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44 殺個干凈

九鼎記下載: 九鼎記第十一篇第四十四章殺個干凈 蠻荒當中,不死鳳凰則在那粗壯梧桐樹的巨大鳥巢當中,而在這棵梧桐樹所在的山脈當中,各種飛禽妖獸隨處可見,這是飛禽的王國。 一道彩光從遠處激射而來。 “,小清。”一道聲音直接傳來。 “呦”原本在歇息的不死鳳凰立即張開巨大的翅膀,迅速地破空飛起,和那道彩光聯合在一起。 滕清山手持輪回槍,站在不死鳳凰背上,遙指射日神山方向,雙眸中殺機隱現,低喝一聲:“小清,走!”呼! 不死鳳凰劃過一道火紅色殘影,便消失在眾多飛禽妖獸視線內。射日神山所在的山脈,就在蠻荒邊緣。 而射日神山更是高聳入云,山巔更在云端之上,在射日神山山巔的后山當中,一名穿著獸皮的銀發獵人盤膝靜坐在木屋前,身前擺放著古樸黝黑的神弓。在他身側不遠處,一頭巨大的銀色巨狼正趴在地面上歇息。 “歸元宗那邊,那諸葛元洪說今日公開真相”銀發獵人雙眸中掠過一絲寒光,冷笑一聲“他又能公開出什么真相”“執行計劃的,都是死士。”“關鍵兩人,早就消失,連尸體也被火化成灰燼。他歸元宗怎么查,都不可能查到我射日神山頭上。”銀發獵人申公伏”作為如今整個射日神山唯一一個虛境強者,施展這種計劃”當然不敢有一絲松懈。 所以謹慎謹慎又謹慎! 保證萬無一失! “可惜,真沒想到時機成熟,動手殺死滕青山兒子,滕洪武,的時候,這滕清山竟然就在永安郡郡城。”申公伏不由搖頭,眼眸之中掠出一絲不甘之色”滕青山!!!你害死我大哥,這次,卻讓你逃過一劫,哼哼,算你走運!”申公伏心底早就恨滕清山入骨,可是他一直不敢有動作。 “如果這滕清山兒子一死,且死在歸元宗人手上。那時,滕清山… 肯定和歸元宗鬧僵,就算不決裂。也不可能為其征戰。那樣一來,我射日神山就高枕無憂了。可惜,這么好的機會,竟然沒抓住。滕青山,的兒子,還真是命大!”申公伏心中依舊有些不甘心。 至于此次計劃失敗………,申公伏倒是不太擔心,會泄露出背后主謀是他射日神山。因為他自認,是沒有留下一點線索,那歸元宗是沒有一點證據的。 “嗯”申公伏幕地面色一變,清晰感應到領域內迅速出現一股強大的虛境氣息,同時有著一股,黑洞,氣息,不由嚇得轉頭看去。 只見一道火紅流光,迅速而來。 “不好,是不死鳳凰。”申公伏大驚失色,連發出一聲低吼,通知旁邊的射日天狼速速逃散。嗖!嗖! 一人一妖狼,迅速朝兩個方向逃跑。在不死鳳凰驚人的速度面前,如果申公伏和射日天狼一同逃跑,將沒有一絲活命希望。 “小青,除掉妖狼。”滕青山指向射日天狼方向,同時他自己則是從不死鳳凰背上一躍而起,化作一道彩色光線,迅速朝逃逸地申公伏追去。 呦”不死鳳凰…小清,發出高亢鳴叫,當即和滕清山兵分兩路。它去追射日天狼,滕青山則是去追申公伏! “這射日天狼,乃是射日神山自崛起時,就存在的一頭虛境妖獸。 它若不死,射日神山定有死灰復燃的一天。”對滕青山而言,這種絕對忠誠于一個宗派的虛境妖獸,比人類虛境的威脅還要大。 因為,虛境妖獸大多壽命比人類長。 若等滕清山壽命大限一過,這射日天狼很可能再度崛起,說不走會報復。滕青山可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武長老,你在天有靈,就看著這射日天狼如何死的吧。”如今的滕清山,滿心殺機,瘋狂朝申公伏追去。 申公伏已然飛出射日神山,同時仿佛一顆隕石迅速朝大地墜去。 其實他這。十年,已然略有突破,達到虛境大成。可以凌空飛行可是,在半空當中飛行,一旦那不死鳳凰趕過來,他將無處可逃。 “滕清山,是你!!!”申公伏極速墜落同時,一回頭,看到滕青山那滿是煞氣的臉,不由一驚。滕青山竟然達到洞虛之境了 洞虛強者,在九州大地,那可是極為可怕的存在。 “今日,敢殺我兒,申公伏受死吧。”滕青山雙眸光芒灼灼。 “嗤!”申公伏仿佛扎進水面一般,直接扎進了山石土壤當中。滕清山也是緊跟其后,竄進山石地底當中。 