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7 洞虛之境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十七章洞虛之境? 黃天勤強忍體內沸騰的氣血,在看到這砸下來,槍的同時,面色,變:“不好,是陰勁!”不過在應付這種陰勁上,黃天勤當然知道該怎么做。當即手中紫黑色厚背戰刀一個旋轉,用戰刀的刀背迎向滕清山這一槍。 “噙!”詭異地撞擊聲。 黃天勤一咬牙,臉色愈加漲紅,那戰刀的刀背也流竄著波浪般的彩光,硬是將滕清山的陰勁給完全抵消掉。 “噗!” 這種無聲的抵擋,比之前的剛猛之力更讓黃天勤難受,當即一口鮮紅鮮血噴出,整個人暴退開去。而同樣受傷的,柳夏面色一變: “師伯!”連飛迎過去。 熊瞎子山脈當中,太陽光愈加強烈。 可是禹皇門眾多精英弟子心中卻之一陣冰寒,一個個不敢相信: “輸了?兩位師祖聯手竟然都輸了?” “怎么會輸?”虛境強者,禹奉,也不敢相信“對手只是虛境,而非洞虛。從古到今我禹皇門還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被一個,虛境大成,就擊潰成這樣?難道就因為一個虛境大成,就要請尊者出手?” 滕清山從半空落到柳面之工,掃視了一眼起,同樣臉色蒼白的黃天勤和柳夏二人。 “偷走我形意門秘籍,還不承認…,滕清山冷然一笑,也對,你們禹皇門可能這六千年來霸道習慣了。不過,我滕青山最是見不得別人欺負到我頭工來。”說著,滕青山扛著一桿輪回槍,直接朝那座高有七層的圣殿走去。 先毀掉圣殿。 而后進入禹王城,將禹皇門的宮殿打爛幾座!這就是滕青山要做的。 要打,就要打疼了。 讓天下各大宗派知道,偷走形意門秘籍的后果。 “住手。”黃天勤忍不住喝道。 “怎么,你想攔我?”滕青山并不著急而是用很正常的走路速度,朝圣殿走去“有本事來攔。你若找死,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滕青山刻,這么朝那圣殿走去,同時小心注意著四面八方,領域時刻在仔細觀察著。 禹皇門的底牌! 滕青山不敢有絲毫大意,自己都要去毀掉圣殿了,這禹皇門底牌恐怕要掀開了。 “到底是什么底牌,能夠讓禹皇門存在六千年?” “而且當年秦嶺天帝統一天下,禹皇門銷聲匿跡。待得秦嶺天帝離世后,禹皇門迅速地又崛起。憑的到底是什么?”滕青山邊朝圣殿走,邊思考著。 明明知道,滕清山是去毀掉圣殿的,可時旬根本沒有一個人去攔截滕青山。 “怎么會這樣?” “圣殿,難道圣殿真的要被毀掉?不可能。” 那些精英弟子們,有些人完全亂了。在他們腦海中,從小被灌輸的就禹皇門是強大的。是任何一個宗派都不可撼動的。可是今天這一幕,無疑讓他們長期養成的絕對自信的思想開始動搖了起來。 “師伯勺” “黃長老。” 柳夏和禹奉兩位虛境,都焦急看著黃天勤。要請尊者得黃天勤同意才行。黃天勤是這一代的禹皇門的領頭人。 黃天勤拳頭捏緊,田著眼,心中痛苦。可就算用著眼,他也能清晰感應到代表滕青山的那股強大氣息,正在逐漸地朝不遠處的圣殿靠近:“難道,難道我真的要請尊者出手?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到了我這一代,就要請尊者?” 在禹皇門的歷史記錄工。 但凡被逼的請尊者出手,那就代表,這一代的禹皇門門人,太沒用。 被逼的請尊者出手,在禹皇門,這是一種恥辱!說明他無能! “我現在,也要請尊者?” “我黃天勤,面對一個虛境大成。都被逼的請尊者?”黃天勤在心中不斷地問自己,痛苦之極。如果是天神宮,裴三,來,黃天勤還不會如此得痛苦自責。可是對方僅僅是一個虛境大成罷了……禹皇門歷史工還沒有過。 被一名虛境夫成,逼迫地請尊者出手! “啊,不,不!”黃天勤腦中一時間萬千思緒混亂,各種情緒充斥心里。 憤怒、羞辱感,后悔,滕清山手持著一桿輪回槍,一步步朝圣殿走去。 “站住。”一聲厲喝。 滕青山看了一眼前方攔住的年輕青年,不由咧嘴一笑“小家伙,別在這逞英雄。