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51 提議

愛哭就是我,并不是真的哭哦o(∩_∩)o...查看文章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51章提議2010032110:04雷火毒齒鉆和滅世崩滅槍是滕青山小半年來,悟出的兩大絕招。自從領悟石水行之道,后加上身體力量,滕清山就相當于掌控九成天地之力。那么,就急需適合這些天地之力的絕招。 雷火毒龍鉆,則是以毒龍鉆為原型,創出的一招。威力不算大,沒內耗也沒振幅,九成天地之力威力。 而滅世破滅槍不同。 《開山三十六式》本就是以毀滅飛殺戮為目的的可怕斧法。如果前三十式,分別對應五行。那么第三十一式到第三十六式,則是從不司角度施展斧法的招式。滕青山領悟,毀滅之道,后,再看這六式。 也有些領悟,而后一切都融入槍法中,便創出了這一招一滅世破滅槍! 以毀滅之境為主的凌厲一槍。九成天地之力,卻發揮出十成,甚至于略多一絲的威力! 噗哧! 滕青山猛地。拔輪回槍,瞎子友圣喉嚨巾立即鮮血噴出,他整個人便無力的撲通一聲跪下,那混濁的雙眼中隱隱還有厲芒流轉,而后便消散,嘴角中混合著鮮血吐出幾聲模糊不清的聲音,而后便腦袋一垂,動也不動了。 師祖!!!在不遠處一聲凄厲聲音響起,正是青湖島,島主,鐵攀。 結束了,都紀束了…… 滕請讓單手持著輪回槍,槍尖和紅纓上都隱隱有著瞎子劍圣都血跡,,我和青湖島的仇怨,終于了結!這一剎滕青止腦海中浮現出諸多因清湖島而死的人,清姑娘,滕永湘,還有在眾多箭矢下死去的黑甲軍兄弟,以及歸元宗虛境,武長老,。 結局,清湖島滅!揚咐,歸我歸元宗。 滕青山雙眸隱熟有著亮光,不過,這僅僅是起點。 背負著輪回槍,一手抓著瞎子劍圣尸體,滕清止一嚇,晃身就到了已經絕望崩潰的鐵攀身邊,滕青山和瞎子當圣廝殺時,鐵攀根本沒想過逃。一來,虛境強者可以清晰察覺三十四里范圍,他丹田被廢,要跑出三十四里,最起碼半個時辰。二來,瞎子劍圣一死,他就算逃掉還有意叉嗎? 小青!左右雙手,分別抓著瞎子劍圣尸體,拎著鐵攀,滕青讓一躍就到了百丈高空。 不死鳳凰興奮嘶鳴一聲,便眉翔而過,滕青讓州好落在它身上臺隨后雙翼一震,不死鳳凰便直接朝北方飛去。只在這無邊郊野上留下一灘鮮血。 滕家莊西園一座亭子下,諸葛元洪正坐著,隱隱都能聽到外面練武場上,一群少年們整齊劃一地,喝哈,之聲。 西園占地極廣,除了滕青山夫婦二人住處還,還有昭名少年的居處外。還有滕獸等人居所以及客人住的地方。 呼!一道火紅流光從天而降,降落在亭子旁。 青山。諸葛元洪站起來,可一看到膝青山手中抓著的二人,諸葛元洪忍不住露出震驚之色。 滕青山將瞎子劍圣的身體,放在一旁草坪之上。而后將手中的大活人,鐵攀,朝一旁一扔。 這是,這是瞎子劍圣,鐵五,?,諸葛元洪連走過來,仔細觀察著瞎子劍圣的尸體,瞎子劍圣一身黑衣,他的喉嚨處有著猙獰的傷口,還有這未曾完全干的血跡沾染著。 在潞城城外,被我擊殺。滕青山點頭道。 諸葛元洪盯著鐵五尸體看了一會兒,而后仰頭大笑起來:死的好,死的好啊! 噗通一聲,諸葛元洪朝東方跪下,重重地在地面上磕了葉,響頭,而后抬頭,聲音隱隱發顫地喊道:,師祖,青山已經為你報仇,你看到了吧,這鐵瞎子,他死啦!諸葛元洪雙眸都隱隱有著淚花。 諸葛元洪,乃是武長老一手教導出來,說是師祖,卻更似師徒。 武長老的死,諸葛元洪一直記掛在心里,可他沒有報仇能力,只能忍! 諸葛元洪,你得意什么,喊什么?不管如何,你歸元宗那位虛境,還不是走在我家師祖前面?心中痛苦的鐵攀,忍不住譏諷道。 哼。諸葛元洪看了他一眼,卻是淡笑道,鐵島主,滅島之主,還有閑心關注誰死在前面。 鐵攀,你聽好。諸葛元洪微笑道,十天之內,整斤,揚州,都將歸我歸元宗。沒你清湖島一分立足之地。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了! 瞎子劍圣的死,對清湖島的高層人物打擊極大。 而島主,鐵攀,被歸迂,宗活捉,對青湖島的基層大量弟子公軍隊,也是打擊極大。