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1)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1)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1)     

九鼎記39 見父母

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九章見父母 “稟尊者,黃天勤恭敬低聲道……我禹皇門和一個一叫“荊意”的閑散虛境強者結怨,這荊意,他擁有著一虛境妖獸。就在今天,我讓禹童海、柳夏他們兩個,以及裂風龍隼、六耳鉆地鼠,加上射日神山申公屠,一同聯手去殺荊意。可是誰想,中途中,這荊意竟然多了幫手當年跟隨至強者詩劍仙的不死鳳凰。” “火鳳?”低沉渾厚聲音,出現一境驚異。 “嗯。這不死鳳凰,殺死了申公屠,也殺死了我禹皇門的禹童海。而且,我們還發現,這名叫荊意的男子真正的身份,竟然是當年被滿天下追殺的一個叫滕青山的二十二歲清年。去年,他就已經是陰個很厲害的虛境強者。” “也就是說,滕青山二十一歲就已經是虛境!說不定,還可能更早!” “煩請尊者指點,現在我禹皇門該如何?” 一片沉就。 那尊者許久沒說話,黃天勤也沒敢追問。 終于, “天勤,就像當年應對秦州天帝一樣的應對,退一步,海闊天空!還有,將荊意就是滕青山的身份,悄悄傳開,傳遍整個,九州。至于下面會發生什么,只管看著就是。”低沉渾厚聲音回蕩在靜室內,隨即消散不再響起。 黃天勤露出一絲驚色,暗忖道:“當年應付秦嶺天帝的手段?尊者竟然要退讓,難不成,是因為那頭不死鳳凰?” 雖然心中存有疑惑,可黃天勤心卻定下來。 尊者之令,禹強門自然當遵行。 當天,黃天勤便娑排人將,荊意,就是當年那個滿天下逃跑的,滕青山”這一個驚天消息,傳播開去。 當天下午時分,暴雨剛停,滕清山、李珺夫妻二人就乘坐不死鳳凰”小清”一道朝東方江寧郡城飛去。 “清山,你可真急呢。”李珺輕聲笑道。 “當然急。” 滕清山遙看著東方“我離開家太久太久了,從端木大陸回來,見到爹娘,也只能當做沒看到。我一直不敢暴露身份只能讓二老為我這個做兒子的傷心難過。既然我的身份不必再保密,現在,最先該告訴的,就是我爹和我娘!” 聲音很平靜,可滕青山感到自己快屏息了。 緊張!忐忑! 愧疚!興奮! 諸多情緒盡皆在心里。 “青山,別擔心。公公婆婆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很開心的。”李珺笑著道。 “都喊公公婆婆了?”滕青山打趣看了眼李珺,李珺臉上微紅,不由輕瞪了眼滕青山,二人氣氛卻是變得溫馨不少。 不死」鳳凰”小清,肆意的飛行著,時而還朝下方無邊的大地觀看著,顯得很好奇。 片割,下方蒼茫大地上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城池江寧郡城。 “小青。”李珺指向下方,同時發出聲聲鳴叫指引小青。 不死鳳凰“小清,當即俯沖而下,在半空中留下一道火紅殘影,就,已經落到了江寧郡城歸元宗,原本武長老的府邸住處。讓小青留在武長老住處,而滕青山、李珺,則是施展輕功,前往滕永凡夫婦的住處。 滕永凡夫婦二人,大多時候都居住在歸元宗內的庭院內,如此,也好經常看看女兒清雨以及外剎、外刷女。 這是一座寧靜古老的庭院,墻壁上都有著青苔,在庭院內院墻上爬滿了司萄藤,角落還開量出一塊種植一些蔬菜的小菜田,在堂屋外的走廊上,滕永凡正躺在躺椅上,時而看看庭院,時而看看雨后湛藍的天空。“汪!”“汪!” 從柴房里跑出一條黑不溜秋的大狗,一下子就跑到滕永凡身前。 “來一個。”滕永凡笑呵呵的抓著大狗兩前肢,讓大狗直立著。 而此刻,袁蘭正在廚房里燒火,時而朝外面滕永凡這張望眼,笑呵呵的。 一切顯得很平靜。 這就是滕永凡夫妻二人的生活,忽然一 “嗯?”在躺椅上的滕永凡,若有所覺地轉頭朝庭院院門看去,并沒有關嚴的院門中,已經走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俊朗,女的漂亮。 滕永凡愣愣地松開雙手,大狗落回地面上,可滕永凡還是呆滯地看著庭院中的二人,忍不住還眨眨眼。 滕清山看到父親如此,莫名一陣心痛。 當即上前兩步。 “蓬!”