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5 九州的神話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五十五章九州的神話 秘之緩煮胎臆蹦。 燭光搖曳滕清山正坐在書桌前,握著毛筆在紙張上隨意畫著。 而在他的旁邊便擺放著之前師傅,諸葛元洪,的畫紙。 “青山,在干什么呢?”披著州套的李裙走了進來,笑著看了看。 “你先去睡吧,我等會兒就好了。”滕青山自己也畫出了一套,虎形拳,圖紙,隨后簡單的在每一張圖紙下,都留下一些文字,或者簡單一兩句話,或者一兩句歌訣,講述圖紙上這一招的要點。 “嗯?清山,你是在?”李珺有些驚訝。 “編寫秘籍罷了。”滕清山一笑,沒多說,他從虎形拳第一式不斷寫下去,一直將最后一張紙寫完。隨后又取出師傅,諸葛元洪,的那疊畫飄,也在那些畫紙上留下文字描述。不過,這一次,描述明顯要仔細認真的多六如果說,之言一本《虎形拳》秘籍的描述,是簡單一兩句話或者歌訣。 那么,這本《虎形拳》秘籍,每一個招式,都有大量注解。比前一本秘教詳細十倍。 “青山,這兩套秘籍,你怎么寫的不一樣,第一本明顯粗糙的多?”李珺更是不懂。 滕清山回頭對她一笑,沒多說。 四月二十這一天,南星郡城中。 “孟少,去哪吃飯去?”“走,就前面的,春雨酒家,。”只見三名紈绔少年,正領著他們的仆人護衛們,大搖大擺走在街道上,為首的一個少年唇紅齒白,顯然家境甚好。此就還拎著一鳥籠,鳥籠內是一只翠綠色羽毛的小鳥,時而唧唧喳喳叫幾聲。 走在街道上,沒人敢惹這三個紈绔少年,單單看他們身后的一群煞煞氣很重的護衛仆人,就知道身份不一般。 “孟少爺,快請進。”一見到來人,春雨酒家的掌柜的連親自迎上來“樓上還有一雅間。”“嗯。”這孟姓少年點點頭,環顧一下一樓,這一接內三教九接,熱鬧非凡,便笑道“掌柜的,就一接。咱們今兒,也在一接坐坐。老二老三,你們說呢?”“聽孟少的。”另外兩個少年也是嬉笑應道。 “掌柜的,上菜,照舊!”孟姓少年他們一群人一下子就占了一接邊上三張桌子,而此孰春雨酒家一樓內,那些來自天南地北的客人們卻依舊凸個個大聲談笑。他們可不會管什么少爺,走南闖北的什么人沒見過? “各位!你們可知道,咱們九州開天辟地以來,最年輕的虛境強者滕青山,憑什么,這么年輕就踏入虛境?”一道聲音,在酒樓內顯得很是響亮。 “嗯?”孟姓少年和另外兩名紈绔子弟,都轉頭看去。 “嗨,什么叫虛境?”頓時有人喊道。 “哈哈,這你都不知道。”“孤陋寡聞了吧。后天強者之上,就是先天強者。先天強者便是高高在上的虛境存在!”頓時有人喊了出來,自從天神宮崛起,九州大亂,這天下間一個個虛境強者就接連在普通人面前出手。 所以,虛境不再是秘密。 和平時候,天下間許多人不知道虛境。可天下大亂,天下人卻大多知道了。 “你說,滕清山大人,怎么就這么年輕,就是虛境了?吃什么寶貝了?”頓時一聲聲叫喚響起。 “各位,聽我說。”之前開口的山羊胡老者,得意道“哺們九州大地,自禹皇降世,便創了道家一脈!而后各大宗派,大多都是道家一脈修煉之法!不過那摩尼寺祖師釋迦祖師,也是天賦異秉,創出迥異于道家的佛宗修煉之法!”“道佛兩脈,這我們都知道,別廢話,快說滕清山大人怎么達到虛境的。”有人忍不住叫道。 “九州大地有道佛兩脈。”山羊胡老者撫須笑道“而如今,這滕青山大人,卻是創出了第三脈內家拳一脈!”“內家拳?”道家佛宗,怎么還有內家拳一脈?”不少人都懷疑了。“老頭,你可別在這吹大氣。”頓時有人喊道。 山單胡老者一瞪眼:“我可不是吹噓!咱們這也是南星郡地界,距離那江寧郡不遠,估計消息靈通的都知道,去年,那歸元宗曾經招收大量少年,讓他們去和滕清山大人學拳法。三個,月后,幾乎都被剔除出來,只有極少數,還跟著滕青山大人!我侄子家的兒子就進去過。 他就聽說過,那拳法叫內家拳!”“這我知道,去年,歸元宗是為滕青山大人招收過一大群少年。 那時候,大家還以為滕青山大人是,荊意前輩,。當時老子知道,送我家小崽子過去的時候。歸元宗竟然說人收滿了。”頓時酒接內有人附和。 “對,是有這事。”不少人承認。 山羊胡老者得意一笑:“說起這內家拳來,那可不是一般的修煉之法。