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第五章情勢惡化

第十一篇二十載風云第五章情勢惡化 “吱呀”書房房門打開。 只覺一陣風吹過,好似一團火焰的巨大神鳥就出現在了書房前面,正是小青。 “呦~~,滕青山開口發出一聲鳴叫。學習獸語需要天賦,可是虛境強者對聲音控制極為精細,雖然滕青山心思都在槍法和悟道之上,可是也和李珺學習了少量簡單的一些獸語。雖然還做不到和妖獸正常交談, 可是,打打招呼,說幾個簡單的,殺”走,等字,還是沒問題的。 不死鳳凰“小青,一雙眸子中滿是喜色,也歡快鳴叫一聲。 滕青山夫妻二人,以及不死鳳凰“小青,呆在庭院當中。 兒小珺,你問問小青。查到霜霜現在在哪了嗎?”滕清山問道。 “好。”李珺連朝不死鳳凰……小清,發出聲聲鳴叫”小青也很快鳴叫起來。 “青山。”李珺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笑看著滕清山道“…小青已經問過它的屬下,已經查探到霜霜現在,正在和肖瀟一起,在禹州旋安城中過夜。” 跑到禹州了,還真是夠大膽的。”滕清山哭笑不得。 這十六年來,不死鳳凰“小青,大多時間是生活在蠻荒當中,也會經常來大延山。畢竟對于一頭喜歡飛行的虛境妖獸而言,大延山畢竟太小。而且貴為高貴的不死鳳凰,在浩瀚的蠻荒當中,小青麾下也多了不少鳥內屬下。 就有好幾個飛行妖獸族群。 “霜霜這孩子,在你面前聽話,可她天生膽大。你也不是不知道。”李珺沒好氣看了一眼滕青山“還不是你這個當爹的,…小時候太寵她了?” 滕青山無奈一笑。 而后朝外面看一眼,喊道:“來人!” 立即一名侍女趕過來,偷偷看一眼滕青山,連行禮道:“門主。” “你去講宗路長老請來。”滕青山吩咐道。 “是。”侍女恭敬退去,迅速去請形意門的宗路長老。 都深夜了,你讓宗長老來?事情等到明天日間再說不遲嘛。”李珺微微皺眉道,滕清山則是笑著搖頭:“宗長老習慣熬夜,這時候他不可能睡。否則我也不會將情報事情都交到他手上去。~ 宗路,是滕家莊的一員。 九州大地戰亂不斷,每天都有很多人家破人亡。宗路便是在少年時候,逃亡時,被滕家莊收養的。其實類似于宗路這樣被收養的有很多。如滕青山母親,袁蘭”就是被老族長滕云龍收養為義女的。 宗路,如今也有五十多歲。當年也是看著滕青山長大,滕清山對于宗路,是很信任的。 畢竟雖是宗姓,可和滕家莊族人區別不大。 噔!噔!噔! 外面傳來很輕微腳步聲,隨后一道青袍人影出現在院門口,正是宗路。宗路雖然五十多,不過頭上卻沒一根白發,加上也服用過一點朱果酒,整個人身體極好。 “宗叔,進來。”滕清山笑著喊道。 “門主。”宗路捧著厚厚一疊卷宗走了進來,笑道“今天中午,我就聽到門主的笑聲。嗯必門主這次洞關,是大有收獲。屬下恭喜了。” 滕清山只能無奈一笑。 在滕家莊內,從小習慣喊宗叔了。不過如今宗路卻硬是說,規矩不可廢。在滕青山面前總是自稱屬下。 “宗主,這是這十余天來的各地情報。而且有幾條,很重要。”宗路連遞過來。 “哦。”滕青山接過來。 憑借清山會館遍布九州各地,加上內家拳修煉者更是深植于各處,雖然如今形意門情報網已經脫離歸元宗。不過,情報效率還是極高的。加上如今九州大地是暗流洶涌,滕青山每次都是親手批閱。 對了,宗叔。”滕清山接過情報吩咐道“霜霜這孩子,最近又跑出去。” “是啊。不過霜霜精通易容之術。”宗路搖頭道“我一時間也找不到。” 滕清山一笑:“我已經查探到,如今霜霜就在禹州刻安城當中過夜。隨行的還有肖瀟,宗叔,應該能找得到吧。” “哈哈,知道再旋安城就容易了。”宗路哈哈一笑“旋安城只是一座小城,每天往來外地人并不多。 要找到兩名女子并不難。”不管是滕青山的女兒洪霜”還是那肖瀟。在情報網中都知道一些二女的一些特殊。 如”…… 滕洪霜身側跟隨著一只白色小鳥,只要發現白色小鳥。那么滕洪霜肯定在數十丈范圍內。這就是最明顯的特征之一。不過鳥兒體積小,隱藏起來也極難尋找。 可是還有另外一個辦法。那侍女,肖瀟,是佩戴著很普通的一枚戒指。當然,只是看似普通罷了。這也是找尋辦法之一。 “嗯,找到后立即告訴我。”滕清山說道“那宗叔,你去歇息吧。” “屬下告退。” 宗路笑著離去。看 而滕青山則是捧著那厚厚一疊情報走向書房,而李珺則是和不死,鳳凰“小清,在庭院中閑聊著,一時間鳥鳴聲不斷,很是悅耳。 書房中。 滕青山坐下后,翻閱著一份份情報,每一份都認真閱讀。特別牽扯到另外各大宗派的一些動靜,更是仔細思量。這些情報背后,都有形意門情報人員自己的一些推斷附錄。 “嗯?”滕青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清山,看到什么了,高興成這樣?”李珺笑著走過來。 哈哈,我形意門又多了一位先天,我怎能不高興?”滕清山拿著一份情報介紹,忍不住笑了起來,內家拳和道家、佛宗不一樣。要達到宗師境界,對,神,要求不高。而對拳法領悟要求極高! 前世,滕青山也是在生死一線,最終達刻形意拳宗師之境。在前世當中,二十幾歲達到內家拳宗師的,有不少。 其實拳怕少壯,大多定破到宗師的,都在年輕時。如果五十歲往后,反而希望越小! 因為五十歲往后,身體筋骨、五臟六腑等都退化,對內家拳影響不小。相反道家一脈,佛宗一脈,注重,神”年齡越大,神越強,反而更容易達到先天之境。當然如果年紀太大,神都開始消耗,那自然也無法達到先天。 十六年來。 滕青山的三弟子,薛辛”天賦了得,加上滕清山親自教導。在形意門開山立派后的第九年,達到宗師境界(先天)。 而自己二弟子,楊冬”對內家拳不擅長,走的是道家一脈。雖然在形意門內地位極高,可是一直到形意門開門立派第十五年,才達到宗師境界。這時候門內三代弟子,都有二人達到宗師了。楊冬的確有些丟臉。“是誰?”李珺連一看,驚訝道“孟路童?就是當初我形意門開門立派后,第一個加入我形意門的少年?” “對,就是他。我本以為他出身富貴,沒受過苦。有大成就很難的。誰想,竟然成了三代弟子中,第三個達到先天境界的。”滕清山…忍不住感嘆,如今形意門弟子數十萬之多,如果算上在九州大地,甚至于被其他門派招募過去的內家拳弟子。 恐怕,修煉內家拳的人超過百萬! 十六年來,這些修煉者大多都二十多,三十多,正是最容易突破,有大成就的時候! “這孟路童有恒心。”李珺點頭笑道”有恒心,自然能成。” “嗯,如今我形意門,二代弟子中有四個是先天。三代弟子中有三個是先天。四代弟子中有兩個是先天。五代弟子一個沒有。”滕青山微微點頭“一共是九位先天。其中道家一脈的有兩個。其余七個都是內家拳一脈。” 滕青山心中一陣愉悅:“等過段時間,我親自見見這孟路童。 看他到底最適合修煉哪一道拳法。” 內家拳凡是達到宗師境界,便有刻格,得到滕清山親自傳授。 滕青山拿起另川一份情報,這一看,不由眉頭一皺,臉色難看起來。 “這…”李珺也看到了,臉色也不好看“這禹皇門,怎么這么無恥?” “哼,如今九州另外七家宗派中。這禹皇門最是無恥。”滕青山,看著這份情報,情報上講述,如今禹皇門不但用各種恩惠,好處,來吸引禹州境內的一些學習《虎形拳》有成的內家拳修煉者。甚至于,還將許多天賦極高,有些名氣的,一心想前往大延山形意門的內家拳修煉者,給直接攔下! 軟的不行,來硬的! 他是要將禹州境內,所有內家拳修煉者,都收入囊中。”滕清山冷哼一聲。 “自從內家拳的威力,被各大宗派發現后。”李珺皺眉道“各大宗派,就開始以各種好處,吸引本地的內家拳修煉者。那些少年們,為了不離開家鄉。為了對家鄉有幫助。不少都加入他們,成為他們宗內一員。” 禹皇門,天神宮,雪鷹教,贏氏家族等,都這么做。 對于這,滕清山沒辦法,只能就認。 不過加入禹皇門,天神宮、雪鷹教的內家拳修煉者,只能轉修道家一脈,成就有限。 “原本是用好處,恩惠吸引。全憑內家拳修煉者自愿。這也就罷了。沒想到禹皇門現在,軟的不行,來硬的。阻攔那些一心想學更高深內家拳的少年們。”滕青山忍不住牙關緊咬,……乎!”當初禹童海死在不死鳳凰手里。 這也導致,禹皇門和形意門關系一直很緊張。 “青山,你看看這…,李珺翻開另外一份情報,吃驚連道,“情況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