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九章第一次巔峰之戰

·您現在的位置:正文 站內搜索: 九鼎記第十二篇第九章第一次巔峰之戰 臘月初六清晨,庭院地面上都已經結了,層冰霖。 堂屋內,滕清山一家人正在吃早飯,不過其他人都吃完,只剩下滕青山吃的慢。 “吱呀!”洪霖呼的打開堂屋大門。 頓時一陣逼人寒氣從外面撲進來。 “爹,快點吃。今天還得趕去禹州千島湖,看那天神宮主裴三和那禹皇門黃天勤一戰。”洪霖耐不住,連催促道“那黃天勤,我異就聽到我形意門內那么多弟子談論了,可是一次沒看過。這次看看,是何方神圣。爹,你倒是吃快點啊。”洪霖一臉不高興。 滕清山卻是悠閑地喝粥。 “清山,孩子都吃完了。”李裙也站起身,今天乃是即將開始是三次巔峰之戰中的第一戰。如今九州大地上,有著不刻其數的武者、普通人異就提前趕路,朝那千島湖趕去了。 滕青山抬頭一笑:“…小珺,你和洪武、霖霖,還有小茹。就乘不死鳳凰”小青,去吧。今天我不去。”“不去?”李珺吃了一驚。 “爹,這次可是觀看裴三實力好機會啊。”洪霖連說道“將來,你可也是要和這裴三一戰的。”這黃天勤的實力我知道,就他,不叮能讓裴三拿出殺手銅。”滕青山淡然一笑道,當初裴三和那摩尼寺僧人一戰,滕青山是觀察的極為仔細,而且對于裴三修煉之法,他也有了自己的一些模糊推測。 不過,有些不敢相信罷了。 至于黃天勤? 沒資格讓裴三拿出真正絕招,所以去不去看,沒意義。 “你們去看,到時候回來告訴我就成。”滕清山說道。 李珺和洪霖、洪武以及雷小茹,無法更改滕青山的決定,只能一道離開,洪霖嘴里還嘀咕著:“口當哼,洞虛強者大戰,這么難得的機會都錯過。”片刻后,不死鳳凰便背負著幾人離開了大延山,朝禹州方向飛去。 “黃天勤。”滕青山走出堂屋,仰頭看天“以黃天勤的實力,真的和裴三廝殺,是找死。所以不可能死拼。”“不過這一戰過后,下一戰,就是裴三和秦十七了。”“待得秦十七之后,就是我和裴三一戰。不管如何,一定要拼一把。還有五年,五年時間!”滕青山雙眸光芒瞬間宛如兩柄利劍。 而此時的禹皇門,柳夏和黃天勤已經乘坐裴風龍隼朝千島湖方向飛去。 呼~勁風如刀。 黃天勤坐在裴風龍隼背上,卻平靜的很。柳夏有些不安的說道: “師伯,這次你可千萬得小心。這裴三實力實在太強。”我當然知道他強。”“放心。”黃天勤淡然笑道“作為一名武者,如果陷入必死之境,或者實力相差不大時,當然得拼死一戰。不過那裴三飛行速度不比我快,我既然沒陷入必死之境。而且沒有一點勝算,除非我傻了,否則我怎么可能死戰?以洞虛強者的速度,一般人根本看不清,我到時候輸的漂亮點就是。”柳夏這才松一口氣。 禹皇門難得有一個洞虛強者,如果黃天勤在千萬人注視下腦袋發熱,明知不是對手還死拼,那就慘了。 此時在遙遠的禹州千島湖,有著不州其數的九州子民聚集。而在揚州大延山,此時天空卻下起了小雨。 冰冷的雨,肆意飄灑。 滕清山坐在亭子內,他面前桌上放著酒壺,他手中握著一酒杯默默看著雨,時而飲一杯酒。 “生和死!”“降生、成長、老去、身死………… 滕清山腦中不斷地浮現出一招招拳法,自己卻又不斷排斥掉。和其他人不同,滕清山悟道都是從拳法入手,以拳法演示,道,。 突然滕清山眼睛一亮,當即仰頭飲盡杯中酒,整個,人仿佛一頭豹子猛地竄出,這一竄便是足足二十丈(五十米)遠,落在了遠處的空曠練武場上,周圍雖然小雨淅淅,可是滕清山卻當即開始演練想到的拳法。 雨水不停下著。 滕清山則在雨水中不停練著拳,那些雨滴根本無法碰觸滕清山的身體,漸漸的,滕青山拳法一轉,又化為根本,三體式,。這一次練習三體式,似乎和過去略有區別。 在意境上有了少許的變化。 練拳中,時間過的極快。 很快,雨停了。 甚至于之后,太陽又出來了,待得近乎中午時分,一道紅色流光沖西北方飛來,迅速地落入東華苑那練武場旁邊,正是寺千島湖觀戰歸來的李珺、洪霖他們幾人,他們一個,個臉上紅撲撲的,都比較興奮。 “別急。”李珺低聲連道,“你爹在練拳,我們在旁邊安靜看。”“嗯。”洪武、洪霖和旁邊雷小茹都乖巧點頭。 一個個雖然有一肚子話想和滕青山說,可是都強忍憋在心里,看滕青山練拳。