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18 禹皇門的尊者(完畢)

“都退開,退遠點。”虛境強者‘禹奉’連吩咐禹皇門的那群精英弟子們。 這群精英弟子們雖然疑惑,為何師祖之前敗了現在還要戰。可還是飛速地朝遠處退去。對于他們而言……不管是虛境對戰,還是虛境和洞虛對戰。那波及開的氣勁,都不是這些幾乎都還只是后天的精英弟子所能承受的。 圣殿前,滕青山和黃天勤,一個最強虛境大成,一個剛剛踏入洞虛,已然準備出手。 禹奉和柳夏這兩大虛境,則是在圣殿臺階上,防止馬上廝殺時,波及的氣勁損傷圣殿。 “虛境大成,竟然也敢和洞虛強者交戰,真是不知死活。”柳夏對他師伯,是自信萬分。 “看這滕青山,如何丟臉。”禹奉很是輕松。 常識告訴所有人—— 洞虛和虛境交戰,洞虛必勝! “哼!” 滕青山陡然雙眸一亮,氣勢猛然爆發,整個人的身影瞬間模糊,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漸漸消散的殘影,而他本人則是手持一桿輪回槍,以萬馬奔騰般的勇猛氣勢直接沖到洞虛強者‘黃天勤’身前,當即就是狠狠的一扎! 長槍刺出,仿佛憑空出現一道漩渦! “不自量力。”黃天勤微笑著,充滿自信地揮動手中的厚背紫黑戰刀,一時間戰刀劃過一道玄妙的弧線,瞬間就劈在滕青山長槍之上,同時戰刀刀勢略微一變,竟然欲要同時削斷滕青山抓著長槍的那只左手。 “果然不同了。” 滕青山眼睛一亮,猛地暴退,同時‘如影隨形’這一招,立即轉化為‘混元一氣’。 就仿佛憑空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磨盤,厚重地好似大地。 “哐!”擋住了黃天勤這一刀。 滕青山已然暴退到數十丈外,而黃天勤根本沒退一步。 高下立判! “好。” “痛快。”在旁邊觀戰的禹奉、柳夏二人露出一絲喜色。“這滕青山太囂張,也該讓他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了。”柳夏冷笑看了一眼滕青山。 滕青山暴退開后,卻是大笑一聲:“好刀法,不愧是洞虛強者。” “你的槍法也不錯。”黃天勤淡然一笑,“不過今天,你必輸無疑。”說著,黃天勤整個人一晃身就朝滕青山迫了過來,而且比之前,這黃天勤身法要更加詭異玄妙了不少。 “轟!” 滕青山再次迎上! “蓬!”“蓬!”“蓬!”…… 在所有人的注視中,滕青山詭異地一次次被擊地暴退開去,可是每一次又再次沖上去和洞虛強者‘黃天勤’交戰。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滕青山明顯是處于下風的。 “我剛入洞虛之境,身體還未變強。實力。比之虛境大成時候。大概提高一成而已。真是可惜啊……如果給我一兩年功夫,將身體完全強化。身體力量就堪比一成天地之力。到時候,也能不顧反震力道,瘋狂攻擊。擊殺滕青山都有可能。” “現在,只能擊敗。卻無法擊殺!”黃天勤心中暗自嘆息。 的確—— 洞虛強者實力提升,也是一步步提升的。從虛境大成,到踏入洞虛。提升并不算多。不過就算不多,配合上強化成功后的身體,都能正面擊殺虛境大成。 “轟隆隆~~” 大量氣勁四處迸射,滕青山再一次被震退開。 “滕青山,認輸吧。”黃天勤的聲音回蕩在山林當中。 “滕青山,都到這份上了。還不認輸?”遠處的柳夏,也是大聲喝道。 “嗯?” 黃天勤忽然發現,一次次被他‘蹂躪’的滕青山,臉上竟然浮現了一絲笑容,。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滕青山心中卻是一陣陣狂喜,“從虛境大成,突破到洞虛。原來是要這樣!完全的圓滿、平衡,金木水火土……就仿佛一個圓,從開始到結尾,又重復到開始。完全地圓滿柔和。” 滕青山并非自虐狂。 他一次次上去,和黃天勤正面交手。就是為了感受洞虛強者的特殊! “運氣,運氣啊。” “真是走運。這次我來禹皇門,最大的收獲。就是能和這黃天勤一戰。”滕青山心中激動萬分,“這黃天勤,剛剛踏入洞虛之境。他的境界,比我,也只是略微高那么一些……所以,我才能靠和他一次次正面交手,感受他的境界。” “如果比我高太多,我根本看不懂。”滕青山明白這一點。 就好像一個孩童,剛剛學會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十,這時候,教他數十一,十二,十三……當然容易。 