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第七章三封信

裴三閉關后,整個九州大地也寧靜下來,唯有那西部戎州,涼州二地,時而爆發一場場小規模的戰爭。(點墨提供閱讀毗鄰這二州的禹皇門、嬴氏家族,都派出自己的人馬開始在這二州打下一塊塊地盤。就連實力不算強的歸元宗,也占下靠近炎洲的數郡之地。 這三大宗派唯一的阻礙,就是摩尼寺余孽! 摩尼寺在這二州,根深蒂固。且各地都有不少殘余軍隊,加上整個二州子民信佛,統一難度極大。 相比于這三大宗派,形意門卻很輕松。青山會館輕易地得以入住一個個郡城。 畢竟三大宗派,都不愿因為‘青山會館’入駐,的小事,和形意門為敵。至于摩尼寺殘余分子,更是不敢來招惹。一時間,青山會館反而是最快遍布整個戎州、涼州的,加上青山會館販賣的《虎形拳》秘籍,更令內家拳迅速傳播開。 雖然九州大地,有小規模戰爭。可是,九州大地上的虛境強者們卻一個個很是平靜。閉關是閉關,教徒的教徒。 一晃,便已經半年過去,到了寒冬臘月。 “呼”“吼” 寒風呼嘯宛如無形的野獸在嘶吼,鵝毛般的雪花肆意飄灑,整個天地都成了雪的世界,在青州境內,天神宮內,一身白色狐裘,雍容華貴的裴雪蓮從自己屋內直接竄出,就仿佛仙女一般,飄逸的迅速而去。 “爹要出關了?”裴雪蓮一臉喜色,連朝裴三閉關之所趕弗嗖!嗖! 天神宮內兩道人影趕過去,分別是裴雪蓮、劍宗李朝二人,當這師兄妹二人落在一座雅致閣樓外的時候都停了下來。 “爹閉關這么久,總算要出關了。”裴雪蓮一臉喜色。 “師妹,你說師父這次閉關,會有什么突破?”李朝雙眸中光芒灼灼,“以師父的成就,如果再做突破,說不定說不定就達到至強者之境了。” “至強者?”裴雪蓮微微一怔,隨即連點頭,“很可能。爹已經很久沒閉關了,這次閉關,定會有些收獲。” 忽然那樓閣的木門宛如被無形的手給打開,一身寬松金色長袍的裴三,如今臉上已經滿是胡子,可是他的雙眸卻仿佛兩顆黑色玉石臉部皮膚都隱隱有著光澤。就好比上好的玉石一般有光澤,晶瑩別透。 “至強者?雪蓮,這至強者可不是那么好進的。”裴三微笑道。 “爹?”裴雪蓮露出疑惑之色。 “師父?”李朝也是暗驚。 他們都是跟隨裴三上百年了,對裴三自然很了解。裴三對待徒弟、女兒雖然不錯,可是裴雪蓮和李朝,在面對裴三的時候,卻感覺到裴三在淡然溫和的面具之下,隱藏著一股可怕之極的兇厲之氣。 明知師父(爹)不可能傷害他們。 可在心底,對裴三,這師兄妹二人都是有著一絲畏懼之心的。 可今天,他們忽然發現,眼前的裴三再無過去那種讓人驚懼的氣息,而是圓潤地沒有一絲氣息流露,整個人就仿佛一個慈祥的長輩。就單單這份氣勢的變化,李朝和裴雪蓮就知道,裴三肯定是有所收獲。 “雪蓮,阿朝。” 裴三將手中的三張紙張遞過去“這三封信,你們先看看。” “是,師父。” “好的,爹。” 獨臂李朝,和裴雪蓮,分別接過紙張,裴雪蓮接過兩張,李朝則是接過一張,二人目光都落在紙張上,想看看裴三到底寫的什么。 “什么!” “不,師父他——” 裴雪蓮、李朝看著紙張,就仿佛見鬼了一般,驚愕震驚之極。 “爹,你,你這樣”裴雪蓮連抬頭看向裴與“不要多問。”裴三淡笑道,“按照我寫的,你們安排人,以最快速度,送到那三大宗派。” 裴雪遵、李朝彼此相視,都露出擔心之色。 “嗯?”裴三眉頭一皺。 裴雪蓮、李朝知道,裴三的命令是沒人能更改的。 “是,師父(爹)。” 裴雪蓮和李朝,立即將這三封信裝好,而后下達了命令。 遙遠的南部揚州,大延山形意門門主“滕青山,所在的東華苑內。 冷風吹,可練武場上形意門的十三名精英正在那,聽著滕青山的教導。這十三人,除了形意門內,在內家拳上達到宗師境界的八人以外,其他五人都是形意門內最被看好,也被重點培養的內家拳天才人物。 這十三人中,既包括整個形意門的大師兄“滕獸”也包括如今年僅十四歲的蒙鴻。 你將《五行真解》中的《金行九式》前三式,練一遍。”