不是逞英雄的時候。”說著,滕青山根本不顧這個攔截的年輕青年,依舊一步步直接走過去,習時體表周圍彌漫的強大天地之力,輕易地蓬”的一聲,將那名清年給震地拋飛開去,摔落在不遠處。 “師兄。” ,師弟,立即不少人趕過去,扶起那名青年。 滕清山看都沒看一眼,繼續朝圣殿走去。 只剩下五十丈了! 四十丈,三十丈,二十丈! 距離在不斷縮進,眾多的精英弟子們眼睛都快冒火了。 底牌呢?這禹皇門的底牌呢?”滕青山越是靠近,整個人神經就繃得越緊,時刻準備出手。 十五丈…十丈… 九丈,八丈……,圣殿的大門已經在眼前了,滕清山已經踏工了臺階,臉工也已經露出一絲笑意。忽然年輕人,停下!” 一道渾厚的低沉聲育,直接在周圍回蕩起來。 “嗯?”滕青山心中一驚,這聲音絕對不屬于黃天勤,柳夏,禹奉三人中的任何一個。可是這一招明顯是,傳音,。最起碼需要是虛境強者才能做得到。 “你應該”滕清山環顧周圍“就是禹皇門存在六千年,而屹立不倒的依仗吧。” 滕清山卻沒注意到,在這渾厚聲音響起的一瞬間那閉著眼顯得痛苦的黃天勤,整個人身體一顫。 屹立不倒的依仗?”渾厚聲音繼續響起“算是吧。” 嗯?” 滕青山面色一變,轉頭看向那黃天勤,在領域當中,這黃天勤的氣息竟然變化了。從之前的彩色雄渾氣息漸漸變得隱晦,迅疾地朝,黑洞,發展。 “尊者!” 忽然一道聲音響起“不用你出手。”原本閑著眼的黃天勤,陡然睜開眼,盯著滕青山。 “恭喜師伯,終于大功告成。”旁邊柳夏驚喜道。 “恭喜黃長老。”禹奉也激動連道。 這一代的禹皇門之所以是以,黃天勤,為首,就是因為這黃天勤的確是資質最好。當初也是遠遠早于,禹童海”柳夏,二人先達到,虛境大成,。達到虛境大成后。這黃天勤,不斷苦修,經常略有所悟,不斷進步。 可是總是無法達到洞虛。 沒想到… 這次精神工的壓迫,以及尊者出聲后的,釋然”這一壓迫一放松,竟然令他堪透最后一關,終于突破虛境大成阻礙,達到洞虛之境! “洞虛。”滕清山觀察著黃天勤。 此刻的黃天勤再無虛境的氣息,而是跟,裴?”秦十七,一般的黑洞般氣息。不過相比較而言這個黃天勤氣息所形成的黑洞,。 明顯要比秦十七和裴三他們二人,要小很多。 “沒想到。”滕清山看著黃天勤,露出一絲笑容,真的沒想到你竟然能夠在這種時候突破虛境大成,到洞虛之境。佩服佩服。” 我也得感謝你。”黃天勤看著滕清山。 “感謝我?” 滕青山微笑著道“黃天勤。其實我一直很好奇,這洞虛境界實力如何。據我所知,在剛剛踏入洞虛之境的時候。身體是根本來不及強化的。也就你比裴三他們,在身體上差很多。其次。能比只能算是剛剛踏入洞虛之境吧。” “就算剛州踏入,就算身體還未變強。照樣能擊敗你。”黃天勤目露精光,手持那紫黑色戰刀。 滕青山心中則是升起了戰意,體內熱血都有些沸騰了。 剛才擊敗黃天勤和柳夏,自己根本沒使用最強的一招,五行毒龍鉆,。 他僅僅初入洞虛之境。而且洞虛強者受到九州大地的壓制。加上,他身體又未強化。”滕青山心中盤算著“而我則是有史以來,應該算是最強虛境大成。我身體就好像洞虛強者一樣變得很強。 加工,洪天神甲,。足以和他一戰。” 就算是裴三。 一掌打在洪天城虛境強者,尤石金,身上,尤石金也是撐了許久才死。 我有洪天神甲,身體比尤石金強了不知道多少。就算是裴三,一掌打在我身工,都不可能令我身死。更別說這黃天勤了。” “難得的機會!和洞虛強者交手的機會!”: “和這個最弱的洞虛一戰,先感受一下洞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或許,對我踏入洞虛境界,也有幫助。”滕青山雙眸泛著精光,滿是戰意。遠處的柳夏,禹奉二人彼此怔怔相視,竟然有虛境大成敢挑戰洞虛? “滕清山,我就讓你知道,就算是初入洞虛,也能擊敗任何一個虛境大成。”黃天勤蓄勢,死死盯著滕清山。 哈哈,有什么招數盡管使來!”滕青山也是雙手一橫長槍,槍尖遙指黃天勤。 最強虛境大成強者,和最弱洞虛強者,誰強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