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6)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6)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6)     

九鼎記38 尊者

第三十八章尊者 宜城,滕青山府邸內院當中。 “轟卡!” 滿是烏云的天空中猛地一聲暴響,~條曲折的好似兒臂粗細的閃電劈下,而整個天地間的雨水更加的大,一時間無邊的天地好似都是雨水的世界。而內院當中,走廊上站著的諸葛元洪,滕獸,李珺,薛辛四人臉上都有著難掩的憂色。 “師母,師父他一定會沒事的,別擔心。”薛辛忍受不了壓抑氣氛,連低聲說道。 嗯。” 李珺看向諸葛元洪,輕聲道”諸葛家主,你說青山他” “李珺,你放心。青山他有六足刀篪幫忙。而且,他還有,不死,草,這等奇寶,就算殺不了敵人。自保還是可以的。而且主要逃到天云山,就沒事了。”諸葛元洪說出這番,他自己都覺得沒說服力的話,他心中也沒把握。 六足刀篪的奇異之處早就傳開。 敵人膽敢來,就說明有了對付六足刀篪和滕青山的辦法。 “青山,你一定不能死,不能死啊!”諸葛元洪心中默默道。 李珺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腹部,在她的肚子內正有一個還未出世的小生命,心中也是默默道:“青山,我們的孩子還沒有出世,我不想,我們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爹。你趕快回來吧。求求你了,快回來吧。”李珺雙眸中都隱隱有著淚花。 師父。” 滕獸,薛辛也是仰頭默默期盼著。 他們根本無法幫助滕青山,只能默默期盼。 啪!啪!啪! 那暴雨砸在地面上的噼里啪啦聲不絕于耳,天地間好似只有這雨聲。 “呦~~~”一道高亢響亮,激動開心的聲音,從極為遙遠處穿透過無盡水幕,直接傳搖到這內院當中。 熟悉的聲音,瞬間令李珺,滕獸二人露出一絲喜色。 “是小青。”滕獸連仰頭觀看。 “小青來了,小青來了”李珺甚至于顧不得雨水,直接沖到空曠練武場,連仰頭看著,同時喉嚨中發出一聲聲鳴叫聲。 呦呦~呦呦呦~”不死鳳凰“小青,的聲音再度響起,同時暴雨當中隱隱一道火紅流光正飛速竄來。 李珺猛地轉頭,被雨水弄濕的長發飄灑,她驚喜地連朝滕獸,諸葛元洪等人喊道:“青山沒事,青山他沒事,他好好的。”喊完后,又連仰頭看著高空,只見數道流光幾乎同一瞬間,都降臨在了旁邊的練武場當中。 兩頭沐浴在火焰中的火紅色巨型神鳥,不死鳳凰”那自然而然的威壓,讓整個內院氣氛都凝滯。 “嗤嗤~” 周圍的雨水直接化為霧氣,這些普通雨水根本無法碰觸不死鳳凰,一時間,練武場上騰繞起不少霧氣。在霧氣當中,還有著傷勢已經好了不少的六足刀篪,以及背負這巨型狼頭戰刀的云夢戰神,穆濤” 還有背負著開山神斧的滕青山。 青山李珺一看到滕青山,眼睛就紅了,立即飛奔過去,抱住滕青山,埋頭在滕青山懷里,之前焦急害怕的等待她一直沒哭,可此刻看到滕青山好好回來了,她卻是忍不住地不斷哭了起來。 ,小珺,我沒事,沒事。”滕青山輕輕撫摸這小珺的秀發,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李珺臉上淚花和雨水混在一起,淚眼婆娑抬頭看著滕青山:“青山,我好害怕。我就怕,怕青山你趕不到天云山,大延山距離天云山那么遠,如果青山你我,我也活不下去了。還有我們未出世的孩子。” “沒事了。”滕青山輕聲卻很堅定地緩緩道“以后,也不會再有事了。” “呦~~” 一聲不滿地鳴叫聲,一好似戴著皇冠的頭顱伸過來,那雙隱隱有著夢幻色彩的眸子中有著一絲不滿,正盯著李珺。 ,小清。”李珺一見,連伸手抱住不死鳳凰,小青,的頸部,寵溺地抱住,用臉摩擦著不死鳳凰“小清,頸部羽毛。 這個時候,不死鳳凰“小青,才開心叫了起來。雖然當初跟著滕清山,根據滕青山拳法好參悟,道”可是畢竟李珺懂得獸語,對滕青山,不死鳳凰,…小青,是當成朋友,當成對自己有恩的。可對李珺,不死鳳凰小青,卻是當成真正的好友。 “青山。”諸葛元洪走了過來,一臉微笑。 單看此時的諸葛元洪,根本無法想象,之前諸葛元洪心中是何等的擔憂。 “師傅……,,滕青山露出一絲笑容,以后不會有事了。