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49 滕青山和鐵五

第四篇赤虎咆第四十九章滕青山和鐵五 第四篇赤虎咆第四十九章滕青山和鐵五 滕……青……山”鐵攀從牙齒中擠出這三個字來 “鐵島主,似乎很恨我?”滕青山露出一絲冷笑“也對,你們清湖島上千年的基業,因為我而覆滅。我火燒你青湖島,現在,我歸元宗更是要將整個揚州統一。你恨我,的確是理所應當,理所應當啊!!!” “怎么,難道恨都不可以?”鐵攀冷笑一聲,到了這份上,他豈會低頭服軟? 滕清山雙眸中兇光閃爍:“當然可以,我也恨你清湖島,過去恨得甚至于想要吃那古雍的,喝他的血。 “我也很想吃你的,喝你的血!!!”鐵攀冷視這滕清山。 滕青山卻是啞嘴一笑:“我明白,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恨一個人,得有足夠的力量,才能令仇人痛苦。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恐怕在仇人眼里,只是螻蟻罷了。連被重視的地位都沒有。”滕清山笑看著鐵攀“當初的我,在瞎子劍圣眼中,恐怕就一螻蟻。而你現在,在我眼中司樣只是螻蟻。” “你青湖島稱霸揚州時,做盡了惡事!上千年來,恐怕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踏平你青湖島,想要一把火燒掉你青湖島。只因你清湖島夠強,所以,一直沒人能報仇。”滕青山冷笑道,仇恨,是一種力量,讓人奮發上進的力量!” “上千年,一直沒人能滅你青湖島。不過,我成了!” “若是沒有對你青湖島的仇恨,恐怕我滕青山,也不可能進步如此之快。也不可能,不敢有接毫松懈的不斷苦修。”滕青山回憶起這些年不間斷的苦修,沒有一天自己膽敢松懈,為何?不就是因為青湖島這座大山時刻壓著自己。 滕清山說完后,走到旁邊椅子旁,竟然安然坐下。 “你不殺我?”鐵攀皺眉道。 “這么快想死?”滕青山瞥了他一眼,只是從身后的槍囊當中取出了兩截回槍,而后很是悠閑地將回槍給連接起來。 鐵攀表面上冷靜,可心底卻很焦急:“師祖就在地底,如果被這滕清山發現,那就糟了!雖然師祖不怕著滕青山,可是,來這的絕對不是滕青山一個人,肯定還有厲害的妖獸在。”心中如此想著,鐵攀卻冷笑道:“滕青山,你若不抓我,我可就走了。” 說著,鐵攀就朝外走。 “蓬!”一道槍影掃過來。 鐵攀欲要閃躲,可心中剛洲動了,閃躲,的念頭,身體還沒來得及移動,呼的一聲,就被一槍砸在腿彎,整個人不由自主跪倒跌倒在地上。 “別急,我沒讓你走,你最好被走出這書房,否則,有你受的。”滕清山平靜坐在椅子上,冷漠說道。 鐵攀轉頭怒視滕青山,冷聲譏諷道:“你這樣,還是虛境強者?還是比擬四大至強者的風華絕代人物?哼,真是丟臉,丟了虛境強者的臉。只會欺負我一個先天,有本時接殺了我。”鐵攀不斷激怒著滕清山。 因為他清楚,地底就是師祖,瞎子劍圣,。 如果真的能激怒滕清山,滕清山一怒之下殺了他,那么,很可能會直接離開。 “讓我猜猜,你這么激怒我,到底是為了什么?”滕青山微笑坐在那,端起書桌上一茶杯,如果我料的不錯,那鐵瞎子,應該和你有著密切的聯系吧。每天都藏起來,偶爾從你這得到一些消息,對不對?” 鐵攀心中一驚。 滕清山見鐵攀一副冷笑的模樣,不由一笑:“別裝了。明著告訴你,我在這,就是等那鐵瞎子過來。”根據滕青山的推斷,這鐵瞎子一定是藏在極為隱秘的地方,估計每天或者數天,才來賀鐵攀聯系一次。 所以,找到鐵瞎子最笨也是最直接的辦,就是守敬待兔! “你安靜坐在那,等鐵瞎子來后,我或許會發發善心,送你上路。這樣你不受罪,我也輕松。”滕青山淡漠道,這種淡漠地語氣,令鐵攀心中愈加焦急,司時也很懷疑一今年僅二十二歲的青年。 而且長期是在閉關修煉中,怎么會有如此成熟冷漠的心性,思維也如此縝密? 他哪里知道,滕清山前世乃是受過諸多氣練的,雖然不是智謀性殺手,可是也不是九州大地上,許多只知道修煉殺人,在為人、州謀上極為粗枝大葉的那些人物。 “師祖!!!快走!!” 很突兀地,在書房中的鐵攀猛地一聲嘶吼,先天金丹強者的真元完全爆發,可怕的吼聲甚至于引起空氣明顯的震蕩,乃至于令書房中不少紙張直接,蓬,的一聲爆炸開,滕青山手中的茶杯也爆裂開,可怕的聲波瘋狂幅散開去。 這一聲喊,之突兀,之迅猛,之強烈!鐵攀完全拼命了。 “走!!!”這一喊的余音顯然已經破音,鐵攀嘴角也有一絲鮮血。 