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第三章掃地出門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二篇九鼎輪回第三章掃地出門 四月二十六,大延山上已經游客一絲絲炎熱夏天的氣息。半夢打的 早晨,形意門東華苑練武場上。 女兒洪霜和兒子洪武,都在認真練習著五行拳,洪霜是專修崩拳。而洪武則是五行拳都在練,而滕青山和李珺則是站在一旁觀看著。 “洪武,橫拳轉劈拳,你看我怎么做的” 滕清山皺眉喝斥一聲,洪武立即乖乖停下,只見滕清山施展起橫拳時,整個人好似化為無盡的大地,讓人無撼動。待得突然轉為劈拳時,就好似整個大地的力量瞬間收斂匯聚到一柄開山神斧上,而后猛然劈下!”五行拳,五行拳,一拳接一拳,我不要求你能做到威力疊加,但是,要轉到拳意連貫”滕青山看著洪武說道。”兒” 洪武再一次認真練拳了。 滕青山看著兒子認真練拳,露出一絲笑容微微點頭。旁邊李珺見滕青山模樣,不由笑了起來:“清山,洪武現在連宗師境界都沒到。你也不必太苛刻了。” “你不知道,洪武其實待聰明。或許天賦趕不上霜霜。可是,洪武很懂得反省,一次次反省,發現自己的錯,進行改正提高。現在,正是練拳最佳時候,豈能對待松懈?”滕清山說道,心中卻是有一種滿足。 后繼有人的滿足! 在九州大地時間久了,滕清山也受到影響,這傳徒弟,自然是自家血脈能繼承最好。”對了,青山。昨天送來的信報上說,天神宮大軍已經殺進涼州了,摩尼寺涼州邊界的軍隊根本擋不住。”李珺露出一絲笑容,“摩尼寺那群僧人,一直孤傲的很。對九州大地上任何一個宗派都不怎么瞧得起。或許嘴上不說,可是行為上卻是絕對的霸道。這次,他們可要丟大臉了。” “也該安丟臉了。”滕青山淡然一笑。 滕青山夫妻二人,對摩尼寺可沒好感。 青山會館的建立,放眼九州,也就摩尼寺麾下地盤被禁止。以如今形意門的威勢,放眼九州大地,誰家不給三分面子?可是就是摩尼寺不給面子!在你面前總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可是做起事來,卻依舊頑固固執的很。”嗯?”滕青山驚訝抬頭。 “怎么了?”李珺疑惑道。”說來就來,摩尼寺的人來了。”滕青山淡笑道,忽然眉頭一皺,面色變得不太好看。 他清晰感應到,摩尼寺過來的三位虛境僧人,竟然直接朝東華苑飛來。”哼哼,真不懂規矩。”滕青山心中暗道。 就好像進別人家,要敲門一個,道理。 進入別的宗派,一般情況下是要讓宗派看門弟子通稟,得到允許后,才得以入內! 不過摩尼寺乃是九州大地上堂堂第一大宗派,如果是普通弟子拜訪形意門,在形意門門口等就罷了。可是這次,是虛境強者過來,怎么可能煩請通稟?三名虛境強者在形意門門口,讓看門弟子進行通稟,實在有些丟臉。 可摩尼寺忘記了, 如今的形意門,也不是他們摩尼寺能小視的。”滕門主!”一道聲音傳來。 隨即三道流光落在了東華苑練武場旁,滕青山一眼看去,只見眼前三名僧人都是穿著莊重的深紫色僧袍,為首的一名僧人則是胖乎乎的少年,另外二人一個是白發老僧,而另外一個則是黑發老僧。此時三人臉上都有著一絲驚色。”沒想到這滕清山,竟然達到洞虛之境了。” ,這個滕清山,不愧是九州大地開天辟地以來,有數的絕世天才。” 這三名僧人心中暗驚。 胖乎乎少年,微笑合十道:“凡空見過滕門主。””凡空大師,我們上次在洪天城外有過一面之緣。”滕青山淡然道”不知三位,來我形意門,所為何事?””糟糕。” 這胖乎乎少年,凡空,心中疙瘩一下,此剎滕青山的表情,顯然是不高興。可這胖乎乎少年,凡空,還是微笑道:“滕門主,這次我和兩位師侄,一道過來,求見滕門主,是為了,”如果是有關你們摩尼寺和天神宮的事情,那就請別說了。”滕青山淡然說道。 三名僧人面色一變。 旁邊的黑發老僧聲音沙啞,開口道:“滕門主,這次我師伯他親自,和我們兩位過來,見滕門主。是有著十足的誠意。” 滕清山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女,揮手道:“霜霜,洪武,你們今天就練到這,先歇息去吧。” 