那根懶曬需要起膝修煉內勁而是另外一種修煉必法,一日能夠弊略成功,進步速度極快。那滕青山大人的一個大徒弟,叫,滕獸,的,在萬象門書籍中也有記載,那可是擁有先天實力的青年。看其樣子,也很年輕。他就是修煉內家拳,才成為先天強者的。”“內家拳這么厲害?”“還用說?我九州大地開天辟地以來,你見過誰,二十一歲就達到虛境?那可是禹皇、秦嶺天帝等人都達不到的。”“他才二十一歲,他收弟子時候才多大,他弟子才修煉幾年內家拳?連他弟子都達到先天,這內家拳真是厲害啊。” 整個酒樓內一片驚嘆上。 自從滕詩山大名傳遍九州大地時,早就有人懷疑,這滕清山怎么就,這么厲害呢?天賦再好,可是九州大地無數年來,天賦異秉的不是沒有。 可是為什么這滕清山就這么了不得?難不成真是上天鐘愛此人? “原來是內家拳。”不少人口父嘖感嘆。 “不過,內家羔修煉要求極為苛刻。”山羊胡老者嘖嘖感嘆道“當初那么多少年都送過去,幾乎都被反送回來。只有極少數才能成。”內家水這等了不起修煉之法,資質要求不苛刻才怪。”頓時有人喊道。 “啊,這內家拳這么厲害。我也送我家剁子過去試試看。”“算了吧。滕清山六人之前收過一批弟子,現在已經不收弟子了。你當這內家拳,是人人都學得到的?”聽著這些議論,一直坐在角落的孟姓少年喃喃道:“滕清山大人? 他弟子也是先天!內家拳?”似乎若有所思。 “老二,老三,今天就到這,我先回去了。”孟姓少年飯也沒吃兩口,直接站起來,帶著仆人、護衛離開。 “孟少。” 另外兩個紈绔少年彼此相視,疑惑的很。 仿佛一陣風一樣,在整個揚州境內都出現了關于,內家拳凸脈,的說法。原本一直好奇滕青山為何修煉如此之快,一直好奇這滕青山失蹤四年到底在干什么的天下人,一下子都明白了。他們都懂了。 原來這天賦異秉的滕青山,竟然創出了迥異于道家、佛宗的第三脈,內家拳一脈,修煉之法。 他們也知道了內家拳烈脈非常的神奇,滕青山的弟子都是先天高手。還能讓滕清山稱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虛境強者! 一時間,許多人都想要去拜滕青山為師,去學那神奇的,內家拳,之法。 可是滕宗莊一律對外謝客,滕青山也根本不收弟子。 關于,內家拳,的傳說,不但是揚州傳。而且還朝九州其他各地傳播開去。畢竟,這是九州!強者之尊的世界,一個,能夠比禹皇、秦嶺天帝、釋迦祖師、詩劍仙李太白修煉速度更驚人的天才,自然吸弓大家注意。 迥異于道家、佛宗的內家拳一脈,自然更令人驚嘆、好奇。 南星郡城,孟府。 “這就,是什么三體式?”那孟姓少年,正站在庭院當中,反反復復打著三體式”太簡單了吧,就,收勢準備,出拳。再收勢,再出拳……就這么反復。這練的又有什么用?”孟姓少年練習許久,便放棄。 自從那日在酒家聽到別人談論,滕青山”的傳說,聽到,內家拳,說法。對于這位孟府大少爺,孟路童,影響極大。那一天他都渾渾噩噩的,其實這些年的紈绔少爺生活,他已經厭倦了。他也渴望熱血! 他也渴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做那闖蕩江湖刀口舔血的好漢! 而這次,他終于醒悟了。 他扔掉了鳥籠,離開了狐朋狗友,和他爹鄭重說出了一句話: “爹!我學內家拳,我也要成為真正的高手!”當初滕清山遣散的八百余名少年,后來不知不覺中,就將三體式給無意中給傳了出去。 畢竟三體式招式太簡單,太容易外傳。所以孟路童,他也得到了,三體式,不過只是表面的三體式。沒有呼吸吐納之法控制。 “路童,路童。”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孟路童轉頭一看,只見一位胖的好似肉團的中年人跑過來揮舞著一本書籍:“路童,你看爹你給你弄來了什么。”“什么?”孟路童驚訝看去。 “這可是爹,花了一千兩銀子,才搞來的一本秘籍。這可是從滕家莊內流傳出來的虎形拳秘籍!”這胖乎乎中年人,不顧臉上汗珠,獻寶似的送到兒子面前。 孟路童仔細看去線裝本書籍上三個大字一虎形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