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22 蹤跡(完畢)

·您現在的位置:正文 站內搜索: 第十一篇第二十二章蹤跡(四更完畢) 自從滕青山攜帶兩本天級秘典回到形意門之后,就開始經常性閉關。 每一次閉關一般都要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就算出來三五天,處理一些形意門事情,陪陪妻子孩子后,就又再次閉關……這種頻率,就連妻子‘李珺’也是大吃一驚。畢竟,如果閉關沒有收獲的話,繼續強行閉關沒有好處反而對心境有影響。 形意門,東華苑內。 李珺正站在池塘邊,灑著一些餌料,給池塘中的魚兒。一群魚兒都爭先恐后地爭著吃,時而有魚兒跳出水面。 “夫人,門主還沒出關呢。”在李珺身側,是她的貼身侍女,名叫秋菊。 “嗯,估計還得半月吧。”李珺搖搖頭。 秋菊也在一旁,陪李珺閑聊。 “轟隆隆~~” 不遠處練功房的兩扇大門緩緩的拉開,這令李珺猛地轉頭,只見練功房大門處,走出來一人。 “青山。”李珺驚喜地連跑過去。 “小珺。”滕青山臉上滿是笑容。 “這次比過去快很多啊,青山你又是滿臉笑容,定是大有收獲吧? 怎么,突破洞虛之境了?”李珺可沒有‘領域’,無法感應滕青山的氣息變化“這么好突破的?” 滕青山微笑著,同時左手輕輕一劃,仿佛撒開萬千甘露一般,周圍空間中都充滿了生命的氣息,“這次,我悟出了‘生之道’,如今“生死二道”我盡皆悟透。能夠悟通這生死二道,也是我對五行的領悟更高一籌。” 金行、火行以及部分‘水行’融合,便為‘死之道’,也就是毀滅之道。 而木行、土行以及部分‘水行’融合,便為‘生之道’。 自從和禹皇門‘黃天勤’交手后,到如今已經有足足一年時間,這一年時間當中,滕青山幾乎每次閉關都感覺自己都有些進步。直至今日……他終于,悟出了生之道。生死之道悟透,對他實力并沒有增加。 “對于五行,達到‘圓’的狀態,很接近了。其實我現在感覺得到,我離洞虛之境。只差一點點。” “我甚至于在悟出生死之道之后,欲要繼續閉關。一氣呵成,踏入洞虛之境。不過……剛剛悟透生死之道,心境不對。沉不下去。” 滕青山搖搖頭,“還是等歇息幾天,再好好靜修。努力,一氣呵成突破至洞虛。” 欲速則不達。 這種境界提升,并非想要達到就可以的。 “洪武和霖霖呢?”滕青山皺眉道,“又不在?” “他們在永安郡。”李珺回答道。 “嗯。” 自從上次感覺到,截殺內家拳弟子隊伍的事情,有陰謀在其中后。滕青山就小心翼翼,命令自己的兒女,最好呆在大延山。或者去永安郡!除了這兩個地方,其他地方絕對不允許去,直到危機解除。 大延山,是滕青山大本營。 而永安郡,是歸元宗核心,且云夢戰神’穆濤‘也在那坐鎮。滕青山自然放心。 滕青山出關的當天下午。 “師傅,師傅。”二弟子楊冬就急匆匆趕來了。 滕青山正坐在池塘邊,喝著茶水,看著池塘中的魚兒。 “阿冬,什么事這么急?”滕青山皺眉道,每次出關后,一般楊冬都會選一個時間將近一個月發生的事情稟報給滕青山。很少會如此急匆匆。 “師傅。”楊冬連道,“我聽說師傅出關,就立即過來了……現在的確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說。”滕青山眉頭微皺。 “在兩天前,我們形意門在整個九州查找了整婁一年的‘龔宇’,終于有人發現,這龔宇隱姓埋名躲在了東北幽州的一座小城內。”楊冬說道。 “龔宇?”滕青山眼睛一亮。 這個叛門弟子,的確是滕青山心中一根刺!這第一個叛門弟子就抓不到,對門派威信也是有影響的。 “抓到了嗎?”滕青山連問蕊“我已經命人,開始全力抓捕。”楊冬連道,“師傅請放心,在那座小城周圍,我形意門大量人馬都趕過去……而且,抓捕龔宇的事情。在幽州。我們也得到天神宮幫忙。相信這龔宇肯定逃不掉。” 在九州懸賞,形意門自然是要和各大宗派打點好一切。 “好,這龔宇,必須抓住。”滕青山鄭重連道。 “弟子明白。”楊冬也是早氣的牙癢癢了。 叛門弟子,竟然躲了一年沒被抓住,如果這次再被逃掉,他這個代門主就更沒面子了。 三天后。 東華苑,滕青山一家四口聚集在一起。 “你們倆,也舍得回來?”