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2 矛盾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五十二章矛盾 (小說《九鼎記sodu》版權屬于原作者我吃西紅柿所有,您現在正在閱讀的是:九鼎記sodu全集閱讀第十篇一方諸侯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五十二章矛盾,如果有任何疑問請與我們聯系,感謝大家小說對小說者一貫的支持和厚愛。本站會繼續做好,給各位書友提供一個舒適的看書平臺!) 滕青山心中疙瘩,下,他,直最頭疼的就是整個問題。 不管是前世內家拳傳承,還是今世大地上各大宗派。毫無疑問都對宗派極為看重。”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叛宗就要受到天下人瞧不起,等等諸多觀念,早就深入人心。 為宗派而戰,為宗派而死! 許多家族,一代代都是宗派一員,有的孩子叫出生他們的血脈中,就烙上宗派的印記!在九州大地上,宗派就好比前世的國家!叛宗就是叛國!滕青山欲要開讓立派,等于是在自己國家內再建一國家。 就算諸葛元洪對滕青山再好,又豈能答應? “師傅。”滕青山深吸一口氣,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我這一生,一是想家人親人們過的安好幸福。第二就是想要將內家拳一脈發揚光大,傳遍九州大地。讓我內家拳一脈在九州大地上永遠昌盛!” “所以,我是一定要開山立派的。”這是夢想,目標! 若是無法實現這目標,自己的努力便沒有意義了。 “繼續說。”諸葛元洪只是聆聽。 歸元宗對我有恩,對我滕家莊有恩。”滕青止鄭重道“可是,我又一直想將我內家拳一脈發揚光大。所以,我一直很苦惱。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歸元宗和我欲要所創宗派的關系。不過在接觸到天神宮的時候,我心中就有了一個想法。” 諸葛元洪眉頭微皺。 “我在想,我所創宗派和歸元宗,完全可以并列,合為一個宗派。就好像天神宮,麾下有雪蓮教、天神山、劍宗、萬獸谷等幾脈。我們的宗派,以后也可以有兩脈。一脈是歸元宗,一脈是我所創宗派。兩者并列!”滕青山說出心中想法。 其實在滕青山一提到天神宮,諸葛元洪就明白滕青山的意思了。 “你,……” 諸葛元洪則開口,而后又嘆息一聲。 他多么渴望,膝青山為歸元宗的興起而努力,讓滕青山的內家拳一脈,成為歸元宗的一部分。一切都只是歸元宗的!將歸元宗的地位,捧到能夠堪比,摩尼寺,。可是還未開口,諸葛元洪便知道,不可能! 九州大地,但凡風華絕代之輩,誰沒有野心?誰沒有夢想? 禹皇統一九州,留禹皇門,創出完善的道家一脈。 秦嶺天帝也統一九州,留下贏氏家族。 那詩劍仙李太白,也是逍遙之輩,不會其他宗派效勞。 佛宗的釋迦祖師,創下佛宗一脈摩尼寺,。 這四大至強者,沒有一個會為其他宗派效勞。正因為有著夢想,所以這些絕世天驕般人物,才會創出讓人仰視的成就。滕青山年僅二十一歲時,便踏入虛境。創出有別于佛宗,道家之外的內家拳一脈! 如此人物,豈會甘心將一切都奉獻給歸元宗?畢竟滕青山不是從小生活在歸元宗,在歸元宗時間并不長。 “唉“又嘆息一聲,諸葛元洪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師傅”滕青山也不知道該如何說。 前世內家拳之法,巔峰為宗師境界。滕青山還記得,當初在大草原上剛剛創出“土行之拳,時的興奮,那時候,自己就知道,自己找到了內家拳一脈的更高層次修煉之法。一步步,《火行之拳》《水行之拳》等等。 那時候,就堅定決心,要讓內家拳傳遍萬萬世。 “青山。”諸葛元洪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連仔細聆聽:“師傅,你說。” “此事,實在牽扯太大太大。”諸葛元洪鄭重道“我雖然是歸元宗宗主,卻也無法做主。我今天會馬上趕回歸元宗,讓所有長老,護法,僥領以及我歸元宗一些內部重要家族的家主們,都齊聚一堂,好好商議此事。” 這事關系歸元宗將來,諸葛元洪也沒權決定。 師傅,我明白。”滕青山點頭。 “嗯。”諸葛元洪點點頭,沒多說,轉頭就離去了。 滕青山看著諸葛元洪背影,暗嘆一聲,不由轉頭看著練武場上,那朝氣蓬勃正一聲聲大喝著,喝哈”練習形意拳的少年們。看著這些少年,滕青讓恍惚間看到將來,自己內家拳一脈興盛的場景。 想到那些,滕青山心中升起一股豪氣,默默道:“此生,我必踏至內家之巔峰!將內家拳一脈,傳千秋萬世。” 四月十六,夜晚時分,江寧郡歸元宗。 “冀老頭,你也來了?”一頭白發,臉上滿是皺紋的黑袍老者笑呵呵走過去,斷臂卻顯得很是精壯的冀鴻笑著也走過來:“宗主來召,我豈能不來?不過,王老頭,你不是早就不管事在家頤養天年了嘛。宗主也請你了?” “嗯,我也覺得奇怪。