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九章閻丹辰(完畢)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九章閻丹辰(五更完畢) 禹皇門那種齷齪手段,別人敢怒不敢言,也就滕大人敢說啊。 “哼,看禹皇門這下怎么辦。” 商隊當中不少人小聲議論著。 禹皇門的行為,這些天南地北跑的商人們見多了,一個個都知道,禹皇門是用栽贓陷害手段抓人。可 沒人敢去得罪禹皇門!而今天,滕青山這一番話,等于是在禹皇門臉上狠狠抽上一巴掌!禹皇門以后還好 意思那么做嗎? “師傅。”清年將軍看著禿頂老者“這話,我們……” “報,當然地報。太工長老們怎么做,就讓太工長老們決定吧。”禿頂老者也是氣的牙癢癢的“我就 不信,我禹皇門,還斗不過一個才十六年歷史的形意門!” 禹揚大運河,令揚州,禹村成為整個九州最富饒二州的一條大河。 一條游船,正在運河當中破浪而行。 游船工,正是滕清山一行人,從商就離開后,滕青山并沒有直接回江寧郡二而是帶著一群人來到禹揚 大運河碼頭先是買下一條游船二而后眾人乘坐游船,一路順流而下,直接朝揚州方向漂流前進。 “冪色真不錯。”游船二樓上,李珺坐在椅子工,看著河岸兩邊景色,笑道“還真沒有,順著禹揚大 運河,一路漂流試過呢。” “這次只好好看看。”滕清山一笑 這次出來,一是浮霜霜回家,二也是陪妻子好好逛逛。 這禹揚大運河,起于禹州西北,沿著東南方向不斷延伸貫穿犬半個揚州二更是從江寧郡城城內而過。 滕清山他們乘著游船,只要順流而下,會很快抵達江寧的。 “爹。”洪霜顯得很興奮”你看那邊,魏江大哥的炮拳練得如何?” “霜霜,你可別亂指點。”滕清山連囑咐一聲,而后笑看游船下方前甲板工,正在練拳的魏江。魏江 以及另外兩名青年,能夠幸運地跟滕清山一道去大延山形意門,自然也得到了滕清山的指點。 其他二人的《虎形拳》也有點根基,滕清山讓那二人,一個練五行拳中的劈拳,。一個練,崩拳,。 當然,也教了他們獨特的練法。 至于魏江,滕清山則是讓他先專練,炮拳,。因為滕青山自己如今虛境大成,對五行之道研究極深。 所以,原本的形意五行拳,也被滕清山自己經過了改良。甚至于他也創出了不少種獨特的練法,打法。 “魏江的確是練習內家拳的天才。”滕青山觀看著,忍不住又一次感嘆,就算是我形意門內,三代弟 子當中,在悟性工能夠及得工他的,不超過十個!” 哼,這禹皇門。”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己在,這等人才就被弄走,滕清山不由一陣惱怒。 九州大地工,數千年來,早有了傳統規矩。 誰想拜入某宗派,全憑武者自愿。根本沒有強行要求這話。比如滕青山當年,可以選擇拜入歸元宗。 也可以選擇拜入清湖島等其他宗派!這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正常的。一代代下來,一直都是如此。 其他宗派之前,用各種好處吸引內家拳修煉者,那也就罷了。畢竟是內家拳修煉者們自愿加入。 沒想到 這禹皇門,竟然用栽贓陷害這等手段。這就讓滕清山火大了。 “這禹皇門走過分。”李珺也忍不住道。 洪霜則有些擔心道:“爹,娘。爹之前那么說,不是,不是等于打人家禹皇門臉嗎?是不是太那個了?” “哈哈。”滕清山笑看著洪霜一眼,霜霜,我和那禹皇門關系你不太清楚,今天我告訴你。當年天云 山一役,若非不死鳳凰她們趕到,我當初就已經身死!而不死鳳凰趕到的結果,則是申公屠和禹童海二人 被殺。” “從此,我形意門,和射日神山,禹皇門關系就一直很差。” 當初我形意門開山立派,他們也從未來過。”滕青山一笑,“既然彼此有仇,是對立宗派。他們恨不 得要殺我,我還用給他們面子?” “哦,是這樣?” 洪霜大吃一驚,她聽過滕青山和李珺當年漂洋過海的故事,不過,對于滕青山,和九州大地上的虛境 強者仇怨,知之甚少。 “這次,我大庭產眾之下說了。我看這禹皇門如何接招。”滕青山淡笑一聲”除非他們連最后臉皮都 不要了!” 的確,當那禿頂老者,胡鐘,將滕青山那番話原封不動的記錄在一封信上,而后送到了禹皇門內。之 后,禹皇門又立即送到了城外的熊瞎子山脈當中,呈給兩位太工長老,柳夏,年口黃天勤,二人看。 熊瞎子山脈內,那座高籠著的圣殿一樓。 “師祖,這是滕青山在我禹州境內時,帶走一名內家拳修煉者時,留下的話。還讓人原封不動地告訴 兩位師祖。”一名禹皇門長老,恭敬的站在大殿外,遞出了手中的信件。 “嗯?” “滕清山?” 柳夏和黃天勤二人彼此相視一眼,都微微皺眉。對于滕清山,他們二人自然欲要殺之而后快。可如今 的滕青山不是他們能輕易招惹的。 “看說些什么。”柳夏打開信件。 這兩位虛境大成強者,先是冷笑看著信件內容,可隨即,臉色瞬間變得漲紅,而后更是鐵清。 握著信件的柳夏,氣的右手不斷發抖。 信件內容正是 “回去告訴你禹皇門太工長老柳夏,黃天勤二人。用小恩小惠搶我內家拳一脈弟子也就罷了。可我內 家拳一脈弟子不愿加入你禹皇門,就別用這栽贓陷害,這等下流手段來強行抓人,傳出去,丟臉!不但丟 你禹皇門的臉,也丟你們開山祖師,禹皇前輩的臉!” 果真原封不動,一字不差! “欺人太甚!”柳夏忍不住怒吼一聲。 “滕清山!!!”黃天勤更是面色鐵青。 這二人都感覺到一股怒火直接沖到頭頂百會穴,要冒出來似的。 待得許久,大殿中的兩位太工長老才冷靜下來。彼此相視一眼都感覺到對方的苦澀無奈,滕青山這番 話的確是狠狠地在他們臉上抽一巴掌。這比當面抽他們一巴掌還要狠!因為,這是當眾說的話! 會傳播開去! 九州大地上,億萬子民會很快知道這話。都會嘲笑,柳夏、,黃天勤,二人,丟開門祖師禹皇門,的 “沒辦法。”柳夏苦笑搖頭。 “現在這滕清山羽翼已豐。”黃天勤拖頭道“就連尊者,也不愿去招惹這滕青山。不可能去對付這滕 清山。而且我禹皇門,根本也遭受不起不死鳳凰的屠戮!”一想到書籍中記載的不死鳳凰的可怕,黃天勤 就,不寒而栗。 連尊者,都不愿去招惹。 “現在我們怎么辦?”柳夏府向黃天勤。 “能怎么辦?一。人是要扣定了,之前抓的人,的確是有案在身。一口咬定,別管其他。二,以后別 再強迫那些內家拳修煉者。就算遇到個別極為天才的,先邀請,邀請不得,暗中直接殺掉。不能留下話柄。”黃天勤說出命令, 滕青山這番話,經過那支商隊的傳播, 這一傳十,十傳百。 僅僅一兩個月功夫,幾乎整個九州大地上都談論起此事。一時間禹皇門成了笑柄,這也令,禹皇門。 以及看到禹皇門如此手段,也心癢癢,計劃也用這等強行手段的宗派們,嚇得不敢使用這等強行手段。 這人生在世,求的是什么?對這些超級強者而言,臉面最是重要。而一個宗派的臉面,更是重要! 除非處于生死存亡之際,否則,不會不要臉的。 魏江等三人,在滕清山帶領下,自然輕易加入形意門。其他二人,都成了五代弟子。而魏江,因為天 賦極佳,被如今二代弟子的,滕獸,直接收在門下。成為了三代弟子! 形意門的確有如此規矩, 只要天賦真的非常好,便可以拜在二代弟子門下。或者先天強者門下。當然想拜入滕青山門下不太可 能。就算是孟路童等達到宗師境界(先天)的,也最多得到滕清山指點二而非直接拜師。 滕清山僅僅只有三個親傳弟子滕獸,楊冬,薛辛。 寒冬之際,最寒冷的自然走出于最東北的,幽州,。 幽州境內,一座名叫,血刀郡,的郡城中,一棟看似普通的府邸內,雖然天空中已經飄然下起了雪花 ,可是一名長相俊朗,卻有著一股冷厲之氣的清年正在練武場上不斷地來回走著,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事情 ,遲疑著。 “老爺,雪已經下大了”侍女過來恭敬道。 “退下。”這青年淡漠吩咐道。 “是。”侍女立即退去。 青年深吸一口氣,仰頭看天,喃喃道:“他們這么做是將我清湖島再次推進危險之地。滕青山是這么 好惹的嗎?滕清山”你滅我清湖島,令我師兄弟死傷無數。可是,你當年對我又有大恩。” “我不能讓他們這么做!報復滕清山,對我清湖島沒有好處,只會更糟。”踏入先天之境,作為如今 青湖島一脈的高層,他也很憂心。 “滕清山!” “這次,算是我鳩丹辰報恩。 這次后,你我便算是兩清了。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讓青湖島再次崛起。”清年不再猶豫,立即進 入書房當中,關上書房房門后,立即奮筆疾書,寫下了一封密信, 五章完畢 如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 律等請至客服中心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