滕青山笑看著兒子和女兒。 “爹,我們可不是去玩,是忙正事。”洪霖連道。 “就你最滑頭。”滕青山一笑”而后目光落在兒子洪武身上,“洪武,這次在永安郡,和那雷家小姑娘,相處的如何?如何你們都有心了,我就派人上門提親,也和這雷家人商量一下,你們什么時候成親。” “爹……小茹守孝期還沒滿呢。”洪武連道。 “哦,看我這腦子,都忘記了。”滕青山微笑點頭。 兒子和女兒,如今也都大了。 滕青山自然而然,對兒女的終身大事很是關注。畢竟,成親大事,馬虎不得。而如今兒子“洪武”所喜歡的一個姑娘”滕青山暗地里早就命人,將其各種背景、事情都查的清清楚楚。雖然這雷家不是什么大家族。 也就小有資產,不過在滕青山眼中,錢財根本算不上什么。 家世清白,女孩德行不錯,這就夠了。 “還是洪武不讓心。”滕青山心中暗道,“找個女孩,都一找一個準。”如今的滕家,那絕對是九州大地上都在最巔峰的大家族,許多人都妄圖加入滕家莊,更別說,嫁給滕青山兒子的人要有多少了。 所以,滕青山不敢大意。 “霖霖這孩子,真是……”滕青山心中暗自嘆息。 當葺遇到的那個叫“魏江”的青年,如今更是形意門被重點培養的精英人物。可惜”霖霖當初對魏江只是好奇,而且進入形意門后。 魏江更是修煉內家拳如癡如狂”根本沒有主動和霖霖接觸。 自然,雙方一點感情都沒產生,之間只能算是師兄妹關系罷了。 “難不成,我女兒,也要像裴三他女兒一樣,一輩子不嫁人?”滕青山暗道,“不過,聽小珺說,她師傅裴雪蓮,似乎被男人騙過。才會終生不嫁。我可不想霖霖也這樣。” 滕青山在思考的時候,李珺則是和兒女交談了起來。 “娘,我告訴你一件事。”洪武忽然道。 “什么事?”李珺驚訝道。 “其實,我姐她現在也有心上人呢。”洪武嘿嘿笑道。 “啊!” 滕青山和李珺都大吃一驚,驚訝看向女兒洪霖。洪霖臉蛋紅通通的,可是她還是故作沒事人一樣,先是瞥了弟弟洪武一眼,遞出一個警告的眼神后,便笑哈哈道:“爹,娘。這世上能讓我看上的可不多。 你們放心吧,要娶我,最起碼能擊敗我,否則,我可瞧不起。” “現在這個,只是聊了幾句而已。八字還沒一撇呢。”洪霖自信說道。 滕青山和李珺相視一眼,都笑了。 “嗯,等命人好好查查,和洪霖走的近的男子,到底是誰。”滕青山心中暗道”他現在可不敢有一點大意。 “嗯?阿冬?” 滕青山清晰感到楊冬的氣息,正在迅速朝東華苑趕過來。 “阿冬來了。”滕青山開口道。 “二師兄怎么來了?”洪武和洪霖也驚訝道,隨即看向門口,很快,楊冬身影出現在門外。 “師傅,師傅。”楊冬老遠便喊道。 “怎么,抓住龔宇了?”滕青山連問道,他如今最關心的就是這事。 “那個叛門的龔宇?”洪武驚詫道。 “那個混蛋找到了?”洪霖一瞪眼。 楊冬看了看滕青山,露出一絲苦澀表情,而后遞出手中的密信: “師傅”情報都在這。”滕青山見楊冬表情,就覺得不妙,皺著眉頭接過情報,仔細地翻看了起來。 “二師兄,快說。”洪霖忍不住催促道。 楊冬在一旁,向洪霖、洪武、李珺說道:“昨天夜里,我們的人已經找到龔宇藏身所在,里外三層盡皆被我們包圍,這龔宇根本是無處可逃。可是……他根本沒有逃。當我們沖進去,欲要擒拿他的時候。” “這龔宇竟然在我們到來之前,己經在身上澆了煤油。我們沖進來時候,他就將自己點燃了。 “還高吼,說……” “滕青山,你休想得到我完好的尸體。”楊冬說出這話,不由看了看滕青山一眼。 旁邊的洪武和洪霖二人,一想到一個自己用火燒自己的一個人”在高吼這這么一句話,想象到那猙獰怨毒表情。便不寒而栗。 “這人是瘋子啊。” “這龔宇才多大,跟爹怎么有仇?”洪武和洪霖忍不住道。 滕青山看著密信上那一行字。 自、哦、焚,也不給得到完好尸體。這樣滕青山根本無法證明,這尸體就是“龔宇,的。 “跟我真正有仇的,當然不是這個年輕人。而是他爹,或者他師父!亦或是……一個門派!” 滕青山緩緩說道。 四更完畢! ·本欄最新內容 ·站內熱點文章 ·站內推薦內容 此欄目下沒有推薦文章 ·相關內容 20052009翼云網06328811142合作伙伴:左岸傳媒廣告搶登電話:5780008 山亭同城聊天QQ群:498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