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3 古雍

九鼎記第十一篇第三十三章古雍!!!傲天 九鼎記第十一篇第三十三章古雍!!!傲天 “說不通。”旁邊的楊冬也皺眉道,我們形意門和這蠻族神廟,根本沒一點來往。他們怎么會來攻擊我形意門?” “可是,事情發生了。” 在一旁顯得很沉穩的洪武,雙眸中有著一絲光芒,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一個道理,也沒有無緣無故的仇恨!這蠻族神廟的神獸, 來攻擊我形意門。肯定是有原因!而且,之前那個和妖獸在一起的人類虛境。卻在攻擊我形意門的時候,并沒有現身。爹我若 料得不錯,原因就在這人類虛境身上!” “一切癥結,應該都在他身上。”洪武冷靜說道。 滕青山贊賞看了兒子一眼。 看來,這經商的確能鍛煉人。 看看兒子,再看看女兒。這姐弟二人,心理年齡卻截然相反。 “對,只要找到這人類虛境,或許就能弄明白了。”滕青山點頭。 可清山,現在我們最大的麻煩是,找不到這人類虛境。~李珺搖頭無奈道。 滕青山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在不遠處,在不死鳳凰旁邊,被強大天地之力給壓趴在地上的黑衣人。 “這是?”滕清山走了過去。 “爹,這就是抓住女兒的那群人,背后的大人物。”洪霜紅著眼,盯著不遠處黑衣人,雙眸中狠光閃爍,就是他!還讓龔安然親手 要劃破女兒的臉,要劃足足十九刀!若不是小白,和火鳳出現,女兒就…………” 滕清山看向遠處黑衣人的眼神,不由冰冷起來。 “哈哈,對,就是我下令的。怎么樣,哈哈”似乎注意到滕青山注視他,那被破點丹田的黑衣人,猛地瘋狂吼道“怪只怪, 那樊安然實在太沒用,實在是個廢物!帶一個女人出來,竟然都引起你的注意,派不死鳳凰跟蹤!” 滕清山走到這黑衣人面前,冷漠看著他。 “嗯?” 滕青山表情微變。 “滕清山,有本事殺了我。老子死了做鬼都不會放過你!”黑衣人咬著牙,瞪眼嘶吼道。 “魏翰。”滕青山突厄開口。 黑衣人表情一變。 “當年青湖島的先天強者之一,魏翰。我沒認錯吧?”滕青山的笑容,卻是讓黑衣人心底發寒。自大延山一役之后,整個青湖島的 先天強者數目本來就少,而滕青山對這清湖島仇恨之極,對青湖島那么些個先天強者,每一個資料都看過數遍。 魏翰心中冰冷。 “魏翰。”滕青山居高臨下,冷漠看著魏翰“真沒想到,你們清湖島竟然還有膽敢來報復我形意門,真是自己找死!說吧…那 位控制著飛禽妖獸的虛境強者,到底是誰。” “殺了我吧。” 有本事,直接殺了我。”黑衣人,魏翰,咬著牙,嘴角都滲出血跡,嘶吼著“休想老子說一個字。” “殺了你?” 滕青山冷然一笑“殺了你又有何用?魏翰,現在我給你機會說。 只要你說出,控制那飛禽妖獸的虛境強者是誰。對于你們青湖島余孽,我還不會趕盡殺絕。可是如果你死咬著牙不開口,我就在整 個九州大地,全面追殺你青湖島余孽!” “有一個殺一個,有一萬個,殺一萬個!一個不留!”滕清山一想到,女兒被毀掉,形意門被毀掉,心中殺機就無法壓制。 滕清山這番話,令魏翰臉色大變。 說是不說?”滕清山冷笑一聲“等會兒,你想說我都懶得聽。!” 魏翰表情不斷變化,臨中掙扎著。 他不怕死! 可是,一想到成千上萬的潛伏在各處的青湖島弟子們,他就擔心。如今的形意門,可不是剛剛開山立派時的形意門。如今的形意門 完全有能力,將整個九州大地,對他們青湖島進行瘋狂的追殺。 “阿冬,傳我令,在整個九州境內,,滕青山冷漠開口道。 “我說,我說。”魏翰連喊道。 滕清山停下來,冰冷地看著魏翰,也不開口,只是靜等魏翰說。 