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45 告訴我了

“真正主謀?” 滕青山腦海中一動,掠過數道念頭,不過表面上滕青山卻是手持輪回槍,冷笑道,“你就是主謀,臨死,你還想拖人下水!” “嗤嗤~~” 洶涌的熾熱巖漿被撐開,在四周不斷逸散出道道熱氣。而在申公伏身后的不死鳳凰全身騰繞的火焰溫度更是遠超巖漿。身陷一個超大‘火爐’中的申公伏反而心中冰寒,他看到滕青山雙眸中殺機,知道必死無疑,心中憤怒不已:“那金勝老賊,給我出了這餿主意。如果不聽他的,也不至于如此!現在……現在……” 申公伏恨滕青山! 可同樣恨當初給他出主意的人。 “怎么說不出話了?是不是連準備拖誰下水,都沒想好?”滕青山表情陡然一冷,“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上路!” “滕青山!” 申公伏猛地一瞪眼,仿佛發瘋的銀發獅子,額頭青筋暴突,“我申公伏承認,你的兒子的確是我暗中設計欲要除掉。當年你害死我大哥,我做夢都想殺死你。這次……你兒命大!可恨老天不幫我啊!” “你兒中毒,你竟然剛好去了永安郡。這是老天在幫你!不是我申公伏不想為我射曰神山,是天要滅我啊!”申公伏仿佛發瘋一樣嘶吼著。 滕青山冷漠在一旁聽著。 周圍無盡巖漿翻滾。 “不過——” “對你兒子下手,并非我的主意。”申公伏盯著滕青山,“我承認你滕青山是了不起的天才,而且急劇成長,我本來都放棄報復。為了保護我射曰神山,只是暗中在歸元宗中散布些謠言,來詆毀你,暗中煽風點火。讓歸元宗和你形意門關系愈加的不善。” 滕青山心中一動。 其實這些年來,歸元宗和形意門關系的確一年不如一年。形意門的弟子認為,歸元宗是靠他們祖師‘滕青山’。所以有隱隱的高上一頭的感覺。而歸元宗,則認為滕青山是叛出歸元宗的,吞掉他們歸元宗火鎏戰甲、火羽戰甲的。 雙方本來有心病,射曰神山暗中煽風點火,令雙方間隙變大。 “可是,就在去年,我遇到了一位虛境高手。名叫金勝。”申公伏眼角肌肉直抽搐,“這金勝老賊,虧我當初將他當成好友。他為我詳細談論了形意門、歸元宗和我射曰神山的關系。說——我現在這樣,形意門和歸元宗雖然有些間隙,可是,你滕青山和諸葛元洪關系依舊好。到了關鍵時候,諸葛元洪請你幫忙,你絕對不會拒絕。到時候……我射曰神山還是要滅。” 滕青山聽得也贊同這一點。 “金勝老賊?申公伏,你捏造也捏造出一個有點名氣的,我從未聽過此人。”滕青山冷笑道,心中卻是暗暗盤算起來。金勝?姓金?而那戴著金色面具神秘男子在蠻荒當中的蠻族神廟,也是被稱為‘金長老’。 “我自知必死,欺騙你作甚?”申公伏冷笑看著滕青山一眼。 “那你說,他什么樣?”滕青山冷聲道。 “這我不知,他戴著金色面具。”申公伏搖頭道。 滕青山心中愈加確定。 戴著金色面具,自稱是‘金勝’…… “你連他容貌都不知,還在這胡編亂造。”滕青山嘴上卻是冷笑。 “哼。” 申公伏冷哼一聲,“我不知道他面貌就是不知……等以后看到他你就知道了。這金勝老賊當時跟我說,我那樣,是坐以待斃!勢必會被你滕青山曰后斬殺!” “所以,他幫我想出了這么一個辦法。利用你滕青山的兒子,因為你的兒子經常在永安郡!只要讓歸元宗的人,殺死你滕青山的兒子。你滕青山唯一的兒子一死,且死在歸元宗人手上。又死在歸元宗老巢里。你豈能不恨歸元宗?” “就算你和歸元宗不為敵,可又豈能再為歸元宗效勞?” “自然,我射曰神山的危機解除了。” “當時……金勝老賊這一計,我很遲疑。我知道一旦失敗,就大難臨頭。”申公伏忍不住哈哈笑著。 “不過!” 申公伏雙眸中有著一絲肆意瘋狂,“當時金勝老賊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不管做什么當然有危險。去做,有希望能令我射曰神山再存在上千年。若不做……將來不久之后,我射曰神山定要完蛋。” “對,說的有道理。”申公伏面色猙獰,“我當時認為很有道理。不做,定要完蛋。去做了,還有很大的希望。” “所以,我下了命令下去,讓人開始詳細布置。