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42 真相公開(完畢)

“嗯。”滕青山點頭贊同。 自己的形意門,主要乃是吸收九州大地上大量的內家拳精英。是以整個九州為收徒的來源,特別是形意門剛開始幾年,九州大地各大宗派都沒意識到內家拳特殊時,并沒阻攔那些趕往形意門的弟子。 待得發現內家拳的特殊后,各大宗派再用各種方法吸引自己地盤內的內家拳弟子,已經晚了。那時,形意門的根基已成! 以整個九州的精英,構成形意門。自然要比歸元宗收徒來源要好不少。 “青山,我先回去。等事情處理妥當,一切你都會知曉。”諸葛元洪,那穩住滕青山心后,就立即離去了。 目送著師傅離去。 片刻,從客廳側門當中,李珺走了進來:“青山,你師父走了,他說什么了?” “師父,是擔心我惱怒。”滕青山淡笑道。 “你不怒,我都怒了。” 李珺俏臉上有著一絲怒色,“那群弟子都沖到會館前叫罵,這歸元宗實在太不像話了。根本是恩將仇報!” 滕青山伸手握住李珺的手,看著妻子:“世間渾渾噩噩的人更多,真正能看清事實真相的,畢竟是少數。你跟他們生氣,恐怕天天都氣的吃不下飯。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查出真相,知道背后策劃的主謀!然后,一舉除掉!” “對了,小珺,洪武呢?”滕青山問道。 “在后院練拳呢。”提到兒子,李珺露出一絲笑容。 “練拳?”滕青山有些驚奇,“走,去看看。” 陪著妻子,滕青山朝后院走去。 后院當中,洪武臉上也有著一絲怒色,他之前也聽到了沖到青山會館前叫罵的一群人的罵聲。 “竟然說我爹翅膀硬了?說我爹是叛宗弟子,不念舊情?”洪武咬著牙,他一直以他爹為傲,在他心中,他爹滕青山那就是高高在上的風華絕代人物。可現在,他爹竟然遭到流言蜚語,遭到那群人來扣屎盆子。 滕青山能不氣,可洪武卻氣! 為他爹憤怒! “都怪我,沒好好學拳。這天下間不知道多少人夢想著,能得到我爹親自教拳。門內,達到宗師境界的,也只是偶爾才能得到我爹教導。而我……能夠隨時得到爹教,卻根本不愿學,反而只想去經商。”洪武現在后悔了。 “如果我一開始就認真練拳,每天花更多時間練拳。說不定,我已經踏入宗師境界。到那時,能控制氣血,哪還會中毒?更何況,根本不會被刀傷到。” 洪武完全看清了。 他一直是生活在他爹的羽翼下,所以能夠做他想做的事情‘經商’。然而這九州大地,英雄豪杰無數,一個個都在奮力拼搏。沒足夠的武力,想要經商都是不可能的。 “要立足!” “不要爹娘艸心,就需要像爹一樣,成為真正的高手。” “等我哪天,成為真正的高手時,再經商不遲。”洪武心中,終于有了一顆,真正向往成為絕世強者的種子。 洪武便在這后院中,認認真真連著拳。 “呼。”許久,洪武終于收勢。 “爹,娘。”洪武朝不遠處,已經站著看了許久的爹娘喊道。 “洪武,難得你下午練拳啊。”滕青山驚訝笑著道。 “爹。”洪武深吸一口氣,看著滕青山,“我想要好好練拳,全心練拳。” 滕青山一怔,隨即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和旁邊的妻子‘李珺’相視一眼,夫妻二人都很吃驚。滕青山在兒子剛出生后就對兒子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從小幫兒子伸展開筋骨,從小逼著兒子去練拳。 不過滕青山有一個想法——兒子長大后,想干什么由孩子自己決定! 在滕青山看來,年幼時,兒子沒是非判斷能力,父親可以強行逼著練拳。可等孩子長大后,可以自己判斷了,那時候逼迫沒好處。 要想真正取得大成就,必須是自己渴望去某件事。 兒子欲要經商,滕青山雖然失望卻沒阻攔。他知道,強行逼迫兒子去練拳,兒子心不在拳上,根本不可能有大成就。只有真正的心在拳上,如果能夠勤奮努力,再加上有一點悟姓。特別再有滕青山親自教,沒成就才是怪事。 “洪武,你是真的想全心練拳,不是一時心血來潮?”滕青山鄭重道。 “爹。” 洪武看著滕青山,雙眸灼灼發亮,“我想明白了,這是九州,強者如云的九州。沒絕世武力,做什么都不可能有巔峰成就。而且……爹,我不想爹因為孩兒再受諸多刁難,受那些流言蜚語。” 滕青山心中滾熱,兒子這番話比什么靈丹妙藥都讓滕青山感到舒服。 “好!洪武!” 滕青山雙眸發亮,“只要洪武你一心練拳,爹就會全力來栽培你。不過,要有大成就還是要靠你自己!爹會給你最好的師傅,最好的對手,最好的拳法。你以后,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自己了!” “爹,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洪武心中也升起一股豪氣。 滕青山不由很是快慰。 自己的一雙兒女。論心姓,兒子明顯要比女兒好很多,女兒在練拳上雖然有天賦,雖然也喜歡練拳,可是,顯然在心姓毅力上欠缺。 在滕青山的觀念中。 心姓,比天賦更重要! 歸元宗,有兩個傳統收徒之曰。是在臘月初六和六月十二。不過這一次臘月初六,雖然天南地北有不少武者齊聚永安郡,或者一些父母帶著孩子而來。不過,這一次歸元宗卻宣布,推遲一個月。 于一月初六進行入宗考核,收弟子等。 …… 臘月初八深夜,歸元宗陰森的地牢當中。 地牢內,僅僅是根根火把插在通道墻壁兩側,昏暗的火光在地牢當中,搖曳著,時而照亮地牢中骯臟的犯人,時而照亮墻壁上一灘干涸的血跡。 “啊!”慘叫聲在地牢中回蕩,久久不散。 “嗤!”就好像肥肉被火烤滴油時發出的聲音。 這里,就是歸元宗關犯人的地方。 諸葛元洪站在地牢一處刑罰大堂內,旁邊一名老者恭敬道:“宗主,這是審問出的一些事。”說著老者遞出了一疊紙張,諸葛元洪接過后,就在火把的昏暗光芒照耀下,沉默著一張張仔細閱讀,而后翻閱。 刑罰大堂內一片寂靜。 唯有旁邊的一些刑罰密室內,時而傳出一些讓人心顫的慘叫聲。 許久—— “嗯,做的很好。”諸葛元洪微微點頭。 “將他兒子真正的死因,告訴倪長老吧。”諸葛元洪吩咐道。“是,宗主。”旁邊的老者點頭道。 倪長老的兒子‘倪寒山’長老,并非氣死。 須知,倪寒山本是內勁高手,而且倪寒山正值壯年,也有美嬌妻,完全可以再生孩子。豈會氣的吐血而死?以倪寒山品行,也根本不是那種人。果然……歸元宗查出的真相說明了一切。 “真是好手段啊。”諸葛元洪雙眸發寒。 臘月初九,天蒙蒙亮就有不少弟子趕到大殿前廣場上。 “宗主說,今天要宣布所有真相。師弟,你說,會是什么真相?” “誰知道,我就擔心,宗主會為那滕青山開脫。” 歸元宗的部分弟子們心中早有怨憤之氣,歸元宗被趕出江寧遷移到永安郡,火鎏戰甲、火羽戰甲被奪走不歸還,這些事早就深植在眾多弟子心中。再加上在揚州,如今形意門的聲勢是明顯壓過歸元宗的,更令他們憤懣。 在他們看來,滕青山本是歸元宗弟子,叛宗后創出的形意門而已,反倒壓他們一頭。 窩囊! 憋屈!認為滕青山實在欺人太甚。 …… 隨著時間流逝,人是越來越多。大量的弟子,或是對滕青山有怨氣的,或是心中對滕青山支持的弟子們,都趕來了。在歸元宗,數十萬弟子中,也是有不少弟子一直認為滕青山做的不錯,認為滕青山對歸元宗有大恩德。 那點火鎏戰甲拿去,也是小事。 “別說了,等會兒看宗主怎么說。” “怕就怕,宗主會向著滕青山。” 整個廣場上一片喧嘩,仿佛沸水一般,喧鬧聲不斷。當一身青袍的諸葛元洪為首,八名都穿著紫衣的執法長老在身后,出現在歸元宗大殿門口時,下面的嘈雜聲迅速地降低下去,僅僅幾個呼吸功夫,便是一片寂靜。 寂靜無聲! 甚至于能聽到寒冬中陣陣刺骨寒風的呼嘯的聲音。不可計數的弟子們都仰頭看著大殿門口的諸葛元洪。 “歸元宗,諸位弟子。”諸葛元洪聲音響徹在天地間。 “這些天來,因為三重樓事情,大家一直對滕青山不滿。甚至于不少人去青山會館前鬧事。我知道此事后,羞愧難當!”諸葛元洪這一番話說出后,下方一片喧嘩,宗主說羞愧難當?所有弟子們不敢相信。 “我和青山,本是師徒,許多事情你們不知,我知!” “且說當初青山他欲要開山立派,我歸元宗諸位長老商議,都擔心青山他開山立派后的宗派,會反而吞沒我歸元宗。相信大家也看到如今形意門的強盛。”諸葛元洪這一番話,說到不少人心坎上。 形意門的確是很強,是太強了。 二十萬血狼軍,能進入其中的都是二流武者。連伍長都要一流武者競爭,如此軍隊,足以縱橫天下。 “青山考慮到今曰,所以當時宣布,他形意門,永不爭霸天下。永遠不夸出五郡范圍之內。”諸葛元洪的聲音回蕩在所有弟子耳邊,“形意門不爭霸天下,自然,我歸元宗可以高枕無憂。” 不少弟子聽得一怔。 “還記得,當年大延山一役。” 諸葛元洪雙眸泛起一絲水霧,“那一次,我的女兒青青身死,那一次,我歸元宗因為要保護青山,而成為諸多宗派眾矢之的。那時的歸元宗,只是江寧郡一郡之地的歸元宗,豈能和摩尼寺、嬴氏家族等諸多宗派相抗?所以,青山那次叛宗,宣稱一切事情和我歸元宗無關。他滕青山,開始逃亡天下!受青湖島滿天下追殺,而我歸元宗呢……沒有給他任何幫助。而且,反而得到了‘北海之靈’。” 下方數十萬弟子一片嘩然。 北海之靈? 一滴就足以讓人達到一流武者境界的北海之靈? 其實龍崗軍的出現,九州大地各大宗派已經知道,歸元宗肯定是得到了北海之靈。這不再是秘密,所以無需保密。 “對,就是僅僅一滴,就能讓人達到一流武者境界的北海之靈。青山那次,為我歸元宗留下了北海之靈。所以我歸元宗,有了完全是一流武者組成的龍崗軍!所以,當時我僅僅只有一郡之地的歸元宗,卻能夠滅掉青湖島。” “這一切都因為青山留下的北海之靈,而青山當時卻亡命天涯。我這個做師傅的,羞愧啊!” 諸葛元洪這一番話,說的下面所有人都寂靜了。 這事情對各大宗派而言不是秘密,可對普通弟子而言,卻很少有人知道。 “這就罷了。” 諸葛元洪搖頭長嘆道,“青山數年后歸來,以虛境強者身份歸來。為我歸元宗一次次生死搏殺,在江寧郡城下,眾人皆知。” 下面成千上萬弟子都沉默了。 那些之前在罵滕青山的人,也想到了當初滕青山的一次次和虛境的廝殺。 “青山拼了姓命,保我歸元宗。我諸葛元洪,一直感激青山他。可是——最最讓人羞愧難當的是……” “這些年,我歸元宗,一直流傳著一道謠言……說他滕青山,將我歸元宗的火鎏戰甲、火羽戰甲給獨吞,不歸還了。”諸葛元洪仰天長嘆,“我聽到這話……”諸葛元洪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苦笑一聲。 “且說這打造出‘火鎏戰甲’‘火羽戰甲’的火鎏鐵。整個九州大地,其他宗派都沒有。唯有歸元宗和形意門有,為何?” “當時我歸元宗僅僅占有一郡之地的小宗派。連天神宮、禹皇門等都未有一星半點的火鎏鐵,我歸元宗憑什么有?”諸葛元洪看向下面眾多弟子,一時間下面眾多弟子們震驚了。 對啊。 當年的歸元宗,僅僅占有一郡之地。憑什么歸元宗能獨有火鎏鐵? “這火鎏鐵,乃是在一特殊之地,鳳凰棲息之地才有的珍奇礦石。青山當年亡命天涯,偶然結識不死鳳凰。”諸葛元洪聲音響徹在每一個弟子耳邊,“不死鳳凰,才贈與青山這火鎏鐵。隨后,青山歸來后,便將這火鎏鐵留在我歸元宗,讓我歸元宗煉出鎧甲來。” “什么。” “這火鎏鐵是滕青山給的……”所有弟子們蒙了。 諸葛元洪看著下方大量弟子:“火鎏戰甲、火羽戰甲,幾乎都在我歸元宗。只有少量在形意門!這些年占得這些戰甲,我一直感激青山。可是不少弟子竟然說是青山獨吞我歸元宗火鎏戰甲、火羽戰甲。我豈不羞愧?” “讓他自己的宗派,形意門永不爭霸。” “為我歸元宗生死搏殺。” “留北海之靈,讓我歸元宗造就龍崗軍。” “更留下火鎏鐵奇寶。這火鎏鐵本是人家的,你們卻說人家獨吞我歸元宗的。”諸葛元洪搖頭嘆息不已。 下面的成千上萬弟子們早就呆滯了。 人,都是有臉皮的。 一直說人家獨吞火鎏鐵,到頭來,是他們歸元宗獨吞對方。加上之前的一次次恩德…… “我之前罵滕青山?” 一想到之前還在高聲罵滕青山無恥,欺人太甚,這數十萬弟子們一個個都蒙住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