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52 )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五十二章這是?(第十一篇終章) 匹嘿袍金蘇面且男享身體除落著,可他的丑眼依舊有著椰程空可在這瘋狂眼神深處,也有著一絲黯然… 從小,他就是宗派里的天才人物。 憶往昔,他和那諸葛元洪,號稱揚州兩大天驕,二人都以五十之齡名列《天榜》前十二諸葛元洪是歸元宗宗主,可是他卻是當初八大宗派之一青湖島島主,放眼天下,那也是手握大權,站在九州巔峰的人物之一。 一切都變了二自從一個叫滕青山的天才橫空出世,一切變了。 他那愚蠢的兒子行為,惹得這滕青。和他青湖島完全走上對立面,大延山一役,他青湖島損失慘重,他更是黯然退位,讓島主之位給師弟。 當一個普通的船夫,對于一個天榜強者很丟臉。 可是后來他釋懷了,拖開了人皮面具,以真面容劃船,來回于青湖上,往來送青湖島普通弟子。九州大地上議論紛紛,議論他堂堂天榜強者淪落至此…可是他的心卻堅定若磐石。在武道上,他世開始突飛猛進。 突然一切都變了! 當年那個被滿天下追殺的滕青山回來了,先是荊意身份,震驚天下。而后更是乘不死鳳凰,接帶六足刀篪,以霸道之勢,力壓禹皇門,殺死射日神山和禹皇門虛境大成強者。宣告了他的歸來!一個二十一歲就達到了虛境的可怕天才! 他擔心了,害怕了! 果然,不久之后,歸元宗向青湖島發動了進攻。在他心里,小小,歸元宗根本算不了什么,一個立足于一郡之地的小宗派,豈能地螃撼樹,撼動他青湖島?不過這個,小蛛螃卻是有古往今來的絕世天才,滕青山”輔助。 他很想讓青湖島勝利,可結果,師祖死!整個青湖島覆滅!眾多師兄弟或死或逃! 絕望之下,他竟然踏出最后一步,達到虛境!那時起,他生存在這個世界,只有一個目的復仇! 他便自毀容貌,步入蠻荒當中尋找傳說中的蠻族,開始了他的布局””,二十年布局! 他贏得整個蠻族尊重,蠻族將他當成真正的大德之人,當成恩人。 腳踏九州,走遍東海、草原,西域,尋遍各種強者,欲要復仇。各種計謀一一施展,他想遍了辦法,可是當年那個天才滕青山,如今卻已經成一方諸侯! 麾下形意門,二十萬血狼軍名震天下,九州大地無數內家拳弟子都信仰著滕青山二要對付滕青山太難了! 一個個計謀,利用一個個人物,乃至于最后利用到,他最有信心的,蠻族神廟,二可是…… 還是輸了! 他絕望了!一個達至虛境后,僅僅二十年就踏入洞虛之境,而且能擊敗天賦極強的虛境大成妖獸,紫毛神猿,。如此實力,他絕望了! 他知道,他沒法逃二不死鳳凰的速度注定了他這次不成功殺死滕青山,就必死! 也不能死在滕青山手里!甚至于要讓滕青山永遠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他只恨”一只恨老天不公! 不是他不拼命不紋盡心思,而是這滕青山進步太快! 尸體墜落在下方已經是一片廢墟的山林當中,沒有一絲生息。前世不管多么榮耀,死后,只是黃土一杯。 滕青山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這黑袍金色面具男子面前,“自殺了尸”滕青山雙眸中有著一絲震撼,一個虛境強者自殺,這要多大的憤恨多大的勇氣,以及何等的絕望,才會選擇自殺! 一道流光落下,化為一道人影,正是裴三。 “這個金勝二”裴三看了看這具尸體,淡笑道“之前我還瞧不起他,只會用計謀二不過,竟然會自殺。我倒是有幾分佩服了。一個虛境強者竟然也會自殺,滕青山,這個叫,金勝,的看來和你仇恨極大啊。” 滕青山微微點頭。 欲要毀自己形意門,要害死自己女兒,自己兒子,沒深仇大恨豈會這么做? “我看看,他到底是誰!”滕青山低頭,抓住那金色面具。 面具揭開! “嗯?” 滕青山面色一變,心中忍不住一驚二這是何等猙獰丑陋的一張臉,臉上滿是各種爪痕,除了一雙眼睛外,滕青山幾乎看不到這一張臉上還有什么地方是完好的。甚至于如果不看眼睛,都很難認定這是一張臉! “毀容?”裴三驚詫道,滕青山,你可認出,他是誰?” “對,他是誰?” 