魏翰深吸一口氣:“本來,我青湖島幸存的弟子們并沒有想報復。可是,有一天。一位神秘虛境強者,找到了我們。說他是,天眼 劍圣,師祖的好友。剛剛來九州。知道師祖被滕青山你所殺,他決定為師祖報仇。所以,讓我們幫忙。” 滕清山眉頭微皺。 “我們青湖島,在剛滅亡的時候。是有不少人想要報仇。甚至于安插不少奸細在歸元宗,乃至在形意門。不過時間長了,不少人仇 恨之心淡了。年輕一代不想報仇了。而且形意門越來越強大,我們也斗不過。” “這位天眼劍圣過來的時候,我們青湖島幸存的高層,也分成兩派。一派是想要報仇。而另外一派,則是不愿和你形意門為敵、認 為那是以卵擊石。”魏翰緩緩說道。 滕清山突然道:“當初,在炎州截殺我內家拳一脈少年。還有秘籍外泄,你們青湖島,可真是死心不改啊。” “滕青山,你是聰明人,我不說也你知道了。對。這些是我們做的。”魏翰搖頭道”可是,第一次截殺,顯然有人告密。我青湖島 幸存弟子,部分主戰。部分不想戰。我們早就想到,肯定是另外一派告密。” 滕青山沒出聲。 “滕青山,你要殺我盡管殺。只希望你留我青湖島一脈。” “十九年過去,如今許多都是年輕人。和當年的事情無關。希望你饒過他們。”魏翰連說道。 一直站在滕清山身側的李裙,忽然發問道:“魏翰,那位人類虛境,什么模樣?: “他戴著金色面具。” “我也不認識他。”魏翰搖頭說道。 細致審問了魏翰后,滕青山也知道諸多訊息。 滕青山讓洪霜洪武姐弟回屋休息,而楊冬也告退處理,形意門受損救治傷員善后事情去了。只剩下滕清山和李珺二人。 “小珺,你猜出,這戴著金色面具,自稱是瞎子劍圣好友的人類虛境,是誰了嗎?”滕青山開口道。 “蠻族神廟長老?”李珺不確定道。 是不是神廟長老,我不知道。不過我有九成把握,此人應該就是古雍!”滕清山雙眸中掠過一絲厲色。 李珺驚訝道“古雍?” “先是截殺我形意門人馬。后是泄露秘籍讓我形意門和禹皇門為敵。三,又是欲要毀掉我形意門。手段是一招比一招還狠辣!沒真 正的仇恨,豈會這么做?剛好,這古雍和我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如果,瞎子劍圣真有一厲害的虛境朋友,當年青湖島滅亡之 時,瞎子劍圣怎么沒請他幫忙?所以,這根本是撒謊!” “而且,能夠輕易找到青湖島潛伏弟子絕非外人能輕易做到。” “更何況,當年我遍尋整個九州大地,也沒找到這古雍。這十九年,他到底逃到哪里去了?躲藏了十九年,一旦現身,豈會不報仇 “最重要的是” “這古雍悟性和我師父諸葛元洪相當!我師父,如果不是強求要一次性悟透,生之道,。恐怕早達到虛境了。這古雍和師傅相近, 而且經歷諸多磨難。到如今。這古雍如果不踏入虛境,那才是怪事。” 滕青山看向李珺“小珺你說,此人不是古雍,還會是誰?” 李珺被滕青山這一番話完全說服了,不由微微點頭。 “不過,世事無常。我也只能說有九成把握。”滕青山搖頭道“在沒揭開這神秘人的金色面具前,我不敢完全肯定,就是古雍。” “小珺。之前,刀篪他曾經感應過那,黑烏,虛境妖獸,以及那神秘人類虛境的氣息。我現在和刀篪,到周圍區域搜索看看,如果 運氣好,說不定能找到。”滕青山不敢有絲毫松懈,那神秘人不找到,滕青山是心不能安。 “嗯,小心點。”李珺點點頭。 “嗯。” 滕青山轉頭向不遠處六足刀篪看去,……刀篪!當即滕青山手持輪回槍,躍上六足刀篪背上,閃電般消失在李裙眼前。 下午時候。 萬里無云,滕清山在六足刀篪背上正在高空飛著。 “果真是謹慎。” “第一次截殺我內家拳一脈人馬,成功則已。就算截殺失敗,那兩個禹皇門弟子安插在其中。也誤導我,是禹皇門做的。真是做了 兩手準備二” “第二次,泄露秘籍給禹皇門。