膝青山吩咐道。 “是。” 一名體型彪悍,一身灰色勁裝的壯漢恭敬應聲,隨后到練武場上開始演練這《金行九式》當中的前三式。 所謂的《五行真解》,乃是整個形意門如今至高寶典,是滕青山將《金行之拳》《木行之拳》等五種拳法,呼吸控制、身形、意境等要求都詳細記錄地一本秘籍。而《金行九式》也就是《金行之拳》。不過滕青山傳拳法也是按部就班的傳。 達到宗師之境,傳前三式。 練出罡勁,傳前六式。 如果能達到罡勁中期,即可得學九式! 見到這名已達到宗師境界的高手,所練的三式,滕青山不由微微搖頭,吩咐道:“你練的不對,雖差之毫厘,可已謬之千里。你回去后,將《炮拳》當中的《陰陽炮拳》仔細練習,等將《陰陽炮拳》悟透了,再練這《金行九式》前三式。” “是。”這壯漢卻是面露喜色,連躬身道。 形意門內的高手,都很珍惜滕青山指導的機會,他們自己有時候苦苦參悟不得,可是滕青山境界比他們高很多,往往一眼就看出問題所在,指出解決辦法。 看起來,炮拳,和這《金行九式》似乎驢頭不對馬嘴。可是在壯漢看來,滕青山所說,那自有道理,在形意門沒人敢懷疑滕青山說的。 “下一個,叫蒙鴻,對吧?”滕青山微笑看向,這個形意門內最新崛起的天才。 “門主。”這精瘦的少年在滕青山面前,略顯緊張激動。 “將你……”滕青山剛開口。 忽然一皺眉,轉頭看向外面,只見形意門代門主“楊冬,親自跑了過來。一般滕青山指點形意門精英,這種時候是禁止任何人打擾的,就算有秘密情報等,也不會急在這一時,除非是有天大的事情發生。 “阿冬,什么事?”滕青山問道。 “師傅,師傅,你看。”楊冬臉色不太好看,有些蒼白,連遞過手中密信。 滕青山接過來一看,這信封封面泛著紫金之色,乃是如今九州大地上最昂貴的紙張紫金紙。須知紫金比之黃金,都要貴重的多。 單單這信封,恐怕就能夠在一座城池內買下一座不錯的府邸。 “嗯?”看到信封,滕青山眉頭一皺,“裴三的信?” 嘩啦! 打開來,取出其中的紙張。 只見這紙張上龍飛鳳舞的幾行字:“滕青山,六年之后,臘月十八,揚州江寧郡白馬湖上,你我一戰!放眼天下能與我裴三交手之人,屈指可數。你滕青山是其中一個。你我或可借此良機,悟得玄機,達至至強。望到時,滕青山你能到來。若是等不到……我也只能親自去你形意門邀戰。” 紙張右下角‘裴三留字’四字。 “六年之后,邀戰?”滕青山眉頭一皺。 和裴三相比,滕青山自問自己的確不是對手:“可是這裴三,這說是邀戰,卻是逼戰!說到時在白馬湖上與我一戰,可我不去,他就親自上門了。”滕青山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被這一封信給搞的消散了。 六年后? 白馬湖上?和裴三一戰? “師傅。”楊冬看著滕青山,面露焦急擔心之色。 “去吧,我自有主張”滕青山將信件收起,直接吩咐道。 不單單是形意門,那禹皇門,還有雍州的嬴氏家族,同樣收到了信件。 “什么!” 熊瞎子山脈中,黃天勤看著手中信件,面色難看,“一年之后,就要和我一戰?這裴三到底想干什么?我不去,他就親自到我禹皇門?這不是逼戰嘛,哼……不過我去和他打,根本沒贏的可能,根本是去丟臉的。” “哼,我就不接肆,看他能如何。”黃天勤恨恨的將紙張朝地面一扔,紙張還未落到地上,已經化為粉末。 秦嶺山脈嬴氏家族中。 在幽深的地宮內。 一襲紫金色長袍的秦十七打開了信封,取出信件,看著信件上內容,嘴角微微上翹,笑容顯得‘僵硬’:“有意思,有意思。這裴三竟然來邀戰!如今,這洞虛之境,我也早已大成。距離至強者之境,也只差一步。” “可是這一步,難如登天。” “和這裴三一戰,或可讓我有所領悟,走出最后一步,達至至強者之境。”秦十七雙眸當中都隱隱有劍光射出,“三年后,臘月十二,秦嶺山脈‘青龍山’之巔?好,三年后,裴三我要看看,你我到底誰更強!”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