我離大限不足十年,說不定啥時候就死。怎么會請我。”這滿臉皺紋的王姓老者疑惑道。 這二人一道,來到歸元宗大殿外。 踏著階梯,進入大殿中。一進入大殿,便熱鬧起來。 “哈哈,數鴻師兄。” “王干師伯,你老也來了。” 一聲聲蒼老聲音在大殿各處響起,大殿內的人越聚越多,除了如今在位的長老,護法,黑甲軍統領,龍崗軍統領,還有諸多老輩,許多都已經退出長老之位不管事,都,百多歲的老家伙們”個個都來了。 “青虎,今天來的前輩真多啊。”諸葛云壓低聲音道。 嗯,是很多,都是輩分很高的前輩呢。”滕青虎也忍不住感嘆一聲,作為黑甲軍統領,他們二人今天卻是坐在大殿靠后位置,此刻,大殿中足足聚集了三十六號人絕大多數都是滿頭步伐,一腳快跨進棺材的老頭。 “哈哈,咱們可是難得碰一次啊。沒想到我這輩子,死之前,還能看到我歸元宗能夠名列九州七大宗派。哈哈,就算死,到了地下見…到歷代先輩,也能挺直腰桿了。” “那是,也不看看咱們歸元宗出了誰,那可是千古以來,比四大至強者都年輕的天才,滕青山…,。當年,這滕青山在大延山一役,我在家知道后,就夫拍手掌贊嘆。說,若是他逃過這一劫必定前途無量。大家看看,是不是?” 大殿內喧鬧一片,大家都談論著近些日子的事情。 歸元宗,能成為九州七大宗派之一,這些老家伏們顯然極為高興興奮。 ,宗主來了。” 很快整個大殿就安靜了下來,只見一身寬松淡青色長袍,披散著長發的諸葛元洪,步入了夫殿,直接來到了坐到了主位之上。 “宗主,找我們來有什么事?” “哈哈,是不是成為九州七大宗派之一后,要重修擴大一下歸元宗?”這些老家伙們一個個笑著開口。 諸葛元洪看裂在座,這些他剛出生,就已經是歸元宗中流砥柱的元老們,深吸一口氣,開口道:“各位!” 大殿上立即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發現宗主表情不太對。 “我歸元宗,剛剛滅了青湖島,并且將整個揚州占領。”諸葛元…洪聲音回蕩在大殿中”相信大家也知道,這一次,我歸元宗能夠走到這一步。青山他立下了大功!” 大殿內的元老們剛要開口附和,可是諸葛元洪又繼續道:“不過大家想必也知道,青止年僅二十一歲便踏入虛境,絕對是九州開天辟地以來,最是風華絕代的人物。比之四大至強者也不遑多讓。” “如今,我九此大地,有道家,佛宗兩脈。”諸葛元洪鄭重道,”而青山,他創出了另外一脈內家拳一脈!” 大殿中頓時一片嘩然。 “這是真的?” “佛道之外的第三脈?”這個消息太有震撼力了。 諸葛元洪卻是繼續低沉道“不過青山他一直想干一件事,就是要將他的內家拳一脈發揚光大。所以,他一定會開山立派!我召集各位來,就是想要讓各位談談,青山他開山立派我歸元宗該如何是好!” 寂靜! 一片寂靜原本一直笑呵呵的元老們,個,個,呆滯了。 ,開山立派?”頓時一名牙齒都脫落的老者站起來,連道“宗主,這萬萬不能啊!滕青山他要開山立派。哪來的地盤,哪來的人馬?自然是要分了這揚州。今日是分揚州,怕是往后,就要吞沒我歸元宗了。” ,對啊,宗主。”又是一人站起來,雙眼通紅急切道”我們可不能當歸元宗的罪人啊!” “宗主,絕對不能這樣。這是害我歸元宗啊。” 一個個元老接連站起來。 諸葛元洪沉就坐在宗主之位上,一聲不吭,靜靜聽著這些元老們說話。 那滕青山,不會不念舊情吧。”剛、有人開口,立即有人罵道:“不念舊情?就算他念舊情,讓我歸元宗存在生存下去。可是他的傳人呢?等他的宗派坐大。到時候,吞沒我歸元宗,肯定會發生。” 那名臉上滿是皺紋,都有老人斑的黑袍銀發老者,推開椅子,猛地跪在大殿之上,仰頭嘶啞吼道:“我歸元…宗歷代先輩,一代代多少人才創出如此局面。如今更是達到巔峰,坐擁整個,揚州。宗主千萬別讓歷代先輩的心血付之東流啊。否則,我們將來死去,到了地下,如何去面對歷代先輩啊?”說著這老者老淚縱橫。 “宗主啊……”……” 一個個元老們,聲淚俱下,或是憤怒之極。 總之在場沒有一個元老答應此事。 如諸葛云,滕青虎等年輕一輩,更是不敢開口。 諸葛元洪高居宗主之位上,聽著下方眾多元老的話,一聲不吭。過了許久… 各位。 頓時,整個大殿都安靜下來,所有長老都看著宗主諸葛元洪,。 諸葛元洪低嘆道:“我歸元宗有此局面,青山他居功至偉,這點不容污蔑。我在這,只是想說,我們現在有兩條路。” “一,不答應滕青山開山立派。那么,滕青山會離開我歸元宗,自己去開宗立派!到時候,沒有虛境強者幫助的歸元宗,豈能保得住揚州?那就是群狼嘴邊的一塊肉,后果,不需要我多說。” “第二條路,酒是答應滕青山開山立派。” “兩條路,諸位,你們選吧。”諸葛元洪的聲音回蕩在大殿中,所有人都沉就了。 (三章完畢 字母導航: 小說者所收集的作品來源于網絡,部分為采集系統自動生成,若有侵權之處,聯系管理者:都卷端 請所有作家發表作品時要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將拒絕所有涉及國家政治,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