務必不出一點岔子……”申公伏看著滕青山,冷笑兩聲,“滕青山,你的兒子是逃過一劫。不過,事后凡是可能泄露幕后主謀的,都被我解決。那諸葛元洪是根本找不到證據的,他也沒給你證據吧。” 滕青山依舊冰冷著臉,難得露出一絲笑容:“我師傅,給了我很有力的證據。” “證據?不可能!”申公伏瞪大眼睛,嘶吼道。 咻! 一道彩色流光猛地亮起,申公伏只來得及用手中神刀略微碰觸一下,就被強勁旋轉力道給崩飛。 “噗哧!” 輪回槍直接貫穿申公伏胸口心臟要害,內部蘊含的世界之力幾乎瞬間將申公伏體內的臟腑要害給絞成粉碎,鮮紅的鮮血順著輪回槍槍頭流出,而后被那猩紅的紅纓給吸納。 “不可能有證據,到底是……是………什……”申公伏盯著滕青山,雖然他的‘神’很強大,可被破壞到極致,他甚至于喉嚨中都無法發出聲音,只能不甘盯著滕青山,而后無力垂下腦袋一動不動。 噗哧! 拔出輪回槍,一側的不死鳳凰的火焰立即籠罩申公伏身體,包括那神弓都被燒得融化了。 看著申公伏尸體被燒成飛灰,滕青山手持著染血的輪回槍,低聲道:“我師傅的確給了我……最有力的證據!師傅回答‘是’,我就不會再懷疑。因為,這是我欠師傅的!” “小青。”滕青山看向一側不死鳳凰‘小青’,身體化作一道幻影便躍到不死鳳凰背上。 “呦~~~” 不死鳳凰雙翼一震,那洶涌的地底深處巖漿立即被分開,而后迅速一飛沖天,穿破巖漿,穿破巖石,穿破土壤……直至飛至萬丈高空。而后朝揚州永安郡方向飛去。 雖然太陽高懸,可是氣溫卻是極低,寒風呼嘯著。 當不死鳳凰‘小青’飛至永安郡郡城上空時,滕青山俯瞰向下方,一眼便看到整個永安郡的軍隊正在迅速調動,特別是歸元宗的校場上,都穿著火鎏戰甲、火羽戰甲的龍崗軍軍士們正在校場上集結。 “歸元宗,要對炎洲動兵了。”滕青山隨即目光落在下方青山會館處。 咻! 火紅流光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迅速地落入青山會館當中滕青山的住處庭院當中。 從滕青山離開后,就一直在等待的妻子李珺,依舊默默在庭院當中等著。在看到旁邊空地上突兀出現不死鳳凰,以及同時落在地上的一襲白袍的滕青山。 “青山。”李珺連站起來跑過去。 “小珺。”滕青山走過來,笑著牽住妻子的手。 “洪武呢?”滕青山笑道。 李珺笑著搖頭:“你去射曰神山殺那申公伏的事,我沒告訴洪武。免得他擔心……他這個時候,恐怕還在練武呢。” “嗯。”滕青山點頭。 “對了,去射曰神山怎么樣?”李珺連追問道,她當然不擔心滕青山,畢竟如今滕青山已經是洞虛境界強者,她擔心的是……射曰神山有漏網之魚。如果有一個敵對的閑散虛境強者,的確會有不少麻煩。 “解決了,申公伏和那頭妖狼,全部解決。”滕青山回答道。 李珺暗松一口氣。 在九州大地上容不得仁慈,對于一個宗派的普通余孽倒是可以不在乎,因為要產生一個虛境強者概率太小太小。可是,明明已經達到虛境的,則是必須鏟除的。漏掉一個,就會禍患無盡。比如古雍…… 就讓滕青山有了諸多煩惱。 “青山,在你去射曰神山后,我冷靜下來想想。覺得不對勁。”李珺皺眉道,“你師傅說兇手的射曰神山,可是……一開始沒給我們證據。而在之前歸元宗弟子大鬧的時候,你師傅,則是公開說,臘月初九那天公開。似乎信心十足。” “既然敢說臘月初九公開,應該早查到什么才對。否則豈敢那么自信宣布?” “可是,卻一直沒告訴我們,我們知道兇手是射曰神山,還是在臘月初九的時候,你師傅告訴數十萬弟子的時候,我們才知道的,青山,你不覺得奇怪嗎?”李珺看著滕青山,懷疑道,“青山,你師傅……會不會,是利用青山你……” “別胡思亂想了。” 滕青山一笑牽著李珺的手,“師傅沒告訴你證據,不過,單獨告訴我了!走吧,去看看洪武。對了,這次我們來永安郡,主要是要為洪武提親的。走,咱們去和洪武好好商量去。” “提親?嗯……小茹那孩子的確是好孩子。咱們也是該為洪武去提親了。”李珺當即和滕青山一道,朝兒子洪武練拳的地方走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