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1 神廟之秘

九鼎記第十一篇第三十一章神廟之秘 “霖霖。”朦青山看著遠處不死鳳凰背上,那熟悉的身影,不由露出一絲喜色。 洪霖在不死鳳凰背上,看著懸浮在半空,和那妖龍以及六足刀篪在一起的父親身影,眼淚根本忍不住。其中有對父親的內疚,也有在外面心中受傷之后,一直憋在心里。只有看到至親之人的時候,才能完全爆發出心中的委屈。 滕青山連朝不死鳳凰飛去,只是瞥了一眼小青那利爪上抓著的黑衣人:“這黑衣人,應該是抓霖霖走的人之一。”滕青山此刻也懶得理會這種人物,直接飛到了不死鳳凰的背上。“爹。” 洪霖直接撲進滕青止懷里,抱著滕青山,忍不住就哭了起來。滕青山抱著女兒,嘴角露出一絲欣慰笑容。他不由想到當初女兒還小的時候,跟門內弟子在大延山上玩的時候,被馬蜂蟄了一下就立即跑回來抱住自己嚎啕大哭。雖然女兒年紀大了,可是這種感情卻和當初一樣。 在外面受了委屈,回來找老爹。 畢竟,父母,永遠是兒女最堅實的依靠。 “別哭了,好了。別哭了。”滕青山輕拍刻女兒背,說道。 “嗯。” 在父親懷里,洪霖得到了精神上莫名的慰藉,松開父親,看著眼前的父親,輕聲道”爹,對不起。” “哈哈,好了。”滕青山之前再大的心里不滿,此剎早就煙消云散。 “走!” 牽著女兒的手,脆青止朝不遠處的妖龍紫淅,和六足刀就飛了過去。 “吼~~”妖龍那碩大的龍首向滕青山微微點頭,發出一聲低吼。 “吼吼~~”滕青山也發出一聲低吼。 他只會少量簡單的幾句獸語,而現在這句,便是邀請妖龍,紫淅,的意思。 嗖!嗖!嗖! 不死鳳凰,妖龍紫淅”六足刀就,這三大妖獸,和牽著女兒手的滕青山,直接俯沖飛進了形意門東華苑當中。 形意門遭受了那頭飛禽妖獸,黑烏,的可怕狂風波及,不少宮殿府邸倒塌,砸傷了不少形意門弟子。 “看。” “好長一條神龍啊。那邊是不死鳳凰!” “旁邊就是門主。” 不少形意門弟子仰頭觀看著,雙眸發亮。不管是傳說中的妖龍,還是不死鳳凰,甚至于連門主,滕青山”在這一群形意門弟子心中,那都是傳說般的存在。如今能夠看到如此一幕一個個激動地難以控制情緒。 “沒了。” “好像是飛進了東華苑。” 不少弟子心中空落落的,遙遙看著遠處的東華苑一眼那是他們門主,內家拳開創祖師,滕青讓,的居所。在形意門內也只有極少數人才有資格進去。 “一個個傻站著干什么,快快幫忙搬石頭。”立即有弟子喝斥道。 “這邊,這邊,快來兩個人。王師弟被壓在下面,快!” “把這邊的亂石搬開,路都給堵住了。” 形意門內此起彼伏的喊聲,都去努力救倒霉因為府邸塌陷,而被壓住的人。 形意門東華苑當中,在練武場所在的院子武院,當中,因為這里有一占地較大的練武場,所以這一院子,也是整個東華苑當中最大的院子。 此刻,這里的練武場上正盤躡著一頭體型巨大的妖龍,妖龍的兩只金色巨眼都仿佛車輪一般,噴出的鼻息都讓周圍空氣冰結。 制,珺。 讓霖霖在旁邊好好休息。”滕青止說道,你幫我問問紫淅兄。 之前我和刀就去追殺那頭飛禽妖獸的時候。紫淅老哥為什么阻攔我們。” “嗯,洪武,你來陪你姐。” “好。”洪武連點頭。 李珺,之前在形意門內也看到了天空中那一幕,同樣疑惑妖龍為什么阻攔滕青山他們,便轉頭看向那妖龍,向妖龍發出一聲聲低吼。妖龍,紫淅,看向滕青山一眼,那金色巨眼當中有著一絲善意,發出數聲吼聲,吼聲回蕩在這院落當中。不過,形意門內弟子們卻根本聽不到一絲聲音,因為整個武院的空間已經被完全凝結。聲音波動根本無法傳出去。 “嗯?”李珺顯得有些驚詫。 “說什么呢?”滕青江忍不住問道。 青山,紫淅老哥說,他在幫你。”李珺表情古怪。 “幫我?”滕青山一瞪眼,哭笑不得“他這在幫倒忙!還幫我真是。這紫淅老哥可真是,你問問他,攔住我們反倒是幫我?” 李珺也同樣疑惑,連詢問妖龍,紫淅,。那妖龍碩大的龍首微微領首,發出聲聲吼聲。 “哦。”