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第六章蛻變的裴三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二篇九鼎輪回第六章蛻變的裴三 ”師叔。“一一那少年僧人“凡空”身體隱隱發抖。“師祖!” 看到裴三手中抓著的頭顱,摩尼寺的長老殿的虛境長老們,個個,面露憤怒驚恐之色。對于這位一直在佛陀山閉關的師祖的死。這些長老殿長老們算不上悲痛,可是卻很是驚恐,因為他們知道師祖一死,代表天神宮和摩尼寺的戰爭的結果,幾乎已經出來了。 “各位,分散逃吧。待得他日,定要讓我摩尼素建。”其中白發老僧連傳音給其他四名僧人。 “走!” “各位先走,我距離大限已近,便和寺廟同存亡吧。”一名光頭長眉老僧淡漠道,一時間這長老殿的五位長老都作出自己選擇,有三位分別朝不同方向竄去,而有兩位長老則是落在摩尼寺的半山腰之上,冷漠俯瞰著天神宮大軍殺上來。 “全部殺死,不準逃走一十!”裴三的瘋狂聲音再度響起。 只見裴三腳踏雷電神鷹,極速朝逃跑的一位黑發老僧追去,那位黑發老僧立即朝地底俯沖,要鉆地逃跑。而李朝、天神蘇蒙特、裴浩三大虛境大成,也是迅速飛散開去。并且連地面當中都冒出,頭虛境妖獸,六耳鉆地鼠,。 在此戰前,囊三專門去找六耳鉆熱鼠,經過利誘、實力震懾,六耳鉆地鼠乖乖答應裴三幫忙一次。 “嗤!”那黑發老僧州竄入地底,可只感覺后方一道凌厲氣息迅速激射而來。 根本來不及避讓。 噗哧!黑發老僧臉口出現一個大窟窿,鮮血汩汩流出,黑發老僧頓時覺得生機迅速流失,速度銳減。 “找死。”裴三直接一腳踢在黑發老僧頭顱上,踢得爆裴開。 “哼。” 裴三雙眸中閃爍著幽幽兇光。 遠處觀戰的滕青山一群人,也為裴三的兇厲而暗驚。 “滕兄弟,你說這裴三和摩尼寺到底有什么冤仇,竟然這么瘋狂,不給摩尼寺一點活路?”在滕青山身側的“李航”疑惑道。滕青山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裴三這些年的所做,顯然是為今天滅摩尼寺做準備。耗費如此多心力,絕對不是小冤仇。” 航點點頭“可惜,這千年古剎,今日,就這么要毀于一旦了。 “盛極而衰,時也命也。”滕青山搖頭一笑。 而戰場上的一幕,卻是愈加瘋狂。 天神宮氣勢升到數峰,而摩尼寺一方卻是哀兵,這些信佛的僧人們許多都是不怕死的,寧愿為寺院獻出生命。一時間,摩尼寺的諸多山頭上,處處殺戮,血腥地殺戮令一座座山頭都被鮮血染紅。過去的佛門圣地如今卻成了阿鼻地獄。 加上有裴三這個洞虛強者幫助,在虛境強者追殺當中,天神宮一方占有絕對優勢。 摩尼寺的五大虛境強者,竟然只是逃走一個。 “凡空!” 手抓著那黃袍僧人的頭顱,臉色蒼白,雙眸卻兇光閃爍的裴三,發出響徹天地的聲音“如今整個摩尼嘶剩下你一十,虛境,對這摩尼寺我定要鏟除。不過,釋逛祖師所傳佛宗我卻不會讓它斷絕,你若愿意,你可以加入我天神宮,我讓你統領我天神宮麾下禪宗一脈。” 聲音不斷傳播開去……………… “什么?” “這薦三到底在干什么?” 在遠處的眾多虛境強者們,還在暗嘆這摩尼寺毀于一旦,可是聽到裴三的話,個個驚呆了。 讓仇人,凡空,僧人加入天神宮?統領天神宮麾下禪宗一脈? “這裴三到底要干什么,毀掉摩尼寺,卻又不斷絕佛宗傳承。反而將其定為自己麾下的禪宗一脈?,滕青山疑惑不已、 “禪宗?”旁邊李航卻是笑了”據說,大草原天神山,那叫密宗。他現在將佛宗傳承改為,禪宗,。看來是要將禪宗和密宗,并列為天神宮麾下的其中兩脈啊。還真是夠自大的。竟然將他的密宗,和釋迦祖師留下的傳承并列。” 旁邊的萬象門肥胖老者,笑道“李兄,釋迦祖師再強又如何?已經走過去了。現在這裴三,乃是九州大地上數一數二的人物。他現在滅摩尼寺,還將佛宗一脈留下傳承,定為禪宗。就算有異議,可是誰敢反抗?, 李航摸摸鼻子,嘿嘿一笑:“也對,誰拳頭大,誰說話最管用。” “嗯?那裴三既然殺了那黃袍僧人,怎么還拎著那黃袍僧人的頭顱?”滕青山眉頭微皺,殺死一個人就罷了,何必還拎著人家頭顱?