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8 火冒三丈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三十八章火冒三丈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三十八章火冒三丈 “真是沒想到,青山你竟然這么快就達到‘洞虛之境’。 諸葛元洪看著滕青山,雙眸中光芒灼灼,驚嘆著道,“據我所知。從虛境大成,要達到洞虛之境。很難很難。可清山你卻是不可思議。” “師傅,單單五行之道的,木行之道,就耗費我足足十六年。我能踏入洞虛之境,也得感謝禹皇門黃天勤。若不是他,恐附我還要花費十年二十年。”滕青山應付說道。 “哦,黃天勤?”諸葛元洪吃了一驚。 滕清山微微點頭,雖然和師傅在交談,可是,他此剎心情很不好。剛才那兩個長老談論的話,對滕青山影響的確很大,令他不由暗想,“如果歸元宗很多人都這么想二認為我滕青山幫助他們歸元宗是理所當然。那我何必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 憋屈! 火大! 更何況,火霉鐵事情上滕青山一直沒太在意,其實較真起來,火裂鐵乃是他從端木大陸帶來。現在,形意門血狼軍只有那么一點點火裂戰甲、火羽戰甲。在歸元宗眼里,竟然成了,算了報滕青山恩德的,讓他們獨吞就獨吞吧,。 這種話,聽在心里的確不是滋味! 為了歸元宗,他滕清山在歸元宗的城下大戰數場,六足刀篪也是一道奮戰二而后,又解決掉青湖島。 在這過程中,不惜和天神宮決裂!自己妻子,都和她的師傅,裴雪蓮,斷絕來往,滕青山一直覺得虧欠妻子。 在這過程中,自己甚至于差點身死,六足刀篪也是趙到鬼門關門口,而后靠不死草才救活。 最后,有不死鳳凰幫忙,才力挽狂瀾。 當初,就是擔心自己的形意門后輩們,會反吞掉歸元宗。滕青山絲毫不懷疑形意門將來強大程度二所以,更是下了命令說永不爭霸!其實以滕青山天賦,完全可以走禹皇、秦嶺天帝一般的路。先積蓄實力,不忙著開宗立派,緩稱王。 待得實力強大后,再稱霸天下! 統一天下! 就是為了歸元宗。犧肚如此多,可是誰想最后,竟然落得如此說辭。 讓人心寒啊! 諸葛元洪也發現,滕青山似乎情緒不太對勁,便笑道“青山,走,我們到廳里談。對了。你也有段時間沒見你妹妹清雨和你兩個外甥了吧二” “嗯二”滕青山想到妹妹和外甥,這才露出一絲笑容。 一旁的李珺,當然很清楚滕青山的心情,其實她一直認為滕青山這樣不值,可是她的妻子,既然是妻子就要支持丈夫。所以,她只是在身后默默支持著, 滕青山和李珺,和諸葛元洪他們一家在一起的時候,永安郡城的三重樓內。 戲臺,每天或是請一些擅長樂器的漂亮女樂師來演奏,或是請一些畫師,當場作畫。甚至于偶爾還舉行一此武斗,吸引客人。 “洪武,你還是個男人嗎?有本事上來,我們一對一,斗上一場。”只見此刻戲臺上,正站著一名身形高大的藍衣清年,仰頭對著二樓某一處怒喝道。 “倪孟仲,你喝多了。”二樓上,和一名白衣少女相對而坐的灰色棉襖清年,皺眉看著下方說道,這灰色棉襖青年正是滕青山的兒子,滕洪武”在外面,滕洪武一般都說是姓洪,名武。”滕青山兒子,這個,身份太駭人。 因為滕青山保密,也和萬象門打過招呼,所以他女兒和兒子的名字,并沒怎么流傳。 不過有心人還是知道的。 在永安郡城,滕青山還是很放心的。 “喝多?我沒喝多。”這藍衣青年仰頭喝道“洪武,你婆婆媽媽的,怎么像個女人?如果是個漢子,就下來。, 整個酒樓內,各種叫好聲,笑聲不斷。 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 “洪武哥,別跟說大哥一般見識。”白衣少女拉著洪武的手連說道。 “哈哈,我看,這位叫洪武的少爺,他爹娘可把他生錯了,他不該是男人,應該是個女人啊。哈哈”酒樓中立即有一個酒漢大聲笑了起來,頓時整個酒樓內,也是笑聲一片。都要洪武下場一戰六 洪武不由雙拳緊握。 他是很冷靜,可是他最不容別人提到他爹娘說事,他一直以是滕青山的兒子為傲。 “洪武,你,下面那藍衣青年,倪孟仲,剛開口。 從二樓上,一人影越過欄桿,直接跳落在下方的戲臺之上,正是面色肅穆的滕洪武。 “哦,總算下來了?”