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4 打上門去(完畢)

九鼎記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十四章打上門去! 共有3篇貼子九鼎記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十四章打上門去!219.133.21.1樓 “對,不能簡單處置。”揚冬身為代門主,也明白此事重要性,鄭重道“這《炮拳》秘籍,乃是我形意門不外傳的絕技。這次外泄”定要狠狠處置。震住天下宗派,讓以后這種事情不再發生。 最好的辦法,就是拿禹皇門開刀!” 隨即楊冬尷尬地看向滕青山:“師傅,不過,要拿禹皇門當第一個開刀的?” 禹皇門,那可是九州最古老的宗派。 豈是好惹的? “門主,要對付這禹皇門,得從長計議。”宗路皺眉說道。 九州大地上,提到禹皇門,誰不感覺沉甸甸的?最古老的宗派,禹皇所立宗派,能存在到如今,豈能沒點真正底牌? “爹。”洪武思忖著,說道“爹你是否真的要浮禹皇門下手。 依我看,得先算清楚首先這事有多少把握。不能偷雞不成蝕把米。 還有,如果這事情沒成功,后果如何,我形意門是否能承受?成功了,好處怎樣?” 滕清山,不由笑看了自己兒子一眼。 論心思縝密,這個在經商上很擅長的兒子,要比女兒強很多。甚至于許多事情,自己有時候,都沒自己這個兒子看得透徹。 “師傅,這事是得好好思考。是否能做。”楊冬就算在有匪性,去殺到九州最古老宗派門上,這種大事他不敢亂來。 滕清山峒上眼,讓自己恢復冷靜。 楊冬、宗路長老和洪武三人彼此相視,不敢說話打擾滕清山思考,只能一個個呆在一旁靜靜等待二畢竟滕青山是形意門門主,開創內家拳一脈的祖師。在形意門,滕清山有著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 形意門,就是滕青山的一言堂。 他說做,那自然就要做二他們三人,都等滕清山的絕頂,“論實力,洞虛下,沒有虛境是我敵手二” “論速度,不死鳳凰……小青”一旦使用它娘教的絕技,堪稱九州第一。相比于我,那禹皇門就吃虧多了。真正斗起來,我和小清聯手,完全有希望,接連解決掉,柳夏,和,黃天勤,二人。”滕青山,腦海中浮現諸多州算。 他現在最沒把握的就是一點、禹皇門能存在六千年的依仗!憑的是什么? “哼,不管憑的是什么,不過據我查看下來。這么多年來,禹皇門也就一直龜縮在禹州罷了二當年東北王,洪天,征戰天下。禹皇門還不是龜縮在一畝三分地。不敢去惹洪天?”滕清山由此旱斷“這底牌就算厲害,也不必太畏懼。否則,當初禹童海被不死鳳凰燒死,禹皇門又怎會沒一點反應?” “干!” “要干就干大的!” “既然要震懾九州大地,要讓各大宗派,不敢偷我形意門秘籍。 就要讓他們知道,偷我形意門秘籍的壞處、結果!那么,就選這最古老的宗派開刀。這樣才能最震懾人。”滕清山心中瞬間決定下來。 庭院當中,楊冬、宗路以及洪武三人,都默默等待著閉眼思考的滕青山,沒人敢打擾滕清山。 滕清山雙眸陡然睜開。 “爹?”“師傅?”“門主?” 三人幾乎同時開口。 滕清山朝他們微微一笑,眼眸中卻是有著一絲亮光,聲音鏗鏘有力:“這禹皇門,之前劫殺我青山會館商隊它就脫不了干系。現在又偷走我形意門秘籍。我形意門豈能低頭?哼,這次,我就親自踏上禹皇門。” 201032810:11219.133.21.2樓 “對,不能簡單處置。”揚冬身為代門主,也明白此事重要性,鄭重道“這《炮拳》秘籍,乃是我形意門不外傳的絕技。這次外泄”定要狠狠處置。震住天下宗派,讓以后這種事情不再發生。 最好的辦法,就是拿禹皇門開刀!” 隨即楊冬尷尬地看向滕青山:“師傅,不過,要拿禹皇門當第一個開刀的?” 禹皇門,那可是九州最古老的宗派。 豈是好惹的? “門主,要對付這禹皇門,得從長計議。”宗路皺眉說道。 九州大地上,提到禹皇門,誰不感覺沉甸甸的?最古老的宗派,禹皇所立宗派,能存在到如今,豈能沒點真正底牌? “爹。”洪武思忖著,說道“爹你是否真的要浮禹皇門下手。 依我看,得先算清楚首先這事有多少把握。不能偷雞不成蝕把米。 還有,如果這事情沒成功,后果如何,我形意門是否能承受?成功了,好處怎樣?” 滕清山,不由笑看了自己兒子一眼。 論心思縝密,這個在經商上很擅長的兒子,要比女兒強很多。甚至于許多事情,自己有時候,都沒自己這個兒子看得透徹。 “師傅,這事是得好好思考。是否能做。”楊冬就算在有匪性,去殺到九州最古老宗派門上,這種大事他不敢亂來。 滕清山峒上眼,讓自己恢復冷靜。 