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第五章生和死

在遠處觀戰的各大宗派以及閑散的虛境強者們,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摩尼寺好強,竟然還藏著這等絕世強者。” “這黃袍僧人,到底是誰?竟然,竟然能一掌擊退裴三。”在場的虛境強者們,包括滕青山在內,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驚。在所有人感覺當中,天神宮宮主‘裴三’那絕對是九州大地上堪稱無敵的魔頭般人物。 滕青山瞳孔一縮,死死盯著遠處,分別在金翅大鵬和雷電神鷹上的二人,心中震驚:“這裴三剛才雖然沒使用那兵器手套,可是,他的一拳威力也極其可怕。竟然完敗!被這個黃袍僧人直接壓倒!” 在心中,滕青山早認定,九州大地上人類當中,裴三當數第一。 可剛才一幕卻…… “哈哈,痛快。” 一聲張狂的大笑聲從天空中傳來,只見一襲淡黃色長袍的裴三,站在雷電神鷹背上,周圍灰蒙蒙流光旋轉環繞,整個人就仿佛一尊魔神,他正看著對面,淡然平靜站在金翅大鵬上全身隱隱有金光的黃袍僧人,裴三笑聲響徹天地:“沒想到啊,這摩尼寺如今,竟然有人將《金身佛陀》真正練成。” “金身佛陀?” 遠處觀戰虛境強者們都心存疑惑,《金身佛陀》,乃是摩尼寺的神級秘典。按理說,虛境的佛宗大師就足以去修煉《金身佛陀》,難道修煉成金身佛陀,也有什么特殊的? “看來裴宮主,對我摩尼寺知之甚多。”黃袍僧人站在金翅大鵬上,合十微笑道,“我面壁參悟十八年,僥幸有所悟。成就佛陀金身,裴宮主對我摩尼寺隱秘都這么熟悉。我又聽說,裴宮主還懂得我摩尼寺六字真言,且有極高成就?不知道裴宮主你從何處學得?” 黃袍僧人聲音平緩,讓人心自然寧靜。 “佛宗又如何?” “我這有一套密宗手印之法,聽說《金身佛陀》的手印之法,也很是了得。我裴三想開開眼界。”裴三充滿戰意的話,剛說出后,整個人氣勢完全變了,就變得宛如一尊雕刻而成的古佛,森嚴而巍峨。 黃袍僧人面色一變,當即手結印訣,全身金光大漲。 “接我一招大威滅世印。”裴三說完,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朝黃袍僧人殺去,一時間周圍天地都充滿了壓抑氣息。 …… 天神宮和摩尼寺的軍隊,還有虛境強者們彼此廝殺。可是雙方虛境強者們都在注意著裴三和黃袍僧人。大家都清楚,雙方根基和虛境強者實力都相當,那么——裴三和黃袍僧人戰斗的結果,將決定兩大勢力生死之戰的勝負。 “噗!”“霍!” 一道道低沉的聲音,不斷從空中傳下,并且肉眼可見的空間波紋也不斷波及開,連虛境強者都不敢靠近著兩大洞虛強者。 普通人根本看不見這二人,只能勉強看到一道金光和一道灰色光芒一次次交錯。 “這二人竟然在比試手段,而不是生死廝殺?”滕青山眉頭微皺看著,以他如今實力、眼界,他能判斷出來,半空當中交手的裴三和黃袍僧人,似乎廝殺很激烈。可是很顯然雙方都在比試手段的精妙。 都在逐漸施展一招招威力更加大的攻擊手段。 而此刻交手的手段,滕青山自認,也有把握接下來。 “嗯?”滕青山面色微變。 “動真格了。” 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 只見半空當中一道灰色、金色的光圈波及開后,兩道人影分別懸浮在當空。 “裴宮主的密宗手印之法,的確是繁多精妙,佩服。”黃袍僧人氣定神閑,合十微笑道。 “你在佛陀山面壁參悟,看來也沒白參悟。”裴三氣勢再度變化。 從之前的得道高僧,開始轉為兇厲滔天的氣息,同時裴三的身體背后竟然憑空浮現出一巨大的虛影,這一頭虛影正是一頭黑毛神猿,這黑毛神猿虛影模糊,可是那猙獰的面孔,裂開的大嘴都能看見。 “嗤嗤!”裴三雙手中光芒一閃,雙手已經戴上了兵器手套。 “摩尼寺的釋迦祖師雖然厲害,可是你們這些后輩,卻是一代不如一代。”裴三聲音變得粗狂兇狠,就仿佛一頭人形兇獸在說話,“只懂得沿襲前人之法,不懂得走自己的路。黃袍和尚,此‘萬獸之道’乃是我耗費心血所創,你來試試看。” 黃袍僧人微笑合十:“祖師所傳之法,博大精深。我都未完全悟透,豈敢貪多自己去創一門修煉之法?