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8 那一掌

文字版第十一篇第四十八章那一掌(第二更) 瀏覽貼子吧主:轉貼次數:0 第四十八章那一掌(第二更) 施派青小顧不得想為什么刻蜚,突然動年,因為,對方凌陰獼一記并刀已經劈過來。 滕青山手中輪回槍硬撼這一擊,只覺得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透過槍桿傳遞而來,滕青讓整個人不由斜著極速倒飛開去,而那蒙三卻是猛然繼續撲來,滕青山幢孔一縮,“不好!”輪回槍猛地在旁邊練功房墻角一刺,將這練功房墻角刺出一個大的缺口,滕青山才得以一翻身就到了數十丈上空。 裴三也直接朝工方極追而去。 “爹!” “宮主,宮主你要干什么。”李珺仰頭焦急喊道,旁邊的洪武也是一臉擔心之色。 而半空當中,滕青山剛要開口詢問,那裴三卻是猙獰一笑,雙眸當中散發著宛如野獸一般的瘋狂光芒,吼心“一頭巨熊的嘶吼聲竟然憑空產生,同時著輩三他整個人體表竟然隱隱浮現出一頭巨熊的虛影。 “輩宮主”滕青止剛開口,裂三卻是呸嘴一笑,“接我第二招!” 隨即裂三的右手手掌高高舉起,點仿佛一頭笨拙的巨熊舉起那熊掌似的,可是,裴?”這頭巨熊卻讓滕青山感覺到一股窒息般的壓力,就,仿佛面臨禹皇門那位熊尊者一般,而那漲大一號,通體泛著暗金色的巨大手掌瞬間令周圍的天地之力都忌憚地避讓開。 就這么一掌! 看似笨拙的一掌! “當,我倒要看看你裴三到底有多強二” 滕青山心中暗道,一咬牙,手中輪回槍一轉,體內的五彩光線旋轉著融入輪回槍當中,一時間輪回槍都變得璀璨條目,五彩光線不斷旋轉,在槍尖竟然只有一點水藍光芒亮起。瞬旬就仿佛化為滔天海浪中那掀動大海的一桿長槍。 這是滕青止達刻洞虛小成后,第一次全力發揮出絕招。 “蓬!” 滕青山只感覺胸口一窒,耳朵也是一陣轟鳴。仿佛萬千天雷就在耳朵當中爆炸一般,噗!,根本無法克制,一口般紅的鮮血從滕青止,口中噴出,而后整個人直接極速倒飛開去。 下方東華苑內的李珺以及洪武,親眼看到,兩道流光撞擊在一起! 咖道是彩色光線。一道是灰蒙蒙的光芒。 一次撞擊! 強大的沖擊波令整個空間都仿佛水浪一樣翻滾了起來,猛地朝四面八方逸散開去,甚至于連九州大地的天地之力也因此紊亂起來,已經沖到半空當中的不死鳳凰和六足刀就,都司時攔截這股可怕的沖擊波。 “呼呼~幼”無盡的火焰從不死鳳凰雙翼彌漫開,東華苑上空似乎出現了滔天火海。 硬是擋住了這股可怕沖擊波。 不過,沖擊波是朝四面八方彌漫的,雖然擋住東華苑,形意門這個方向,可是這股沖擊波卻是波及了大延山,一時間參天大樹,大量的讓,石直接被震蕩成碎末,周圍一里方圓的地面仿佛都被削掉了一層。 ,爹!” “青山。” 李珺和洪武,都清晰看到那噴出的血霧。 “呦廣一,不死鳳凰攔截下沖擊波后,猛地一聲嘶鳴,又急速朝滕青山,裴三飛去。 ……,……,滕青山自從踏入虛境后,雖然也遇到不少對手。可是一個個比他都強不了太多。所以,滕青讓一直都沒有感覺到巨大差距的感覺!他現在,總算明白這裹三能夠簡簡單單一掌拍擊在僅次于至高戰甲的,洪天神甲,上。還將尤石金震得近乎生機斷絕,這是何等可怕的實力! “好強!” “怎么差距這么大?” 正面一次對抗,滕青正不但口中噴出鮮血,連雙耳當中都滲出血絲。 如果說第一招,裴三只是提醒滕青讓,讓滕青正進入戰斗狀態,而沒拿出真正實力的話。 那么這第二招,裴三就已經動了實力! “接我第三招!一聲響亮的卻仿佛響徹在腦海的聲音響起。 原本充滿野獸氣息的裴三,此刻氣息大變,卻仿佛得道高僧一般,整個人在半空當中微笑著走來,他的笑容仿佛有著震撼人心的魅惑力,令人要沉浸他的笑容當中。這一次他雙手合十在胸前。 其中右手掌一翻,就仿佛一方大印朝滕青山蓋下來。 “畔!” 這一掌自然蘊含著一道禪宗真言,面對這一掌,滕青山只感覺天空似乎瞬間黑了,被這一方大手印給完全遮擋了。那遮天蓋地般無可匹敵的威勢,讓滕青山心驚,心顫。而滕青止耳邊,還聽到隱隱的仿佛無數僧人發出著模糊的聲音。 “這一掌!不能接!” 滕青山身體化為一道彩色光線猛地飆射開去。 “呦。”不死鳳凰一個,滑翔已經過來,滕青江直接落在不死鳳凰背上。 