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09)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09)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09)     

九鼎記13 一觸即發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一篇第十三章一觸即發(第四更) 第四篇赤虎咆第十一篇第十三章一觸即發(第四更) 炎州境內,那神秘人馬截殺青山會館商隊的事情,形意門耗費大量精力去查。可是……最終也沒查出真正有用的訊息。滕青山也只能將這次的怒火強忍在心里,同時也命令下去,讓形意門的探子,對禹皇門加大監察的力度。 炎炎夏日,東華苑練武房內。 這練武房十丈長,八丈寬,五丈高。大門緊閉,唯有一絲門縫里的光亮透射進來。而這練武房當眾,也唯有滕清山一人穿著一件寬松單衣,赤腳,手持一桿回槍,閉目而靜靜地調整心境。琢磨槍道! “咻!” 一道冰冷寒光在練武房內一閃而逝,那回槍陡然化作一道大蟒蛇,瘋狂舞動起來。隨后,整個練武房內都好似變成了滔天的海洋。一條銀鱗蛟龍正在海洋中翱翔,時而撕裂天空,時而沖進海洋內。 整個海洋仿佛傾倒一般,而且詭異恨是無盡的海水盡皆圍繞著一桿長槍,天地間瞬間只剩下這一桿長槍。 天地宛如破開。 在黑暗封閉的練武房當中,滕清山不斷琢磨著他的槍道,完善著他的槍道。這十七年來,他一直都是如此苦修。自從去年,木行之道,大成后,自然,五行之道盡皆大成。滕青山就一直在琢磨、 讓五行天地之力,完蘭結合在一起,形成最強一槍。 十成天地之力,如果是最完美狀態,應該能發揮出十二成威力! 《開山三十六式》中,就有數招,能發揮如此威力。不過那是用斧頭。滕青山如今早已經摒棄斧頭,一心潛修槍。未虛境大成前的十六年琢磨,加工虛境大成后的一年苦修。在五行之道上,真正讓他滿意的槍,卻只有一招! “五行相生相克,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又生水。水再來生木周而復始,形成完美循環。好像陰陽之道,循環不休。不過這個道理誰都懂。真正要做到,將五行天地之力,最大作用在一招。”滕清山一直在琢磨著這一點。 如今讓他滿意的,才一招而已。 他的目標,是要足足五招槍! “鏗鏘,黑暗的練房中,滕清山將回槍扔到一旁武器架工。 “十七年苦修,我以,水行,為主,形成一道完美循環,創出這最強一槍。”這一槍,既然是水行為主,五行同發揮,便被滕清山命名為,五行毒龍鉆,。按照滕清山的設想應該有五招,都是蘊含五行之力二 應該為,五行赤虎咆”五行劈山”五行如影隨形”五行混元一氣,。 名字俗氣簡單。其實不管起多華麗的名字,依舊是同一招罷了。 “工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我能以,水行,為主。創出,五行毒龍鉆,。可是,卻創不出其他四招。”滕青山搖頭“這說明,我對天地之道,感悟地換夠透徹。如果我連另列四道,都能創出最強槍。應該能踏入洞虛之境了。” 滕清山這一想,卻是錯了! 他本就能將所悟五行之道,轉為拳。感悟程度,已經極高極高!這樣才能耗費十七年,創出這么達到巔峰的一招!能創如此一招已經很變態了二如果要連創五招出來,那說明對天道已經洞徹到極點, 至強者! 要創出五招出來,在五行之工都洞徹到極致,唯有至強者能做到罷了。 不過滕青山,沒人教導,一切靠他自己琢磨,他當然不懂。他現在只想努力創出其他四招來。 “好好琢磨五行之道,感悟越深,說明,我離洞虛之境越近二”滕清山暗道。 “嗯?” 滕清山眉頭一皺,他感應到二弟子,楊圭,的氣息就在州面。 “阿冬過來干什么?”滕青山沒遲疑,在練房里,沖洗了一下,換工衣服穿工鞋子。便開啟了練房大門二 “轟隆隆~~” 練房大門的兩扇石門緩緩朝兩側拉開,外面的光亮也照射進來,夏日的一股熾熱之氣也立即彌漫進來。滕清山一眼就看到外面,一臉焦急之色的楊冬。而自己的兒子,洪武,也在旁邊,似乎也挺急二 “師傅。” “爹。” 楊冬和洪武連過來。 “出了什么事?”滕清山問道。 “師傅。”楊冬遞出手中一封信件,同時說道“我們剛剛得到一個消息,禹皇門當中,竟然有我形意門,炮拳,的修煉秘籍。