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7 歸元宗長老

九鼎記第十一篇第三十七章歸元宗長老 “師傅突破了?”滕青山既驚又喜。 諸葛元洪從穆濤處,知道雷刀天神,端木羽,剛突破虛境,就悟得,毀滅之道,掌控五成天地之力。諸葛元洪也一心要直接悟出,生之道,。 耗費如此久時間,終于悟通突破。如今,初入虛境,便掌控五成天地之力。 “青山,這可是喜事。我們得去恭賀一番。”李珺連說道。 “對,對,這近二十年來。師傅一直潛修,如今功成,可喜可賀。一滕青山也為師傅高興,在心中,師傅,諸葛元洪,有著堪比親人的地位“對了”小珺。你剛才說。洪武喜歡的那個女孩,孝期已滿?” “哦。”李珺笑著連點頭“那個叫小茹的孩子,孝期已滿。如今已可婚娶,我們是不是選個良辰吉日,上門去提親?” 滕青山拳掌交擊,哈哈笑道:“好,我馬上去找外公。外公可一直關心著洪武的親事,讓外公親自幫忙選一個良辰吉日。而且,我踏入洞虛之境。師傅還不知道這一次,也可以順便告訴師傅此事。” “這些年來,師傅也牽六著,進攻炎洲射日神山的事。” “不過,我的實力也不足以霸占兩憐,現如今,也該談談此事了。”滕青山可沒有忘記當初的約定,更何況,當初申公屠的死,射日神山肯定是將仇恨記在心底,一直隱忍著不發,不代表這射日神山會忘記仇恨。 畢竟如今射日神山的虛境,乃是申公屠的弟弟! 滕青山也不愿讓敵人,就這么壯大下去。 “對。當初申公屠欲要致青山你于死地,最后他倒喪了性命。這射日神山絕對不會忘記這仇恨。”李珺也連點頭。 “青山老弟,看來,我剛回這大延山。你們就要有大動靜啊。” 穆濤哈哈笑道。 “算不得大動靜。”滕青山搖頭一笑“只是幫助師傅一把,我出手解決射日神山虛境。系于攻打炎剎,還是要靠歸元宗的人馬!占領那炎剎之地,也是歸元宗。一雖然說當初形意門宣稱,不爭霸天下。 可是,不代表形意門的虛境強者,就龜縮著,別人欺負也不反抗。 形意門不爭霸,可是本門虛境強者,和其他宗派虛境強者斗起來。 這卻算不上爭霸天下,只能算是私人恩怨。 大梭十余日后,臘月初二。 寒風凜冽,而在萬丈云層之上,一身白袍的滕青山和一身紫衣的李珺,夫婦二人并肩正在朝西南方向飛去。 云端之上的陽光更是亮麗,冬日陽光曬在身上也是暖洋洋的。 “洪武他一直在永安郡,恐怕小珺你和我,要為他提親的事。他還不知呢。”滕青山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李珺也笑盈盈道“洪武這孩子,這記得當年三四歲的時候。比他姐霜霜還乖。只要給他兩顆糖吃,就一點都不鬧騰。特聽話。” “哈哈,對,他小時,我當初逼他早上起來練拳,有時候痛苦委屈地流眼淚也不吭一聲,繼續練拳呢。”滕青山忍不住慨嘆一聲“沒想到,一轉眼,洪武也要成親了。”唯一不滿意的,刻」是洪武這孩子。喜好經商,多過喜好練武。 如果將全部精力都耗費在練武上,以后成就還難說呢。”滕青山是很滿意自己兒子,可是,顯然他希望兒子能繼承他的衣缽,有點難以實現了。 夫妻二人,在萬丈云層之上,化為一道朦朧彩光,很快便來到永安郡地界。 “永安郡!”從高空俯瞰下去,永安郡因為郡城內有山陵,而郡城外更是有著大山,乍一看,整個永安郡,就仿佛有著背鰭的超巨大的兇猛鯨魚。 一道彩色光線從云層當中,直接墜入永安郡城。 永安郡城內超過兩成的土地,都是歸元宗的。作為統領揚州八郡之地的超級宗派,如今歸元宗弟子數量極為驚人。宗派駐地自然占地更廣。 “師傅,你先忙。” 滕青山,在一落入歸元宗內,就發現師傅,諸葛元洪,正在和幾位先天強者商議著事情,便連傳音道。 “青山,是你?”諸葛元洪的傳音中滿是震驚。 其實在發現一道黑洞氣息和李珺氣息同時出現,諸葛元洪就滿是疑惑,哪一個洞虛強者會和滕青山妻子在一起?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裂?”第二個想到的就是滕青山突破到洞虛之境。可這第二點、他自己也有點不敢相信。 “青山,你達到洞虛之境了。哈哈”諸葛元洪顯得很開心。 “偶有所悟。”滕青山笑著傳音道“師傅,你先和幾位執法長老談完事。等會兒,弟子再和師傅好好聊聊。