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4 見面

300076080_第十一篇_第二十四章見面(第二更)shouda “是關于霜霜的。”宗路道。“霜霜的事?”滕青山轉頭和旁邊走來的李語相視一眼,便伸手接過這一疊紙張,“宗叔,你就先去忙吧。這情報我們會慢慢看。” 關于女兒“洪霜。的事情,滕青山和李諾都是很重視的。 兩天后,大延山形意門,東華苑中。 “爹!娘!” 身勁裝的洪霜,飛奔在自家院宅內,老遠便高聲喊了起來,一臉興奮笑容。地面上雖然都是積雪。可是洪霜飛奔起來卻依舊快的很。直接沖進了中庭院當中。 “霜霜啊,你就知道你爹娘。都沒喊一聲爺爺。”頭發中已經有不少銀絲,精神卻很是量標的滕永凡。笑著道。旁邊的袁蘭,也寵溺看著自己的孫女:“霜霜啊,快一個多月沒見你了。嗯,又長標致了。不知道哪個伙子,有福娶到咱們家霜霜啊。” “爺爺,奶奶。”洪霜立即很甜得喊兩聲。 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滿臉笑容。連連點頭。 “爹。”滕青山一笑道,“現在霜霜,可是有了意中人了。 “哦?誰啊?”滕永凡和袁蘭都是吃了一驚,連驚喜看向洪霜。 洪霜摸摸鼻子,看了看滕青山:“爹,是弟弟告訴你們的?” “我可還知道,那行,走運的子,叫“樊安然”霜霜,我的對吧?”滕青山微笑道,旁邊的李裙更是笑著道:“我可是聽,我的女兒,跟這個叫樊安然的,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手牽手一同坐船游湖呢。” 洪霜的臉羞得通紅。 “都手牽手了?”滕永凡大吃一驚。 這九州大地上,男女之間是不輕易牽手的,就算當初在歸元宗,滕青山和諸葛青也從未牽過手。更別,光天化日之下牽手了。 這意義可非同凡響。 “這個樊安然,哪里的?”滕永凡忍不住問道。 “安然他是歸元宗弟子,現在是黑甲軍的一名都統。”洪霜老老實實交代。 滕青山和李裙相視一眼,都覺得不妙。 都稱呼“安然,了? 這個稱呼太親昵了吧。 “霜霜啊。”滕青山笑道,“我和你娘,還有你爺爺奶奶,都想見見這個叫樊安然的伙子。 什么時候,你將他帶到家里來吧。” “帶家里?”洪霜眨巴兩下眼睛。 “嗯,過兩天就年祭了。待得年祭之后。你就將這樊安然帶到家里。讓我和你娘好好看看。”滕青山一笑道,“如果這樊安然真的想娶我的閨女,可得經過我這一關。否則我可不會答應。我可是養了快二十年的女兒了。” 洪霜嘻嘻一蕪 她很清楚她爹脾氣,對貧富等等都不會在乎,只會在乎對方為人如何。 “嗯,好。”洪霜點點頭,“過年后,就帶他來,見見爹娘。爹娘,你們可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夜晚,滕青山和李裙都已經睡下。 “青山,按照之前情報查的。這個叫“樊安然。的,他本身還好。可是,他爹身份有些不確定。” “嗯。他爹,也是在十五年前,才來到永安郡。之前,據查是個馬賊出拜其他就查不到了。” 這九州大地太亂,就算是形意門的勢力網,要查十五年前,一個已經破滅的馬賊幫派的事情也很難。 “他爹出身不夠清白,就罷了。先看看這個叫“樊安然,的子,到底怎么樣吧。”滕青山道。“如果這婪安然,經過咱們的考驗。真的很不錯。讓他和霜霜在一起也好。而且霜霜,也早到了婚嫁的年齡。” “嗯,在她這今年紀,我早就和青山你成親了。” 滕青山夫妻二人,對于女兒的事情顯然很是重視。 年祭很快便過去了,而洪霜也離開形意門,到了永安郡。 永安郡,一家茶樓二樓靠窗戶個置。一名長相一般,眼神很亮的青年。正和洪霜相對而坐。這個時間來喝茶的客人很少,整個二樓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五個客人。 “什么?”青年大吃一驚,“去你家?” “嗯,我爹娘,要見見你。”洪霜點頭道。 青年蒙了一般,眨眨眼:“你。你爹”我去見你爹?”這青年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對面的洪霜不由笑了起來,她知道,她這個心上人“婪安然。