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9 憤怒之火(三章完畢)

廣告①[]廣告②[]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三十九章憤怒之火(三章完畢) 原本還是議論聲、笑聲一片的‘三重樓’酒樓,瞬間炸開鍋來。 “殺人了!” “倪家的少爺倪孟仲死了。” “洪武少爺死了。” 整個酒樓一片亂糟糟,很多人都親眼看到,一道白光將倪孟仲胸。給射出個窟窿。而后白光停下則變成一只白色小鳥,在洪武身體周圍不斷凄厲鳴叫著。能瞬間擊殺一名一流武者,這樣的鳥兒毫無疑問絕對是妖獸。 能有妖獸保護的青年,豈會是一般人? “洪武哥,洪武哥。”白衣少女臉上滿是淚水,臉色煞白,一轉頭再看看不遠處倒在地上的倪孟仲,哭聲越是大了。 怎么會變成這樣? 她根本不知道。 “轟!”一道氣浪猛地憑空產生,氣浪都將白衣少女給震到一旁,只見雙眸泛著紅光的滕青山,一出現在兒子,洪武身邊,立即將手中的,不死草立即放進了兒子嘴里口在趕來的同時,滕青山早取出了隨身攜帶的不死草。 “洪武,洪武。”滕青山心都揪起來。 這個從小就乖巧,吃一顆糖就不哭不鬧。早晨被自己拖起來練拳,就算流淚也是忍著練拳。自己對待女兒比較寵溺,對兒子卻都比較嚴厲,可是,在內心深處,對于兒子的重視關心絲毫不輕于女兒。 滕青山的心顫著,顫抖著手拖摸著兒子,看著兒子。 不死草入口即化。 擁有的神奇效力瞬間幅散洪武整個身體,原本臉色發黑,整個皮膚都發黑的洪武,迅速地皮膚恢復健康之色,原本都停止的呼吸,也漸漸再次恢復了,臉上也浮現了一絲紅潤之色。連手臂上的傷口也迅速收斂,而后消失不見,仿佛從未受過傷口只有皮膚上遺留的黑色血跡說明剛才發生了什么。 “洪武。”和諸葛元洪同時出現的李珺,也是驚呼一聲,就撲到了兒子身前。 “洪武。”李珺眼淚嘩地就流下來了。 兒是母親心頭肉。 停止的呼吸,恢復了,一聲聲呼吸,漸漸的,洪武緩緩睜開了眼,看了看眼前已是淚人的母親李珺,以及一旁雙眸泛紅,隱現淚花卻強忍著的父親‘滕青山’洪武從沒見過爹娘這樣,在他心里,他爹那是最堅強的。 “爹,娘。”洪武開口道。 “沒事了,沒事了。爹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滕青山說著,心中的怒火卻燒得滕青山整個人欲要發狂,頭腦都是發熱的。 如果這次,不是他和妻子來這。 就算諸葛元洪在,沒有不死草,也根本沒法救自己的兒子。 “混蛋!!!” 滕青山心中起了沖天的殺意,雙眸赤紅的嚇人,“不管是誰,只要敢動我的兒子,死!!!不管是誰,全部死掉!!!”滕青山感受到兒子差點離自己,自己差點來一個白發人送黑發人,自己甚至于算不上白發人。 這是一輩子最大的悲哀! 絕對不容發生! “諸葛宗主,我要知道,到底是誰!!!”滕青山的聲音冰寒的嚇人,他的憤怒,甚至于令他都不喊師傅,而是喊,諸葛宗主,。 一旁同樣臉色鐵青的諸葛元洪,心中也是極為憤怒!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怎么會讓滕青山的兒子差點都死了。若無不死草,就算虛境強者在,也根本無法再救活洪武。 這一聲“諸葛宗主”讓諸尊元洪心中一顫。 他知道…… 歸元宗和形意門的交情,是一直靠滕青山在歸元宗的感情維系著,這次事情處理的不好,很可能,雙方關系就變僵了、 “人活了。” “那個洪武少爺吃的是七彩顏色的靈草,是不死草!” 酒樓中也有不少人驚呼起來。 “死而復生啊!” “這個洪武少爺什么身份啊,竟然能服用不死草?”古往今來,整個九州大地才有多少株不死草?能夠服用不死草的,絕非一般人能做到的。就算是虛境強者,乃至是洞虛強者,都很難得到一株不死草。 就在這時候 大量的兵衛,迅速從酒樓外沖進來。 “誰殺死了傀孟仲少爺?” “在哪呢?” 顯然不少客人的叫聲,令外面巡邏的歸元宗兵衛沖了進來,倪孟仲的死,這可是可怕的事情口倪孟仲的爹,那是歸元宗長老。倪孟仲的爺爺,更是歸元宗的執法長老。如今僅有的兩位先天金丹執法長老之一。 闖進來的兵衛,為首的一名百大長,一看到里面的人,嚇得立即行禮。 “傳我令,酒樓內所有人,都不準走。走的人,殺無赦!”諸葛元洪鐵青著臉,喝道。 “無” 為首的百夫長恭敬應道。 “快,封住酒樓,所有人不準離開酒樓,走一個殺一個!”百夫長立即喝道,原本還咋咋呼呼看熱鬧的所有酒樓客人們一個個嚇呆了,甚至于沒人敢大聲說話。