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53 選擇的路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五十三章選擇的路 歸元宗太殿,靜的讓人屏且,在場所有云,老們氟括年輕凰弓的紋,領、護法等人,也都沉就著。 實在是難選。 不讓滕清山開山,立派,等于逼滕清山離去。如果讓其開山立派,等于是將如今歸元宗的大好果實,分一半給對方。更可怕的是將來,歸元宗很可能被滕清山所創宗派給吞沒掉。沒人懷疑滕清山所傳一脈的興盛程度。 “宗主。”一道沙啞聲音響起。 整個大殿內眾人都看去,說話的正是當年的黑甲軍第一統領,翼鴻,。 “不知道,滕青山自己是怎么說的?”冀鴻開口道。 諸葛元洪道:“詩山他說,他所創宗派和我歸元宗并列,若是擔心彼此吞并就仿照那天神宮!天神宮麾下有,雪蓮教”萬獸谷,,劍宗”天神山”等諸多支脈。將來他所創宗派和我歸元宗、也是一體兩脈,不分高下,共為一體,同氣連枝。” “一體兩脈?”在場長老們部分人松一口氣。 如果一開始這么定,那么就不擔心吞沒了。 畢竟天神宮內,雪蓮教豈會去吞沒天神山? “宗主,這一體兩脈說的好聽,可是,我歸元宗不還是成了滕青山,麾下一支脈?滕青山所創宗派和我歸元宗并列,那么總的宗派,又叫什么?至少不會是叫歸元宗吧。”那王姓老者冷笑道“滕青山他那么做,不是讓我歸元宗,成了他麾下一支脈?” “對,這樣怎么行。”立即有元老們附和。 “各位。” 翼鴻則是皺眉道“雖然這樣,我歸元宗成為其麾下一支脈。可各位別忘了,我歸云,宗,原本只是統領江寧郡一郡之地的小宗派。 如果按滕清山那么做等將來宗派強大。我歸元宗這一支脈、統領一州之地,都是正常。雖是其麾下,可也比現在好不少。” 的確,如那大草原,天神山”雖是天神宮一支脈。 可論地位,天神山,自然比當初只占領江寧郡的歸元宗,要高很多。 “哼!” 執法長老倪長老,眼睛一翻冷笑道“寧為江寧歸元宗,也不愿為滕青山麾下的歸元宗!我歸元宗,何必受他人庇護!” “對。我歸元宗再弱,也是我等歷代先輩創下的歸元宗。沒任何外人可以來指指點點。而成為滕青山麾下一支脈,就算強大。也是他人麾下。受他人命令。”立即有數名元老附和。 “各位,難不成要和滕青山撕破臉皮?。 也有人,根據現如今的情勢反對這種說法。 這一次歸元宗大殿的集會,諸多元老們彼此爭辯,甚至千相互怒罵。有的元老抬出了歷代某某先輩之名,來“斥對方。總之,整個大殿集會一直鬧騰到深夜,最后還是因為某一十,年歲已高的元老,情緒激動爭辯時,當場昏厥過去。這場集會才暫停。 大延山山下,滕家莊內。 僅僅是在歸元宗大殿集會討論的第二天上午時分,滕青山就收到了一封來信,正是遠在江寧的表哥,滕清虎”將昨夜發生在大殿中的諸多事情一一記載,送與滕青山觀看。 呼~呼~上牛時分天氣倒是涼爽,滕清山在一棵大樹樹權之上坐著,手中則是拿著幾張紙張。這正是滕青虎寄來的信件。 “怎么這樣?”滕青山看著其巾內容,皺起眉頭。 “連兩者并列,這些元老們都不同意?”滕青山直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才發現,宗派對那灶元老們的意義。雖然滕清山早知道,宗派的意義很重要,可是他自己加入歸元宗時間很短,根本沒那種深切感受。 所以,自認兩者并列的想法,應該會得到同意。 “寧可為江寧郡的歸元宗,也不愿我滕清山麾下掌控揚州的歸亢,宗。”滕清山看著信件中記載的這句話,眉頭皺的更深了。 “清山。” 忽然一道蒼老聲音響起。 滕青山轉頭看去,只見虎背熊腰,走路挺有力道的銀發老者笑呵呵走過來。 “外公。”滕青山從樹權上一躍而下。 “在干什么呢,看你愁眉苦臉的。”滕云龍哈哈笑道”現在踏平了青湖島,清山你該高興才是。”滕云龍環顧周圍,臉上笑容愈盛“看看,咱們滕氏宗族少年們都努力練拳,男兒們煉制兵器,上山,打獵,這日子過的多好。是咱們歸元宗這么多年來,最好的日子了。” 滕青山不由被外公這種情緒所感染。 