可是,如果突然教他極為復雜的運算,自然不懂。 一個道理——裴三如果和滕青山交手,就算不傷滕青山,滕青山也根本看不懂裴三招式境界。 可是,黃天勤剛剛踏入洞虛,剛好比滕青山,就高那么一點。 滕青山仔細感悟,完全能琢磨出一點名堂來。 “哈哈,再來。難道你怕了?”滕青山大笑一聲,手持輪回槍再次沖上去。 “瘋子。” 黃天勤心中怒罵,憤怒地努力地施展出他的最強刀法,想方設法地擊敗滕青山。可是沒想到滕青山愈加興奮。 “這就是洞虛之境……我回去之后,一定要閉關。相信,我離突破至洞虛之境。并不遠!”滕青山心中反而激動萬分,他的確離洞虛之境不遠……能夠做到,將五行之道都用拳法演示出來,已經夠驚人了。 又研究出‘五行毒龍鉆’。滕青山離‘洞虛之境’其實只差一步。可他一直懵懵懂懂,不知道該如何突破。 而現在,黃天勤又為滕青山指引好方向,告訴滕青山,你就往這個方向走。走出這一步,你就是洞虛了。滕青山豈能不興奮不激動? “閉關,回去后一定閉關。”滕青山現在都想閉關開始修煉。 黃天勤臉色陰沉,已經開始憤怒了。 他從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虛境,情勢很明朗了,他黃天勤力壓滕青山,可是滕青山因為能抗住反震之力,所以一次次被擊退,反而沒事。這就令……黃天勤就算再打,也殺不死滕青山。這樣打下去,根本是浪費時間。 “滕青山,你不是我對手,何必胡攪蠻纏?”黃天勤怒喝一聲。 “哈哈……” 滕青山大笑一聲,“黃天勤,我不是你對手?那你再接我一槍試試!”話音一落,滕青山整個人精神完全凝聚在輪回槍上。 “嗯?”黃天勤面色微變。 一時間仿佛周圍都成了咆哮的海洋,無盡的海水咆哮著,海水中央只剩下這一柄長槍,這一柄長槍攜帶著整個海洋無盡雄渾的力道,以撕裂天地的可怕氣勢,直接朝黃天勤刺過來。 “哼。”黃天勤怒哼一聲,雙手握刀。 刀槍交擊! “蓬!”低沉地仿佛敲鼓的聲音。 黃天勤整個人被震得倒飛開去,而后撞擊在身后的一座早就破損的宮殿之上,一口鮮血噴出,“轟隆隆~~”這座宮殿直接轟然倒塌,一時間灰塵彌漫。 “蓬!”滕青山也震得倒飛開,撞在不遠處山石上,令那山石都爆炸開。不過滕青山卻好似沒事人一樣站起。 …… 熊瞎子山脈,原本還笑聲一片自信十足的禹皇門一方的人馬,仿佛被人掐住喉嚨,一個個瞪大眼睛再也說不出話。 滕青山和黃天勤,竟然都被震得倒飛? 不過,黃天勤吐血。滕青山卻又站起來,一點事沒有。 “不可能!” 一道怒喝聲響起,黃天勤從宮殿廢墟中站起,怒視滕青山,“剛才怎么回事?滕青山,你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個虛境大成。絕對不可能擊敗我。絕對不可能!”黃天勤根本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事實發生在你眼前,還不相信?怎么,還想再來一次?”滕青山冷笑一聲看著他。 “不,不應該的。”黃天勤不斷搖頭。 初入洞虛之境的他,又沒有強化身體,只能爆發出十三成天地之力威力。 ‘五行毒龍鉆’,也是十三成天地之力威力。 而反震力道……顯然滕青山能輕易抗住,黃天勤被震得受傷。 “哼!” 滕青山目光掃過,也同樣一臉難以置信表情的柳夏、禹奉二人,隨后目光落在那圣殿之上,“這次來禹皇門,能夠知道如何跨出最后一步,踏入洞虛之境。這是大收獲……不過,我得弄清楚,這尊者到底是誰!” “小青。”滕青山喊了一聲。 嗖! 半空當中的不死鳳凰‘小青’俯沖而下,迅速落在滕青山身側。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就算這尊者實在厲害,大不了,直接靠不死鳳凰‘小青’遁去。 “剛才,黃天勤叫你尊者!” “不知道,尊者你是否現身?”滕青山看著圣殿,朗聲笑道,“否則,我可要毀掉這圣殿了。我看……現在他們三個也攔不住我。”滕青山掃視了一眼黃天勤三人,黃天勤更是氣的身體直發顫。 只需要給他點時間,他就算境界不提高,單單身體強化后,就足以擊敗滕青山! “年輕人,看來,你很想見我。”渾厚聲音,回蕩在整個山林中,“那你就進入圣殿吧。” 滕青山手持輪回槍,和不死鳳凰一道,直接飛入了圣殿當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