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50 瞎子劍圣之死

“呦~~”高亢響亮的鳳鳴之聲,回蕩在無盡郊野上空。 “滕青山!”瞎子劍圣‘鐵五’灰暗雙眸雖然看不見,可是他卻感應到對方氣息,不由冷笑道,“你隱藏的果真是深,逃回來,竟然強忍著一直沒恢復真名。而是用‘荊意’這個名字。二十一歲的虛境!好啊,我鐵五,沒想到在大限到來之前,能碰到你這等對手。” “我也沒想到,在九州這片大地上,我和你青湖島竟然結下如此仇怨。必有一方覆滅,才能了結!”滕青山站在不死鳳凰背上,慨嘆道。 兩大虛境強者,這一刻不約而同都在蓄勢。 雙方都準備誓死一戰! “師祖,快走。”被滕青山抓著的鐵攀忍不住急切吼道。 滕青山則是隨手,將鐵攀朝下方一扔,僅僅數十丈高度,這鐵攀仿佛一塊爛石頭摔落下去,在靠近地面的時候,他靈活地一個滾動努力卸去沖擊力,可還是‘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而后站直抬頭看向上空。 上空兩大虛境強者,此刻視線中都只有對手。 “師祖。”鐵攀心中焦急。 快走? 瞎子劍圣‘鐵五’何曾不想走,可是在地底中,不死鳳凰的速度。還有在半空中剛才不死鳳凰瞬間沖到他前方的速度。不管是地底還是空中,那驚人的速度,都告訴了瞎子劍圣。他今天逃不掉。 既然逃不掉,還不如誓死一戰! “我乃是虛境大成!這滕青山顯然還未虛境大成,我就不信,殺不死他!” “雖然他有不死鳳凰幫手,可是,若今天,能夠殺死滕青山。等于是將歸元宗最強的尖錐給折斷,我青湖島,還有重掌揚州的希望!”瞎子劍圣很清楚,歸元宗一方是有虛境妖獸,可那些虛境妖獸都乃是以滕青山為首的。 滕青山一死,那些妖獸豈會再幫歸元宗? 所以瞎子劍圣只有一條路。 “置之死地而后生!”瞎子劍圣瞬間心志堅定若磐石,灰暗雙眸中兩道黑色厲芒瞬間縮小至兩個黑點,宛如兩個瞳孔。 “滕青山,聽聞你槍法了得,這次,和我一戰不知你是用斧法還是槍法?”瞎子劍圣冷厲聲音傳蕩開。 “既然和你鐵五最后一戰,我自然會用槍法!” 滕青山雙手手持輪回槍,斜放身前。 “我鐵五縱橫天下四百余年,今曰,就和你古往今來最是年輕的虛境強者一戰。看看,到底誰生誰死!”瞎子劍圣冷笑道,“當然你若是覺得不公平,大可以讓你那頭不死鳳凰幫忙,我鐵五,一并接下!” “對付你,我一人便夠了!” 滕青山雙眸一凝,戰意不斷升騰,完全進入生死一戰狀態。 自從悟得‘水行之道’,已經大半年了。這大半年時間,自己的進步如何。就看這一戰了!“我有洪天神甲,也從《開山三十六式》中總結出不少絕招之法。還有不死鳳凰為我掠陣。氣勢上完全壓過對手。若是如此,都殺不死這瞎子劍圣。我還妄圖傳播內家拳一脈作甚?” “不是他死。”瞎子劍圣心中嘶吼著,“就是我亡!” 雙方的心念都前所未有的堅定! 安靜! 兩大虛境強者氣勢凝聚到極致,那股看不見摸不著,卻能夠感受到的氣勢威壓,就仿佛暴雨前夕那股讓人心頭壓抑的感覺,而此刻,一大片烏云也剛好將那太陽給遮擋,郊野中的蟬鳴之聲也瞬間消失,一片死寂! 唯有地面上鐵攀仰頭遙看。 “喝!” 在不死鳳凰背上的滕青山,突兀地一聲暴喝,仿佛春雷炸響,整個人仿佛一頭雄鷹猛地躍起,就在半空當中,接著俯沖之勢高高舉起手中的一桿輪回槍。一時間滕青山宛如那開天辟地的神靈一般。 懸浮在半空的瞎子劍圣手持一桿細鐵棍,平靜站在那。 “轟隆隆~~”那從高空揮劈下的輪回槍,一時間讓天地變色。 “可笑。”瞎子劍圣嘴角上翹,閃電般地將細鐵棍朝上方一刺。 簡單的一刺! 細鐵棍便非常精妙地刺在輪回槍的槍桿上,可是肉眼可見的一股詭異空間波動,竟然順著細鐵棍迅速朝瞎子劍圣傳遞而去。瞎子劍圣面色微變,細鐵棍微不可察的接連震動數次,瞎子劍圣本人也是踉踉蹌蹌地跌落下來,落到地面上,面色漲紅。 “這一記劈山如何?”滕青山爽朗大笑,從高空極速墜落。 蓬! 重重落在地面上瞬間,滕青山便腳下一晃,仿佛一條巨型的大泥鰍,迅速消失在原地。