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2)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2)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2)     

九鼎記37 風暴起

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七章風暴起正文精彩推薦小游戲九鼎記第十篇一方諸侯第三十七章風暴起體表的足足十成天地之力在被燃燒破開時,申公屠終于明白為什么柳夏,禹童海二人連戰斗的意志都沒有,就嚇得分散逃跑。閱讀更快請到()可是他明白的晚了!死亡瞬間,年輕時在射日神山的意氣風發,到身居高位,直至成為射日神山的最強者。 一抹抹情景瞬間掠過腦海。 “啊!!!”申公屠面色猙獰,瘋狂嘶吼著。 紫金色火焰在剛剛碰觸他身體的同時,那早已經拉成滿月的神弓上彩色光暈流轉,隨著一絲凄厲瘋狂的叫聲,申公屠松開了右手,放出了他這一生最后一支箭! 一道璀殘流星撕裂長空,帶著九州大地第一箭,申公屠,最后的意念,破虛箭瞬間穿梭過數十丈距離,直接命中在半空當中宛如標團火焰的鳳凰之母。只聽得一連竄仿佛鋼鐵交擊之聲。 “嗯?”此刻在不死鳳凰,小青,背上的滕青山連死死盯著,雖然對鳳凰之母充滿信心,可依舊有些擔心“鳳凰之母閃躲的好快,那申公屠應該是對著鳳凰之母的腦袋射去,射中的卻是左翅膀,靈活性比之刀篪,似乎都略高!” 幾片紅色羽毛從半空巾飄下,隱隱有碎裂的羽毛。 在鳳凰之母左翅膀上,那一根破虛箭竟然刺穿,完全卡在鳳凰之母翅膀中,絲絲金色血跡流焰在破虛箭箭桿上,纏繞著。 “嗤嗤~” 破虛箭斷了為兩截,從半空墜落。 而鳳凰之母左翅膀上的傷口處紫金色火焰大盛,在火焰包裹之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被修復。 “不死鳳凰,不死鳳凰。果然可怕。”滕青山既驚又喜“破虛箭射穿,竟然就這么修復了?難怪…也唯有不死鳳凰,才能孕育出不死草這等逆天寶物。”不死草能增加壽命,這不死鳳凰神奇程度可想而知。 “滕青山,你若殺我,就是和我禹皇門真正為敵!” “我禹皇門,可以和你講和!我們可以成為盟友!禹童海聲音在滕青山耳邊響起。 滕青山在不死鳳凰“小青,背上,看著前方地面上狼狽逃跑的禹童海,只是冷笑:“禹童海,只能你禹皇門殺我,我殺你就不行?”剛才柳夏,禹童海和裂風龍隼,是分散開沿著不同方向逃跑。 若是一起逃,只會被鳳凰之母一鍋端。 分散逃,生機要大很多。 原本鳳凰之母沒想第一個殺申公屠,可是誰讓申公屠張弓搭箭,惹惱了鳳凰之母,于是直接將其滅掉。至于滕青山乘坐著小青,在柳夏,禹童海,裂風龍隼中,卻是選擇了追殺禹童海! “逃的真快啊。”在六足刀篪背上的穆濤,卻是急得眼紅,眼睜睜看著裂風龍隼,柳夏逃走,卻沒法追。 因為六足刀篪受傷敵不過敵人,他穆濤則是不會飛。 “青山老弟,殺了那個掃帚眉的。”穆濤傳音大叫,自己殺不到,看到滕青山殺他也痛快。 “好勒!” 滕青山暢快一笑,不死鳳凰……小青,已經追上了逃跑的禹蠻海。 “呼呼~一低頭直接朝下方噴出了一道紫色火焰,鳳凰之母吐出的是紫金色火焰,而小青實力還弱些,吐出的是紫色火焰。不過紫色火焰當初也是輕而易舉,將那天風戰神給直接燒死。 “不!” 禹童海閃躲不及,直接被紫色火焰給包圍“不,我不能死!” 禹童海剛才可是注意到申公屠瞬間被燒死的情形。 “嗤嗤~~“紫色火焰在禹童海體表燃燒著。 “嗯?”禹童海一怔。 “咦,我沒死。這火焰,似乎,不是那么可怕。”禹童海體表十成天地之力瘋狂涌動,雖然被不斷燃燒消耗,可是補充速度也極快,竟然能夠抗住這紫色火焰燃燒。 “快逃!不能讓另外一頭不死鳳凰過來。” 禹童海強壓劫后余生興奮,瘋狂朝遠處飛竄。 而在禹童海上方,不死鳳凰,…小青,背上的滕青山暗自點頭“果然,小青的火焰,還無法做到輕易燒死虛境大成者!只是不知道”小青這一年來,到底學了她母親傳給她的哪此絕招。”而此刻的不死鳳凰,小青”似乎因為自己的攻擊沒成功,而有些惱怒了。 “呦~~” 一聲高亢的響徹天際的鳴叫聲中,不死鳳凰“小青,體表火焰收斂,滕青山都覺得周圍的火行之力震顫了起來,只見不死鳳凰“…、青,一張嘴,一道紫色的隱隱其中有點點金色光點的火焰,從其尖嘴中飛出,仿佛利箭般迅速,直接籠罩向逃跑的禹童海身上。 “不對!”原本拼命逃跑,沒太在意火焰的禹童海,瞬間察覺到火焰不對勁。 可惜,晚了! 這道火焰已經在禹童海身上燃燒起來,一旦燃燒,禹童海根本無法滅掉這道火焰。 “不!”禹童海連竄入地底。 “轟!” 不死鳳凰“小青,緊跟著俯沖進入地底。 在宗派記載中,禹童海早知道不死鳳凰在地底速度也極為驚人。 可此刻他已經無心關心這些,因為,他已經聞到了死亡的味道“嗤嗤~~”這道火焰中的金色光點,燃燒穿了禹童海體表的天地之力。 一碰觸禹童海的小腿迎面骨位置,仿佛火柴點燃般,嗤的一聲,火焰沿著小,腿,分別朝下方,上方、左右傳遞。瞬間雙腿都燃燒起來,膝蓋往下瞬間化為飛灰,同時還朝上方極速傳遞。 “噗哧!”沒有絲毫猶豫,一道刀光掠過。 禹童海的雙腿自大腿根部完全斷掉,那兩截大腿剛剛掉落就完全化為飛灰。 “逃是死,返身戰才有活的可能。這頭不死鳳凰,明顯比另外一頭弱一些。”禹童海斬斷自己雙腿,斷絕火焰傳遞后,不顧一切,竟然咬牙運身化作流光,就朝追殺而來的不死鳳凰,小青,襲去。 “不給我活路啊。”禹童海面色猙獰,清晰感應到,地表上空飛來的那頭鳳凰之母,竟然瞬間朝下方噴出一道紫金色火焰。 嗤嗤! 上壤沙石,在紫金色火焰面前和空氣無異,紫金色火焰瞬間貫穿近百丈距離,籠罩住斷腿的禹童海。 “滕青山,你勝之不武!!!”隨著一聲猙獰的嘶嚎,禹童海整個人被燒成了灰燼。 “勝之不武?”滕青山心底冷笑,你禹皇門又靠飛禽妖獸,又靠鉆地妖獸。還請天下第一箭的申公屠,合力來圍殺我,就勝之有武了?”這禹童海,陰險毒辣,禹皇門幾人中滕青止最想殺此人。 不死鳳凰,…小青,沖出地表。 “吻~~”“小青飛到鳳凰之母一旁,而鳳凰之母似乎有些不滿地看著小青,發出聲聲鳩叫”小青只能耷拉下腦袋偶爾發出聲聲鳴叫。顯然,鳳凰之母對于自己孩子剛才的表現很不滿意。 畢竟,,小青不是一年前的小青,而是學了諸多絕招的小青。 剛才,能噴出威力更強的火焰,就是其中一招。 “真可惜,讓另外兩半夢文字個給逃了。”滕青山已經感應不到柳夏和裂風龍靠的存在了。 畢竟對方飛行極快,四散逃跑。在滕青止他們對付申公屠心禹童海后,對方自然逃遠了。 “青山老弟。”穆濤在六足刀籬背上,一道靠近過來。 “吼吼~~”六足刀篪看著滕青山目光中,也有著一絲興奮。顯然它也被禹皇門的人追地夠凄慘的,顯然終于出了惡氣。它那刀腿上的傷口,比之前明顯要好了一些。虛境妖獸身體恢復力要比人類恢復程度強不少。 “穆濤老哥。”滕青山也笑起來。 “嘖嘖,就這么的,兩個虛境,而且還是虛境大成的高手,就這么被殺了。真是,真是”穆濤激動地老臉都隱隱泛紅,端木大陸可是很難才死一個虛境,怎能和九州比”“哈哈,痛快痛快。這九州,才是適合咱們虛境的地方啊。” “呦呦~~“鳳凰之母,朝滕青山發出數聲鳴叫。 “呃。”滕青山苦笑。 自己不懂獸語。 鳳凰之母反應了過來,有些不滿看了滕青山一眼。 最后鳳凰之母,只得跟隨滕青山一道去揚州。畢竟到了揚州,才能讓李珺在其中幫忙解釋翻譯,鳳凰之母才能和滕青山交談。 如此鳳凰之母,不死鳳凰“小青”穆濤,六足刀篪以及滕青讓,便浩浩蕩蕩朝揚州方向飛去。 天云山下。 “滕青山?荊意就是滕者山?” “原來,荊意就是滕統領!” 數名漢子從頭到尾,觀看到了那駭人的虛境之戰。他們都是歸元宗安排在這的探子。 “原來是滕統領。” “哈哈,趕快,趕快告訴宗主這個消息。” 這些探子興奮非常,甚至于有人激動地流淚。 “滕統領,是我們歸元家的!” 在天云山下,除了歸元宗的探子外。還有天神宮的探子當初李珺是雪蓮教代教主的時候,就吩咐過手下人,在天云山侯著。一旦火燒天云山就立即傳消息。所以,天神宮這些探子也看到了。 除了這兩撥人外,因為火燒天云山實在太過駭人,也吸引了不少當地人看到。 因此,天云山一戰,不少零散的消息開始瘋狂傳開。 其中一個最駭人的消息就是一荊意就是滕青山!當初被青湖島追的滿天下逃的滕青山! 當年那個滕青山,如今竟然是虛境強者了! 九州大地上,竟然能誕生二十一歲的虛境強者!而這個逆天的存在,曠古的存在,就是滕青山!這消息足以驚呆任何一個宗派的虛境存在。 一場風暴,因此而起。 (兩章完畢兄弟們,將會一到來~~兄弟們的月票,也來吧!)溫馨提示:通過鍵盤左右方向鍵""或"→"可以轉到上一頁或下一頁,可返回《》目錄var_tmztp_"0";var_tmzid_"11699681061362336225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