僅僅七天功夫,龍崗軍先后閃電般攻下揚州的最后三郡城,高層人心渙散,底層弟子沒士氣,清湖島連死拼的士氣都沒了。 自此,揚州十三郡,盡數落在了歸元宗的手中。 揚州南部,臨近南蠻之地的一座山村當中。 一道模糊幻影從蠻荒邊緣竄出,而后以驚人速度前進,很快就竄進了這座山村當中,直接進八山莊當中一座普通屋子。 嗯?屋內一名銀發老者一驚,見到來人,立即露出驚喜之色,連恭敬躬身:大人! 情報呢。 這趕來的這人,穿著灰色麻布衣,一頭長發披著,赤著腳,宛如野人。正是青湖島的前任島主古雍,。 任,大人。銀發老者痛苦地遞出一疊情報,急切道太上長老已經被殺,島主更是被歸元宗活捉。連我們青湖島最后的三郡之地,也,被歸元宗給奪下。我們青湖島已經,已經完了啊。大人,我們剛」在該怎么辦? 青湖島潛伏在各地,幸存的人都人心惶惶。 而如今,能帶領他們,能呼百應的,只有古雍! 古雍翻閱裂一份份情報,看著紙張上的文字,手都微微發顫,他沒吭聲,當閱讀所有情報后,他放下了情報。 大人,我們到底該怎么辦?,銀發老者連又問道。 按照之前走的,潛伏。 古雍淡漠道,,培養我青湖島的后進弟子吧,希望過了數百年,我青湖島跡能再度崛起勺系于我你們不必再找我了。說完,古雍便化作凸道幻影,在銀發老者絕望的眼神中,消失在南方遠處。 蠻荒深處。 古雍獨自一人在一條讓溪邊,卻是跪在山溪旁,身體顫抖的跪,著,發出一聲聲嗚咽聲。 啊啊啊。 在可怖的沙啞嘶吼聲中,同時還有一聲聲怪異的仿佛血肉被撕開的聲音。 跪著地古雍,猛地抬頭,只見一張滿是爪痕,血肉翻滾,猙獰可怖地,臉,出現。他,竟然完全毀容了!這一張臉恐怕普通人只要看一眼都會做惡夢,甚至于根本不算是臉。 歸元宗!滕青山!我一定還會回來的,一定會!! 仿佛絕望的野獸,嘶吼一聲后,古雍直接朝蠻荒深處鉆去,消失不見。 當青湖島余孽絕望的時候,原本在各地呼風喚雨的清湖島一脈下的一些家族們,一個個或是潛逃,或是被抓,或是投降,總之一片哀聲。而歸元宗一方的數十萬弟子們,個個歡呼雀躍。歸元宗,終于成為整個揚州第一大宗派! 名列九州七大宗派之一! 江寧郡內酒樓又布莊,乃至于田頭,都能聽到各種議論。整介揚州都知道,如今揚此變天了,天不再是青湖島。而是,歸元宗。就是因為,歸元宗出了一位曠古爍今的人物滕青山。一瞬間九州大地上,滕青山的諸多事跡,或是真有其事,或是完全憑空捏造,總之各種關于滕清山的故事,在各地傳播。 一個個滿懷希望的少年們,聽著關于滕青止的故事,也開始努力發奮。 想要一朝,能名聞天下。 如今滕家莊內也是一片喜慶氣氛,在方圓百里內,哪一咋,莊子的姑娘不想嫁進滕家莊?對她們而言,嫁進滕家莊,不愁吃穿,也不擔心危險。回娘家還特風光。這也令整個滕家莊的漢子們極為開心,同時許多年輕孩蠻們,都個個努力練形意十二拳。 形意十二式和三體式,已經成了滕家莊男兒芯須的。 四月十六,具有傳奇色彩的滕家莊內。 滕青山和諸葛元洪,都并肩站在角落,遙看著練武場上一群少年練習著拳法。 青山,你這所創的拳法果真如此了得?不需要盤膝練內勁,單單這么練拳。就能練出內勁?還能令身體力量大增?諸葛元洪聽著滕青山詳細講述內家拳優勢,不由有些不敢相信,,既有內勁,且身體又強。這不是比道家飛佛宗還強? 各有優劣。 滕青山自信道,,師傅,我這內家拳對資質要求極高。普通二十個少年中,才能選出一個能練內家拳的。資質要求高,而且~想要打通全身所有經脈,達到宗師之境。 也就是先天之境。也是極難極難。 不過,一旦成功。既有媲美先天真元的罡勁。且有驚人的身體力量。同等級中,我內家拳強者,絕對力壓道家。佛宗。滕青山說的自信十足。 諸葛元洪聽得驚嘆,但是緊接著面色微變。 清山。諸葛元洪聲音嚴肅起來。 師傅?滕青山一怔,轉頭看來。 你老實說。諸葛元洪低沉道,你是不是準備開宗立派,妻傳你這內家拳一脈? 滕青山微微一愣,還是點點頭。 諸葛元洪皺眉道:你要開宗立派,那,將我歸元宗處于何去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