再一出現,就到了瞎子劍圣的身側,輪回槍槍桿一旋,整個槍桿都產生了弧度,仿佛一條大龍般嘶吼而出。 而瞎子劍圣冷笑著閃電般刺出三劍。 噗!噗!噗! 被細鐵棍接連三下刺在槍頭上,滕青山只感覺原本欲要施展的‘赤金虎炮’節奏完全被破壞,當即沒絲毫猶豫,連踏三步,每一步都是數十丈距離,劃過一個‘之’字型,而瞎子劍圣灰暗雙眸厲芒一閃,也是飛速撲上,一時間,接連七道黑色光線刺向滕青山。 一個退,一個攻。 “哈哈!”滕青山陡然張狂大笑,竟然不再后退,反而一個扭身,沖向瞎子劍圣。 “嗤嗤~~” 滕青山手中輪回槍槍尖一轉,一瞬間槍尖處仿佛產生了電火花一般,撕裂著天地,帶著一股奇異的旋轉力道,仿佛一巨型的電鉆鉆破天地,直接鉆向瞎子劍圣。威力之大,單單領域感受便令瞎子劍圣色變。 苦悟許久悟出兩大絕招之一——雷火毒龍鉆! 瞎子劍圣本人也是嘶吼一聲:“受死!!!”那一根細鐵棍瞬間化為模糊的九道光線,讓人一時間辨別不出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當九道黑色光線和滕青山那凌厲一槍交錯時,竟然沒發生一絲聲響。 沒擋! 瞎子劍圣沒去擋這一槍,滕青山也沒擋瞎子劍圣這可怕一刺。 “哐當當~~” 詭異的是,瞎子劍圣左手當中竟然出現一柄黑色短劍,竟然迅疾地刺中輪回槍那燃燒著火焰的槍尖。 “給我破!!!”滕青山嘶吼一聲。 槍尖蘊含的可怕旋轉勁道,讓瞎子劍圣不由左手一麻,虎口裂開鮮血滲出。而那黑色短劍也拋飛起來。滕青山旋轉的輪回槍槍尖,瞬間貫穿瞎子劍圣的左臂!在這一瞬間,瞎子劍圣的細鐵棍同樣刺中滕青山胸口。 “蓬!”“蓬!” 二人都被震得暴退,大地都仿佛被兩大魔神踐踏而震蕩起來,裂開條條溝壑。 “哈哈……鐵瞎子,你還真是大膽。和我拼死,竟然都沒穿神甲。”滕青山一抹嘴角血跡,同時大笑著,雙目卻冷厲如刀,再度一步步飛速沖向瞎子劍圣。剛才雙方都攻擊到對手,可是滕青山仗著洪天神甲,撐住了這一擊。 可瞎子劍圣卻斷了一條手臂。 “你怎么一點事都沒有?”瞎子劍圣忍不住怒喝道,“我用的乃是震字訣!你用神甲,也不可能硬抗這一擊而不死” “我的本領,豈是你所能想的?”滕青山大笑著。 敢硬抗瞎子劍圣那一刺,除了洪天神甲外,最大的依仗便是達到內外完美是身體,就連五臟六腑的堅韌程度都比玄鐵還要更強,如此身體,瞎子劍圣想要靠一記‘震字劍訣’殺死滕青山,根本是做夢。 “哈哈,接我幾招雷火毒龍鉆!”滕青山步伐猶如奔雷,仿佛遠古神靈般,大步沖過來,不顧防御,而是瘋狂一槍槍刺向瞎子劍圣。 槍如奔雷。 快如閃電。 一時間,雷電不絕,覆蓋向瞎子劍圣,瞎子劍圣再也不敢不顧防御而硬拼了。 “鏘!”“鏘!”“鏘!”…… 瞎子劍圣暴退,接下滕青山接連九槍! 可這勢吞山河的九槍,也讓滕青山氣勢升到巔峰,瞎子劍圣心中頓時覺得不妙:“不好,這般下去,他氣勢升到極致,那就糟了。”可是滕青山的靈活姓、速度完全不下于他。而且那一桿輪回槍攻擊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容瞎子劍圣閃躲避開。 “哈哈……” 一連九槍,已經興奮到巔峰的滕青山,猛地一聲嘶吼:“鐵五,送你一程!” 只見滕青山的輪回槍的槍尖瞬間環繞著一絲絲黑色厲芒,這一瞬間,天地仿佛都暗了下來,寂靜了下來。天地間除了滕青山這一桿槍再無他物,那猩紅的紅纓也不斷旋轉飛舞著,一時間空間都在這槍下顫栗。 “嗬!” 一聲低沉的嘶吼,從瞎子劍圣喉嚨中迸發,他手中的細鐵棍一時間化為一柄黑色巨劍,硬抗向滕青山的巔峰一槍。 “蓬!” 輪回槍槍尖在碰觸那黑色巨劍一瞬間,以其蘊含的可怕沖擊力便令黑色巨劍震蕩地欲要消散,同時僅僅一個旋轉便繞開黑色巨劍,迅疾地直接刺過去—— 噗哧! 輪回槍槍尖從瞎子劍圣的頸部后面冒出,猩紅的紅纓上吸足了瞎子劍圣的鮮血。 滕青山苦悟最強絕招——滅世破滅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