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12 真相

文字第十一篇第十二章真相?(第三更) 點擊觀看: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深夜。 形意門東華苑中,滕青山書房當中的蠟燭還亮著,從書房外都隱隱看到光亮。 書房內。 滕青山坐在書桌前,仔細地觀看著送來的情報消息,上面正記載著這一次事件發生的經過,以及一些推測性內容:“好狠毒。竟然兵器、利箭都有毒。顯然是要將這一支商隊給殺的干干凈凈。這此可都是十幾歲的少年,這群人也下得了手。” “和我滕青山有仇,直接找我滕青山就是,竟然做如此無恥手段。”滕青山心中殺機一陣陣上涌,雙眸中寒光閃爍。 這群截殺的武者,讓滕青山不寒而栗。 竟然寧可自盡也不被俘虜! 愈是感到對手狠辣,滕青山就愈是憤怒。 別被我查出來,一旦我查清,到底是誰在背后下的毒手”滕青山絕非老好人,當初十七歲那年,大延山一役,爹和大伯等人的遭了劫難,滕青山當時雖然實力遠不如清湖島,可他照樣敢狠狠報復! 更何況,如今的滕清山,放眼天下也沒有真正需要讓他仰視的存在。 形意門立即發動了他們最大的力量,開始不斷地查探那死去過百號人的真正身份。須知那上百套上等戰甲,還有諸多兵器,以及毒等。都是杳探的突破。!而且,上百號厲害武者,不太可能個個都是無名之輩。 短短七天,就有了一個讓人心驚的結果。 上午時分,東華黃花圃院中,只見一身紫色勁裝的少女正手持一桿長槍,不斷地練習著槍法。一旁滕青山正笑吟吟看著。 爹,我練的怎么樣?”洪霜停下后,臉蛋紅通通的,笑看向滕青山。 “有點樣子,不過,你這,如影隨形,槍,雖然有了那么一股連綿不絕的味道。可是,卻差一點狠勁。”滕青山手一伸,原本在洪霜手中的長槍便被隔空攝物,直接落到了滕青山手中“看清楚了。崩拳如箭!這,如影隨形槍”也要如離弦之箭” 說著滕青山單手輕易將一桿長槍抓地橫著,而后一旋,一刺! 噗哧! 空氣仿佛被刺穿了一般 逆有,霜霜。”滕青山笑道”如今你這崩拳,和如影隨形,槍法也算小成。從今天開始,你練習崩拳時候,雙腳不管走進步,還是退步。都只準是半步距離!” “半步?這么短,發勁不夠強的。”洪霜搖頭。 滕青山一笑:“如果你不習慣,就用鐵鏈將雙腳鎖住,不管進步退步,只有半步距離!什么時候,將,半步崩拳,真正練成。你也就,能達到宗師先天,之境。”既然兒子在武道天賦上不算出眾那自己也只能好好培養女兒了。 洪霜點點頭。 “師傅!”這時候遠處走來一人,正是楊冬。 “楊師兄。”洪霜笑著打招呼。 楊冬笑著一點頭,而后向滕青山低聲道:“師傅,那邊杳出來了。” “查出了?滕青山面色一變,走。”滕清山直接帶著徒弟,來到了書房當中”吱呀,一聲關洞上房門后,楊冬立即恭敬的取出了一份情報“師傅,這就是大師兄那邊杳出來的結果。師傅,你看。” 滕清山冷著臉,便從徒弟手中接過這份情報。 情報上講,如今從兵器戰甲以及武者身份上入手調查,不過兵器顯然調查難度更高,而那過百名武者,有三人的身份被杳出! “三人。”滕青山暗自點頭。 九州大地上,武者不計其數。許多人在宗派里都是默默無聞的,形意門情報網能夠查出三人身份,已經算是很難得了。 郭杰修?甘子濤?”滕青山看著前面兩個名字,面色一變。 情報上講述,這二人,都是禹皇門中人! “禹皇門!滕清山怒氣上涌“要小恩小惠吸引我內家拳一脈弟子就罷了。栽贓陷害手段也就算了,沒想到得寸進尺。竟然敢屠戮我形意門弟子!沒有任何一個開山祖師,被人以陰險手段欲要屠戮掉上千名弟子,還能平心靜氣的 榮耀!臉面! 都是靠拳頭打出來的! 旁邊楊冬,只感覺他師父,滕青山,雙眸一瞬間仿佛雷電一般耀眼駭人。那殺氣也令他心驚。 “嗯?這是…, 觀看了,郭杰修“甘子濤”二人的詳細介紹后,當翻到下一張,看到第三個人的時候,滕青山不由大吃一驚“裙星龍?清,青湖島???”本來因為之前兩個人,惹得一肚子怒氣,甚至于欲要到禹皇門算賬的滕青山,仿佛冬天被一桶冷水流下。 “青湖島?”滕青山眉頭皺起“怎么其中會有清湖島的人? “師父。”楊冬拱手道“弟子之前已經看過,我也疑惑這三人中,怎么會有清湖島的人。” 滕青山搖搖頭,皺眉道:“當年,青湖島的瞎子劍圣被我所殺,那島主,鐵攀,更是被我活捉。而后整個清湖島分崩離析,完全崩潰。除了部分忠誠之人潛伏到各地,準備東山再起外。絕大多數都已經散開,過普通生活了。” “不過,這一次,這個叫,襪星龍,的,怎么也會在里面?”滕青山皺眉。 “師父。” 楊冬鄭重道“依我看,有兩種可能。” “一,這一次事情背后可能有青湖島全孽組織,欲要報復。所以召集了一些人,不過其中有郭杰修、甘子濤兩個禹皇門的人。說明,禹皇門也難逃干系。” “二,就是,這次事情完全是禹皇門的報復!