被禹皇門招收的內家拳一脈修煉者中,已經有不少人,在禹皇門修煉炮拳了。” 楊冬雖然給密信,可他顯然忍不住,嘴上就說了。 “什么?”滕清山也是面色大變,連打開信件一看。 “秘籍怎么會外泄?”滕青山面色一變,有些焦急“還是五行拳的炮拳秘籍?” 在內家拳一脈當中,形意十二形是基礎,可是,單單靠《虎形拳》,想要有大成就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那,魏江”已經修煉到《虎形拳》的一個極致,可也就是一流武者罷了。可是五行拳不同! 就算是前世,形意拳一脈中,出名的宗師人物,都是靠的崩拳、劈拳、炮拳等招數。 修煉這五行拳,才有希望,達到宗師境界! 所以在形意門內,對這《崩拳》《炮拳》這五種拳,數十種練打,是不輕易傳給弟子的。而且就算傳,也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傳授。而是按部就班。先教基礎,逐漸深入直至最后殺手銅。 “炮拳秘籍,泄露?”滕青山心中一片焦急。 靠《虎形拳》和《炮拳》這兩本秘籍,完全有可能,讓內家拳修煉者,達至宗師境界。 “阿冬。我早有嚴令。”滕青山盯著楊冬“我形意門內,只有精英弟子,才得以傳授崩拳等五行拳。傳授也是逐漸傳授,而只有身世清白,忠貞不二,資質極好,才能得到完全傳授。你說這禹皇門,得到的炮拳秘籍,是哪一種練打?”。 《炮拳》練打,經過接青山完善修改后,系統歸納后,足足有九種。 “師傅,密信的倒數第二張工有。”楊濤道。 滕青山也是關心則亂,哪有心情仔細一張張翻來看。 “你說。”脆清山直接喝道。 “據探查,應該是,九皇,炮拳的打練。”楊冬回答道。 “九皇炮拳?”滕青山皺眉“我形意門內,得傳九皇炮拳的人,應該不算多。查出來了嗎?” “邊沒有。我一得到消息,就趕過來了。”楊冬回答“不過,我已經告訴宗長老,讓宗長老立即去杳,查到后就來告訴師傅。” 滕清山只能強忍焦急。 天氣炎熱,滕清山心中更是焦急。秘籍外泄,事情可大可小。 如禹皇門、天神宮等宗派,一本秘籍外泄也就罷了,因為道家一脈已經遍布各處。不值得保密。可是,內家拳一脈”如今是僅僅滕青山一家!一旦,這《崩拳》等拳都外泄了,那么內家拳一脈,恐怕會出現第二個宗派來。 “爹,喝茶。”洪武端著茶水。 “我沒心情喝。”滕清山忽然轉頭看向門口,很快,一道人影出現在門口處,正是宗路長老二 “宗叔,查到了嗎?”滕青山連走過去。 “門主,你看。”宗路長老遞過來一張紙,同時說道“我形意門內,大多數弟子,依舊在苦修《形意十二形》這基礎。只有少部分弟子,得傳五行拳。而其中,得到炮拳傳授的,一是三千二百一十八人。而得到《九皇炮拳》的,只有二百九十一人。” 滕清山看了一轄張。 “這二百九十一人中。”宗路繼續道“有二百八十三人,是身世極為清白之人。剩余的八人,也是身世較為清白,不過這八人,都有過孤兒、乞丐的經歷。按理說應該沒問題。” “不過就在今年三月,這剩余八人當中的一個口個做龔宇的。”宗路皺眉道“他三月份,回家探親了。” “探親?”滕青山眉頭一皺“家鄉是哪里的?” “對,探親。他就是禹州人!而且,從小,是一流浪孤兒,而后被他義父,一個光棍收養。在那村子里,得以學到《虎形拳》。”宗路說道“不過門主放心,按照卷宗記載,這,龔宇,所學《九皇炮拳》,如今最多算是小成。加工他身世緣故,他師父還沒得及,將后面的精髓傳授。” 滕清山微微點頭。 形意門內,想將《炮拳》等五行拳某一種,全部學到手。是很難的。因為都是師父手把手的教,沒有書面秘籍。師父只會一步步來,你境界多高,他傳你多少。 畢竟貪多嚼不爛,傳多了也無用。 少傳授,也可防止外泄 “單靠龔宇得到的《九皇炮拳》的殘篇。以及《虎形拳》再修煉,最多是一流武者。”宗路很確定地道 滕清山這才暗松一口氣。 看來,之前制定的傳授策略的確沒錯 “這個歪風不能漲!” 滕青山目光一寒“今日禹皇門走一門炮拳,他日其他宗派再偷學走一門拳。長期下去,哪還了得?而且這龔宇,膽敢背叛形意門。這也是我形意門開門以來,第一個叛門弟子。絕對不能簡簡單單處置就罷了。” 殺雞儆猴! 這第一次秘籍威脅,第一次叛門。 必須狠狠處理!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