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21 陰謀

手機黨文字版第十一篇第二十一章陰謀(第三更) 禹王城中心,禹皇門內。 “三位,我這就告辭了。”滕青山臉色并不好看,看了黃天勤三人一眼 “可別忘記我們的約定,被我形意門發現,你禹皇門門人有人修煉《九皇炮拳》,那就不好了。” 說完這一句,滕清山和不死鳳凰小青,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東南方天際盡頭。 黃天勤,禹奉,柳夏,這三位太上長老遙看天際。 “怎么回事?這次,尊者怎么會幫滕青山說話?”待得滕清山一走,柳夏忍不住皺眉道。 “對,是有些奇怪。”黃天勤疑惑。“本以為尊者會幫我等,可是,尊者竟然讓我們答應滕青山條件,也對,過去關于尊者的傳說,都是書中記載。我也只是和尊者偶爾交談過幾句≡于尊者的性格是一點不知道。”畢竟禹皇門開宗立派以來,熊尊者出手次數屈指可數。 “兩位長老,依我看。”禹奉皺眉道“熊尊者,仙當年受禹皇祖師之命,是要保我禹皇門傳承!而不是讓我禹皇門更強※以在這種時候,熊尊者寧愿息事寧人。也不愿和這滕清山鬧僵。就好像當年對待秦嶺天帝一樣,也是禮而待之※以當年秦嶺天帝,對我禹皇門也沒趕盡殺絕。”“嗯。”黃天勤,柳夏二人豁然驚醒。 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只是他們一直認為熊尊者是禹皇門底牌,可他們忘記了,其實熊尊者是自由的,并非禹皇門一員,只是受到禹皇囑托罷了。 “這件事就不說了。這次孤清山過來說我禹皇門,曾經派人劫殺他們形意門弟子▲且那證據上也寫的明明白白。”黃天勤皺眉道“可是,這件事我剛才問了,我禹皇門根本沒做▲我也相信,這滕清山還不至于胡編亂造這種事。”“嗯,是不對勁。”柳夏點點頭。 “不是我們的人,那,又是誰動手的?”禹奉皺眉道。 “感覺里面有什么陰謀。”黃天勤表情嚴肅起來,吩咐道“禹奉,你傳令下去,給我杳清楚,這郭杰修,甘子濤二人。怎么會去截殺形意門的人?”“是。”禹奉點點頭。 “敢算計我禹皇門。”黃天勤目光發寒,殺機隱現。 “柳夏,禹奉禹皇門暫時你們二人來管。我剛剛踏入洞虛之境。需要好好閑關一次,先將身體煉化一番。也好好熟悉一下世界之力。”黃天勤微笑道“此次滕青山過來,能讓我達到洞虛之境,也是意外之喜。”柳夏,禹奉這才露出一絲笑容。 洞虛之境,門派內多一個洞虛之境,的確信心更足二“師伯你身體變強后,穩固一下境界。擊敗滕清山不在話下。”柳夏笑道。 “到那時,我豈會再讓這滕清山囂張!”黃天勤冷笑一聲。 吩咐安當后,這黃天勤便開始了閉關,準備好好穩固一下境界,提高實力。 揚州江寧郡,大延山形意門。 自從滕青山早晨和不死鳳凰,…小清,前往禹皇門開始,形意門的高層們,就一個個一直焦急地在東華苑當中等待著。畢竟他們的門主,滕清山”這一次出去,是要拿禹皇門開刀,要殺雞微猴! 這可是大事,而且有危險性。 “你別烏鴉嘴,門主可是有不死鳳凰一道,絕對不會有事。”“我也就這么一說嘛。”諸位長老們的談論,惹得李珺眉頭一皺,朝那邊掃了一眼▲代門主,楊冬,低喝一聲:“都到一邊坐著,別大聲喧鬧。”隨即楊冬、轉頭過來,向李珺和洪武,洪霜姐弟二人笑道“師母,依我看,師傅這時候該回來了。咱們喝杯茶,興許,喝完茶,人就到了。”“嗯。”李珺點點頭。 “爹,爹,快回來啊。”洪霜咬著嘴唇,死死盯著西北方向。 滕青山就是一根頂梁柱! 是這個家的頂梁柱,也是整個形意門的頂梁柱。大家怎么可能不擔心不牽掛? “姐…”洪武剛開口安慰他姐。 “爹回來了。”洪霜立即大叫一聲,遙指西北方向。 整齊劃一地,幾乎所有人都抬頭遙看西北方向,只見一道火紅色流光迅速劃過天際,以驚人的速度迅速而來,隨即劃,過一道弧線,直接落入了東華苑庭院當中。化為一白袍青年以及一籠罩在火焰中的巨大神鳥。 “爹!”洪霜第一個撲進滕清山懷里二“大家都在啊。”滕青山笑著一看四周。 “師傅!”滕獸,薛辛,楊冬三人都恭敬行禮。 “門主!”宗路等諸位長老也都連行禮。 滕清山一笑,而后目光落在李珺身上,李珺這時候才露出一絲慎黎只走過來,輕聲說道!”“沒事吧?”“你看,我像有事嗎?”滕清山一笑二“諸位長老,執法長老,門內事情極多,都需要你們。你們先都下去歇息吧。”滕清山笑道“青虎,阿獸,薛辛,還有阿冬,你們留下!”在形意門的身份,是參考歸元宗的,達到,宗師之境”先天之境”就會被授予執法長老身份。 “是。”長老們都笑呵呵離去,只剩下滕清虎和楊冬等三位弟子留下二“師傅,這次到底怎么樣?”楊冬忍不住道。 “對啊,清山,快說啊。”清虎也忍不住問道,滅今的滕青虎,乃是形意門血狼軍的,將軍,∝位極高。 滕青山一笑:“這還用問?”說著滕青山從懷里取出兩本用木盒包裝好的秘籍,放在一旁石桌上“你們都看看吧。”“這是什么?”滕獸,楊冬等人,包括滕秀山的一雙兒女,也都連跑過去,打開木盒。 “《天央心典》?”“《波光鏡》?”包括李珺等人,看到這兩本秘典都是大吃一驚№皇門歷史太悠久了,禹皇門內的最讓人眼絕的天級秘典,那自然是威名遠播。 “是天級秘典?”楊冬驚喜連道“太好了⌒了這天級秘典,我形意門內,眾多轉修道家一脈的弟子們,如果修煉到先天之境后。 就有上等的秘典修煉了。這可比天風家族的秘典,好多了。”“這禹皇門,怎么舍得交出這等秘典?”師傅,這怎么來的?”幾人都是激動萬分。 內家拳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刻是,可以在修煉內家拳時,同修道家一脈。煎好像當初滕清山修煉《莽牛大力訣》一樣。在形意門當中,毫無疑問,會不少人兼修兩門。靠道家一脈達到先天的也絕對會有二天級秘典,可以讓形意門任何一個弟子,都能得到最好秘籍二“當然是禹皇門的,還用問?”滕清山搖頭一笑“好了,阿冬。這兩本秘籍,你親自去抄錄。抄錄了后,將抄錄的一份,放在,藏武殿,中。至于原本,再給我。”“是,師傅。”楊冬躬身應命。 “經過此事,這九州大地其他宗派,肯定會知道事情大梭!恐怕,也沒幾個宗派,再膽敢來偷我形意門秘籍了。”滕清山皺眉道“不過,阿冬。我形意門,在五行拳教導之時,必須更加嚴密。千萬不能所傳非人!”“是,師傅。”楊冬也感到肩頭壓力大。 滕清山皺眉道:“其實,這一次我去禹皇門。發現了一件事上一次劫殺我形意門人馬的。恐怕,還真的和禹皇門無關。”“什么。”在場幾人大吃一驚。 “爹,跟禹皇門無關。那這件事情肯定有人搗鬼。”洪武連道。 “嗯。我也感覺,是個陰謀。”滕清山點點頭,這個時候,當初杳出來三個人當中,其中二人是禹皇門的,還有一個人是清湖島的。 “難道是清湖島?”滕青山腦海中掠過這個念頭,眉頭皺起“不對,十七年了,清湖島都沒一點動靜。難不成,已經支離破碎,元氣大傷的它。還敢不顧一切來惹我?”一旦宗派被滅后,這些幸存的人應該好好休養生息才對。 回來后,滕清山下達諸多命令后,便開始了田關要達到洞虛之境。 而在九州大地上,包括天神宮在內的諸多宗派,個個都得到了滕清山殺到禹皇門門上的消息,以他們的情報網,很快就查出了不少訊息。 各大宗派都震驚這滕青山的瘋狂同時,滕清山并沒鬧出個天翻地覆。 各大宗派也猜出,禹皇門有著外人不知曉的厲害底牌。 炎洲境內,一座普通小城當中,在一座寧靜的府邸內。 “犬人,這是幽州送來的密信。”一名青衣男子恭敬的取出一封信件。 一名披散著長發,穿著寬松的麻布長袍,帶著一張金色面具地神秘男子,接過了信件,揮揮手,“下去吧。”“是。”下人迅速退去。 這金色面具神秘男子走到石桌旁坐下,這才打開信件一閱讀。 “上次截殺失敗,而這次,這滕清山竟然完好無損回到形意門這禹皇門怎么這么沒用!存在六千年的門派,一點厲害高手就沒有?讓滕清山完好回去?”神秘男子恨恨將手中信件猛地拍在石桌上,石桌微微一顫。 嘩嘩~~整個石桌包括那封密信,直接化為沙礫和碎粉,緩緩流淌在庭院地面上,在陽光照射下,那金色面具反射的光芒卻讓人心寒。 (第三章到~~繼續寫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