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4)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4)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4)     

九鼎記11 殺戮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十一章殺戮(第二更)(版)為了方便您閱讀,請,請訪問:wap.qi性e “有動靜。”作為修煉到罡勁后期的內家拳修煉者,滕獸耳朵靈敏至極。 他仔細聆聽著。 “哥,你說我們還有多久能到形意門啊。” “哈哈,別急。我們都在會館的商隊里面了。過上十天半月就能到大延山。到時候你就看到,什么叫內家拳的圣地了。你那點功夫,也就在咱們村稱霸。到了大延山,你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商隊當中。上千名少年們議論嘈雜聲不斷,個個都為即將進入大延山形意門而高興,他們卻不知道一場災難即將降臨。 “嗯?” 滕獸雙耳動了動,他排除商隊里面的聲音,終于聽到了遠處很微弱的一些微弱說話聲,因為是在荒野之中,寒風極大,他也一時間聽不清。 “有人,而且不少。”滕獸目光落在遠處,那座滿是積雪的荒山上。 這座荒山背后,只見一群盡皆穿著銀色鎧甲的武者們,一個個都屏息聽著首領的命令。 “諸位,養軍千日用在一時,今日,就看諸位的了。”這首領冷冽目光掃視了周圍一群人一眼,低沉道,“這只清山會館商隊當中,有欲要加入形意門的內家拳修煉者上千人。我們出手只有結果一”我們不死,那他們就要環絕!“低沉冷厲的聲音,在荒山這背后響起。”是“過百號人盡皆點頭,個個目光凌厲。”動手!“首領一聲令下,過百號的盡皆穿著銀色戰甲,背負著弓箭的武者們立即從荒山后閃電般沖出。 商隊猶如一條長龍,緩緩行進在官道上。而滕獸的注意力完全落在這荒山當中。”呼~呼~~,荒野沖寒風呼嘯。 忽然迅疾腳步聲響起。 “有強盜!小心!”滕獸猛地一聲嘶吼,嘶吼聲瞬間撕破了平靜,整個商隊幾乎,嘩,的一聲,所有人開始很熟練地朝中間收縮,同時商隊的護衛們,個個拔出了自己的兵器。或是手持弓箭,瞬旬結成陣勢。 商隊面對強盜,這是常有的事,所以這些都很熟練。 滕獸不想商隊慌亂,才喊,有強盜“竟然敢打劫我們?” “真是找死。” 不少熱血沸騰的清年、少年們,大多都手持長槍,部分也是手持刀劍,一個個躍躍欲試,仿佛猛獸看著獵物似的,盯著遠處沖出來的過百號盡皆穿著銀色戰甲的沉就武者們。 “不過這些強盜,竟然都穿著戰甲,而且,不是一般劣質鎧甲。”這些內家拳弟子們,很快也警懾起來。 “呼!” 只見一名個子略高的銀色戰甲男子,高舉右手,頓時,過百號人瞬間就同時停下。這,令行禁止,的一幕,讓青山會館商隊大吃一驚。極速奔跑時候還能注意到首領的手勢,這可不是一般精英隊伍能做到的“反應倒是挺快。”低沉聲音,從銀色戰甲男子口中響起。本來他是想直接沖上去一陣殺戮的,可沒想到對方這么快發現,而且應對的如此快。 既然無法殺個措手不及,那就正面殺吧! 過百號沉就武者,同時拿起背后的長弓,瞬間就拉開弓弦,搭上箭矢。所有箭矢都是遙遙對著商隊方向。而商隊內的護衛們,不少護衛也同樣手持弓箭,隨時準備射擊。 “什么人,這是青山會館商隊!速速退去,免得刀劍相見。”商隊的領頭人物冷聲喝道。 “不好,他們箭上有毒!”忽然商隊里有人喊道。顯然,這群沉就武者那些箭矢的冰冷箭頭上,隱隱有著碧藍色。 聽到有毒商隊領頭人物面色一沉,立即喝道:“放箭!” 咻!咻!咻! 頓時數百道箭矢破空而去,那過百名沉就武者只是略微閃躲,只有兩成的武者被箭矢射中,不過盡皆發出,鏘,的一聲,箭矢飛過數十丈遠后,根本無法射穿這些沉就武者身上的銀色戰甲。 那首領冷笑一聲:“諸位,殺光他們!” 一聲令下。 頓時那過百號沉就武者,同時射出手中的箭矢,一根根箭頭閃爍著碧藍毒光的箭矢,在離開弓箭的一瞬間一“吼~~” 一聲從地底傳出的,讓人不由自主心顫的吼聲突兀地響起,在荒野當中傳播開。同時,一道模糊幻影瞬旬就浮現在商隊的前方,并且一股颶風憑空產生,強大的颶風瘋狂一般舌起,掀起大量的積雪石頭、泥土,席卷向過百名武者。 