李珺一副恍然的樣子,滕青山愈加疑惑。 隨即,看向滕青山,解釋道,青山,剛才妖龍紫淅老哥說了……剛才那頭虛境飛禽妖獸,名叫,黑烏妖獸。雖然天賦不怎么樣。可也是活了數千年的一頭飛禽虛境妖獸。本身實力,在虛境妖獸當中只能算是一般。可是,你如果打殺了這頭虛境妖獸,就是惹了大敵。那頭虛境妖獸,絕對不能殺。…… “大敵?”滕青山瞬間明白,妖龍紫淅,的意思。 顯然這頭,黑烏,妖獸來歷不一般,殺了,就會惹大禍。 “到底惹什么大敵?小珺,你問問,那頭叫黑烏,的虛境飛禽妖獸到底什么來歷?”滕青山皺眉道“我懷疑”……,他背后的勢力,就是陰謀對付我形意門的。” “嗯。” 李珺表情嚴肅,再次去詢問妖龍紫淅。 這一次,妖龍紫淅向李珺敘說了好一會兒,講述了…大堆訊息。滕青山只看到李珺時而驚訝,時而點頭,時而一副不可思議表情,許久才恍然。一時間滕青山心中滿肚子里都是疑惑口終于,妖龍紫淅停止敘說口“小珺,說說,怎么回事?”滕青山連道,旁邊的楊冬,以及洪武,洪霖姐弟。人也是在一旁盯著李珺。 李珺忍不住感嘆一聲:“青山,我總算明白了。” “到底明白什么了,那頭叫黑烏的飛禽虛境妖獸。背后,到底是什么勢力?” “青山。這頭叫黑烏,的飛禽妖獸,其實,是蠻族神廟,或者說巨人族神廟的神獸。”李珺回答道。 滕青山一眨眼。 旁邊的洪霖、洪武姐弟2人,乃至于旁邊的楊冬,都蒙了。 神廟?蠻族神廟或者說巨人族神廟? “什么神廟,我怎么從未聽過?”滕青山皺眉道。 李珺一笑說道:“不知道正常。我們揚州南邊的蠻荒是非常廣闊的,然而,在蠻荒深處大概近萬里。那里生活著…支人類族群。 這些人,只要是正常人大多都有一丈(兩米五)身高。其中的絞像者,身高更加驚人。所以,被稱為巨人族。或者說是蠻族,。” “什么?”滕青山感到不可思議。 “蠻族?巨人族?”洪霖,洪武、楊冬都完全驚呆了。 誰都知道,蠻荒當中極為的危險,愈是深入,就愈加危險。就連一流武者,在這蠻荒三四千里深處都無法長胡生存,毒蟲毒獸隨處可見。蠻荒是越是深入越危險……這深入近萬里,竟然能夠存在一支人類族群? “按照妖龍紫淅老哥說的。”李珺唏噓感嘆道“當年在部落時代,也就是禹皇未曾統一天下刮分九州。甚至于那時候禹皇還未出生。 整個大地上,水患不盡,洪水肆虐。許多部落都被逼地不斷遷移。其中有不少部落,就舉族,數十萬人,乃至更多。集體地進入蠻荒當中。” “蠻荒當中村林密集,倒是沒有水患。” 滕青山聽得震驚不已。 早就聽說過,部落時代的水災禍害極大,而后統一天下,治理水患的,大禹更是被整個九州大地無數人信奉,甚至于世世代代,年祭拜祭的時候,都先要說一聲禹皇在上”而后說出諸多期盼,希望的一些事。 由此可以想象,人們時禹皇的感激! 也從此可以看出,水災的可怕!甚至于逼得…些部落舉族進入蠻荒。 “當年有不少部落,前前后后,進入蠻荒當中。!” “雖然蠻荒中危險,可當年部落時代也有不少厲害的勇士。再加上,當時進入蠻荒的人非常多。靠著人多,不斷地深入。和毒蟲猛獸交戰……在這一路上,也有不少部落族人死去。不過這些部落依日前進,他們要尋找一個適合生存的地方。畢竟蠻荒中毒蟲徑獸太多。” “死亡,掙扎,前進!” “整個部落,婦孺還有孩子,所有前進速度很慢。在半途中死去的人很多很多。” “終于,在蠻荒深處,他們尋找到了一處,毒蟲猛獸較為稀少的地方。 “在那里,這些經歷了諸多災難的部落人們,只剩下最后的精英,最后的幸存者。這些精英們,都和諸多野獸乃至妖獸搏斗過。被毒蟲咬過,都挺過來了。從此這些人,就生活在蠻荒深處那一片地方。保留著部落時代的生活習慣。” “因為長期在蠻荒當中,以及一些特殊原因。這些蠻族或者說是,巨人族”和我們生活在富饒沃土上的九州子民。有著很大很大的區別。” “而之前說的“神廟,則統治著整個蠻族!”李珺的聲音回蕩在院落內。 (第一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