而滕青山本人也是旁若無人,之前雖然感應到不死鳳凰回來,可滕青山并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沉浸在三體式拳法當中。 觀看著滕青山練拳,漸漸的,洪武和洪霖都被吸引了。 “簡簡單單的三體式,爹使起來,怎么好像天地都因此而翻轉?”洪武雙目發亮。 “你能趕上爹十之一二,你早就達到宗師之境了。”旁邊洪霖奚落道。 洪武只是咧嘴一笑,沒和他姐拌嘴。 待得過了足足牛個時辰。 滕青山終于收勢停下。 “嗯口”滕青山臉上有著…絲笑容。 “爹,怎么樣?”洪武第一個忍不住問道。 滕青山看了兒子一眼:“略有些感悟罷了。”這頓悟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其實突破,就才一次次地小感悟積累起來,才能形成最軟的突破口自從接到邀戰信件后,這一年來,滕青山也有了不少細微突破。 現如今,在滕青山的泥丸宮當中甚至手都有了一絲“生之世界之力,。 可是,就好像當初剛剛煉化出一絲“死亡世界之力,一樣,滕青山也是并沒真正領悟口若是領悟實質,那煉化就會源源不絕。 不過一頓悟不可奢求,能有細微進步,就值得開心了。 “爹,你這次沒去千島湖,真是太不值得了。”洪霖忍不住搖頭道,雙目放光“今天那千島湖周困,真是太熱鬧了口甚至于有大量的船只都在湖邊,許多人都在船上觀戰。不過我們有不死鳳凰,直接落到湖中央一座最近的小島上,看得真是精彩啊。” “精彩?”滕青山眉頭微皺。 以裴三和黃天勤實力差距,應該瞬間就判定勝負,在常人看來,應該是一瞬間就結束而已。觀看者們應該罵娘,怎么會說“精彩,? “是很精彩。”旁邊洪武連點頭“爹,那兩道流光不停在半空交錯,一道道逸散的可怕力量都令千島湖的湖水分開,露出湖底呢。 真是厲害啊。”“不停的交錯?”滕青山更是驚愕不已,難不成,這短短一兩年,黃天勤就達到洞虛大成了? “戰的挺激烈的。那裴三都動用暗器了。”李珺驚嘆搖頭說道“那黃天勤最終結局,更是直接被打的生機斷絕,只來得及憤怒喝罵… 句,就被裴三擊穿泥丸宮,當場斃命了。”“什么,斃命?”滕青山更是瞪大眼睛。 一切都和滕青山預估的完全不一樣。 若黃天勤和裴三,能打個不相上下,最終被殺死。那也太可怕了,這黃天勤進步速度太驚人。 若黃天勤實力比裴三弱很多,又怎會拼命?想要保命五該很簡單,怎么落得身死下場? “不對,不對。”滕青山不由搖頭“這黃天勤不應該會死口”“青山,后悔了吧?”李珺笑道“可惜你當時沒去看,現在后續也沒用。”旁邊洪霖更是像滕青山扮鬼臉。 “不對勁。”滕青山連搖頭“小珺,你們……”滕青山想問,可是只能無奈一笑,妻子不過是先天,兒子女兒更是未入先天,他們根本看不清虛境強者廝殺時真實的情況,只能看到兩道流光不停地交錯。 當目光掃過旁邊的不死鳳凰時,滕青山眼睛一亮口“小珺。 ”滕青山連道。 “什么?”李珺…怔。 “你們,根本沒看清楚黃天勤和裴三真實廝殺的經過。不過……不死鳳凰“小青,卻肯定看得清清楚楚。李珺,你幫我問問,這黃天勤和裴三一戰,到底發生了什么。”滕青山連問道,他現在可是好奇的很。 李珺眨巴兩下眼睛。 “爹,我們說的你還不信?”旁邊洪霖無奈道“那可是成千上萬人都看到,那黃天勤直接被殺死。禹皇門的另外一個虛境強者當時還憤怒痛哭呢,帶著那黃天勤的尸體飛走了。” “你先問問小青。”滕青山囑托李珺口“好。”李珺當即向一旁的不死鳳凰“小青,發出一聲聲鳴叫,不死鳳凰“小青,很快也發出一陣鳴叫聲回答李珺的詢問。聽著聽著,李珺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待得不死鳳凰停止敘說。 滕青山連追問道:“怎么樣,當時到底什么情況?”李珺向滕青山露出…絲苦笑:“那黃天勤,死的很冤!” ·本欄最新內容 ·站內熱點文章 ·站內推薦內容 此欄目下沒有推薦文章 ·相關內容 20052009翼云網06328811142合作伙伴:左岸傳媒廣告搶登電話:5780008 山亭同城聊天QQ群:498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