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6 煉化神甲

大延山,幽深寒潭深處。(點墨) 妖龍‘紫淅’正盤臥其中睡著,鼻孔中噴出的道道寒氣,令它周圍的水時而凝結,時而崩裂。 “嗷吼~~” 妖龍‘紫淅’驀地睜開那車輪般大小的金色巨眼,露出一絲驚色。它青晰地感覺到兩股氣息,一股是熟悉的不死鳳凰的氣息。而另外一股,則是黑洞!它的領域根本無法觸及,感受不到,自然覺得那就是‘黑洞’。 有著悠久壽命的妖龍‘紫淅’瞬間明白——這黑洞,代表了洞虛強者! “洞虛強者?”大驚的妖龍‘紫淅’瞬間消失在水底。 大延山形意門,東華苑當中。 “青山怎么還沒回來。” “娘,別急。爹肯定遇到急事了。”李珺和一對兒女正在一起,顯然滕青山離開了這么久,讓她心中慌亂不安。 忽然—— 吼~~”一道驚怒的吼聲響起。原本趴在旁邊草地上熟睡的六足刀篪就正驚怒仰頭,發出憤怒且驚恐的一聲嘶吼。它也察覺到,不死鳳凰的氣息在前,而另外一道‘黑洞’則是在后。是洞虛強者,六足刀篪豈能不驚?看最快的小說更新盡在點墨中文 “不好。”懂得獸語的李珺面色大變。 咻!咻! 一道火紅色流光,和一道五色光線幾乎司時落在東華苑當中。 “吼~~”雙眸中滿是兇厲之氣的六足刀篪,在看到五色光線所化為的人竟然是滕青山時,也是微微一愣。顯然滕青山的氣息變為‘黑洞’這令六足刀就沒反應過來。 “哈哈,刀篪,干什么,想和我斗一場么?”滕青山笑著走過去,拍了拍六足刀篪的鱗甲。 六足刀脆的血紅雙眸中這才露出驚喜之色。 “哈哈,這才幾天沒見,都不認識我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青山。”李珺連走過來。 旁邊兒子洪武開口道,“爹,你去一趟蠻族神廟,這都七天了,娘每天都擔心你。” “小珺。”滕青山歉意一笑,“其實我也沒想呆那么久,不過——” 轟!轟! 兩股強大氣息,一前一后,幾乎同時落入東華苑當中,令遠處的侍女們嚇得一大跳。只見那足有二十余丈長的巨大神龍,以及一頭要小不少的金色龍龜,都在不遠處空地工。這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都冷漠盯著滕青山。 但是緊接著,這兩大妖獸,都怔住了,這次滕青山前往蠻族神廟,早囑托過兩大妖等,若有強敵來,幫忙一把。 感應到洞虛的存在,妖龍,‘紫淅’也不敢怠慢,自然立即趕來。 “小珺,幫我謝謝他們。”滕青山笑著連道。 “哦。”李珺卻有些疑惑,向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發出聲聲吼聲。 “吼吼~~”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的眼睛中,都露出了喜悅之色,發出一聲聲吼聲,向滕青山表達恭喜。 李珺驚愕轉頭看向滕青山,“青山,你,你達到洞虛之境了?” “洞虛?”最近有些憂郁的洪霖,也忍不住驚呼一聲。 “是和天神宮宮主一樣的洞虛境界強者?”洪武更是瞪大眼睛,生活在這樣一個家里,洪武和洪霖姐妹,對于修煉境界,以及九州大地上的一些強者大多都聽過。他們很清楚——洞虛強者代表了什么! 在至強者未誕生之時,洞虛強者,就代表了最強。 “這次,因禍得福。在蠻族神廟吃了一個閉門羹,可是在蠻荒當中,小青的老巢那。我偶爾有悟,耗費近七天功夫,終于得以洞虛小成。”滕青山笑著說道,此時的李珺和洪霖,洪武姐弟二人,根本不懂,洞虛小成,和‘初入洞虛’的區別。 就算不懂,他們也已經很震驚了。 滕青山成為洞虛強者,這可是了不得的大喜事。但凡一個宗派出現一個洞虛強者,那么,這家派屹立九村州之中就沒人敢惹!如果說初入洞虛的‘黃天勤’比虛境大成,也就略強一籌而已的話。 那洞虛小成的滕青山,就強大的多了。 如果說裴三,當年是顧及鳳凰之母。那如今,就算沒鳳凰之母。看到滕青山本人,他也不會輕易來招惹了。 當天,東華苑當中。 妖龍‘紫淅’金色龍龜,不死鳳凰,六足刀囂,以及滕青山一家在一起,談論許久。待得傍晚時分,那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才回去。 傍晚,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已經在地底水域當中,這兩頭虛境妖獸,在這天洪湖內,那就是絕對的霸主。 “吼吼~~” “吼,吼吼吼~~” 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彼此發出一聲聲吼聲,交談著。妖龍‘紫淅’顯然很是開心。 當初在金色龍龜引薦之下,滕青山才得以拜訪妖龍‘紫淅’。 妖龍,‘紫淅’也是得知滕青山的傳奇,才對滕青山另眼相看。一個二十一歲踏入虛境的絕世天才,妖龍‘紫淅’也認為滕青山有希望成為至強者,所以態度極好。 須知—— 這世上,能壓過妖龍紫淅一頭的妖獸。一是熊尊者,二是不死鳳凰。 如離皇門的熊尊者,那是跟隨過至強者“禹皇”得到禹皇指點的。 而不死鳳凰,也是跟隨過至強者‘李太白’得到過李太白的指點。論天賦等,這妖龍‘紫淅’或許比不死鳳凰略弱,卻不比熊尊者差。可它實力比那兩方弱些。就是因為都是它埋頭領悟,沒得到至強者指點。 這一次,妖龍‘紫淅’是押寶,壓在滕青山身上。認為這個了不得的人物,或許能成功。 果不其然,開宗立派后不足二十年,滕詩山竟然踏入洞虛之境!這種進步速度,令有著悠久生命,看過無數強者的妖龍,‘紫淅’也是驚嘆不已。或許,他看好的這個人類‘滕青山’真的有可能,踏入至強者之境。 當然—— 只是可能性罷了,須知自從第四位至強者釋迦祖師,之后,到如今超過兩千年了,九州大地卻一個系強者沒出現。在這過程中,達到洞虛境界的也有一些,可就是無一人,能達到至強者之境。 至強者,實在太難太難達到了。 夜晚。 “青山,怎么了?”剛吃過晚飯,滕青山和李珺正在亭子內閑談,見滕青山表情不對勁,不由問道。 “剛剛,我嘗試將世界之力,融入這洪天神甲中。沒想到,卻遭到這洪天神甲的反抗。”滕青山搖頭苦笑”我算是明白,為什么洞虛強者,都要自己重新煉制一套神甲。而不是用前人的神甲。” 李珺思忖著道,“青山,這洪天神甲。是東北王‘洪天’當初用他的世界之力煉制的。所以抵抗你的世界之力。” “我的世界之力亢法灌入,這神甲穿著,效果要弱很多。”滕青山搖頭,“既然如此,這洪天神甲我就不穿,重新再煉制一套屬于我的神甲。” 滕青山一聲令下,整個形意門幅散整個九州的各個地方,立即將諸多珍貴稀罕礦石朝形意門送來。 妖龍紫淅和金色龍龜也幫忙。看最快的小說更新盡在點墨中文 水柔晶、萬年寒鐵、天隕石……諸多一等一,有金錢都難買到的寶貝礦石都聚集起來。這就是勢力遍布天下的好處,滕青山更是安排了九州大地上都是一等一的兵器大師歐業家的‘歐業墨將’親自來煉制。 諸多珍貴材料任憑選要,這可是一個兵器大師夢寐以求的。 滕青山他爹‘滕永凡’和外公滕云龍都激動地跑來觀看,看看這名聞天下的兵器匠師煉制戰甲的過程。 整整一套戰甲,包括戰靴、臂甲,腿甲飛內甲等等在內,足足耗費了八天七夜,才完全煉制而成。煉制成功后,那位歐業墨將大師激動地一整天睡不著覺。待得覺得累后,更是連睡了三天才醒來。 這一條戰甲,被滕青山命名為‘輪回’。 “槍為輪回,戰甲也為輪回?”李珺有些疑惑,“青山,為什么要取輪回這二字為名呢?” “喜歡而已。”滕青山淡然一笑。 前世的經歷滕青山不想告訴任何人,也包括親人們。 “現在,輪回戰甲,僅僅是煉制而成。雖說諸多材料珍貴無比。連虛境強者,都要耗費大力氣才能破壞掉。可畢竟,只能算是凡人的戰甲。要成為神甲,還需要長年累月的神力煉化。”滕青山如今早將洪天神甲換了,換工這輪回戰甲。 一般修煉,日常生活,滕青山就和過去穿洪天神甲一樣,穿著輪回戰甲。只是頭盔和外甲很少穿,“難怪,虛境強者對于神甲的,內甲,最是重視。這可不是方便的緣故,更主要原因,是洞虛強者穿內甲,是穿的時間最長的吧。” 穿著的同時,就是煉化的過程。 “青山。”李珺和滕青山,在東華苑花圃院中散步,“洪武喜歡的那個女孩,現在孝期已滿。我們是不是……” “嗯?”滕青山突然抬頭看向遠處“穆濤老哥,怎么來了?” 一道流光落下,化為一人,正是銀發魁梧的背負著狼頭巨型戰刀的云夢戰神‘穆濤’。穆濤本是一臉驚色,待仔細看青后,才驚呼道:“青山老弟,你,你,你已經……” ”“哈哈,老哥,偶有所悟,就突破了。”滕青山笑道。 “我來九州大地二十年,才略有幾步,達到虛境大成。青山老弟你……”穆濤本是有些自得,可看到滕青山的進步,完全被打擊了。 “穆濤老哥,你怎么有空閑過來?”滕青山笑著問道。 “哈哈,你師父他這個死腦筋,終于突破了。當然我也就不必再坐鎮那了。”穆濤哈哈笑道。 ,兩章完畢,今天9點30開始,書評區加精大會!半個,、時加精!大家得到精華的同時,可別忘記投票啊燦~。(,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