡然一笑,沒想到三十年不見,這皇甫玉江竟然達到虛境了。”滕清山的世界之力掃蕩一下,便已經發現過去的那位劍樓樓主,皇甫玉江,猶如一道利劍迅速朝這趕來。 “皇甫玉江?” “皇甫玉江是誰?”這群劍道高手中,有一名很是清秀的清年低聲問道。 “師弟,你連這都不知道?那是我劍樓前一任樓主,現如今的劍樓太上長老!”立即有人低聲王斥道,那清秀清年嚇得一跳。皇甫玉江當年名氣極大,不過自從和滕青山一戰后,很快皇甫玉江便退位隱匿幕后,加上達到虛境后,更是成為太上長老。 如此地位,在明月島的確很少露面出手。 年輕一代弟子們,或許知道前任樓主一些事跡,可是還真有很多人不知照前任樓主真名,畢竟皇甫玉江地位極高,一般當,樓弟子談論是不敢提他名字的口禁地高山上,一道劍光朝半山腰迅速竄寺,速度驚人。 一身紫袍,面白無須,背負著一柄青鞘神劍的皇甫玉江眉宇間有著一絲疑色:“哪來的高手,竟然來到我明月島?” 直接竄進禁地內。 滕青山背負著槍套,站在那猶如一桿槍桿般筆直,似乎眼前的一群劍樓高手都是空氣一般。 嗖!一道紫袍身影突兀出現在洞穴當中。 “皇甫玉江。”滕清山臉上露出一蛇笑容,和三十年前比,皇甫玉江容貌幾乎沒什么變化,只是氣質上卻更加凌厲驚人。 “太上長老。”駐背老者連恭敬躬身行元。 “拜見太上長老。” 其他劍樓高手們更是齊刷刷地撲通一聲跪下。在劍樓當中,唯有太上長老有資格讓普通弟子行下跪之禮!男兒膝下有黃金,不過在整個明月島上,一旦達到虛境級別,那就是整個明月島最超然的存在。 能很以一見太上長老,跪見太上長老,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夢想。 一個個劍樓高手,都目光熾熱看著皇甫玉江。 “是你!”皇甫玉江目光一凝“滕清山!” “好久不見。” 滕青山淡然笑道“沒想到,皇甫樓主不,應該是太上長老了。皇甫玉江,我當初不就看看神仙玉璧嗎?你也不必,將神仙玉璧給藏起來吧。” “哼多。” 皇甫玉江眉頭一皺,冷聲道,神仙玉璧乃是我劍樓重寶,豈能旁人說看就看?”說著,皇甫玉江不由瞥了一眼滕青山身側的,讓人心顫的虛境妖獸,六足刀篪,。不知道為何,皇甫玉江總感覺這頭虛境妖獸很強。 “模樣如此特殊,氣息也強,這虛境妖獸實力驚人。這滕青山運氣怎么這么好?上次來是,帶著一頭妖獸雄鷹。而這一次,更是直接帶一頭虛境妖獸來。”皇甫玉江心中暗嘆“他們兩個,我一個,沒一點把握。” 滕青山淡笑道:“皇甫玉江,麻煩你帶路,我要觀看神仙玉璧一段時間。” 在滕青山看來…,,自己是洞虛強者,又有六足刀篪在一旁。皇甫玉江只要不是腦子壞了,就知道該怎么做。 “想觀看神仙玉璧,也不是不行。” 皇甫玉江看著滕青山,目光凌厲之極“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條件?”滕青山有些疑惑“你說。” “很簡單。” 皇甫玉江雙眸中有著一絲戰意“你我切磋比試,如果你贏了我。 你滕青山可以盡情的去觀看我劍樓的神仙玉璧,我劍樓還會派人好吃好喝地招待你,奉你為上賓。若是你輸給了我還請你離開。你可敢答應?” “什么?”滕青山一怔。 和自己切磋比試? 一個明顯剛踏入虛境不久,連虛境大成都沒達到。之前趕到禁地,都是靠陸地騰挪。竟然竟然敢和洞虛強者提出切磋比試,? “皇甫玉江,你沒開玩笑?是想靠速度,和我玩捉迷藏?”滕清山眉頭一皺道。“哼,我皇甫玉江豈是那等無恥之人!” 皇甫玉江看著滕清山,冷笑道“怎么,滕清山,不敢比了?我倒要看看,這三十年,你滕青山進步了多少。” “太上長老必贏!” “太上長老肯定能贏這個魔頭。” 旁邊的劍樓高手們不敢大聲喧嘩,只能在心底吼著,一個個雙眸放光口須知,劍樓從古到今,歷史上達到虛境級別的,屈指可數!更多的時間,整個明月島都沒有一個虛境。所以達到虛境,成為,太上長老”那就是劍樓弟子心中的,神,。 在他們看來…… ,太上長老,這個身份,代表的虛境,那就是無敵的存在。在歷史上”” 可悲的劍樓,從未出現過洞虛強者,所以劍樓高手們根本不知道“洞虛,強者的氣息是什么樣子。皇甫玉江發現滕青山的氣息好似黑洞一般,還以為滕青山是修煉一種特別的,道,呢。 “哈哈,好。” 滕青山不由笑了起來“既然你要比試切磋,行,我看,我們還是選一個無人之地。” “你我之戰,也是我劍樓弟子觀摩難得的機會,兩大虛境比試,我劍樓歷史上未有過,如此大事,在無人之地比試算什么。”皇甫玉江喝道“李長老,傳令下去,讓所有劍樓弟子半個時辰內到山下練武場上。” “是,太上長老。”雕背老者也是激動地滿臉通紅,連高聲應道。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