這極限的一聲怒喊,令他喉嚨氣管等都受了些損傷。 地底當中。 在極為幽深處,那巖石當中的窟窿中,鐵瞎子盤膝靜做在那。鐵攀的一聲怒喊黑衣瞎子卻一點反應都沒 有,依舊坐在這。 書房當中。 “嗯?”鐵攀眉頭微皺。 “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滕青山依舊坐在椅子上,微笑看著鐵攀“先天金丹強者極限的一聲怒喊,為什么連書房的窗戶紙都沒破。甚至于,都沒震動。為什么你這一聲怒喊,這府邸內沒有一個人過來?” “你……,………”鐵攀面色大變。 滕清山微微一笑:“鐵攀,為了以防萬一。在進來的時候,我已經將書房的空旬完全凝結!如此一來,聲音根本無傳遞出去。就算你喊破了喉嚨,哦,你已經喊破了喉嚨。就算如此,黑衣瞎子也聽不到。” 滕清山站了起來。 “干什么。”鐵攀心完全亂了。 “也得謝謝你。”滕清山朝鐵攀咧嘴一笑“因為你這一聲喊,讓我明白。鐵攀應該就在周圍數十里,百里之內!因為你這一聲喊,雖然喊破了喉嚨,可極限傳播距離,最多達到百里而已。所以,鐵攀就在周圍百里之內!” “你”鐵黎瞪大眼睛,他沒想到滕青山反應這么快。 “為了防止你搗亂,提醒那黑衣瞎子。我得用點手段。所以,對不住了。”滕清山微笑著走上前,可是他的目光卻是冰冷沒一絲猶豫,仿佛幻影的回槍槍桿一晃,鐵攀根本無閃躲,就被集中了縛。 鐵攀身體猛的一顫,臉色煞白,嘴角逸出一絲鮮血。他的丹田已經被破了。 “現在,你就隨我一道去見見那瞎子鐵五吧。”滕青山一把拎起被廢掉的鐵攀,在強大的天地之力壓迫之下,已經被廢掉的鐵攀根本動彈不得。滕青山直接走出了書房,身影一晃,就消失了書房門口。 滕清山一手抓著回槍,一手拎著鐵攀,躍到了極速俯沖下來的不死鳳凰背上。 “下面。”滕青山回槍槍尖指向下方。 毫無疑問,自己地毯式的搜索都沒發現鐵攀,而且,鐵攀那般焦急地一聲喊,顯然鐵五就在周圍百里內,那么,只有一個地方,地底!其實鐵攀也沒辦,如果他不喊,滕青山這么等一下,待到晚上,瞎子劍圣是會趕來的。 到時候,滕青山照樣通過領域,發現瞎子劍圣。 “嗤嗤~~” 全身環繞著大量火焰,表層是白色火焰,內層是黑色火焰的不死鳳凰,正在地底不斷俯沖。白色火焰、黑色火焰之下,就算是再堅硬的巖石也是瞬間化為奇粉。不死鳳凰在地底速度之快,簡直駭人之極。 “嗯?停!”滕青山瞬間發現了在左側地底大概三十四里深處,正有一股熟悉的龐大的氣息潛匿在那。 這股氣息,宛如是由一道道黑色厲芒聚集而成,強大而內斂。 正是瞎子劍圣鐵五! 不死鳳凰,…小青,幾乎沒猶豫,就立即沖過去。 地底當中盤膝而坐的瞎子劍圣,手持細鐵棍,突兀感覺到兩股強大的虛境氣息侵入他的領域范圍。 “不好,是荊意!” 瞎子劍圣潛意識里,還是記住荊意這個身份。沒有絲毫猶豫,瞎子劍圣立即斜著朝上方飛竄而去。 “滕青山,竟然來了。另外一股虛境氣息,那般熾熱如火。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不死鳳凰吧。不過這股靈境氣息,雖然挺強。卻沒有我想象中強。和大延山那頭妖龍比,差遠了。”瞎子劍圣在逃跑的時候,心中也疑惑。 在他的想象當中 傳說中的存在,不死鳳凰”那應該是虛境妖獸中的巍峰存在。就算不比妖龍,紫淅,差,按理說也相差無幾。可現在感應,明顯要弱上很多。甚至于,只是和他這個人類虛境大成,比較接近罷了。 靈魂氣息強弱,從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實力。 “鐵五,你還是別逃了。逃不掉的!”滕青山聲音傳入瞎子劍圣耳中。 雙方距離以驚人速度拉近。 “太快,太快了。”瞎子劍圣面色難看。 蓬!蓬! 當瞎子劍圣沖出地表一瞬間,幾乎緊接著,不死鳳凰已經背負著滕青山沖出了地表。 “嗯?” 瞎子劍圣一怔,只見前方正懸浮在沐浴在火焰中的巨大神鳥,通體火紅色羽毛,正是傳說中的不死鳳凰。 在不死鳳凰背上,正站著一名一襲白袍,手持一桿紅纓長槍的清年。他的手中還拎著一人,正是清湖島島主,鐵攀,。 “鐵五,你我的恩怨,你青湖島和我的恩怨,就在此了結吧!”滕青山聲音傳來。 (三章完畢~~明天會寫什么呢?大家猜得到么,這么聰明,應該猜得到。番茄也很期待啊。) 閱讀地址:baishuku/booksinfoinfo/32/32896.htm 網站字母分類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