是很敬仰滕青山的,其實九州大地年輕一代中幾乎絕大多數都是在聽著滕青山的傳當中。長大的。 “放心吧,安然,我爹不會吃了你。”洪霜捂嘴一笑。 “拜” 這樊安然長呼一口氣,“霜霜。你爹啊。我去見你爹”這,這。雖然知道你爹是滕青 “淵肝輩,可是,可是從沒毋過也沒感是,一想到要就感到緊張。比當初在歸元宗的時候,選百夫長的時候還緊張。” “看你這沒用的樣子,在我爹面前。你可得有點男子漢氣概。我爹最瞧不起軟弱的人了洪霜故意道。 婪安然點點頭:“放心吧,在你爹面前,我絕對不會給你丟臉。” “哼,你可得記住如果過不了我爹這關,你休想娶我。”洪霜直接道。 “啊樊安然一臉苦色。 洪霜見狀,不由笑了起來。 這一對情人在這打情罵俏,旁邊另外喝茶的人皺眉看了看,很快就離開了。整個二樓只剩下洪霜、樊安然二人。 “準備一下,后天我們就出發。”洪霜做出決定。 “好。”婪安然點頭。 “去見我爹,你得準備些什么,走。我們出去看看,能買些什么。”洪霜起身道。 這一對年輕人準備了些禮物,在正月二十一這一天,就來到了大延山形意門。 客廳內。 滕青山、李裙、洪霜,以及這位帶著不少禮物的樊安然,正坐在一桌上吃著午飯。 “安然。”滕青山笑著看著這年輕人,“怎么只吃白飯?不用我幫你夾菜吧。” 婪安然的臉微微泛紅,額頭、鼻尖都是汗珠。顯然和滕青山同在一桌上,極為的緊張。 “不用,不用。”樊安然連自己夾菜。 “爹。”洪霜沒好氣瞪了滕青山一眼,“安然他第一次,有點放不開嘛。” 滕青山一笑,和旁邊李裙相視一眼。 初步的接觸,夫妻二人對于這名叫“樊安然。的青年都算得上滿意。 午飯結束后。 “安然,你跟我來滕青山起身就朝門外走去。 婪安然一怔。 “還不快去。”洪霜聲連道,推了他一下,樊安然這才驚醒,連跟著滕青山離開。客廳中也只剩下李堵、洪霜母女二人。 “娘,沒問題吧?”洪霜看著李裙。 “現在看還不錯。”李裙微笑著點頭,“等會兒,你爹會親自和這樊安然談談。如果過了你爹這一關”那你們倆的事情,就算成了。不過如果沒過你爹這一關,那娘也沒辦法了。” 洪霜哼聲道:“安然一定能過爹這一關的。” “吱呀!” 滕青山推開書房房門,便走了進來。朝一旁的太師椅走去而后坐下。而婪安然這才進入書房當中,滕青山的書房明顯比較寬敞,足有四五丈長寬,樊安然進來后略微顯得有些拘謹。 “安然。”滕青山開口。 “伯父。”樊安然恭敬應道。 “你在歸元宗,用的什么兵器?”滕青山開口冉道。 “用的是槍。”樊安然連道。 滕青山微微一笑,右手朝外面一招,只見庭院當中一棵大樹的樹枝直接斷裂,雜亂枝權盡皆被削平。而后這么一根木棍,直接飛入了書房當中,落在滕青山手中。 “你將你最厲害的槍法,施展給我看看。這地方,夠施展吧?”滕青山笑著扔過木桿。 婪安然熟練的伸手接過,深吸一口氣拱手道:“伯父,請指點。” 完后,樊安然整個人氣勢完全不一樣了,一時間凌厲地猶如一柄利劍,只聽得“啪。的一聲,樊安然便開始施展開槍法來,樊安然地槍法極為地迅猛,每一招都是狠厲地猶如野狼撕咬,一時間整個書房內都是槍影。 “嗯。”滕青山微微點頭。 從槍法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性格,這樊安然絕對是內心堅毅之輩,否則槍法不可能有如此氣勢。 用心,才能練出好槍法。 同樣,從槍法中也能看出一個人的部分內心。 “嗯?”滕青山眉頭微微一皺。 作為,可以是整個九州大地上槍法第一人,滕青山從樊安然的槍法中,感覺到了一絲很隱晦的暴戾。 “這樊安然心底深處,隱藏著一股暴戾之氣?難不成時候受過折磨災難?”滕青山心中一動。 “安然,用你最厲害的招式。”滕青山的聲音突然有些詭異,隱隱帶著一股奇異波動。滕青山前世的時候本來就對催眠術有些精通,今世,如今他的“神“強大之極。對于催眠的原理更是明白。 要催眠一個先天都未到的人。 輕而易舉! 須知,當初那天神山的天神,甚至于可以靠聲音,影響洪天城那八萬視死如歸的大軍。 滕青山就算不如那今天神,催眠這樊安然輕而易舉。 為了女兒,滕青山顯然要好好查探一平這樊安然的底! (第二更繼續寫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