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28 威脅(最后兩個半小時)

»»九鼎記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二十八章威脅我吃西紅柿九鼎記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二十八章威脅我吃西紅柿 兩只貓 紫殿神護法 此處心安是吾鄉 1#大中小201033121:49九鼎記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二十八章威脅我吃西紅柿兩匹駿馬以及輛馬車,正快諒擊采。“湖水斷流!”遠處傳來一聲犬喝。 擦烏同老頭,立即高聲應道,“青山變色!”“律律~~~” 采人立即停下,為首的一人體型高大,背負著一柄戰刀,最明顯的就是那雙招風耳。此人雙眸如電,顯然實力驚人,掃視了一眼婪安然、婪烏同,以及地工在地工根本沒力氣站起的洪霜,微笑道,“兩位,恭喜了,你們立了大功二”葵安然、龔烏同微微一笑。 “乘人。”一聲令下,頓時從馬車內沖出兩名少女,分別拿著鐵鏈鎖鏡,來到洪霜身邊后,直接將洪霜雙手鎖鈣在背后,雙腳也是用鐵鏈鎖住。 洪霜一雙眼睛中,有著憤恨,也有著痛苦。 “有本事殺了我,殺我啊。”洪霜朝整安然吼道。 “不急,還沒到時候。”葵安然根本不在意洪霜的眼神,淡漠說道。 很快,洪霜就被那兩名少女,駕上了馬車車廂內。糞烏同、龔安然等人,也都押解著馬車,在這朦朧夜色當中,迅速離去。 而茬就千丈高空當中。 被云團環繞的不死鳳凰,,小清,正死死盯著下方一幕”小青的智慧絲毫不低于人類,她當然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按照滕清山吩咐的,只要女兒沒有生命危險,沒有殘疾等危險,就不必著急。等到發現背后勢力再動手。 下方,馬車和駿馬前進,高空不死鳳凰一路跟隨。 沒多久,這一輛馬車就離開了官道,走進了一條普通小道,一路顛簸著,待到天完全漆黑一片的時候,終于來到了一座建造在山林中的神秘山莊。 山莊內。 “抓的是誰啊,這么神秘?”山莊內的一些漢子們,顯然對于今天抓的人身份不清楚。 “別管那么多,做事。”領頭者喝斥道。 馬車停在山莊的前院當中,而前院內正擺放著一巨犬的鐵籠,一名赤膊地光頭壯漢,大步走過去”哐當,一聲便打開了鐵籠的門。 隨后馬車車廂中的兩名少女,押解著身體發軟,走路都走不動的洪霜到鐵籠門前。 猛地一推! 洪霜整個人便委頓,倒在鐵籠內。 “點起火把!”那有著一雙招風耳的領頭者大聲喝道。 “嗤嗤~~”整個前院,瞬旬點起足足八支火把,將前院照的透亮。這領頭者環顧周圍人一眼,喝道,“從現在開始,六個人一批,都給我呆在鐵籠周圍,死死看住這個少女。不舞許出任何岔子!每過三個時辰,就換批人。輪流來!” “記住,必須看好了。如果這個少女溜走了,我們所有人、就連我也必死無疑。”領頭者聲音冰寒。 這些底層人大多不清楚,這少女身份。 可以聽到他們首領說的話,一個個心中震驚。 “放心吧,大哥。關在鐵籠里,我們個個,看得到。絕對不會出事的。”那赤膊的光頭壯漢拍著胸脯喊道。 “嗯,誰要是圈了,想睡覺。困的厲害,直接說,我會讓人頂替。千萬千萬,別在看守著少女的時候睡著了。但幾有人睡著,只要被我發現一次,我就會直接要掉他的小命二這個時候,不能出任何岔子。”領頭者這番話,令所有人心顫。 打髓睡,效要小命三“哈哈,你們不就是怕我爹嗎?”鐵籠中,頭發凌亂臉色蒼白的洪霜發出一聲冷笑。 “閉嘴。”領頭者喝道。 “你讓我閉嘴就峒嘴,有本事直接殺了我?我爹,會讓你們一個個都不得好死的口”洪霜仿佛瘋狂的母狼,而后死死盯著旁邊一直沉就的,婪安然,。 在這時候,一只白色小鳥穿過鐵籠,停留在洪霜的肩膀工。 “小白。”洪霜看看肩膀工的小鳥,表情酸澀。 “那只小鳥怎么回事?”州面的那招風耳領頭者皺眉喝道。 旁邊龔安然淡然道“這小鳥,是她養著的一個玩物而已,沒事。”“哼,養鳥,果然是犬家小姐,真是無聊的很。”領頭者嗤笑,聲,便走到一旁地面上盤膝坐下。 婪安然、輿烏同二人,也是盤膝坐在地上。 而這山莊的某一個樓閣三樓,一名黑衣人透過窗戶看到前院中一幕,露出了一絲笑容,“終于將滕清山的女兒,給抓來了。”隨即他從旁邊鳥籠取出一只信鴿,信鴿腿工綁縛著異就準備好的密信,信鴿從窗戶中飛出,迅速朝揚州方向飛去,消失在夜色當中。 揚州,南星郡境內的新安城,依舊是那座普通府邸內。 深夜時分。 “你下去吧。”神秘金色面具男子看著手中密信,揮手說道,銀發老者恭敬退去,庭院內只剩下這金色面具男子一人。 “終于開始了。”