倪孟仲冷笑一聲。 “你不是要和我交手嗎?”洪武擺出三體式起手式“出手吧二 “好。” 倪孟仲冷笑一聲,直接一個進步,右手成爪,朝洪武當頭抓去二 蓬~~洪武直接轉身崩奉,擊潰這一爪。而后身體靈活之極,當即兩個晃身,隨后就是一個猛地進步,一跺腳,同時來了一記炮拳!這一跺腳,通體都是鶴黃巖的戲臺都猛地震顫起來,表面出現一些裂痕。 而這一炮拳,更是帶著老虎咆哮意境二 滕青山親授,洪武的內家拳雖然不如他姐,可也踏入一流武者之境。 “喝!”倪孟仲暴喝一聲,一瞪眼,雙臂交叉在胸前,硬抗這一拳。 拳頭手臂撞擊后,倪孟仲不由連退三步,每步都震得戲臺顫了顫。 “好!” “這位洪武少爺果然厲害。”頓時酒樓中叫好聲一片,而在二樓上,肩膀上正有著一只白色鳥兒的白衣少女更是焦急的連喊道“倪大哥,洪武哥,你們別打了,快停下。” 這倪孟仲抬頭看了一眼,更覺羞怒! “比拳法我當然比不過他。不過,我有一流武者內勁,更有爺爺親自傳授刀法。就算他是滕清山的兒子,可年紀比我小不少。我就不信,還比不過他,這一次定要好好教壬他。”倪孟仲心中暗道,同時哐的一聲,拔出了腰間的一柄薄如蟬翼的彎刀。 見到對手拔刀,洪武面色微變。 ,倪孟仲。”洪武猛地喝道。 “怎么,怕了?”倪孟仲嗤笑一聲。 “好,你自找的。”洪武也對眼前這個口個,倪孟仲,的人,很是反感。洪武畢竟是年輕人,也有火氣,當即猛地一個閃身到了戲臺邊上,一下子拔出了戲臺邊插著的木旗桿。單手成刀,直接猛地——劈,將旗桿斬掉一截。 剩下的木棍,約莫一丈二 “來吧。”洪武扎下馬步,手持長棍,遙指對手。 “少爺,揍這個姓洪的。” 在戲臺邊上,正有著一名扎著小辨的青年連揮手喊道。而酒樓內此時也是議論聲一片。 “這個洪武少爺看來要倒霉了。倪孟仲,那是何許人?那可是歸元宗龍終軍的百夫長,是一流武者。他家,可是在歸元宗勢力極大的倪家。刀法可很了得。” “老哥說的對,歸元宗高手不擅長拳腳。刀劍卻是厲害。他對面的少年,明顯是練內家拳的。拳腳厲害些。” “這倪孟仲,誰不知道其心狠手辣?這十叫洪武的,畏首畏尾。 這倪孟仲前段時間剛廢掉一人。在城內他不敢殺人,可廢掉一人卻正常。看著,這個叫洪武的,要倒霉了。”在永安郡城,誰不知道倪孟仲的大名? 自身實力強,家里勢力又強。誰敢招惹? 哩!嗖! 倪孟仲和洪武,一人手持彎刀,一人手持長棍,都沖向對方,當即交手。 “噗!”“噗!” 一寸長一寸強! 仗著長棍長,洪武接連施展,如影隨形,槍法,逼得倪孟仲有此狼狽,可是那長棍只是普通木棍,僅僅幾下,就被砍斷掉一半。 “看你還靠什么。”倪孟仲冷笑著沖上來,當頭就是一刀。 “結束吧。” 洪武雙眸厲芒一閃,手中的半截木棍,蘊含著內勁猛地和那彎刀交擊,只聽得蓬的一聲,木棍斷裂開來,洪武早有預料地閃轉同時朝倪孟仲逼迫過去。可是那鋒利彎刀,劃過一道凌厲的弧線。 “嗤!”洪武避讓的快,依舊左臂被劃出一個“小傷口。 “你敗了!”洪武在受傷同時,直接一拳砸在倪孟仲胸前,倪孟仲整個人被砸地往后拋飛數丈,而后重重摔在戲臺上。 洪武看了一眼倪孟仲,搖搖頭。 “我輸了?,摔在地上的倪孟仲不敢相信,咬著牙看著前方的洪武。 可忽然 洪武的臉色瞬間變得發黑,整個人一軟,轟的一聲,就倒在了戲臺上。 “洪武哥!”二樓的白衣少女大叫一聲,從二樓也是不顧一切跳到戲臺上,甚至于跌了個跟頭。 “有毒!” “倪孟仲下毒。”一樓不少容人,都看到洪武的臂膀傷口的血液是黑色血液。 “不,不可能。” 說孟仲瞪大眼睛。 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下毒殺滕青山的兒子啊。 “呦~~” 一道白光幾乎一閃,就從說孟仲的胸口穿透,倪孟仲怔怔地低頭一看,他的胸口已經出現了一個血窟窿,而后腦袋一暈,整個人轟然倒下。 在歸元宗諸葛元洪家的廳內,滕青山、李珺,正和諸葛元洪、諸葛云、青雨等人在一起。 “不!”滕清山面色大變,他清晰感到領域內,兒子洪武的靈魂氣息在衰弱下去,不由一股莫名的暴戾氣息瞬旬充斥整個胸膛,滕青山雙眸都紅了。 滕清山直接消失在了客廳當中,而諸葛元洪也是面色大變,他倒是沉穩,連抓著李珺手臂,緊跟著憑空消失不見。 (第二章到~~繼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