重重跪在還有著積水的庭院石板上,看著臉上已經有皺紋,鬢角已經有白絲的父親,一聲發自肺腑的聲音響起“爹!” “爹!” 這一聲,讓滕永凡猛地雙手撐住輪椅要沖過來。 噗通! 輪椅一滑從走廊歪到庭院下,翻倒下來,滕永凡也是跌落下,連用手撐住。”怎么了,怎么了?”在廚房中的袁蘭朝外跑來。可滕永凡卻絲毫不覺,用他那有力地雙手撐住地面,死死盯著滕青山,雙眼已然泛紅,噙著淚水,嘶聲喊道:“阿蘭,阿蘭,我們的兒子回來了,青山他回來了!” 袁蘭已經沖出屋子。 她也看到了庭院中跪著的青年,她眼睛瞬間被淚水模糊了,她努力看著容貌和當年很像,只是更加成熟更加內斂了。 滕清山略轉頭看向自己母親。 “娘!”滕青山聲音隱隱發顫。 袁蘭連接拭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而后仿佛拼命一般沖到滕清山面前,直接蹲下抓住了滕清山的手,而后又摸著滕清山的臉。 “清山,清山,你終于回來了。”袁蘭忍不住,一把抱住滕清山,顫抖地哭泣起來。 她永遠記得, 當年她的兒子,背負這就。殘廢的丈夫,送了回來后。就義無反顧地又趕往大延山了。 自那以后,熱再也沒看到兒子。 她聽說,大延山一役,她的兒子殺死不少先天強者,被天下人驚嘆為五百年一見的天才。 她也聽說,她的兒子,在先天金丹手下。都逃掉性命。 這一切的一切,熟都不在乎。她只想她的兒子平安,她的兒子能夠平安回來。 “清山,清山,娘不是在做夢吧!”袁蘭咬著嘴唇,強忍淚水,連仔細看著滕清山的臉。 雙手撐著又坐上輪椅的滕永凡,是一個很堅強的男人,他除了一開始的失態,此刻,已經完全控制住自己,反而低聲喝道:“阿蘭,看你什么樣子,別哭了。青山離開家快五年了,還不讓清山他進來坐下慢慢談。以后,有你和孩子談的時候。” “嗯,以后,有大把大把時候。”袁蘭連點頭。 “清山,快起來。”袁蘭連拉滕清山。 對于父母,滕青山有著無盡的愧疚,不管其他,滕清山直挺挺跪著,而后重重地向爹娘磕了三個響頭。砰!砰!砰! 重重的三聲。 隨即抬頭,滕清山泛著淚花的雙眼,看著爹和娘:“爹,娘兒不孝,從今天起,兒再也不會離開了。再也不會了!” “好,好。” 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袁蘭更是拉起了滕清山。 “清山,這位姑娘是,滕永凡和袁蘭,都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滕青山身后,顯得很是乖巧的李珺。因為滕清山恢復原先容貌,加上眼神。以及血脈間那隱隱的親切,這令滕永凡、袁蘭一眼就認出自己兒子。 可是他們卻從未見過李珺。 “爹,娘。”滕青山拉過李珺的手“這是我漂洋過海時,娶得媳婦,她叫李珺。” “媳婦?”袁蘭眼睛頓時亮了。 “咱們滕家的兒媳婦?”滕永凡也連仔細打量李珺。 李珺也乖巧地跪下,向滕永凡夫婦連磕三個,響頭:“兒媳,見過公公婆婆。” “好,好。”袁蘭有些手足無措“我也沒準備什么東西,這,袁蘭一時間從自己身上也找不到什么能送給兒媳婦的,她襝樸慣了,雖然青雨曾經送給她一些首飾,可是也被她給放在箱子底了。 “爹,娘。不用的。”滕清山連道。 滕永凡、袁蘭夫婦二人,眼中滿是喜悅的淚花,能看到兒子,還能看到兒子有兒媳了,自然開心的很。 “爹娘”小珺她現在已經有了身孕。”滕清山又說出一個,讓滕永凡夫婦開心的事。 “哈哈,哈哈”滕永凡忍不住大笑起來。 可就在這時候。 “爹,你在笑什么呢,在外面老遠就聽到你的笑聲呢,什么大喜事啊?”在庭院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雨來了。”滕永凡、袁蘭都轉頭看去。 滕清山其實早感應到妹妹的氣息,不過,自己的身份竟然公開,自然不必躲避,于是,只是笑看著庭院門口處,只見一身青綠色,盤起頭發,一剔少婦打扮的青雨,正牽著兩個孩童的手,俏笑著走進了庭院:“爹,娘,我今天” 話噶然而止。 清雨直愣愣看著庭院中站著的一對年輕男女,特別是那背負著槍囊的熟悉身影,那是她從小就極為依戀的身影。 “哥?” 有些忐忑,有些唯恐是做夢,也有些極度渴望,青雨輕輕喊出這一聲。 “清雨。”滕青山露出一境寵溺笑容,就和小時候喊清雨,一樣的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