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十章出發明月島

“很冤?”旁邊的洪武、洪霖,以及雷小茹都驚訝看過來。 李珺看了看兒女、兒媳,點頭無奈道:“洞虛強者交手,我們的確看不清。不過剛才問小青我才知道,這一戰……其實,沒我們想的那么精彩。而是很滑稽!” “滑稽?”洪武、洪霖、雷小茹三人更加疑惑。 一旁滕青山則是保持沉默,他早猜出其中肯定有問題。 “是這樣的,這一戰一開始。那黃天勤和裴三交戰的時候,黃天勤就一直靠速度迅速地和裴三交錯而過,可是,就是不和裴三真正交手!而且這黃天勤還故意震蕩出一道道世界之力波及到湖面,令千島湖湖面都震蕩起來。” “什么?”洪武、洪霖、小茹瞪大眼。 “裴三可能,對黃天勤不和他動手的事,很憤怒。可能彼此傳音交談了,不過我們聽不到。后來裴三使用了飛刀暗器,重傷黃天勤。 黃天勤速度不由銳減,而暴怒的裴三,則是趁機連下殺手,擊殺黃天勤。” 李珺說完后,表情古怪。 旁邊洪武、洪霖、小茹三人,更是錯愕之極。 “哈哈……”一直沉默聆聽的滕青山,不由搖頭笑了起來,“真是,死的冤。這裴三也是,那黃天勤可能剛開始就告訴裴三,他認輸。然后故意做戲給周圍九州大地無數武者們看,可惜裴三不想做戲。 兩者杠上了,裴三更是一怒殺死了黃天勤。” 其中過程,滕青山完全能想象。 其實也不能怪黃天勤,畢竟因為天神宮暗中推波助瀾,三次巔峰之戰,早就令整個九州矚目。如果這一戰,他黃天勤一招就敗掉,那就太丟他禹皇門的面子了。所以必須地做戲,輸也要輸得漂亮。 裴三那是得理不饒人,憤怒黃天勤的行為,一怒下了殺手。 “黃天勤死的冤!”滕青山想著這事情經過,雖然和黃天勤有矛盾,可滕青山還是暗自嘆息,“不過,同是洞虛。這裴三的暗器飛刀,竟然能重傷黃天勤。那說明二人實力相差,真的非常的大!” 暗器發揮的實力,能有本人最強攻擊一半威力就算不錯了。 比如滕青山,施展暗器,也只能對付虛境大成。對付洞虛?還差一些。 可裴三,就算是暗器,就已經能重傷黃天勤。 “黃天勤看來只是洞虛小成,并無突破。而裴三,實力太強。最重要的是……裴三很重視這一戰。否則不會因為黃天勤玩這種把戲,而憤怒地直接殺死黃天勤。”滕青山默默點頭,“裴三,看來是真的想借和洞虛之戰,悟透至強之道。” 只有極度想通過和洞虛交戰,悟透至強之道,才會如此瘋狂! 畢竟能達到洞虛的,都有自己領悟的東西。 裴三沒悟透的,不代表別人也沒悟透。 這也是裴三要連挑戰三人的緣故,從實力偏弱的人身上他同樣可能發現一些讓他有所觸動的奧秘。 “他極度渴望,達到至強。” “為此,不惜瘋狂對付對手,用下手,逼迫對手使用絕招。”滕青山暗道,“那么……下一戰,他和秦十七恐怕就是真正的生死決戰。如果和秦十七一戰,他沒有突破。如果他不死,那么和我一戰。 他同樣不會放水,而是會下殺手來逼我拿出全部本事。” 三次巔峰之戰,這第一次禹皇門“黃天勤,和天神宮裴三,結果出來。 這九州大地上,無數人傳誦著。 驚嘆著一戰的精彩,單單逸散的力量就足以劈開千島湖湖水,露出湖底。對于“事實真相”也只有達到虛境級別才能看懂。而虛境強者們都明白“黃天勤,那么做的用意,現如今黃天勤都已經身死,何必再去弄臭人家名聲呢? 黃天勤的死,在書州大地傳誦中,有著悲劇色彩。 所有人都慨嘆,當時四大強者,已去其一! 現如今,只剩下裴三、秦十七、滕青山三個子。 滕青山從裴三和秦十七的交戰中,體會出裴三的瘋狂,知道裴三到時候不會留手后。滕青山愈加努力地練拳悟道,春去秋來,一晃便已經到了深秋。 嘩嘩~~ 風吹,黃葉落。 “轟隆隆~~” 東華苑,滕青山專有的練功房巨大的石門轟然開啟,胡渣都已經長出的滕青山,從中走了出來。 聽到那開啟石門聲,東華苑內不少人都趕了過來。 李珺、洪霖、洪武夫妻二人以及滕青山的爹娘滕永凡夫婦,滕永凡夫婦二人最近剛好住在這,可是滕青山卻是閉關兩個多月了,這夫婦二人也知道滕青山面臨一場大戰,所以并沒有敢打擾滕青山。 “青山。”