揮出這毀天滅地般一記大手印后,裂三竟然一翻手,完全憾姆刃泣,掌。紋…幕更某看的滕青面煮太重“紋蜚引比我一愈是絕招,想要輕易地收回就越難。比如一個有數百斤力氣的普通人揮劈十幾斤的大刀,或許能瞬間停下收回來。 可是如果揮劈上百斤的大刀,一刀下去想收都收不回二滕青山的絕招,五行毒龍鉆”一招全力刺出去,也是無法輕易收回來。 “這裴三,剛才那一掌,還不是他的極限。”滕青山不由清醒了。 本以為達到洞虛之境,面對輩三即使不低,也能糾纏。可是誰想根本不是對手。 “洞虛大成,比洞虛小成。的確強很多。”滕青山瞬間的震撼過后,便是無盡的動力,再厲害的強者,也都是從弱者步步變強的! 裴三可比我早修煉不知道多少年。等我參悟透了三體式,達到洞虛大成。到時,…必能和他一較高下。” 滕青山看著裂三,卻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嘴角,耳邊都有著血絲的滕青山笑起來,這一幕,令裴三不由搖頭笑起來,“這小子“滕青山,不死鳳凰和裂三,雷電神鷹,包括六足刀麓也都落回東華苑。 “青山,沒事吧。”李珺一臉擔心之色。 “沒事。”滕青江一笑。 之前接的第二招雖然令自己受創,可達至完美的身體這點震傷很容易就能控制,并且在世界之力地滋潤下,迅速恢復二“裴宮主,你突然出手干什么?”滕青山皺眉道,洞虛強者速度相當,自己完全能閃躲逃開,裴三絕對追不上。 要殺滕青止” 首先,得將不死鳳凰調開。 或者等滕青山和不死鳳凰不在一起的時候。靠著速度首先得讓滕青山逃不掉,而后再殺死滕青止。 “沒什么。”裴三微笑看著滕青山,“只是看滕青讓你,這么快就踏入洞虛之境。且又是洞虛小成。很是驚訝所以,就出手看看你有幾分實力。”裴三此次來,當然沒準備殺滕青山。真準備要殺,也不可能如此草率。 滕青山不由無奈一笑。 不過,這一次交手,也讓滕青讓明白別驕傲自滿,還需要路要走。 “不知道宮主你來,是!”滕青山疑惑開口道。 “你看。” 裂三從懷中取出一軾張,扔了過來。 滕青山接過后低頭一看,心中不由一驚,他也明白裴三這次來不是要殺他。畢竟單單不死鳳凰在,裴三根本殺不了他。不由抬頭看向裴三,“裴宮主,誰要我滕青讓的人頭?” “你不知道,誰和你有仇?”裴三反問道。 朦青山心中一動,開口道,“可是一個,戴著金色面具,叫金勝的虛境?” “對,是他。”裴三點頭。 “金勝?”旁邊李珺面色一變,連過來“青止,又是那人?” “你看。” 滕青山將紙張遞過去,如果說如今滕青讓和李珺夫妻二人心中最想殺的是誰,無疑就是這個)疑似古雍,卻化名為,金勝,的蠻族神廟外族長老。 “這人又在興風作浪!李珺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煞氣。 她恨這人入骨! 打她女兒主意,兒子主意,人絲要毀滅形意門。現在更是直接對滕青讓下手小一招招,盡皆是李珺無法容忍的。 “裴容主,你這次來是?”滕青山問道二“我不想殺你。”裴三微笑道“不過,我卻很想得到這至強者留下的石碑二可這石碑如今又在這個叫金勝的人手里。他如今又在蠻族神廟,想要從他那奪來至強者石碑。很難。滕青山你應該也想殺他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滕青山心中一動,笑了起來,“裴宮主,什么時候走?” 裴三笑容更加燦爛,“事不宜遲,現在走最好。” “好!” “上次我去蠻族神廟,沒找到那家伙二既然,他現在就在那…我就去一趟,我倒要看看,他那張面具底下,到底是什么樣。 ”滕青止心中壓抑著的殺機不斷升騰著,那個神秘金色面具男子,就是滕青山的心病! 不除掉他,無法安心。 不過,蠻族神廟的勢力顯然很強。而這次,既然有裴三要取那系強者石碑,滕青山自然不介意一道出馬二“小珺,我去蠻族神廟一趟,解決此事。”滕青讓回頭說道。 “嗯,此去小心。”李珺連叮囑道。 滕青山一笑,隨即招呼一聲不死鳳凰。 嗖!嗖! 滕青山和裴三,分別躍上不死鳳凰,雷電神鷹,而后化作一道火光一道電光,消失在南方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