我雖然只有祖師十之一二,可和裴宮主交手,卻也足夠。” “不自量力!” 裴三冷笑一聲。 “吼~~”裴三身后那高大的黑毛神猿虛影發出滔天的怒吼,裴三身形一晃就仿佛一頭猿猴直接沖殺過去,那戴著閃爍著金光的手套的拳頭就仿佛天降隕石,直接朝黃袍僧人砸去。黃袍僧人臉上金光隱隱,右手掌掌心竟然凝聚成一個金色‘卍’字。 “破!!!” 裴三發出兇厲瘋狂的嘶吼聲,他的雙眸都泛著野姓的赤紅。 “咄!” 黃袍僧人緩緩將右手掌推出,就仿佛艱難地推動一極為重要之物。 一流轉著灰色流光的拳頭。 一泛著金光,掌心流轉‘卍’字印的手掌,狠狠撞擊在一起。 無聲無息,可緊接著。 仿佛天地毀滅的一刻到來一般,整個天地都發出悶哼之聲,一股比之前兇猛更多的沖擊波猛地波及開,這股沖擊波速度之快根本讓人來不及躲閃,直接幅散到大地,不少躲閃不及的軍士直接被活活震成地碎肉斷骨,大地都猛地掀起、裂開處條條深溝。 而在遠處一直冷靜觀看的滕青山眉毛一掀。 “咔!” “啪!” 這兩聲聲響很輕微,在之前的轟鳴聲幾乎可以忽略,可是滕青山卻聽出來了:“嗯?骨頭斷裂?而且發出兩聲,是兩個人都骨頭斷。還是一個人的骨頭斷裂兩處?亦或是其他斷裂的聲音?” “哈哈。” 裴三發出張狂的笑聲,嘴角有著一抹血跡,再次朝黃袍僧人沖去,普通人看不清,可是滕青山卻看見那裴三的右手已經放在背后,前臂臂骨呈詭異地扭曲。顯然這裴三的右臂臂骨已經斷裂,右手根本無法再動手了。 “裴宮主,你尋死,我便送你一程。”黃袍僧人聲音也變得冰冷,他臉色有些蒼白,而且他的右手手掌同樣詭異扭曲,也是重傷。 此時,二人都是用左手攻擊。 “嗬~~” “哈!” “嘎~~” 裴三發出一聲聲野獸的聲音,同時他身后的虛影也一次次變幻,有神猿虛影,有那詭異龍龜虛影,他的左手時而成爪,時而成拳頭,時而成掌,就仿佛一頭發瘋的野獸朝黃袍僧人發動各種攻擊。 甚至于雙腿、肩、膝蓋,肘部都成了裴三攻擊的手段! 和裴三這種瘋狂的攻擊相比,黃袍僧人雖然也瘋狂了,可是明顯對肘部、膝蓋等部位的利用上和裴三有差別。 “噗哧!”“嘶啦!” 兩道流光在半空當中瘋狂糾纏廝殺,時而一塊碎肉拋飛,鮮血飄灑。 …… 屏息!寂靜! 所有觀戰的虛境強者,包括天神宮、摩尼寺雙方虛境強者都停下,死死盯著半空當中已經瘋狂的兩大洞虛強者。 “他們兩個,好強。”滕青山心中感到了壓力,死死盯著遠處半空。那凌厲地足以開山裂地的一爪,那足以震動天地的一拳,那旋轉起來就仿佛妖龍甩動龍尾般的雙腿,每一招都凌厲、兇猛之極! 每一招,都仿佛一頭絕世兇獸在攻擊! 那位黃袍僧人雖然也拼命,實力也極強。可明顯氣勢上被裴三瘋狂的萬獸兇厲氣勢給完全壓制住,時而就被裴三一爪撕下一塊血肉,時而就是被裴三打的吐血。當然這黃袍僧人也偶爾以傷換傷,重傷裴三。 “咔!”只聽得一聲脆響。 裴三那右膝蓋狠狠砸在黃袍僧人胸口,就算有神甲保護,依舊發出清脆的骨頭斷裂聲。“呼!”閃電般的左手仿佛一把利刀,直接削過黃袍僧人的脖子,在黃袍僧人的瘋狂嘶吼聲中,那僧人頭顱直接拋飛起來。 “蓬!”裴三也被黃袍僧人臨死一擊,打的吐血拋飛開。 “哈哈,哈哈,了原,你終究是死在我手上。”裴三全身染血,衣服早就破裂,猙獰盯著遠處拋飛的頭顱。 黃袍僧人頭顱拋飛,可因為泥丸宮沒被破,還沒死絕。 “你是誰!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黃袍僧人強大的‘神’透過世界之力,發出憤怒驚恐之聲。 “哈哈,我告訴你,我的名字叫……” 裴三瞬間沖過去,在黃袍僧人耳邊告知了答案。 “你,你是——”黃袍僧人那顆頭顱雙眸暴睜。 裴三卻是揮舞起左手利爪,將黃袍僧人頭顱給直接插出四個血窟窿,直接刺穿了黃袍僧人頭顱中的‘泥丸宮’世界,泥丸宮世界一破,神消散,這名黃袍僧人意識消散,終于完全死絕。洞虛強者就算生機斷絕,可是單靠泥丸宮中強大的神,都能持續許久,才會死去。 “哈哈……” “哈哈……” 全身染著鮮血,抓住一顆頭顱的裴三,在半空當中仰頭狂笑,隨即遙指群山當中的寺廟,吼道,“將摩尼寺,給我踏平,殺光!!!殺,殺光他——”話還沒說完,裴三面色陡然一變,一口鮮血就噴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