滕青山凝視著這一張丑陋的臉,以及那雙眼眸中猶有的瘋狂,搖頭嘆息道“我一直認為,這個,金勝長老真正身份就是青湖島的,古雍”可是,不看到他真面目,我也不敢肯定。可現在,看了他的面容我還無法完全確定。” “疑似古雍的金勝長老”裴三嘀咕道,忍不住笑起來。 “人死如燈滅,一切了結了。”猿精山搖頭道,不討在心底,滕青環是有過么一個心結田自己一畢竟沒真正知道這人真面容,只看到一張丑陋之極的臉山狂風吹動。 只見不死鳳凰和雷電神鷹也落在了滕青山和裴三的身后。 而在半空中,那黑色巨型蜈蚣,黑烏飛禽妖獸,以及紫毛神猿,黑色妖龍。還有在巨型蜈蚣背上的三位神廟長老此刻情緒也復雜的很,其中穿著殺戮戰甲的大長老,低沉開口道,兩位,人已經死了。你們可以離開了吧。” “金長老尸體,你們不能動。 ,那光頭巨人鄭重道“金長老對我蠻族有恩,我們會將他厚葬在長老陵中。” “隨你們,誰對一具尸體有興趣?”輩三不在乎道。 滕青山雖然恨此人,可對于一具尸體,也不再有恨意了。 “裴宮主,現在回去?”滕青山看向一剛裴三,輩三看著滕青山,笑道!”滕青山,我和你一道過來,幫你令這個疑似古雍的金長老身死。你算是目的達到了。不過我來這,可是要尋找那塊石碑的。 我請滕青山你幫我尋找,不知道可好?” 滕青山一怔,旋即笑道,是宮主發話,我豈敢不從命?” “哈哈,你小子。” 裴三忍不猛笑起來。 達到滕青山和裴三如今這境界,放眼天下,能值得他們另眼相看的人,也屈指可數罷了。滕青山是佩服這蒸三的實力,司時裴三能夠一人在,獸之道,佛宗之道劍之道等諸多方面,都達到極高成就,滕青山不得不欽佩二裴三對于滕青山,也司樣佩服。在同齡的時候,他可比滕青山要差不少。 不管是創出內家拳一脈,還是年紀輕輕,一只腳跨入洞虛大成之境。都令裴三不得不驚嘆。 “好,我們就好好找找那塊石碑。”裂三笑道。 “開始吧。” 滕青山和裴三同時騰空而起,而后一道灰蒙蒙隱隱有電光閃爍的光芒猛地朝下方蠻族神廟周圍橫掃而去,還有一道黑色的隱隱有五彩混合的光芒,也朝下方橫掃幅散開去。兩大洞虛強者,直接對這蠻族神廟開始搜索起來。 這一幕,令蠻族神廟一方有些惱怒。 “兩位,你們這是干什么?”那大長老喝道。 裴三睥睨了他一眼,嗤笑一聲,“老頭,我勸你別出聲。否則,今天我就將你蠻族神廟給踏平,拿走至強神甲。” 這句話,嚇得蠻族大長老一驚,雖然氣憤,可也沒敢再說。 滕青山和裴三,兩大洞虛強者,便在蠻族神廟周圍開始不斷的搜索。 “裴宮主,我們找了這么久,也沒發現那至強石碑,會不會是,你被騙了?”滕青山看向裴三,同樣飛行在半空的裴三瞥過來一眼,淡笑道,“論魅惑人心,查探人說話虛實真假,放眼天下,無人能與我相比。我確定,那個疑似古雍的金長老,說這話絕對是真的。” “滕青山,你幫我一起搜查三天,若三天都找不到,那就罷了。”裴三淡笑道“滕門主,可答應?” 滕青山一笑。 “也好,三天就三天。” 于是,滕青山和黎三以蠻族神廟為中心,朝四周逐漸幅散開去,司時也深入地底接索。 在搜查的第二天的傍晚時分,蠻荒深處一座高山上,瀑布垂掛而下。 轟隆隆~~仿佛布幕般的瀑布在夕陽陽光照射下,泛出奇異色彩。 “滕青山!”一道聲音遠遠傳播開。 只見兩道流光,一前一后,幾乎司時懸浮在這黎布前。 “總算找到了。”裴三微笑看著瀑布。 “竟然藏這么遠。”滕青山也笑起來。 他們二人都通過自己的世界之力,掃過發現這瀑布后的山石當中便藏匿著一塊通體非玉非石奇特的碑,而且這種奇特的波動,以滕青山和裝三的眼界都瞬間判定這就是至強者遺留的物品。 輩三一伸手,只見憑空浮現一巨大的爪影。 這巨大爪影,抓裂了瀑布后的山壁,將其中一塊奇特的碑石給抓了出來,而后落到了裴三的手中,這塊碑石就和滕青山見過的神仙玉璧一般,通體泛著隱隱綠色光暈,在夕陽光芒照耀下,更顯得不凡。 滕青山和裴三,都朝碑石上看去。 “大禹,藏政皆達至至強,破碎虛空而去。然,卻無一人還。這一步跨出,前面到底是什么,無人知。也罷也罷,既然世間已無所戀,不如飲一杯烈酒,瀟灑而去。”石碑上的字跡蘊含的強烈劍意撲面而來。 而滕青山和裂三,卻完全被這句話所吸引,沉就許久。 更新完畢。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