“滕嘯濃晰滕清山,對你女兒,我可一點興靜都沒有。殺死你如憋沁實在太便宜你了。”神秘金色面具男子低聲喃喃道,隨即神經質地怪笑兩聲,便走進了自己的屋子。 這屋子中,只有蠟燭的光亮勉強照映著。 神秘金色面具男子,手持毛筆,在一飄張上迅速地寫下了一些內容。而后,仔細地將密信放進信封內。 手持著密信,金色面具男子走出了屋子《電腦訪問》,仿佛一陣風輕易地一個晃動,便乘到了整座府邸的后院當中,在黑暗的后院中,此時正趴著一頭足有三丈多長,全身漆黑一片的巨大飛禽妖獸,這飛禽妖獸也突無睜開雙眸二血紅色雙眼,仿佛帶著一股血腥氣。 這巨大的飛禽妖獸,很是熟槍的用腦袋,輕輕摩擦了一下金色面具男子的手臂。 “呦~~呦呦~~~“一連竄鳥鳴聲,從金色面具男子喉嚨巾發出。 巨犬飛禽妖獸呼的一聲,就立即騰空而起。 “嗖!” 金色面具男子一躍便是數十丈高,落在了這黑色飛禽妖獸身工。 “滕清山” “這一次,我要讓你痛苦一輩子,后悔一輩子。” 懷揣濤密信,金色面具男子坐在這黑色飛禽妖獸身上,迅速地朝大延山方向飛去。這巨大妖獸,很快便消失夜幕當中。 四月初一,太陽已經升起。 那一座神秘山莊當中,龔烏同老頭端著一餐盤,餐盤工有不少吃的,直接端到了鐵籠前面,放在地上。 “嘿,醒來,別睡了。 哐!哐!哐! 葵烏同用腳踹了兩下鐵籠,刺耳的聲音,瞬旬令洪霜驚醒過來。 “嗯?” 洪霜惺怪睜開眼,愣了愣”我,我在哪?” 昨天她一直等到深夜快黎明時,才睡著,現在陡然被叫醒,洪霜整個人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當看到周圍這陰冷的山莊,還有眾多盯著她的看守之人,立即清醒過來,“原來,這一切,不是夢。”洪霜現在有的只是滿心的悲苦、酸澀。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龔安然!”洪霜死死盯了一眼遠處的婆安然,典安然卻是和旁邊其他人閑聊,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 “爹,爹!” 洪霜眼中有著絲絲淚花“是女兒錯了,錯怪爹了。只是不知道這輩子,女兒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爹你了。”洪霜直到此刻才豁然驚醒,完全從美夢中醒來,看清楚一切。知道她爹滕青山,都是為了她好才那么做。 滕清山并不知道此剎女兒的困境,可是,卻就在四月初二的清晨,收到了一封重要來信。 “師傅,師傅。” 楊冬迅速地跑進來。 “師傅,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楊冬顯得很是驚慌。此時的滕清山正在練拳,李珺則是坐在一旁。 “怎么了?”滕青山顯得很冷靜,李珺卻是連道,“什么大事不好了?” “霜霜師妹,霜霜師秣她被抓了。”楊冬急切道。 滕清山、李珺面色都鄭重起來,彼此相視一眼。其實在女兒洪霜跟隨那龔安然一道離開了永安郡,滕青山和李珺二人就曾經猜到過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說,他們二人心中隨即有些焦急有些怒意,卻并不意外二“給我。”滕青山接過密信。 “師傅,這密信,是江寧郡清山會館送來的。說是一厲害高手留下的信件。知道內容后,他們就連夜送達過乘。”楊冬說道。 滕青山微微點頭。 信件已經打開,上面只有幾句話一“滕青山,你的女兒已經在我手上!你如果想救你的女兒,只有一個辦法!帶著你形意門的五行拳秘籍,在四月初二中午時候,抵達炎洲田蘭山山頂。如果逾期,那么效等著給你女兒收尸吧!”這信件工內容,滕青山并不驚訝。 可心中卻是怒火燃燒。 “四月初二?不就是今天?”李珺忍不住說道“清山,現在霜霜的確是跟那個龔安然出去,會不會,真落在他手工?” “他敢這么說,就不會有假。”滕清山顯得很鎮定。 “師傅,師傅,洪霜師妹性命要緊啊。,楊冬急切的很,他并不知道,滕青山安排不死鳳凰……小青,暗中跟隨霜霜的事。 “放心。” 滕青山露出一絲冷笑“我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后搗鬼!”滕清山感覺得到,一切都很快要真相大白了。 第二章到!今天一樣會有四章! 最后兩個半小時! 三月份,最后時剎!{對單身妹妹, 我始終爭取; 對有夫之婦, 我從未放棄; 對十六歲以上女孩, 我注意發掘; 對小于十六的, 要有戰略性眼光! 紫殿侍衛長 當前時區GMT8,現在時間是201049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