楊冬、宗路長老和洪武三人彼此相視,不敢說話打擾滕清山思考,只能一個個呆在一旁靜靜等待二畢竟滕青山是形意門門主,開創內家拳一脈的祖師。在形意門,滕清山有著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 形意門,就是滕青山的一言堂。 他說做,那自然就要做二他們三人,都等滕清山的絕頂,“論實力,洞虛下,沒有虛境是我敵手二” “論速度,不死鳳凰……小青”一旦使用它娘教的絕技,堪稱九州第一。相比于我,那禹皇門就吃虧多了。真正斗起來,我和小清聯手,完全有希望,接連解決掉,柳夏,和,黃天勤,二人。”滕青山,腦海中浮現諸多州算。 他現在最沒把握的就是一點、禹皇門能存在六千年的依仗!憑的是什么? “哼,不管憑的是什么,不過據我查看下來。這么多年來,禹皇門也就一直龜縮在禹州罷了二當年東北王,洪天,征戰天下。禹皇門還不是龜縮在一畝三分地。不敢去惹洪天?”滕清山由此旱斷“這底牌就算厲害,也不必太畏懼。否則,當初禹童海被不死鳳凰燒死,禹皇門又怎會沒一點反應?” “干!” “要干就干大的!” “既然要震懾九州大地,要讓各大宗派,不敢偷我形意門秘籍。 就要讓他們知道,偷我形意門秘籍的壞處、結果!那么,就選這最古老的宗派開刀。這樣才能最震懾人。”滕清山心中瞬間決定下來。 庭院當中,楊冬、宗路以及洪武三人,都默默等待著閉眼思考的滕青山,沒人敢打擾滕清山。 滕清山雙眸陡然睜開。 “爹?”“師傅?”“門主?” 三人幾乎同時開口。 滕清山朝他們微微一笑,眼眸中卻是有著一絲亮光,聲音鏗鏘有力:“這禹皇門,之前劫殺我青山會館商隊它就脫不了干系。現在又偷走我形意門秘籍。我形意門豈能低頭?哼,這次,我就親自踏上禹皇門。” 201032810:11219.133.21.3樓 “對,不能簡單處置。”揚冬身為代門主,也明白此事重要性,鄭重道“這《炮拳》秘籍,乃是我形意門不外傳的絕技。這次外泄”定要狠狠處置。震住天下宗派,讓以后這種事情不再發生。 最好的辦法,就是拿禹皇門開刀!” 隨即楊冬尷尬地看向滕青山:“師傅,不過,要拿禹皇門當第一個開刀的?” 禹皇門,那可是九州最古老的宗派。 豈是好惹的? “門主,要對付這禹皇門,得從長計議。”宗路皺眉說道。 九州大地上,提到禹皇門,誰不感覺沉甸甸的?最古老的宗派,禹皇所立宗派,能存在到如今,豈能沒點真正底牌? “爹。”洪武思忖著,說道“爹你是否真的要浮禹皇門下手。 依我看,得先算清楚首先這事有多少把握。不能偷雞不成蝕把米。 還有,如果這事情沒成功,后果如何,我形意門是否能承受?成功了,好處怎樣?” 滕清山,不由笑看了自己兒子一眼。 論心思縝密,這個在經商上很擅長的兒子,要比女兒強很多。甚至于許多事情,自己有時候,都沒自己這個兒子看得透徹。 “師傅,這事是得好好思考。是否能做。”楊冬就算在有匪性,去殺到九州最古老宗派門上,這種大事他不敢亂來。 滕清山峒上眼,讓自己恢復冷靜。 楊冬、宗路長老和洪武三人彼此相視,不敢說話打擾滕清山思考,只能一個個呆在一旁靜靜等待二畢竟滕青山是形意門門主,開創內家拳一脈的祖師。在形意門,滕清山有著說一不二的絕對權力。 形意門,就是滕青山的一言堂。 他說做,那自然就要做二他們三人,都等滕清山的絕頂,“論實力,洞虛下,沒有虛境是我敵手二” “論速度,不死鳳凰……小青”一旦使用它娘教的絕技,堪稱九州第一。相比于我,那禹皇門就吃虧多了。真正斗起來,我和小清聯手,完全有希望,接連解決掉,柳夏,和,黃天勤,二人。”滕青山,腦海中浮現諸多州算。 他現在最沒把握的就是一點、禹皇門能存在六千年的依仗!憑的是什么? “哼,不管憑的是什么,不過據我查看下來。這么多年來,禹皇門也就一直龜縮在禹州罷了二當年東北王,洪天,征戰天下。禹皇門還不是龜縮在一畝三分地。不敢去惹洪天?”滕清山由此旱斷“這底牌就算厲害,也不必太畏懼。否則,當初禹童海被不死鳳凰燒死,禹皇門又怎會沒一點反應?” “干!” “要干就干大的!” “既然要震懾九州大地,要讓各大宗派,不敢偷我形意門秘籍。 就要讓他們知道,偷我形意門秘籍的壞處、結果!那么,就選這最古老的宗派開刀。這樣才能最震懾人。”滕清山心中瞬間決定下來。 庭院當中,楊冬、宗路以及洪武三人,都默默等待著閉眼思考的滕青山,沒人敢打擾滕清山。 滕清山雙眸陡然睜開。 “爹?”“師傅?”“門主?” 三人幾乎同時開口。 滕清山朝他們微微一笑,眼眸中卻是有著一絲亮光,聲音鏗鏘有力:“這禹皇門,之前劫殺我青山會館商隊它就脫不了干系。現在又偷走我形意門秘籍。我形意門豈能低頭?哼,這次,我就親自踏上禹皇門。” 看了的請頂一下,讓別人也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