知足常樂。 對當了數十年族長的滕云龍而言,滕氏宗族能有今天,他已經很滿意了。 “是該高興。不過現在,我也不該如何是好。”滕清山搖頭滕云龍看了看滕清山,隨即一笑:“青山你不若不介意,就說給外公聽聽,外公雖然沒什么本事。可是,這一生經受過的苦難、麻煩也是極多。或許,能給你這個了不起的虛境高手,指點指點啊。” “什么虛境。”滕青山不由一笑,司時遞出信件“這是清虎送來的信件,你看了就知道了。” 滕云龍接過信件,隨著閱讀,表情也嚴肅起來,片削,閱讀完畢。 “青山。”滕云龍抬頭看著滕青山“你是想開山立派?” “嗯。”滕清山點頭,隨即苦笑“不過現在有些麻煩。” “對,事情其實經簡單。”滕云龍淡然一笑“歸元宗,因為清山你的存在,所以能夠變得強盛。如今更是成為揚州第一大宗派。 由給入奢易,由奢入份難。感受了強大后,他們是不愿歸元宗變得弱小!” “歸元宗最想的事,就是,你滕清山一心為歸元宗效勞。這樣,他們個個滿意。” 這一濤話,滕青山也點頭贊同。 “青山你呢。” 滕云龍一笑“我知道,和天下幾乎所有有著夢想的人一樣。你也想開山立派,想和禹皇、秦嶺天帝等人一樣,創出一十,屬于自己的宗派。畢竟為他宗效勞,即使再厲害,這個宗派依日不是你開辟出的。 你要傳承你內家拳一脈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你想你滕清山的宗派,永久流傳。對否?” 滕清山一震。 對““雖然一直沒說,但是滕青山,承認,外公眼光很毒辣,一眼看透了。 一個追尋極致的武者,欲要達到武道極致。司時也妄圖,自己開山立派。并且讓自己宗派永久流傳。這是一種野心,男人骨子里的野心。 “外公,你說,我現在該怎么辦?”滕青山詢問道。 滕云龍一笑:“清山,你是年輕人,一十,追尋極致的武者!所以才有著夢想。如果沒這份野心才是怪事。不過,你外公我,和你們年輕人想事情角度不一樣。人生,面臨各種選擇,其實就是舍與得!” “有舍才有得!” “清山你如果硬是要在歸元宗之外,開辟一大宗派。對,將來你滕青山,或許能達到禹皇、秦嶺天帝那般高度。史書上,也會將你捧地猶如神靈。沒人會說你壞話。可是有一點,你的師傅“諸葛元,洪”洱有歸元宗的諸多弟子們心底肯定是難受的。你這樣做,成就,了你自己,同時,也讓他們失望。。” “若青山,你舍得名利之心。而是甘心加入歸元宗。你可以在歸元宗內,再設一門,專門傳你內家拳一脈。將來歸元宗名氣沖天,而你滕清山,會被記載為歸元宗中興之主。同時也是內家一脈祖師。不過唯一的遺憾,就是你不是歸元宗的開宗祖師。” 滕云龍笑看滕青山:“舍與得,你自己選吧。” “是拋卻一個開宗祖師的名分,換得和你師傅等人的感情。” “泳是拋卻和歸元宗的感情,換得你的開宗祖師名分。” 滕云龍微微一笑:“這一切都要你自己選擇。就好比,當年我為了滕家莊的存在,只能眼看著莊里女人,被強盜們擄走而不敢言。為宗族,舍親人!到底是舍棄什么,得到什么。就要青山你自己選。” 說完,滕云龍便笑著離開。 “舍……”” “得“” 滕青山本來頭腦一片漿糊,不過經過外公這番清晰的分析指點后,一切都已經很清晰了。如何選擇全憑滕青山一人之念。 江寧郡,歸元宗的宗主書房內。 如今雖然是下牛,可此咧書房卻是門窗緊用。 香味彌漫在書房當中,諸葛元洪盤膝靜坐在這,昨晚的大殿集會也讓諸葛元洪頭疼的很。 “唉”諸葛元洪深深嘆息一聲、對于滕清山的想法,諸葛元洪豈能不知?不過他根本沒法開口,放眼九州大地,誰不想獲得無盡聲明? 開創自己的宗派! 傳承自己的修煉一脈!被千秋億萬弟子高呼為開宗祖師! 恐怕九州大地上,無數少年都夢想著這一天。 他不能強行讓滕清山為了他歸元宗而舍棄這些,畢竟,滕青山有今天,都是滕清山自己打拼出來的。 “砰!”砰!”“砰!”敲門聲,突兒地響起,仿佛敲在諸葛元,洪心臟上。 “師傅,是我。”一道熟悉聲音響起。 “清山?” 諸葛元洪連站了起來“青山,快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