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記》 最新章節: 第二十五章九鼎輪回(大結局下)(12-10)      第二十四章白馬湖上(大結局中)(12-10)      第二十三章把酒夜談(大結局上)(12-10)     

九鼎記35 天云山下

刀篪,快! 滕青山連遙指北方,六足刀篪嘶吼一聲,兩對翅翼震動,化為一道飄忽詭異的殘影朝北方極飛去。 “追,追,追!”禹童海焦急連道。 柳夏則是冷著臉,申公屠一手持著神弓,一手持著破虛箭,時刻準備再度出破虛箭,。前三箭本已經斷了六足刀篪生機,不過滕清山有不死草,至于第四箭,申公屠從下方射向六足刀篪腹部。 可是六足刀篪的刀臂硬度,令申公屠失算了。 “這第五箭,再也不能失算。”申公屠一雙眸子,好似狩獵的野狼,時刻尋找著最佳機會。 呼呼r兩大虛境妖獸一前一后,瘋狂追逐。宛如閃電。 一般先天金丹飛禽類敵獸,一個白天便可從大草原飛入九州中揚州。兩千里路,對先天金丹飛禽妖獸,一個時辰足矣。而虛境飛禽類妖獸度更是要快十倍,甚至于還要夸張一些。 兩千里路,對此刻拼命的六足刀篪、裂風龍隼而言,只能算是短距離。 “從這到天云山,直線距離大概在兩千里。”滕青山手持開山神斧,時刻小心戒備著”心須熬過這兩千里路程……在這兩千里路程中,我若扛過不死,倒霉的就該輪到他們了!” 裂風龍隼和六足刀篪距離正在緩緩拉近。”怎么回事,龍阜的度,似乎慢了?,禹童海一驚。 “是慢了。”旁邊中公屠也皺眉,之前,追那刀篪妖獸,龍隼明顯快一大截。現在只是略快一些,雙方距離縮小很慢。” 柳夏則是蹲在裂風龍隼背,看著裂風龍隼的翅膀,低沉道:“剛才,那頭妖龍的龍尾狠狠抽在裂風的背部,令裂風龍隼的翅膀都受到了些損傷,無法爆出最極限的度。”說著,柳夏還撫摸著裂風龍隼背部分有著裂痕的鱗甲。 “原來這樣。”禹童海、申公屠也回憶起那龍尾一抽。 妖龍之威,的確強的驚人。 就連裂風龍隼和三大虛境大成聯手,在這堪稱虛境妖獸中數一數二的存在面前,也是頭疼的很。 “近了,近了,五十丈距離了。”禹童海小眼睛一縮。 頓時,申公屠也屏息緩緩拉開神弓,搭箭矢。 只有五十丈距離,而且還在縮小! “拼了,只能拼。不是他們死,就是我死。”滕青山死死盯著已經拉弓搭箭的申公屠,而第四箭僅僅剌穿一根刀臂的申公屠,是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而且,他也不會射向滕青山。 他必須利用好僅剩兩根破虛箭中的任何一根! 嗖!” 裂風龍隼忽然略微劃過一道弧線,就在雙方位置相距四十二丈的某一點時,申公屠瞬間現最佳時機,雙眸寒光一閃,沒有絲毫猶豫就松開了右手,弓弦那根破虛箭直接消失不見。 “申公屠!!!”一聲瘋狂地怒喝聲。 歪! 在申公屠射出箭矢一瞬間,滕清山竟然猛地一蹬六足刀篪的背部,再將六足刀篪蹬偏飛開去同時,整個人竟然借助反沖力以更可怕度猛地前沖,手中開山神斧悍然迎接了那道可怕一箭! 射在開山神斧斧面的破虛箭瞬間化為卉粉。 滕清山再次倒飛開去。 “還好。”滕青山咬牙心中暗哼一聲,強忍著那股可怕力道沿著雙手、雙臂貫穿全身的麻痹感、震蕩感“提高一成天地之力掌控,這防御破虛箭,雖然還很痛苦,可比過去那兩次好多了。” “什么!” “怎么……,申公屠、禹童海三人都大吃一驚,剛才那一箭極為刁鉆,按理說,六足刀篪根本沒法用刀臂去阻擋,而滕青山在六足刀篪背部也根本夠不著。可是誰想,這滕青山竟然躍跳下來截住這一箭。 “真是找死。” “還未達成,無法飛行,竟然敢在高空跳出那刀篪的背。哈哈””申公屠三人先是一驚,而后大笑。 高空中,不會飛行的滕青山跳下后,在半空中,顯然是成了靶子,清山冷笑一聲,控制天地之力,讓自己加下降。 仿佛天降隕石,朝下方極墜落。 而之前被蹬飛的六足刀篪,則立即嘶吼著沖向滕清山。同時不愿錯過此等良機的柳夏、申公屠公禹童海三人以及裂風龍隼,化為四道流光,從不同方向圍殺向滕青山。申公屠他們三人可都是虛境大成,都能飛行。 能飛行,在半空中度要快的多。 不能飛行,就如滕青山一樣,傻傻地想辦法加下墜,盡早落回6地。。。 “哈哈,荊意,這次看你不死。”禹童海第一個沖到,手中利劍瞬間就化為了仿佛一片漆黑黑暗中第一抹陽光,那看似柔和卻無可匹敵的一劍,讓滕青山都感覺到無力,讓心靈中自然而然滋生出絕望、放棄的一種情緒。 “哐!”沒有防守,滕清山雙手抓穩開山神斧擋在身前,當成盾牌使用。 這一劍蘊含的可怕力道,透過開山神斧后,震得滕青山雙手麻,可他卻很冷靜地反而借力加下降。 嗖! 借著這可怕,劍力道,噗通,聲,就砸進了下方,條寬闊河流中,濺出白色水花。 “怎么可能,還能守住?”接連擋了兩次破虛箭,又扛過裂風龍隼的一記“滅空刺”。以他未虛境大成的實力,就算兵器看得住。可是那可怕的反震力道,早該震得他雙臂失去錯覺,內臟重傷了。怎么剛才,還能那么穩接下?”這一幕完全出乎禹童海三人意料,他們知道對方穿洪天神甲所以認為那斧頭防御效果肯定比不洪天神甲。 所以,一劍刺斧頭,卻沒剌向神甲。 洪天神甲,名氣太大太大。虛境大成,還不可能損壞洪天神甲。 可惜……他們不知,那斧頭乃是堅硬程度更夸張的禹皇貼身兵器。 嗖!嗖!嗖! 雖然心中震驚,可行動衛,這三名虛境強者幾乎沒一點遲疑就緊跟著沖進了下方河流當中。而這時候,在半空當中欲要救助滕青山,卻被裂風龍隼阻截的六足刀篪,此刻也是四翼一震,繞過一條沒規律的曲線,也墜入河水中。 片刻后。 滕青山和六足刀篪一道竄出地表,而后又乘六足刀篪在半空飛行。 “禹童海,就憑你們也想追我。告訴你們,哈哈,今天我不死,就是你們死。”滕清山的聲音,傳入接連沖出地表的三名虛境大成強者耳中“混蛋。”禹童海氣的咬牙切齒,柳夏、申公屠臉色也難看。 在地底當中,化們度和滕清山相當,想抓住滕青山有不少難度。 剛才,被滕清山一不小心,就和六足刀篪聚集在一起,破而出了。 “這荊意,有洪天神甲,也有這戰斧。”柳夏低沉道“雖然不懂,他為何連一次次硬抗強猛攻擊。可是……顯然用這一招是不行的。要殺荊意,最簡單方法是兩個人動手。童海,剛才你如果不搶先,而是和我一起出手。他只有一柄斧頭,只能擋住一個,人攻擊。擋住你的,我就能趁機殺他。”這一招的確夠狠。 失誤一次,就立即找出問題所在。絕對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能劫殺他的一次機會,錯過了。”禹童海恨恨不已。 此刻,他們三人已經到了裂風龍隼背,再次追著。 “申公,只剩下最后一根破虛箭了,不能再失敗了。”禹童海飛柳夏二人都盯著申公屠。 公屠壓力也極大。 帶著六根破虛箭,竟然五根都未功成。雖然說有不死草的緣故。 “刀篪的刀臂受傷,失去一根,根本無法形成螺旋形鉆地。在地底當中,只能使用和人類虛境一樣破鉆地之法。”滕清山暗自焦急“而申公屠還剩下最后一箭,在半空,刀篪閃避很快。可若是進入地底”很容易中箭。”滕請山不敢冒險,讓六足刀篪進入地底。 而申公屠也沒輕易射出最后一箭。 “呦~~”呦~~”只有那憤怒不甘的裂風龍隼,不斷追擊,卻被靈活性明顯占據風的六足刀篪一次次閃躲開。雙方雖然距離最大也就到六十余丈,最短時距離僅僅三十余丈。可是,現在主攻的是裂風龍隼。輔助的是申公屠。 “咻!”又是一道無形的滅空剌”六足刀篪是兩條下肢刀腿揮舞著,努力擋下。每擋下一次,刀腿就出現一個傷口,絲絲綠色鮮血流出。 “這裂風龍隼真難纏,若非妖龍令其受傷,度減慢。 恐怕麻煩更多。”滕清山也暗自慶幸,幸好裂風龍隼的“滅空剌,威力,比之破虛箭要弱一籌。六足刀篪只是受傷,而非之前那般重創。 “僅僅兩千里多點,平時刀篪很快就到。可今天可真的是九死一生。”天云山,到了!”滕清山忽然看到遙遠處,那高聳的一座高山,只是這座高山方似乎變得焦黑一片。 天云山之,原本景色秀美的山巔已經完全消失,半座大山都被燃燒成廢墟,在如今依舊嗤嗤地隱隱有火星的山,兩頭仿佛只有傳說中才會產生,全身籠罩在火焰中的巨大神鳥停在焦黑山石,在它們旁邊,便是背負著巨型狼頭戰刀,精神十足的云夢戰神。 “嗯?”云夢戰神眼睛一亮,轉頭看向南方,清山老弟來了!”“呦——”不死鳳凰,小青,更是興奮地立即飛起,云夢戰神反應極快立即躍小青的背部。 滕青山站在六足刀篪背,猶如一陣狂風,沖向天云山。此刻的六足刀篪除了兩條前刀臂外,其他四條刀臂盡皆重創,顯得很是狼狽。 “嗯,穆濤老哥也來了?”滕清山露出一絲喜色。 只見高空當中。 兩道火紅流光一前一后,極從天云讓俯沖而下,為的火紅流光甚至于直接跳下一道人影。 “哈哈,青山老弟,好久不見!云夢戰神那豪爽的聲音,從半空中便傳播下來。