弟子可是有不少事呢。” “行,等會兒我過來。”諸葛元洪傳音囑托一聲后,便和那幾位執法長老談論歸元宗大事了。 滕青山并沒偷聽對方在談論什么。 “小珺,歸元宗建成后,我過去雖然來過兩次,可都是和師傅見面。可是卻沒有好好逛過歸元宗。現在,趁師傅還有事,我們就在這歸元宗好好逛逛。看這永安郡的歸元宗,和當年的歸元宗有什么區別。”“至少比當年的歸元宗,要大的多。弟子也多的多。愈加繁華了啊。”李珺笑道。 “不繁華,難道衰敗?”滕青山一笑。 “其實歸元宗得好好感謝青山你,若不是青山你,歸元宗豈能有如今?”李珺椰輸笑道,滕青山搖頭道:“我和師傅,乃是師徒關系。徒弟為師傅作些事,本是應該。談什么感謝不感謝?”在一座丘陵上,滕青山和李珺夫妻二人正漫步閑逛著。 歸元宗極大,比宜城占地都要大。 宗內便有丘陵,湖泊、河流。 “倪長老,你這些話還是少說為妙。”在丘俊上樹林中,不遠處傳來談話聲音。”王長老,什么叫少說為妙尸這些事情我歸元宗內誰不知道。當年,宗主,將那火寨戰甲還有火羽戰甲,借給滕青山,讓他帶領人馬幫忙駐守南部數郡之地。可后來,這滕青山,卻將火裂戰甲、火羽戰甲獨吞了。口乎!這是事實,還不讓說?”滕青山和李珺二人,聽到樹林中聲音,眉頭一皺。 火鎏戰甲、火羽戰甲歸屬問題,形意門內部和歸元宗內部,都有不少矛盾。 因為火鎏鐵的來源,歸元宗一直沒公開。畢竟滕青山一個人弄這么多火鎏鐵,一般人也不會相信。一旦公開,估刻各大宗派就會知曉,讓他們眼饞的火裂鐵是滕青山失蹤數年得到的。如天神宮,肯定會因此想到海外。 歸元宗和滕青山,都不想因此,讓各大宗派耗費精力去北海去找。就是不想暴露北海大陸。 可這樣,也造成~個問題歸元宗的人,認為形意門獨吞了火幕戰甲、火羽戰甲,不還了。 而形意門的高層,像楊冬、滕獸等,都想要將歸元宗的火鎏戰甲、火羽戰甲要回來,強大形意門。 “倪長老,獨吞了又如何?滕青山大人,也對我歸元宗有大恩。 這些火裂戰甲、火羽戰甲給他又算不了什么,就算報他大恩吧。”哼,王長老,你將滕青山當成恩人。可人家不一定在乎你。當年的滕青山就不念日情,逼迫我歸元宗離開江寧,我們歸元宗在江寧郡可是有千年許多人因此背井離鄉,來到這永安郡。這就罷了二據我從我爹那知曉,當年滕青山可是答應幫助咱們歸元宗,占領炎洲的。 可現在呢,快二十年了。一點影子都沒有。”這個叫,倪長老,的聲音中飽含著諷刺”王長老人家現在當形意門門主,可瀟灑自在的很。誰還在乎我們歸元宗,他恐怕都忘了,他過去就是我們歸元宗的弟子,現在搖身一變,卻是形意門門主了。”“倪長老,,小聲點。”兩名中年人從遠處走來,可他們忽然看到前方二人。 “嗯”這兩名長老都臉色一變,其中一個眼睛狹長的中年人,更是面色煞白,“滕………… “見過大人。”微胖的長老連行禮。 “見過大人。”那眼睛狹長中年人,也連行禮。 滕青山目光落在,眼睛狹長姓倪的長老。 滕青山臉色不太好看,不過他沒說什么,而是和李珺轉頭就走了。 “怎么遇到滕青山本人了?”這倪長老額頭都滲出汗珠。 “讓你別亂說。希望滕青山大人,大人大量吧。”另外的王長老看了一眼身側老友“若是滕青山大人要懲處你,你就完了。” “哼。”“懲處我?我就不信,我就說這么幾句話。誰敢懲處我。更何況我說的是事實。”倪長老一瞪眼說道,他爹,可是歸元宗執法長老。 滕青山和李珺在歸元宗內閑逛著,可騰青山再無一絲好心情。 真的很火! 為歸元宗他可考慮了很多,對付炎洲,滕青山是一直記掛在心上。 只是未到洞虛之境,滕青山也不敢讓歸元宗一個占據兩州之地。現在達到洞虛之境,滕青山就準備和師傅商量了沒想到竟然有人這么說他。 滕青山不自禁的,有一種心寒感覺。 “哼。”滕青山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哼。 “青山,生氣了?”李珺看著滕青山。 “沒事。”滕青山搖搖頭。 “青山。”一道聲音響起,一道青綠色流光一閃,便到了滕青山前方,化為了一道人影,正是意氣風發的諸葛元洪。 (第一章到~~今天會有三章。補欠昨天一章。明天再補一章 20104522:27211.138.237.3樓 不是每天三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