讓我去和禹皇門斗,欲要借禹皇門的刀,來殺我。” “第三次,只是讓虛境妖獸來破壞毀滅,就算失敗,他還有機會!” 滕清山心頭沉甸甸的。 這敵人,每一次下手報復,都不會將底牌都壓上。這樣就算失敗一次,還可以卷土重來的資本,下一次繼續報復。 有這樣敵人在,滕青山夜間睡覺恐怕都無法安穩。 “必須找到他,殺死他。” 滕清山心中默默道。 忽然他俯暇到下方浩瀚的大延山,之前,他和六足刀篪接尋了整整兩個時辰,根本無所得,滕青山就知道。那個精明謹慎的神秘人 類虛境,恐怕不是自己能輕易找得到的。 刀篪,下去。”滕清山指引方向。 六足刀篪立即俯沖,進入大延山內。 滕清山剛州落入東華苑當中,就發現在亭子中等待的楊浮。 “師傅。” 楊冬一看到滕青山,就連趕過來。 “師傅。”楊冬連恭敬道”損失已經查出來了。” “說。”滕清山眉頭微皺。 楊冬恭敬道:“今天那,黑烏,虛境妖獸來攻擊,令我形意門諸多宮殿,府邸倒塌,亂石拋飛,我形意門數十萬人中,有強人受傷 。其中有二十余人殘廢。更有九人被砸死。這九人中,有六人是婦人,三人是青年弟子。他們都是被重石砸死的二” 滕清山聽得心中更是怒。 “嗯二”滕青山勉強點頭“厚葬他們,善待他們家人吧。” “是。”楊冬心中也沉甸甸的口滕青山轉頭看向前方,只見李珺正從不遠處的女兒洪霜閨房當中走出來,一看到滕青山,李珺便走 了過來:“青山,回來啦,沒找到?” “嗯。”滕青山點點頭“霜霜怎么樣?” “剛剛才睡著。”李珺無奈搖頭,霜霜這孩子,從小跟個男孩一樣,看起來堅強。可心底卻是唉,恐怕……” 滕青山也知道,這次對女兒打擊太大。 “不能再推延下去,必須馬上找到那神秘人類虛境。”滕青山再也無法忍受,當即開口道“小珺阿冬二我準備,馬上就前往蠻 去那蠻族神廟拜訪一次!” “蠻族神廟?”李珺吃了一驚。 “不找到那個主謀者,我心難安。”滕青山說道。 李珺深吸一口氣,也微微點頭,她何嘗不是頭痛? “我會和小清,去那蠻荒神廟。讓刀篪在這坐鎮。”滕青山說道“珺,你也不必擔心,如果再有事情。妖龍紫淅老哥也會出手 幫忙的。” 當天下聳時分,滕清山便悄然乘坐不死鳳凰,…小青,離開了大延山,朝南方蠻荒飛去。 不死鳳凰速度驚人,迅速地便飛過了大地河流,很快就進入蠻荒區域,俯暇著下方無盡山林,滕青山能夠輕易感應到下方蠻荒當中 ,無數的猛獸、毒蟲的氣息。他手持著輪回槍,只是默默地觀察著。 許久待到傍晚時分。 “嗯?”滕青山瞬間察覺到下方山林當中,有著大量的氣息,而且氣息要比一般的猛獸毒蟲強大很多。其中也有不少堪比先天強者 的靈魂氣息。甚至于,也有虛境強者氣息。其中有幾大虛境強者正聚集在一處。 到了,虛境強者聚集的,應該是神廟。” 滕青山,連告訴不死鳳凰。 “呦~~~” 不死鳳凰立即俯沖而下,很快便沖向山林。 嗖!嗖! 兩道人影從山林當中激射出來,而后懸浮在半空當中,看著半空當中不死鳳凰背上的滕青山。滕青山也觀察著來人,這二人,都是 赤腳,穿著麻布,就仿佛九州大地上的苦行者一般,臉上都有著微笑。 “遠來的客人,歡迎你來到蠻族神廟。…,其中一個身體干瘦,臉上滿是皺紋的老者,微微點頭,笑著說道。 “呦呦呦幾~”一道高亢恢怒的叫聲突兀響起。 滕青山面色微變,這氣息,正是那頭,黑烏,妖獸氣息。 “嗯,就是你們,打傷黑烏神獸的?”這滿臉皺紋的老者,面色大無“吼~~~” “呦呦~~” 頓時滕青山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虛境氣息,從下方神廟當中瘋狂沖了過來,飽含著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