那一根根箭矢在颶風當中,速度極速銳減,而后甚至于被吹的零散倒飛回去。 只有部分射的偏遠的數根箭矢,沒有被波及到。 呼~呼~颶風呼嘯,一片飛沙走石,原本自信十足的過百號沉就武者們大吃一驚。颶風之下,他們根本看不清前方,甚至于有些武者情不自禁都被吹得半飄了起來,連連施展,千斤墜,等手段,也很難站穩。 “哪來的怪風?”不少武者們有些驚亂。 “分開!”首領急喝道“沖到荒山之后。”過百號武者們,立即迅速朝荒山當中沖去,畢竟這股颶風是吹不走一座小山的。 之前詭異出現的颶風,很突兀地又再度消失了。 “嗯?”感覺到颶風消失,已經沖到荒山邊上的不少銀色戰甲武者們,都疑惑轉頭看過來。 只見六足刀篪懸浮在商隊前方,州才正是靠它的兩雙翅膀才掀起那股可怕颶風,直接吹散了眾多箭矢。六足刀篪的四條手臂以及兩條大腿刀鋒之上,都閃爍著冰冷的光澤。那雙血紅色雙眸更讓人心寒二“是虛境妖獸,刀篪,!”首領面色瞬間慘白,嘶吼道,快逃!!!“晚了。”在商隊當中的滕獸露出一絲冷酷笑容。 “吼~”六足刀篪血紅色雙肝目光一閃,隨后只見密密麻麻的,其中一根刀臂上的所有尖刺盡皆飛出,懸浮在它身前。足足一百根尖刺,整齊的十個尖刺一排,足足十排,就這么懸浮著。緊接著、嘴! 一百根尖刺瞬間破空而去。 尖刺速度何等些人,豈是那么好躲開的?只見那在荒山前的過百號銀色戰甲武者們“噗哧!”“噗哧!”尖刺瞬間射穿戰甲,在六足刀篪的,尖刺面前,這些戰甲就好似紙糊的一般。鮮血也從窟窿中流出。 噗通!噗通!一名名武者轟然倒地。 不過六足刀篪的,尖刺攻擊“是覆蓋性攻擊,只能定一個大概,范圍,而后一次性捧控上百根直接射過去。它也做不到,分別控制每一根。這就使得,六足刀篪這一招在面對密集軍隊的時候,效果最好。 分散太厲害的軍隊,一百根尖刺恐怕只能殺十幾二十個。 而這次,六足刀篪一波,篩,過去,也就令十八人死傷。”呼!“可是那一百根尖刺,竟然再一次集結,又一次,篩,過去。那群武者們就好似靶子一般。”怎么會有虛境妖獸在。“怎么會這樣。”不少一直沉就的武者們發出憤怒地低吼聲。 “有人告密!”誰背叛了我們!“憤怒吼聲不斷從每一個銀色戰甲武者口中響起。”殺!“!”殺!“這群銀色戰甲武者們瘋狂了,一個個怒吼著彼此分散開極大距離,而后瘋狂朝商隊中沖去,同時這些幸存的銀色戰甲武者們,都拉開弓箭,作為一個近兩千人的軍隊,那是極長的。 咻!咻!咻! 在六足刀篪屠戮他們的同時,同時一根根箭矢,朝商隊各處射去。 因為幅散范圍太廣,六足刀篪也來不及攔下多少。 噗哧!”“噗哧!”六足刀篪的一百根尖刺,又是,篩,了兩次。原本過百名的武者們,只剩下十余人還奔跑著。 “誰背叛我們!”“是誰!”這群武者在憤怒嘶吼同時,竟然從懷中取出一個圓球,而后猛地朝商隊當中扔去。 閉住呼吸。“一聲大喝,幾乎響徹整個商隊。 只見不少黃色霧氣彌漫開。 六足刀篪化作一道幻影,僅僅一個呼吸功夫,就直接將那十余人直接給殺死。從頭到尾這群很有實力的武者,根本沒有跟商隊近身戰,沒辦法,六足刀篪的速度實在太快二而且群攻能力太驚人。 商隊很快就穩定下來。”怎么樣?“滕獸皺眉道,商隊的領頭人面有一絲怒色,恭敬道:”這群武者太心狠了,他們的毒箭,都是中者立斃的毒,我們商隊當中,有兩名護衛,一位商人,以及兩名內家拳少年都不幸殞命。“滕獸面色一變。”而且,他們的刀劍上,也都喂了毒二辦,商隊領頭人咬牙切齒道“如果不是大人你們在,恐怕他們這百號人,絕對能殺光我們商隊所有人。”他們都看得出來,那百號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并非那些初學內家拳的少年們所能比“之前重傷未死的人中,我們活捉他們時也有三名護衛,不小,心被他們殺死。”商隊領頭人強忍憤怒說道“而后,所有活口盡皆自盡。”滕獸臉色愈加難看。 “給我查,從他們的樣貌等查出他們的身份。”滕獸低沉道“我就不信,這么一群高手,最弱的都是二流武者中一等一人物二而且有上百人,就查不出一點蹤跡。還有他們的刀劍、戰甲,都給我查。”(第二更~~繼續寫第三更) 將此章節以下網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