不過剛才裴三展露的實力,還是讓滕青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我和裴三,差距還有不少。那黃袍僧人實力比我強,都被殺死。” “我定要早些,悟通生和死。達到洞虛大成。” 此刻裴三拎著那黃袍僧人頭頭顱,站在雷電神鷹背上,遙指摩尼寺方向,喝道,天神宮所有人聽令,摩尼寺一方人馬投降者可免死,若是頑抗的,一律殺無赦!” 頓時下方天神宮軍士氣勢更勝,一片震天的應諾之聲。 一名名穿著戰甲的軍士,仿佛洶涌的洪水一般沖進摩尼寺所在的諸多山峰當中。摩尼寺一方上百萬的人馬,畢凈是個個都視死如歸,依舊有部分人選擇投降,可是拼死一戰的比例卻足足超過半數,在明知會必死情況下,還愿意拼死一戰,達到如此多人馬。 可見摩尼寺僧人的忠誠程度。 “噗哧!” “嘶啦!” 血亂飛,鮮血染紅大地,濺在寺院墻壁上,不單單摩尼寺死亡慘重,天神宮一方損失也極大。為此,連天神宮一方的虛境強者們也連忙幫忙,去幫忙解決摩尼寺當中一個個,尖刺,般的存在,讓天神宮損失減小。 這時候,裴三卻是滕青山他們一群人飛過來。 “各位。”裴三落在地上,環顧眾人。 “裴宮主。” 不少人拱手行禮。 裴三微笑點頭,向滕清山笑了笑,隨后看向禹皇門的黃天勤、柳夏二人:“禹皇門,還有贏氏家族。”裴三目光也落在秦十七身上,“我天神宮,對于摩尼寺的地盤并無興趣。此戰結束后,我天神宮大軍會兵分兩路,一路想要借道禹州,回清州、幽州。而另外一路,則要借道贏氏家族的雍州,回北部大草原。不知道,黃天勤、秦十七,你們二位可答應?” “什么?” 滕清山,以及其他人都光大吃一驚。 對摩尼寺地盤沒興趣? 辛辛苦苦死傷那友多人,殺過來,就是為了滅摩尼寺? 黃天勤和秦十七彼此相視一眼。 “裴宮主放心,只要中途不騷擾我禹州子民,便無問題。”黃天勤微笑點頭。 “可以。”黃天勤只是點點頭說了兩個字。 當初來的時候,天神宮要攻打摩尼寺,那時候禹皇門和贏氏家族,是不可能幫天神宮的,那樣就會得罪摩尼寺。可是如今摩尼寺完蛋了,天神宮再借道離去,禹皇門和贏氏家族也不擔心。 而且。 他們自信,這天神宮不會愚蠢地剛艱難滅掉摩尼寺,再去惹禹皇門和贏氏家族。 “這涼州小戎州地盤,在旁邊的歸元宗,禹皇門、贏氏家族,你們誰有本事,盡管來爭吧。”裴三說完,轉頭便飛離開去。 一時間,在場各大宗派虛境強者彼此相視。 涼州、戎州? 這可是足足兩州人馬啊,禹皇門、數氏家族自然眼攙。如今占據炎波的歸元宗,可謂近水樓臺,可是它的實力要弱很多。 青山微微點頭,暗道:”回去后,讓清山會館,在這西部兩州之地,建立一座座會館,讓這兩地,也能學習我內家拳。”滕青山可懶得去爭霸,畢竟摩尼寺就算滅亡,可是涼州、戎州兩地,還是有大量的僧人的。 要征服這兩地,難度不小。 六月十三那天,血腥的一戰。 就算是占有絕對的優勢,天神宮人馬依舊死傷近四十萬,摩尼寺則是死傷近百萬,其他則成了降兵,這一場血腥戰爭,也令摩尼寺這一塊佛宗圣地,終年有著濃郁的血腥氣,就算數十年后再來,那山上不少石頭都有著黑褐色血跡。 六月十四,夕陽西下。 在青州,一座豪奈的府邸后院,卻是有著占地極廣的陵墓,此刻獨自一人的裴三正拎著了原的頭顱,站在墓碑前。 “格桑。” 裴三撫摸著石碑,聲音柔和的很“這么多年了,我都忘記多久了。我說過,我會去接你,可是,當年我沒做到!不過我在你墓碑前發誓,我會滅掉摩尼寺,將,了原,的頭顱親手摘來,放在你的墓碑前。我做到了。太久了,太久了” 裴三將那頭顱放在一邊,坐在墓碑旁,依偎著墓碑,低聲喃喃說著許多話。 毫無所覺地,淚珠從他臉上滑落。 日升日落。 整整九天,裴三都在墓碑旁。 而這陵墓所在,乃是裴三定下的禁地就算是女兒雪蓮,就算是親傳弟子,他也絕對不刻許過來。任何人膽敢進入這陵墓的,甚至于當年他的一個重要手下,都被發狂的裴三親手殺死。自此無人敢進來。 這陵墓的維護,都是裴三親手在做。 第十天,裴三離開了陵墓,開始了他許久都未曾做的一件事情閉關! (兩章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