李珺看著閉關兩個多月的滕青山,不由一笑,“看看你,臟兮兮的。” 滕青山咧嘴一笑。 “爹,娘。”滕青山連看向父母。 滕永凡和袁蘭,看著自己兒子,不由一臉欣慰笑容。對于如今站在九州巔峰的兒子,這一對夫婦可最是自豪。畢竟單單創出內家拳一脈,就令滕青山的地位,僅次于四大至強者。比之過去的東北王洪天,在歷史地位上絕對要高一籌。 生的如此兒子,他們夫婦二人死后,也自然會青史留名。 “青山,對付那裴三,可有把握?”滕永凡一拍自己兒子肩膀。 滕青山笑了笑:“還成。” “那就好。”滕永凡和袁蘭心中松一口氣。 滕青山卻是心中無奈。 對付裴三?豈是這么容易的?剛才不過是防止父母擔憂而已,畢竟父母再擔憂也幫不了自己,還是先安兩位老人家的心,比較好。 “洪武。”滕青山轉頭看舟洪武和小茹。 “爹。”洪武連應道。 滕青山目光掃過小茹的腹部,兒媳小茹的腹部已經凸起:“洪武,你和小茹孩子出生,爹恐怕到時候沒法在場子。” “青山。”滕永凡皺眉道,“洪武孩子出生,你不在,去哪?” 李珺和洪武、洪霖等人也都看著滕青山。 “我準備去海外一座島嶼‘明月島’。”滕青山說道,此話一出,李珺頓時明白了。 “此次我去明月島,少則三五個月,長則難說。”滕青山歉意看了兒子一眼,“所以,這孩子出世,滿月、百天,我這個當爺爺的,恐怕都無法在場。”對于洪武的孩子,自己的別子,滕青山還是很期待的。 可是—— 相比較而言,和裴三的決戰,卻是令滕青山沒有一刻敢放松。 “你的事要緊。”李珺連道,“準備什盧時候走?”她這個當妻子的,和滕青山經常在床上談各種事,知道裴三何等可怕。所以她很支持滕青山努力苦修。 “明天。”滕青山說道。 “這么急?”滕永凡夫婦有些吃驚,袁蘭更是連道:“青山啊,啥時候回來?” “最遲,在明年臘月十二前會回來。”滕青山說道。 明年臘月十二,正是裴三和秦十七一戰。 如果誰對于黃天勤和裴三的戰斗,滕青山不重視的話。那秦十七和裴三,滕青山就非常重視了,當初在洪天城外,秦十七和裴三都只是略微展露實力交手,可就是當時泄露出的一些訊息來看,滕青山可以判斷當初的秦十七,具現在的自己,還要強! 這二人交手,滕青山豈能錯過? “裴三和秦十七……” 這一天和父母、妻子、子女們一同度過,待得第二天清晨時分。 “爹,一路小心。” 洪武、洪霖等人都目送著滕青山,而知道師父“滕青止”即將遠行很久,弟子滕獸、楊冬、薛辛等人也都來送行。 滕青山微微一笑。 “小珺,我不在,一切交給你了。”滕青山和妻子彼此相視。 “等你回來。”李珺輕聲說道。 滕青山笑了笑,而后發出一聲吼聲,隨即遠處一道金光射來,滕青山一躍而起便落了上去,正是六足刀篪!此次前往明月島,滕青山只準備帶六足刀籬過去,畢竟論實力,不死鳳凰在形意門滕青山更安心。 呼~~ 一陣狂風掀起不少煙塵。 六足刀篪已經背負著滕豐山,迅速朝北方飛去,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北方天際。 當年未達到虛境的六足刀篪,從端木大陸飛到九州大地,耗費了半個月。可是如今達到虛境后,六足刀篪背負著滕青山,清晨出發,待得傍晚時分,滕青山俯瞰下方海域,就已經看到了明月島。 “當初乘坐鐺木船,在北海上漂泊許久,才從九州,經過這明月島。” 滕青山也唏噓不趴當時為了從明月島離開,滕青山可是扛著那鐵索,硬是靠身體力量,將鎢木船從明月島九曲鬼城中拖了出來。 “嘩嘩~~” 傍晚,夕陽西下。那九曲鬼城的海域,依舊是那般的詭異,讓人不由感嘆天地的神奇。 “刀篪,那邊。”滕青山指引方向。 六足刀篪立即俯沖,直接朝明月島上極為顯眼的,宛如被一斧頭劈開的兩座高山飛去。其實這兩座高山,實際上也正是當年李太白悟通達至至強者之境后,一劍將一座大山劈成兩部分的。現如今,一座為禁地高山,而另外一座則是劍樓。 六足刀篪背負著滕青山,化作一道金光飛了過去。 事隔近三十年,滕青山再一次來到這明月島禁地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