當初清湖島完蛋后,不少當初屬于青湖島的弟子們,一個個離開了揚州。或是成為禹皇門中的一名軍士。或是加入其它宗派。這襪星龍,就可能是青湖島滅亡后。加入禹皇門的。這次的過百人,都是禹皇門組織!” 楊冬說出了這兩個可能。 滕清山點點頭,牙關不由緊咬,皺等眉,滿心地疑惑不確定。 師父,怎么辦?”楊冬問道。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透著詭異。”滕青山皺眉道“一名神秘先天高手,通風報信。而后出現這件事!不過雖然詭異,可這件事情,和禹皇門脫不了干系。” 因為心存疑慮,滕清山沒有準備立刻找到禹皇門門上去。 “繼續查!” “那些戰甲、兵器。還有上百號人當初到底是怎么冒出來的?他們的行蹤等,好好杳。”滕青山吩咐道,雖然對禹皇門有一肚子火,可滕青山在沒弄清楚之前,也不想就這么殺上門去。 時間一晃,便已經到了三月。 三月,整個揚州已經處處鳥語花香了,而在大延山腳下,更是有更多游客慕名而來,觀看這內家拳圣地。 大延山腳下,也自然而然形成了一座繁華的城鎮。 “兄弟,咱們三個當初從禹州歷經千辛,趕到大延山,拜入形意門門下二到如今,也整整八年了。這次師弟你回去探親,也幫忙看看我的老父親老母親,這是點銀子,你幫忙帶上。”只見一座酒接內,三名青年正坐在一起喝酒交談著。 其中一名青袍俊朗青年點點頭,感嘆一聲:“八年了!也不知道,我義父他老人家,這八年日子過的如何二唉,說起來我也是不孝。八年不在他身邊。只是讓人幫忙捎帶些銀子回去。” “兄弟,你算是咱們三個中,最厲害的一個。最有出息的一個,如今更是血狼軍的一名伍長。你義父知道,高興還來不及呢。” “榨宇師弟。”另外一名矮胖些男子笑道“男兒志在四方嘛,你義父當初也是讓你和我們一起來。可惜我們不是想探親回去就能回去的。 ”不管在任何一個宗派,只要是入門弟子,探親都是有限制的二 愈是家遠的,限制就越大。 畢竟有的地方,相距萬里,單單一個來回就可能大半年。這還了得?如果讓他們一年探親一次二等于一年中,大半年都在趕路了。 好了,兩位師兄。不多說了。現在差不多,會館商隊也在集結了。”名叫,龔宇,的清年站了起來。 這送行的兩名清年也站起來。 “不用多送,兩位師兄,龔宇就先走一步了。,龔宇拱手道 “路上小心。”這兩名清年,目送著這名叫,龔宇,的男子離開。 在城鎮上,正有青山會館商隊在集結 龔宇這次,就是隨商隊一起離開,前往禹州,回家鄉探親的。 “人齊了,出發!”商隊領頭人一聲令下。 頓時這支近乎一千人的商隊,便起程離開大延山,朝禹州方向前進。 荒涼官道上。 這名叫龔宇,的青年騎著馬,隨著商隊緩緩前進,他回頭看向大延山方向,如今這個距離,遠處的大延山已經模模糊糊看不清了,龔宇在心中默默道“形意門!師傅,諸位師兄弟們,對不住了。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滕清山!!!” “八年!” “八年…這八年我是形意門弟子。是血狼軍伍長。而從今往后,我不再是!”龔宇眼眸中掠過一絲寒光。 求粉。只要是在第一頁就好。 有一種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無莖無葉,絢爛緋紅,佛說,那便是彼岸花。 201032723:29211.138.104.74樓 斗破蒼穹 201032723:2960.177.124.75樓 半步?等于半步蹦、蕃茄抄襲每次寫什么什么形意的自從看過無敵黑拳后覺得看寫形意拳的沒勁 前面的都會被和諧地好歹是個板凳 哎.. 有一種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無莖無葉,絢爛緋紅,佛說,那便是彼岸花。 頂,字太少,水太多 頂,字太少,水太多。天氣寒冷,小心冰凍! 201032723:37218.66.192.83樓 頂速度更新 201032723:39117.136.30.85樓 前兩頁都滿了,又晚了,啥時候我也能SF一次多好··· 前兩頁都滿了,又晚了,啥時候我也能SF一次多好··· 刷粉。。 有一種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無莖無葉,絢爛緋紅,佛說,那便是彼岸花。 刷粉必回 終于可以留名了、、、 果斷留名 201032723:4959.58.79.94樓 寫的都是寫什么?醞釀一個劇情要這么久? 這叫所謂的爆發?? 201032723:49218.200.247.95樓 真相只有一個。 201032723:50211.140.18.96樓 斗破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