洪武和洪霜,見他們爹和三位僧人交談,便立即應道:“是,爹。” “小珺,你也先去歇息。”滕清山說道。 李珺和滕清山交流了一個眼神,他們二人,可對這固執,水火不侵地摩尼寺,一直有著怨氣。而且今天這摩尼寺的人過來,還是和回去,樣,沒讓形意門門下弟子通稟,就大搖大擺直接飛到滕青山家里來。 如果這樣,滕青山還幫摩尼寺,那就叫犯賤! “滕門主。” 見滕青山讓家人都退下,三位僧人感覺氣氛不時,那白發老僧連開口。 滕青山走了兩步,坐在一石凳上,抬頭看著眼前三人:“三位,你們應該知道”這東華苑是什么地方?是我滕青山的居所!這不通稟一聲直接闖進來,叫什么?” 三位僧人一窒。 都有些后悔,之前沒有去山門下讓看門弟子通稟。不過這些年他們都習慣了,見某個虛境強者直接飛過去就是,還通稟那么麻煩?可就是這種“潛意識,當中的認定,此刻卻是被滕青山當成了把柄,明顯是想借此趕走三人。 “師伯,這滕青山太高傲了吧。”黑發老僧傳音道。 “你懂什么?滕青山這是小題大做,是想讓我們一氣之下離開。這樣,他自然輕易和我們撇清關系。不需要再廢話。”胖乎乎少年傳音喝斥道,而后卻是微笑看著滕青山“滕門主,你乃是我九州大地歷史上都是有數的奇葩,對滕門主,我凡空早就心存敬意。” “我凡空,也是活了好幾百年了。都轉世過一次。可是,到如今都沒踏入洞虛之境口慚愧啊。這也令我,愈加佩服滕門主你。”胖乎乎少年,將滕青山恭維一番后,又笑著道“至于不告而入,呵呵,當我們飛來時,滕門主想必已經發現我們了。如果滕門主不想見我們,早就傳音趕我們了,既然滕門主沒趕我們走,顯然是答應見我們了。 我們這可不能算是,不告而入。” 滕青山心中有些驚訝。 這個胖乎乎的,轉世過一次的少年。看來不是那種修煉修得腦子傻的人,挺精明的。 “我摩尼寺,對滕門主你,是一直很佩服。”這少年凡空,微笑道“不過我摩尼寺自開山立派以來,在涼州,戎州兩地,都是只傳佛。不允許其他鼻煉之傳播進來。兩三千年傳下來,門下弟子們都習慣了。所以才是遵守祖師之命,禁止涼州、戎州修煉滕門主所創的內家拳。不過這次我們長老殿商量了,覺得,內家拳和我佛宗修煉之,有互補之效,該在我涼州、戎州二地好好雅廣一番。這次來,就是告訴滕門主你此事的。” 滕青山看了凡空少年一眼:“你涼州、戎州,也讓子民學習內家拳?” “正是。”凡空微笑道:“內家拳修體,我佛宗之練心,彼此互補,是極好的。而且我佛宗之地,也講心靈自由。將來那些內家拳修煉者,若是愿意去形意門,我摩尼寺絕不阻攔。” 滕青山似笑非笑看著凡空。 這凡空很聰明。 如果是一般只懂得修煉的高手,自然很高興自己的拳得以傳播。所謂“拿人手短”得了別人好處,等會兒拒絕就不好拒絕了。 “不用了。劃滕青山淡然一笑。”我形意門將就一個緣分,有緣就學我的內家拳,無緣就罷了。至于涼州、戎州二弟的子民,是否學我內家事,我也懶得管三位……如果沒事,我就送三位離開了。我今天還有要事去做。” “少年凡空”以及其他兩名老僧都一怔。 凡空更是心中失望的很。 一般修煉高手,對談判的技巧都不懂。可很顯然,滕青山不是那種只懂得修煉的人。 滕青山話說的簡單。 可意思很明白了三位,你們還是乖乖走吧,還有點臉面。你們不走,我可要攆你們走了。 這少年,凡空,不甘心,依舊擠出笑容,說道:“滕門主,我聽聞門主有…不死鳳凰,我早就很想見上一見,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 “不死鳳凰不喜和外人接觸。”滕青山"呼"的站起,說道。 凡空僧人,和其他兩名老僧。 彼此相視,最后只能合十告辭,無奈不甘地飛離開去。 萬丈高空當中,三名僧人臉色都難看。 “師伯,這滕青山實在是不給我摩尼寺一點面子。”黑發老僧氣急道。 凡空少年淡漠道:“不給面子?不給面子,就是直接動手將我們打出去了。難道,你對付得了滕青山?” 黑發老僧一窒。 “臉面不是人家給的,是自己掙的。”凡空少年淡漠道“待得飾叔出馬,擊敗那蕭三。用實力告訴天下,我摩尼寺乃是天下第一宗派。到時候那滕青山就算再有傲氣,在我摩尼寺面前,也得矮上三分!” “師祖出馬,定能擊敗裴三。”白發老僧也是合十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