一聽到下面的乃是歸元宗宗主,他們就知道,這事情戳破天了! 三重樓酒樓之外街道上。 “快!” ,快!” “將周圍封鎖住,不允許走掉一人。”其他聞訊而來的兵衛,或者黑甲軍軍士,乃至部分龍崗軍軍士,個個立即聽命,將整個街道靠近三重樓酒樓的全部封鎖。那些被封鎖在內的不少行人,看到那刀劍上反射的冰冷寒光,一個個嚇得不敢出聲。 有一人敢反抗挑釁,便是殺無赦! 這些行人都知道,一個宗派這樣做,育定發生可怕的事情。沒人敢和一個超級宗派去硬抗。 “不可能,不可能。”不少護法長老也迅速擊過來。 “仲兒,仲兒。”那說寒山長老迅速跑過來,雙眸中滿是驚恐,“不可能的!” 酒樓當中,一片死寂,大量客人們沒有一個敢擅自開口。 “你說,剛才是怎么回事?” 一名漢子臉色發白,站在邊上,面對著龍崗軍將軍,域鋒,的喝問。 這漢乎連回答道:“大人,是這樣的二倪孟仲少爺在戲臺上向那位叫,洪武,的少爺挑釁,不斷的邀戰。后來洪武少爺忍不住就跳下戲臺,和他動手。一開始。二人都走動拳頭,洪武少爺占得上風。” “后來,倪孟仲少爺拔出了腰間彎刀。洪武少爺,也取出旁邊的旗桿木桿。二人再次交手,倪孟仲少爺仗著彎刀鋒利,一刀傷了洪武少爺的手臂,而洪武少爺則是一拳砸飛了倪孟仲少爺。” “按理說,這時候該結束了。可這時候洪武少爺臉色突然發黑,手臂傷口也流出黑血,整個人直接轟然倒地。”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射穿了倪孟仲少爺的胸口,倪孟仲少爺,也死了。” 漢子聲音都發著顫。 “下去。” “你,過來。”域鋒將軍,再一次將一人叫來。 滕青山則是在邊上,聽著兒子洪武自己的描述。 “刀有毒。”滕青山目光落在那柄,還緊緊被倪孟仲握著的彎刀,乍一看,根本看不出刀染了毒,“這毒竟然能夠瞬間令人斃命,而且烤在刀面上,又看不出。這絕非一般的毒。這肯定是有目的的!” 滕青山一想到此,憤怒地火焰刻愈加升騰,雙眸都赤的嚇人。 不少歸元宗高層趕過來,立即向諸葛元洪行禮,而后也恭敬向滕青山行禮:“見過大人。” 這酒樓那些被材鎖的客人們,其實在看到,這個叫,洪武,的少爺能服用不死草,就聯想到了不死鳳凰,想到不死鳳凰自然想到滕青山。再加上滕青山和歸元宗的關系不少人都猜到,這氣勢懾人的白袍青年。 就是傳說中的內家拳一脈祖師。 就是那形意門的祖師。 也是,比之四大至強者還要更快踏入虛境的絕世天才,風華絕代人物、滕青山! 傳說中的人物,在他們眼前,不少人用熾熱目光看著滕青山。能見滕青山一面,他們也激動萬分。 “仲兒,仲兒。”忽然一道哭聲響起。 只見一名中年人趴在了倪孟仲兒子尸體上,看到倪孟仲胸口的血窟窿,不由眼淚流下,哭了起來:“仲兒,你,你怎么會, “藏鋒將軍,誰殺了我兒?”這倪寒山猛地看向盛鋒。 盛鋒卻是在詢問著一名酒樓侍者。 聽著侍者說的話,倪寒山一瞪眼,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滕青山一家人,雙眸瞪得滾圓:“滕,滕青山!!!你貴為一代宗師,竟然,竟然縱子行兇。我兒是不及你兒金貴,可也是我的兒子啊。” “退下。”諸葛元洪鐵青著臉,喝斥一聲。 這倪寒山額頭青筋暴突,朝滕青山指著吼道,“是他滕青山的兒子,殺死我的兒子!是他縱子行兇。看,這些人還說我兒用毒毒死他滕青山的兒子,全是一派胡言,都是畏懼他滕青山。他兒子不是好好的?我兒子卻已經……” “別人怕,我不怕,我要為我兒子付一個公道。”倪寒山怒視滕青山。 一直在兒子身邊的滕青山,忽然一揮袖 “蓬!” 倪寒山仿佛被一顆隕石撞擊一般,整個人狠狠砸飛出去,撞擊在一根酒樓柱子上,直接將木柱給撞地斷裂下來,酒樓都是微微一顫,而這時候,一道殘影一閃而逝,直接抱住了倪寒山落在了地上。 正是歸元宗兩大先天金丹執法長老之一的倪長老。 而整個酒樓內,卻是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怒意爆發,仿佛一頭魔神的滕青山身上,滕青山雙眸泛紅,看了一眼旁邊的師傅,諸葛元洪”傳音在諸葛元洪耳邊:“諸葛宗主,我要知道背后到底是誰!” 充滿煞氣的一句話,讓諸葛元洪臉色愈加難看。 “走!” 滕青山帶著妻子、兒子,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酒樓當中。 [公告]隨時隨地閱讀本作品,請訪問139so 在網絡中搜索更多九鼎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