地底當中一片黑暗。 申公伏在前面逃,滕青山在后面追。 “滕清山,你說我殺你兒,你可別冤枉我。”申公伏傳音怒喝道。 “還不承認。”滕青山傳音道。 “哼,我絕對美派人殺你兒,這近。十年來,我射日神山循規蹈矩。你形意門在我這炎洲大肆收走弟子,我射日神山從未插手過。我射日神山又怎么會去派人殺你兒子呢申公伏焦急急切連道。 “我師傅親口所說,還會有假”滕青山拼命追著。 洞虛強者是強,可是,在速度上卻并不比虛境快。 滕青山只能保持吊住申公伏,而后通知不死鳳凰過來攔截。而申公伏要做的,則是深入地底,盡量的深,讓滕清山無法通知不死鳳凰。 “諸葛元洪這是一箭雙雕,他歸元宗對我射日神山一直存著野心,這次,他絕對是趁此機會,故意編造謊言。讓你滕清山稱為他的棋子,為他歸元宗賣命。”申公伏傳音連辯解道,這番話的確很有迷惑力。 滕清山卻沒有絲毫心動。他是傻子嗎 不是! 在歸元宗聽到師傅,在成千上萬人面前宣布那話,當時滕青山就懷疑,師傅是否是故意地這么說,好讓他滕青山成為師傅手中的一把刀。 所以。當時滕清山問出了這名一句話“師傅這射日神山果真是幕后主謀”諸葛元洪回答只有一個字:“是。…”“我相信師傅!”滕青山說出了這句話。 逃命中的申公伏大急,連道:“這諸葛元洪可曾給你什么證據你別被他欺騙,成了他手中棋子被他利用!”忽然“嗷唔”一道痛苦的狼嚎聲在地底當中迅速傳播開,甚至于引起地底的震動。 “天狼!”申公伏面色夫變。 在追殺中的滕清山則立即控制世界之力,努力朝聲音源處延伸開去,世界之力化為僅僅一根針線,迅速延伸滕清山仗著洞虛小成,體內世界之力也夠雄渾,足足延伸了五六十余里遠。同時在世界之力盡頭發出一道聲音“小青!”在泛著金色的紫色火焰籠罩當中,射日天狼的痛苦狼嚎響徹天際,但是緊接著,包括周圍的山石土壤在內,一切都化為粉碎。 “小青!”那熟悉的一道聲音。 令全身騰繞著黑色,白色火焰的不死鳳凰,迅速朝聲音源處極速追去,同時它也發出一聲尖銳鳴叫。在追了片剎,飛行了數百里后,不死鳳凰終于被滕青山的一絲世界之力給掃蕩發現。 不死鳳凰通過這絲世界之力,迅速追去。 已經穿入地底極深之處,一片洶涌的巖漿潮中,周圍雖然熾熱,可是申公伏心中卻是冰冷,臉色發白:“不好。”他已經發現,那頭不死鳳凰已經進入了他的領域范圍內。 “天狼死了,如果我再死,那我射日神山可就”申公伏焦急萬分。 可是再焦急,也沒用。不死鳳凰迅速迫近。 “滕清山,我射日神山真的沒殺你兒。”申公伏死到臨頭,依舊想要說動滕清山,他怎么都想不通,那諸葛元洪能找出什么證據來。 “臨死,還狡辯。”滕青山的聲音傳來。 “轟!”不死鳳凰的氣息,戈過一道弧線,從前面阻截住申公伏,申公伏被逼的立即轉彎朝側邊逃去,巖漿和巖漿中一些極為堅硬的石頭,在申公伏面前,都被輕易地撞開。因為轉彎,令滕青山和申公伏距離瞬間縮小不少。 完全達到滕青山可遠距離攻擊,范圍。 “跡想逃。”滕青山右手出現一柄飛刀。 灌輸著世界之力,猛地一扔! 一道彩光迅速劃過。 “噗哧!”申公伏避讓不及,這飛刀速度之快,和弓箭相比相差無幾,申公伏甚至于來不及防御,胸口直接被貫穿。虛境強者施展暗器,對于同級別虛境強者并無威脅。可是,洞虛強者就不司了。 滕清山洞虛小成,發出的飛刀穿透力,足以媲美虛境大成全力一擊。 這也是,裴三的飛刀,為何能夠重創虛境妖獸的緣故。 轟!強大的熱浪彌漫,不死鳳凰已經再次到了申公伏前面。 不。”申公伏面色愈加蒼白。 他身后,滕青山也出現了。一前一后,都被攔截,申公伏更是身受重傷,根本逃不掉了。“你逃不掉了。”滕青山冷漠看著眼前的申公伏,周圍熾熱的巖漿完全被滕清山的世界之力給撐開,撐出一個,大的空間。 申公伏面色發白,捂著胸口。 他不想死! 他一死,射日神山這個古老宗派就完了。 “滕青山。”申公伏急切連道,“你若不殺我,我就告訴你欲要殺你兒子的真正主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