師傅,我給你介紹一下” 說著,滕青山就朝旁邊的不死鳳凰,小青,指過去:“師傅,這就是我常和你說的不死鳳凰,小青”當年是和我一道在海上漂泊,進入端木大陸的。至于這位,就是我九州大地記載中的那頭不死鳳凰,跟隨過至強者詩劍仙,李太白,的不死鳳凰。” 不死鳳凰“小青,還很善意地向諸葛元洪點點腦袋。 可是,鳳凰之母只是冰冷瞥,眼諸葛元洪,便沒再理會,顯得很是驕傲。 “不死鳳凰,還是兩個。”諸葛元洪心中也是驚嘆唏噓,不愧是跟隨過至強者,傳說中存在的神獸。” “師傅,這位就是我曾經和你談過的,端木大陸的云夢戰神,穆濤”也是我在端木大陸結交的好友。穆濤,這位就是我的師傅諸葛元洪。”滕青江笑著介紹道,~頭銀發的穆濤,哈哈笑著一拱手: “諸葛兄實在是厲害,能教導出如此了不得的門徒,佩服佩服。” “門徒?”諸葛元洪心中略微疑惑,可他還是笑著拱手,穆前輩能出手幫助青山,諸葛感激不盡。” “哈哈,不值一提。而且,我也沒動手。殺死那兩個虛境大成,和我可沒關系。是這頭不死鳳凰厲害。”穆濤笑著道。 “殺死兩個虛境大成?”諸葛元洪~怔,看向滕青山。 滕青山點頭道:“在天云山下,主要是靠鳳凰之母,殺死了射日神山的,申公屠”還有那禹皇門的,禹童海,。鳳凰之母的實力實在是厲害,僅僅是吐出兩道火焰,就將這兩大虛境犬成強者,直接給燒成灰燼了” “申公屠,和禹童海…”” 諸葛元洪心中掀起消天巨浪“他們,死了?” 九州大地上,虛境強者極難死去。更別提虛境大成了。 要殺虛境大成者一般都需要洞虛出手。或者是虛境大成妖獸出手。或者靠數名虛境大成聯手。總之,難度極高。更別提要一次性殺兩個虛境大成,且其中有一個來自于禹皇門。 “師傅。”滕青山魔師傅表情,便鄭重道,,殺他們兩個又算什么,難道,只準他們來殺我,就不追我們去殺他們?” “青山,師傅沒怪你,師傅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諸葛元洪搖頭說道。 滕青山無奈一笑:“師傅,其實這只是小事…這次最大的事,而是“什么事?”諸葛元洪察覺不對勁。 “因為穆濤兄剛剛來我九州,對我的身份不了解,所以,在見到的時候,喊了我一聲,青山老弟,。所以逃逸掉的禹皇門柳夏”也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也就是說,從今天開始,我再也無法偽裝身份,需要恢復原本身份。”滕青山回答道。 “什么。”諸葛元洪一驚。 二十一歲的虛境,這種震撼力,八大宗派任何一宗派高層,都會明白這條訊息的含義。 “這事也是好事。”諸葛元洪深吸一口氣“你總不能永遠隱藏名字,現在,也是公開的一個機會。從今天開始,青山你就恢復本名滕青山吧。” “嗯。”滕青山點頭。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禹皇門。”諸葛元洪皺眉道“這禹皇門,能存在了超過六千年,作為整個九州最古老的宗派。絕對不可能是表面上看到的那般簡單…而青山你真正身份,被他們知道。不知道他們會怎么做。” 禹城城外,熊瞎子山脈深處。 圣殿中。 “死了?童海死了?”一身黃袍的黃天勤面色大變。 “嗯,我們根本沒辦法。”柳夏也是咬牙切齒,雙眸泛紅“師伯。那兩頭不死鳳凰同時出現,特別是其中較為厲害的一頭不死鳳凰,直接一口火焰,就將申公屠給燒成灰燼。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啊。我們當時分散逃跑,童海被追上了,在不死鳳凰面前,他必死無疑啊。” 黃天勤臉色難看。 禹童海,在禹皇門中地位極為特殊。禹皇門中雖然收了很多弟子,達到虛境的黃天勤,柳夏,禹童海三人中,黃天晴和柳夏雖然從小被培養,可是并非禹皇的血脈!而禹童海,卻是禹皇的血脈!在禹皇門有著特殊的地位。 “而且,那荊意就是滕青山!”柳夏低沉道。 “什么!”黃天勤被嚇住了。 “就是當初被青湖島滿天下追殺的滕青山,去年他才二十一歲,就已經是虛境強者了。”柳夏面有急色“師伯,就算四大至強者,也沒這么可怕啊。” 黃天勤表情不斷變幻。 從蒼白變得鐵青,而后陰沉地要滴水板。 “你先出去。”黃天勤低喝道。 柳夏沒敢多說,轉頭離去。 圣殿靜室內只剩下黃天勤一人,黃天勤恭敬虔誠地躬身朝前方,低聲說道:“尊者,尊者,弟子有事情請尊者指點。” “嗯?因為什么事,喊醒我。” 一道低沉地,仿佛從地底深處傳來,回蕩在整個靜室內的渾厚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