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41 滔天罵聲

第十一篇第四十一章滔天罵聲 “氣的吐血而死?”滕青山眉頭一皺。 旁邊的洪武面色一變,連道:“爹,不好。這倪寒山長老氣的吐血而死。到時候歸元宗眾多弟子們,肯定將仇記在爹你頭上。說是因為爹你的蠻橫,恃強凌弱。令這倪寒山長老氣的吐血而死的。” “哼。”李珺忍不住冷哼一聲。 “這些小侍,不必在意。”滕青山揮手,讓那館主退下。 滕青山如今心里,只想查出背后策刑的人是誰,然后,狠狠懲治。 對于歸元宗一些對他有偏見的人,滕青山已經懶得理會了。畢竟人生在世,是沒有辦法讓所有人都對你贊不絕口的。總有人來詆毀你。 永安郡城,倪家府邸。 這倪家,在永安郡城那也是一等一的大家族。在歸元宗當中,這倪家的淵源絲毫不比諸葛家要短。現如今倪家的領頭人,自然是歸元宗僅有的兩位先天金丹執法長老之一的倪長老。 雖然是正午時分,太陽正高。 可是倪家府邸內籠罩在一片壓抑氣氛當中,連侍女們行走在府邸當中都要小聲走路,唯恐發出大的聲響,整個倪家府邸白色布條,還有諸多穿著喪服的,隨著靠近整個倪家府邸的大廳,更是能聽到一陣陣嗚咽痛哭之聲。 兩名孩童,都穿著喪服,腰間扎著紅色絲布,跪在那燒紙。 “嗚嗚……老爺啊,你怎么就這么走了啊。” “老爺。” 只見數名婦人都跪在那痛苦流涕。倪家是大家族,那執法長老倪長老,就有三子二女。而死去的倪寒山長老,膝下卻僅僅只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唯一的兒子“倪孟仲,的死,顯然對他打擊極大,才造成氣的吐血而死。 祭奠靈堂邊上,在棺材旁,有一名面容仿佛中年人,表情冷漠的老者靜靜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這具棺材。 這冷酷中年人,便是如今倪家年紀最大的執法長老“倪長老,。 “倪師叔,節哀。” 時而有不少人聞訊而來,有一些老者恭敬向這冷酷中年人說道。 冷酷中年人,微微點頭,沒說話。 歸元宗內,剛剛吃過午飯舟一些弟子們三五成群行走在宗內。 “我說師兄,你這么說滕大人,過分了吧。畢竟滕大人對我們歸元宗有大恩。” “過分?對,這位滕大人,是對咱們有大恩。可是有恩德也不能這么囂張吧。將我們歸元宗的火鎏戰甲、火羽戰甲給獨占就罷了。你看這次,連倪家的長子長別、“倪孟仲,小命完了。都沒一個人敢為倪家出頭。這滕青山,還逼我歸元宗給他一個交代。哼……沒辦法,人家實力強,又是一代總是。咱們歸元宗只能低頭。”兩名弟子走在路上,其中一個個子略矮的弟子話語中明顯有著怨氣。 “算了,我們這些小輩弟子能怎么樣。”另外一個搖頭道。 洪步入客廳。 “哈哈,師傅,你挺狼狽啊。”滕青山卻是哈哈一笑。 見到滕青山的笑容,諸葛元洪才松一口氣,隨即苦笑搖頭:“是挺狼狽。” “師傅,我也沒想到。你歸元宗內,竟然潛藏著敵方,這么多奸細。”滕青山笑著搖頭,“竟然鬧得,那么多人齊聚大殿之前。甚至于有人沖到我青山會館前。” 諸葛元洪點點頭:“若無奸細,斷不可能發生這一幕。也怪我,貪圖冒進。沒法子,歸元宗從一個只控制一郡之地的宗派,要發展成一個超級宗派。短短二十年,僅僅又是在揚州境內收人。魚目混珠,也是在所難免。” 忽然——前面走來一名背負著一柄戰刀的青年,一看到二人連道:“六師弟,七師弟。大事不好了,那倪家的倪寒山長老,重傷在床后,就在今天,氣的吐血而死了。” “什么!”這二人大吃一驚。 “唉。”這戰刀青年忍不住搖頭,“倪寒山長老就這么一個獨子,兒子死了。又沒人為他討回公道。當時他又被滕青山重傷,這么回去,又是一肚子氣,又傷心兒子死,加上重傷,氣的吐血而死。也難怪。” “這,這……”略矮弟子忍不住露出怒色,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他滕青山的兒子是兒子,我歸元宗倪長老的兒子,就不是兒子了?欺人太甚!” “能怎么樣,人家可是形意門門主。咱們歸元宗都得仰仗人家。”戰刀青年搖頭無奈道。 “宅” 略矮弟子怒聲道,“做人得有骨氣!寧可站著死,也別跪著生。 滕青山又怎樣?我歸元宗也有一萬龍崗軍軍士,三萬黑甲軍軍士。更有近百萬弟子!普通軍隊上百萬。沒有他滕青山,我們歸元宗難道自己還撐不起一片天?” “與其在被人庇非下受這窩囊氣。還不如,我們歸元宗自己打下一片天。寧可地盤小點,也不用受這窩囊氣!”略矮弟子怒道。 “對,六師兄說的對。”旁邊另外一名弟子也被說得熱血沸騰,“何必受這窩囊氣!滕青山強,是他形意門,跟我歸元宗有什么關系。他滕青山過去是我歸元宗弟子。不是叛宗了么,早就不是了。” “兩位小聲點。 ”戰刀青年連看四周。 “怕什么怕!理直才氣壯。”略矮弟子瞪眼吼道,“就算在長老,在宗主面前,我也敢這么說!倪寒山長老多活活被氣死了,不但沒人給出一個公道來。還將倪家府邸給封鎖,說要嚴查倪家所有人。太讓人心寒了。不管如何”必須讓滕青山給出一個交代來。” “對,得有一個說法。” 在這九州大地上,武者們大多都是熱血的,都是頭腦一熱,就敢拔劍血濺五步的。之前歸元宗不少人一直忍,可聽到倪寒山長老氣的吐血而死。而倪家府邸如今還在被封鎖,倪家府邸的人,一個個被查探。 自然更加惱怒。 或是有熱血的緣故,或許,也有人在其中煽風點火的緣故。一時間不少一直以“歸元宗弟子,身份為榮的弟子們,一個個都怒了起來。 三五成群,大量弟子聚集了起來,眾多弟子都朝歸元宗大殿前聚集。 “宗主,我們寧可站著生,也不愿跪著死!” “宗主,我們歸元宗不能向那形意門低頭!” 只見成千上萬的弟子,浩浩蕩蕩,仿佛洶涌海水一般聚集在大殿前的廣場上,不少人都高聲嘶吼了起來。 在人群當中。 “我們在這喊有什么用,依我看,直接去青山會館外面喊。讓那滕青山給出一個交代來。還我們一個公道。”有弟子說道。 “哼,你蠢啊。去青山會館面鄲那樣只會更糟。” 歸元宗弟子們雖然熱血、憤怒,可大多也知道輕重。他們現在群情激奮,讓歸元宗高層給出一個說法,這還好。可是一旦真的大量人沖到青山會館那鬧騰起來。那可就真是鬧大了。所以很少有人被說動。 雖說很少有人被說動,可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冷靜的。歸元宗弟子數目又太大太大。加上其中又有一些心懷不軌的弟子暗中挑撥、煽風點火。也有過百人,沖到了青山會館面前,叫喊了起來。 “滕大人,還請給歸元宗一個交代。” “滕大人,你的兒子是兒子。倪寒山長老的兒子也是兒子。你現在還逼迫倪家,實在太過分了。虧我從小還一直認為你是大英雄大豪杰。” “滕青山!你別忘了,你過去也是我歸元宗弟子。翅膀硬了,可也別這么囂張。你這樣,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這上百號人僅僅聚集片刻。 嘩!嘩!嘩! 大量穿著鎧甲的黑甲軍軍士聚集過來,包圍過來,帶頭的竟然是執法長老之一的“諸葛云,。一身鎧甲,面色難看的諸葛云揮手喝斥道:“將這些人,全部押回去,關進地牢!” “是!” 大量黑甲軍軍士沖過去,這上百號人弟子們,大部分都沒反抗,可也有一些人嘶吼著:“黑甲軍的兄弟,怎么,你們現在也為形意門的人效勞了。來抓自家兄弟了?” “黑甲軍的兄弟,我們都是歸元宗的。你們這樣,讓人心寒啊。” 部分的人的叫喊,令原本沒打靠反抗的弟子,一個個感到激憤起來,也怒吼起來。 可是,實力懸殊,這群人很快被押走。 而歸元宗大殿之前,則已經聚集了近十萬人之多。人一上萬那就好似無窮無盡了,這十萬人,早就將新建的歸元宗大殿前的空曠廣場給完全站滿,許多人都站在一些草皮上,甚至于站在了一些樹上。 “宗主來了。” “宗主出來了。” 原本喧鬧聲一片的人群當中,很快就迅速地安靜下去,僅僅幾個呼吸功夫,近十萬人竟然變得寂靜一片,沒有一絲雜音。 只見歸元宗大殿前,站著一襲寬松白袍的諸葛元洪,在他身后,更是站著三名執法長老 “我歸元宗弟子聽好。”諸葛元洪聲音傳播開,每一個弟子都聽的清清楚楚。 “此事牽扯甚廣,里面陰謀詭計不少。我歸元宗弟子,萬萬不可中了敵人奸計。”諸葛元洪的聲音陡然高起來,“我諸葛元洪在這,對所有弟子說了一一后天,也就是臘月初九這一天太陽升起之時,我會將所有真相在這公開。” 這一句話的確很管用。 知道后天知道真相,聽到這板上釘釘的一句話,原本激憤的眾多弟子們,也就一個個聽話退散了。在心中,他們當中幾乎都是忠誠于歸元宗的。 剛剛安穩住人心后,諸葛元洪就立即趕到了青山會館。 “竟然有人跑到青山會館前鬧事……”諸葛元洪也擔心,和滕青山之間關系變得更僵。 豐山會館客廳內。 “青山。”諸葛元 什么跟什么啊!怎么看不懂啊!是不是蘭州在惡搞啊! 20104621:36117.42.131.5樓 20104621:40110.247.1.6樓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